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重生醫妃元卿凌免費 > 第117章 御夫杖
    “擦汗!”太上皇喝道。

    元卿凌連忙拿出手絹為他擦汗,“歇會兒吧,喝口水再弄。”

    “快完事了。再雕刻幾道龍紋成把暗扣弄好就成。”太上皇斜了她一眼,“說惠鼎侯那事。你既然不管不顧自己的名聲,拿自己冒險的話,就不該男扮女裝。而是直接以王妃的身份出現在他的面前,且引得他的注意。最好是引得他心猿意馬。”

    元卿凌問道:“這有什么分別呢?他知道我就是楚王妃。”

    太上皇道:“他裝作不知道。回頭事兒一了,人一殺,誰知道你曾落在他的手中?那你不就是白死了嗎?可若你與王妃的身份與他來往。則見證的人就多了。你若死了,就算找不到證據證明是他做的。硬砌也能給他安點罪名,這樣你的死就有價值了。”

    元卿凌聽了太上皇的話,不得不佩服。這就是老狐貍啊。

    “在做任何事情之前,你得把最絕的一步想在了前頭。本著就算自己死,也絕不讓對方好過的心態去做事,那么事情多半能有效果。”

    “聽太上皇一席話,受益匪淺。”元卿凌是真心聽進去了。這件事情想想也真是太危險了。如果不是多寶和它的伙伴救了她。事情就會像太上皇說的那樣,白死了,死前還叫敵人快活一場。

    常公公道:“王妃必須謹記了,太上皇這些話,不尋常跟人說,您是頭一個。”

    畢竟太過陰暗了。

    “知道。”元卿凌應道,下意識地靠近了太上皇,靠山那!s11();

    “出宮去吧,別妨礙孤忙活。”太上皇卻推開她的腦袋,“明日不是要去懷王府嗎?先回去準備準備。”

    “您消息忒靈通了吧?”元卿凌震驚,她是直接從御房過來的,一路過來并未逗留遲疑,也沒見誰來稟報過他啊。

    “這事一猜便知,你們倆打架落湖也不是今日的事情,皇帝要過問,早就過問了,你以為他真要等魯妃去哭訴才知道?出事那天不問,今日忽然就問了,定是打你的主意,而你能被人利用的就只有那點莫名其妙的醫術了,他一直不用你,是不想你背負治死親王的責任,可如今,他也是沒了辦法了,做父親的,最悲痛的事情莫過于白發人送黑發人。”太上皇說到最后,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元卿凌不得不由衷起敬,真是活得足夠久,世事就都通達了,誰的心思都瞞不過他。

    若如今還是這老頭坐江山,只怕褚家也不敢這么蹦跶。

    人精!

    “那這御夫杖什么時候給我?”元卿凌站起來問道。

    “回頭賞賜下去,再發旨,否則,誰把這棍子放在眼里?”太上皇轉身開始鼓搗許多工具,拿出了一條長長的鉆頭刻刀,很是怪異。

    元卿凌笑嘻嘻地道:“有道理,有道理!”

    她想伸手去拿那刻刀,太上皇眸子一瞪,“孤的寶貝你也敢動?立馬滾蛋!”

    入宮的時候耷拉著腦袋,出宮的時候,元卿凌昂首挺胸。

    有大佬罩著的感覺真的好傲氣啊。

    穆如公公也到懷王府傳旨了,說皇上委派了一位大夫過去給懷王治病,讓懷王府準備準備迎接大夫。

    與此同時,魯妃也得知皇上撤走了懷王府所有的御醫,派了元卿凌去為懷王治病。

    她氣得把殿中能砸的東西都給砸掉了,砸完之后,去御房哭,說要親自出宮去照顧兒子,如果皇上不準許,她就

    不活了。

    明元帝最怕女人一哭二鬧三上吊,揮揮手,“準了。”

    魯妃聞言,頓時收斂哭泣,換上一副強悍的表情,謝恩后馬上去收拾東西。

    穆如公公道:“皇上,魯妃娘娘會不會阻礙王妃治療?”

    “會!”明元帝重聲道。

    “那……那為何還讓娘娘去呢?”

    明元帝深深地了穆如公公一眼,搖搖頭,“你這輩子都不會懂。”

    “奴才愚鈍,皇上說奴才就懂了啊。”穆如公公虛心討教。

    明元帝直接不搭理。

    跟一個老太監說女人的事情,費唇舌。

    楚王府,宇文皓等得正焦心,他回府之后府中的人告知他說顧司忽然帶了元卿凌入宮,說是為了懷王府的事情,他正猶豫著要不要入宮,便聽得下人說王妃回來了。s11();

    元卿凌到他,第一句話便道:“父皇讓我去給懷王治病。”

    宇文皓詫異,“你可有把握?”

    元卿凌捧在手中,覺得有些沉甸甸,和一般的木頭不同,而且著十分堅硬。

    喜嬤嬤了一下,道:“這應該是鐵樺木。”

    “若沒有,就不要去了。”宇文皓道。

    “本王陪你去!”宇文皓不悅地強調,這不是征求她意見,這是他的決定。

    元卿凌搖頭,“沒有。”

    和元卿凌今日見的有些差別,呈暗紅色,通體打磨得十分光滑,一條龍盤纏在杖上,如騰云駕霧一般,還刻有云紋,火紋,杖頭稍大分叉,打磨圓潤,刻有“御杖”二字。

    元卿凌把杯子擱下,“說句好話死不了人。”

    晚上的時候,御夫杖就送到了楚王府。

    “什么?”宇文皓下意識地問道。

    “明日本王陪你去吧。”

    宇文皓淡淡地道:“本王不是擔心你,是擔心你去禍亂懷王府,或者胡亂扎針讓六弟辛苦難受,你如果有把握,本王自然希望你去,可沒有把握,去了也無用。”

    宇文皓石化,皇祖父,過分了啊!

    說完,大仇得報地走了出去。

    “叫御夫杖!”元卿凌腰背挺直,“說是可以不問緣由,奉旨打你的。”

    “現在說把握,言之過早,我得他的病情進展到哪一步。”

    元卿凌站起來背著手走出去,忽地回頭著略帶冷漠的他,“太上皇說要賜我一件東西。”

    “是不至于,”元卿凌著他滿臉的擔憂,心里一暖,懂得心疼人了啊,“你也別太擔心,就算我治不好,皇上也不會真治我的罪,頂多是落一頓懲罰。”

    “不至于!”宇文皓道。

    元卿凌坐下來喝了一杯水,道:“不去肯定不成,你爹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如果敢抗旨不遵,他肯定得削我腦袋。”

    宇文皓著她,“當真半點把握也沒有嗎?”

    元卿凌吃驚,“鐵樺木?”

    “這是什么木頭?”元卿凌好奇地問喜嬤嬤。

    元卿凌搖頭,“不必了,王爺還要回衙門上班,我帶喜嬤嬤去就成。”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