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霸道總裁的二婚寵妻沈翹夜莫深 > 第869章 跟我來
    端木雪的臉色白了白,沒想到夜莫深居然會這么直白地跟自己說話,讓她覺得難堪起來。

    她發聲困難地開口:“深哥哥……對不起,我不是想用這個來要求你跟我訂婚。訂婚這個事情是長輩決定的,我一開始也以為深哥哥會愿意。”

    “那你現在知道了,以后別再糾纏。”夜莫深的聲音冷冷的,根本沒有一點感情和溫度,甚至一點留戀和心疼都沒有。

    端木雪臉上的血色全部褪光,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唇,眼眶卻還是紅了起來,她以為……至少夜莫深會有一點憐惜,可沒想到……他居然什么情感都沒有。

    想到這里,端木雪抬起頭看著他。

    走廊的光影交錯,男人高大的身影沐浴在燈光下,俊美的面容在此刻越發深邃,也不知道是不是欲念作祟,就算是這樣冷冰冰地拒絕了她,端木雪仍舊覺得夜莫深的一言一行都還是在牽動著她的心。

    “深哥哥。我知道,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今天也是來尉遲家跟你把話說清楚的,但是這里人來人往,你可以進去說么?”

    她垂下眼簾,咬牙道:“我不想讓別人看到。”

    夜莫深抿唇,看了一眼她身后的房間,想起那天在辦公室里她猛然抱上來的一幕,冷笑:“我想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深哥哥,可我還是想跟你解釋一下。”端木雪抬起頭,看見夜莫深的額頭起了一層薄薄的汗水,她不著痕跡地抖落自己的衣領,露出一方雪白的肩膀來。

    看他的樣子,藥效應該已經開始慢慢發作了吧?

    想到這里,端木雪眼底閃過一抹得逞。

    只要他的藥效發作,自己只要輕輕地誘惑他一下,那后面的事情就變得簡單多了,到時候兩人睡到一處,她再拍下照片親自送到那個韓沐紫面前去,就不信她還不死心。

    等她一死心,夜莫深自然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越想,端木雪心里的得意越擴越越大,直接彌漫到眼中和臉上來。

    夜莫深額頭的落汗越積越多,在這種寒冷的天氣里,他居然覺得身體傳來一股躁熱,而且速度極快,一開始他以為是看到端木雪就覺得火大,所以難免會心里躁熱。

    可是漸漸的,夜莫深就意識到不對勁的地方。

    這股無名之火似是從小腹竄起,有沖天之勢,很快就燃到了他的眉間,突然,眼前的女人露了一塊雪白的肩膀。

    端木雪一步一步地朝他走近:“深哥哥,你看看我……”

    夜莫深迅速移開目光,轉身邁開步子就走。端木雪心中著急,沖上前去抱住他:“不要走,深哥哥,你看看我好不好?就一眼,一眼就好了,我絕對不比她差的。她有的我都有,你看我好不好?”

    她的手用力地抱在他的腰間,柔軟的身子不斷地往夜莫深身上擠。

    盡管夜莫深此刻已經知道自己身體的不對勁了,但他的理智依舊是清醒的,端木雪貼上來之后他不僅沒有得到舒緩,反而覺得厭惡。

    “滾!”

    他暴怒地斥了一句,周身散發出來的陰冷之氣讓端木雪顫了顫,可是很快她又重新勒緊夜莫深的腰。

    她只有這一次出手的機會,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所以她下的劑量很重,她知道如果今天晚上沒有成功,那她以后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現在他藥性剛剛發作,他還有理智叫自己滾。

    等再過一會兒,藥性全部上來了,把他的理智啃噬得一點都不剩的時候,眼前這個男人就只會剩下本能反應了。

    想到這里,端木雪眼睛都激動紅了起來。

    她一定要堅持住,過了今天晚上,她就可以和夜莫深長長久久地在一起了,沒有其他人再打擾他們。

    夜莫深額頭的青筋暴起,感覺到那個女人依舊抱著自己,他瞇起眼睛,抓住她勒在腰間的手,直接掀開。

    他使的力道有多大夜莫深自己都不知道,但這個女人卑鄙到給自己下藥,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身后傳來女人的慘叫聲,夜莫深連頭都沒有回,徑自下了樓梯。

    端木雪沒想到自己會被甩出去,腦袋砰的一聲磕在了旁邊的墻壁上,疼得她眼冒金星大半天,好不容易等她緩過神來,想要再去找夜莫深的時候,原地卻已經不見了夜莫深的蹤影。

    *

    喬治在尉遲家門外等了半天,瞧著里頭似乎沒什么動靜,時間又一分一秒地過去。

    算算時間,尉遲深這家伙好像進去不久了,怎么連點動靜都沒有?

    一想到那頭的嫂子還在等著他呢,喬治便也坐不住了,打開車門準備直接進尉遲家去看看情況,如果有不對的,他馬上把人給搶走。

    喬治剛下了車,就看到有一個高大的身影朝自己走了過來。

    深邃的眉,俊美的五官,這可不就是尉遲深么?

    “我靠,你終于出來了,我還以為你今天晚上不出來了呢。”

    一邊說著一邊走近,喬治才發現眼前的人眼神和臉色都不對勁,他的額頭冷汗一直往下掉,緊抿的薄唇看得出來他在克制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這,這是怎么了?”喬治上下左右打量他,卻沒瞧見他身上有傷口,也沒有血跡,可是……他這隱忍的模樣,是怎么回事?

    夜莫深蒼白的薄唇動了動,冷聲:“帶我離開這里。”

    喬治下意識地點頭:“上車。”

    而另一邊,韓沐紫在床上輾轉反側了半天,一直都沒有等到喬治的信息,這夜都過去了大半,怎么一點消息都沒有?

    思來想去,韓沐紫索性起身,打算換衣服出門去看看,然而她的手還沒有拿到外套,門鈴就響了起來。

    韓沐紫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夜莫深回來了。

    等了一晚上的她著急得要命,外套都顧不得拿了,光著腳就打開了房門沖出去。

    公寓有防盜門,韓沐紫看到門外的人是喬治和夜莫深后,她趕緊開門讓他們進來。

    “嫂子!”

    喬治扶著夜莫深進來,一進門就道,“浴室在哪?”

    韓沐紫愣了一下,一進門就找浴室這是為什么?不過看夜莫深的樣子,韓沐紫一顆心都懸上來了,她關上門轉身:“跟我來。”關注 "hongcha866"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