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重生醫妃元卿凌免費 > 第83章 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宇文皓賣力掃地,掃地看似是簡單,但是。原來其中大有學問。

    例如,落葉最好是掃成一大堆。體積大的話就不容易被風吹散,分的堆頭多的話,風大一點。就一下子吹散了。

    掃著掃著,其實也并沒有太難。他的心情也就舒暢了許多。

    “王爺。到暖閣那邊心點兒,樹上有馬蜂窩,等著入夜的時候燒的。可別驚動了。不得了。”常公公提醒道。

    “馬蜂窩?”宇文皓的眸子瞇起來,胸口被咬的位置還隱隱作痛。真該讓元卿凌來掃。

    “是啊,這些馬蜂厲害,白日里不敢燒。太上皇不愿意關閉門窗,必須晚上才能燒。”常公公道。

    “嗯。王知道了。”宇文皓。

    常公公也不管他,進屋伺候太上皇去了。

    宇文皓計上心來,對湯陽道“你去請王妃來,便王愿意跟她換。”

    湯陽道“王爺。御書房那邊進出的人多。您去掃怕是不妥當吧?”

    宇文皓勾唇一笑。“不打緊,顧司在那邊,到時候叫他幫王看著點兒,有人來王就先躲起來。”

    湯陽便去了。

    元卿凌聽得宇文皓愿意跟她換,心道,這人還不算太壞,免得她丟人,好,便承了他這份好意吧。

    拿著掃帚回到乾坤殿,見他已經把前院掃了,速度很快啊。

    宇文皓走過來,道“別王不體諒你,這掃帚重得很,你沒力氣不好打掃,所以王先幫你掃了院子,你把暖閣和側園掃一下就成。”

    元卿凌感激地道“多謝王爺。”

    宇文皓指著暖閣,“去吧,掃那邊去。”

    元卿凌指著地上的亂葉,“那這些……”

    “行了,王回頭幫你一塊清理了。”

    “感激感激!”元卿凌拱手一笑,拿著掃帚轉到暖閣去了。

    宇文皓撿了一塊石子,偷偷地從圍墻外側繞過去,聽得里頭傳來元卿凌掃地的聲音,他露出猙獰的笑容。

    他過,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手中石子脫手而飛,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正正打在了大槐樹的馬蜂窩上。

    碩大的馬蜂窩忽然想煮沸了的開水鍋,滋滋滋了一會兒,便聽得“嗡嗡嗡”的悶響。

    元卿凌詫異抬頭,只見眼前的光線被遮蔽,定睛一看,竟是一群馬蜂。

    “啊……”她發出了一聲尖叫,“走開!”

    宇文皓聽得這尖叫聲,只覺得心頭爽得都快要咕咚出泉水來,得意地揚起掃帚,正欲往御書房而去,卻聽得身后傳來“嗡嗡嗡”的聲音,一回頭,眼前一黑,那些馬蜂竟全部朝他飛了過去。

    兜頭兜腦地飛下來,臉上,頭上,耳朵上,當他感覺痛楚揮起掃帚的時候,已經被咬了好幾口,他傷勢未愈,沒辦法太用勁揮舞掃帚,只能轉身就跑。

    “王爺快蹲下蒙頭,跑不過的。”湯陽發現了,連忙便沖宇文皓大喊。

    宇文皓抱著頭蹲下,湯陽飛快而至,脫了外裳蓋住宇文皓的腦袋,一手拿起掃帚,對著空中一頓揮舞,聞訊而至的宮人也點起了火把,一頓忙亂,總算把馬蜂趕跑了。

    元卿凌聽得聲響,跑了出來,卻見湯陽扶著宇文皓走過來,他的頭臉腫得厲害,左眼皮子被蟄了,腫得眼睛半瞇。

    “你被馬蜂蟄了?”元卿凌看著他肥美的臉,忍住了笑容,裝出關切的神情。

    常公公聽得動靜也從殿里出來,見到宇文皓這個樣子,他搖頭道“王爺,奴才都提醒了你,別碰馬蜂窩,你怎么還被蟄了啊?”

    “誰知道有馬蜂窩?”宇文皓痛得嘴巴都歪了,嘴唇貌似是被蟄了一口,火辣辣的痛。

    “不都告訴你了嗎?”常公公走過去,“喲,蟄得真厲害,得傳御醫了。”

    元卿凌冷眼看著,臉上的關切收斂,他是早知道有馬蜂的,故意叫湯陽去找她跟她換,然后驚動馬蜂想蟄她的。

    這個男人真氣,真壞啊。

    元卿凌淡淡地道“傳御醫是要傳御醫的,不過,王爺還是抓緊到御書房那邊去,掃地的差事可不能耽誤啊。”

    “你這個惡毒的女人,馬蜂分明是沖你去的,為什么會變成沖過來對付王?”他話都不利了,氣得嘴巴歪斜。

    “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元卿凌得意揚起掃帚,轉身進去了。

    她也覺得奇怪啊,分明馬蜂都是沖她來的,尖叫一聲叫它們走,它們竟然真的飛出去了。

    宇文皓氣得直磨牙,但是被元卿凌識穿用心,也不好再發難,只得扛著掃帚一步一嗚呼地去。

    湯陽怔怔地看著宇文皓,他是真不知道王爺是想讓馬蜂蟄王妃的,怎么王爺會做出這樣幼稚的事情來?

    這和他一貫的性情不相符啊。

    王爺鬼上身了吧?

    他意味深長地看著元卿凌,王妃前后判若兩人,也是鬼上身了吧?

    宇文皓來到御書房,顧司看著豬頭一樣的他,忍俊不禁,“你怎么弄成這個樣子?捅馬蜂窩了嗎?”

    “休提!”他揚起掃帚,開始賣力打掃,心里窩火至極,這元卿凌怎么都沒怎么掃過?這一大片的落葉還在。

    “先去讓御醫上點藥,吃顆解毒丸吧。”顧司道。

    “不必,無毒,王看過了,是尋常的馬蜂,頂多痛一陣子。”著,他又歪嘴抽了一下氣,真他娘親的痛。

    顧司拉住他的手臂,“既然如此,那地先不掃,進殿抹塵吧?”

    宇文皓一怔一愣地,“不是掃地嗎?為什么還要抹塵?”

    “皇上,這書房里頭積塵甚厚,需要清潔。”

    “御書房每日都都有人……”宇文皓止住了話,明白了,父皇是故意的。

    他心里覺得很奇怪,父皇之前都不愿意搭理他,如今讓他到京兆府去,還讓他在御書房出入,仿佛和一年前一樣,什么都沒改變過。

    他是越來也看不清楚父皇心里的打算了。

    京兆府尹的位子,至關重要,他做夢都沒有想過,父皇會委派他去。

    事實上,聽了二哥之后,他想過最后可能是大哥紀王,而想必大哥對京兆府尹一職也是志在必得的。

    他放下掃帚,端著水,肩膀上搭著一條抹布,在穆如公公的注視下,進了御書房里。

    他盡量低頭,不想讓父皇看到他腫脹難分的臉。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