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重生醫妃元卿凌免費 > 第74章 那個袖袋
    元卿凌打了一頓,又咬了他一口,氣消了大半。確實也暈得厲害,眼睛翻了翻。塌倒在他的身上,暈啊。

    宇文皓見她忽然沒了動靜,推了推她。“喂!”

    元卿凌嘟噥一聲,埋頭睡在他的肩膀上。喃喃地道“我想回家。睡一覺就能回家了。”

    宇文皓氣不打一處來,這發了一頓酒瘋就直接睡了,回家?好。明日就送你回去。也真是奇怪,靜候府這個鬼樣。有什么好惦記的?

    艱難地推開她起身,看著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她不自覺地蜷縮起來。宇文皓雖惱怒,卻也忍不住動了惻隱之心。

    慢慢地彎腰抱起她。她整個人似乎沒有重量,他的傷勢還很嚴重,但是抱起她也不覺得艱難。

    抱到床上,想了想。還是為她蓋上被子。瞧著她癲狂過后透紅的臉。輕輕搖頭,“真是個瘋女人。”

    他起來拉開門,顧司和湯陽徐一連忙上前,湊頭進去看了一眼。

    “不用看,睡了!”宇文皓沒好氣地道。

    “那王爺沒事吧?”徐一揉著耳朵問道。

    “能有什么事?”宇文皓見他使勁地揉耳朵,問道“你跟耳朵有仇嗎?”

    “被王妃踩了一腳,痛死了。”徐一委屈地道。

    顧司和湯陽都笑了起來,看著可憐而滑稽的徐一。

    宇文皓忍不住問湯陽,“她到底在乾坤殿喝了多少啊?”

    顧司道“聽常公公,喝了一杯桂花陳釀。”

    “這一杯得有多大杯啊?醉成這個樣子。”徐一瞪大眼睛。

    顧司張開手,做環抱狀,嘴里道“這么大……杯。”著的時候,那環抱的手猛地一縮,兩手交纏在一起,形成一個一寸杯子大。

    徐一愕然,“就這么杯?就一杯?該不是桂花陳釀吧?”

    “常公公是這樣的。”

    湯陽也不信,“這該不是裝醉吧?”

    宇文皓覺得大有可能,借醉發瘋。

    顧司心有余悸地道“裝醉不大可能,畢竟都在乾坤殿里發了一場酒瘋了,你不知道我進去的時候,太上皇的寢殿里能砸的東西都砸了,太上皇躲在羅漢床上縮成一堆,常公公被她吐了一身,她自己則在桌子上破口大罵,只是不知道罵什么,的似乎不是北唐話。”

    三人面面相窺,皆有驚駭之色。

    徐一慢慢地伸出了大拇指,顫聲道“王妃威武。”

    敢在乾坤殿里撒野的人,前所未有,太上皇竟然不降罪,還叫顧司親自送她回府,真是奇哉怪也!

    宇文皓心底是震驚的,這丑女人到底哪點入得了皇祖父的龍眼?竟然三番四次地縱容她。

    這般她以后豈不是更無法無天?

    湯陽吩咐喜嬤嬤和其嬤嬤照顧元卿凌,他們四人另外尋了個地方談話。

    顧司袍子一揚,坐下來,眼睛一瞇,鳳眸細長,“王爺,娶側妃一事,你是怎么打算的?今天褚首輔入宮了,聽得是靜候那邊去做了保,元卿凌愿意自愿求去,褚首輔今日便答復皇上,同意親事,殊不知,皇上因王妃不同意,婚事作罷,我在外頭看到褚首輔的臉,都不知道黑成什么樣子了,還跟皇上頂撞了兩句呢。”

    湯陽道“如此一來,褚首輔豈不是更恨靜候了?”

    “他看了王妃一眼,只沒差點要把王妃給剁了。”顧司著,看向宇文皓,“是王妃不愿意呢還是你不愿意?”

    宇文皓淡淡地道“是王不愿意。”

    “為什么啊?”顧司不解,若娶了褚家的二姐,就算褚家不相助他,也不會對他下手,起碼少了一位強敵啊,而且,是最強的敵人。

    宇文皓眸色冷淡,“王從沒想過要娶褚明陽。”

    “她……聽聞和齊王妃長得很像。”顧司輕聲,一直看著他。

    宇文皓眸若電光一掃,“長得一模一樣又如何?到底不是她。”

    顧司忍不住道“便真是她,也不能娶。”

    宇文皓沉默數秒,慢慢地盯著顧司,“你多事了。”

    顧司搖頭,“是多事,也是好意,惦記著不該惦記的人,會讓你的處境很危險,且還會傷害你與齊王的感情。”

    湯陽很想拍手稱贊,但是看到楚王陰沉的臉色,他忍住了。

    “放過自己!”顧司道。

    宇文皓不語,臉色不善。

    顧司知道不進去,起來,“好了,我也該回宮了,今日當值呢。”

    完,他拱手示意,轉身走了。

    湯陽倒是希望他多幾句,有些話,他不合適,但是顧司是王爺的朋友,王爺不會真的跟他生氣。

    宇文皓繼而是長時間的沉默,梳理,最近發生了許多事情,但是卻讓他的腦子越發的清晰,一個個心懷鬼胎的人跳出來,就像籌備一場大戲。

    他不想被牽扯進去,但是奈何他已經在這旋渦中心了,這一次把元卿凌抬出來擋了親事,不管是不是有意,確實是擺了她一道。

    來以為她頂多是吵幾句,沒想到竟然發起酒瘋來,還敢拿菜刀來討公道,想起她那張怒得透紅的臉,他禁不住莞爾一笑。

    她曾設計過他一次,如今,算是扯平吧。

    湯陽來見他特別生氣的,所以在一旁不做聲,殊不知,他生著生著氣,竟然笑了起來。

    今日真是怪事咄咄。

    宇文皓起來,“累了,回房睡覺,你們該干嘛干嘛去,不必一直守著伺候,王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

    “不如把孫王那顆紫金丹也吃了吧。”湯陽建議道。

    “不了,留著吧,不知道什么時候,又有人策劃一場暗殺了,王如今已經是腹背受敵。”宇文皓背著手走了出去,像個威嚴的老頭。

    他的話很沉重,但是語氣很輕松,似乎忽然就有了一種底氣,一種與所有不堪對抗的底氣。

    就連腦筋簡單的徐一,都看出來了。

    宇文皓回了房間,在房中走了一圈,最后還是耐不住坐在床前看著熟睡的元卿凌。

    亂發覆面,嘴巴微張,嘴角……咦,這丑女睡覺還流口水啊?

    瞧她四仰八叉地躺著,睡姿實在一點都不優美,真想一巴掌拍醒她,她還知道自己是楚王妃嗎?凈給她丟人。

    他腹誹的時候,元卿凌雙腳把被子一踹,身子一側,手就順著拐過來,直接一巴掌抽在了宇文皓的頭上。

    宇文皓氣死了,她袖子里有什么東西,打得老痛了。

    忽然想起那天在乾坤殿的時候,他們一同進了帳內,她那個箱子……

    宇文皓的眼睛落在了她的袖子上,猶豫了一下,挽起袖子掏她的袖袋。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