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重生醫妃元卿凌免費 > 第128 他到底做錯了什么
    元卿凌全身緊張,眸子忽閃,想他又不敢。瞧了一眼飛快躲閃,像受驚的小鳥。

    他的唇印過來。帶著溫熱的氣息,她全身發軟,閉上眼睛。

    “今晚在嘯月閣。好嗎?”他在耳邊輕道,壓抑著無法被釋放的渴望。

    元卿凌一震。心頭猛醒。睜開眼睛一把推開他,緊張地站起來,急亂地道:“我……我要回去好好想想。我腦子很亂。”

    說完。連都不敢他,轉身逃了。

    一口氣。跑出去很遠很遠,跑得她氣喘吁吁,彎腰雙手撐著膝蓋。大口大口呼吸,心卻跳得更亂了。

    怎么回事?他們本來針鋒相對的。怎么一下子發展成現在這樣?

    他喜歡她?不可能吧,他前兩天還咬牙切齒地恨不得殺了她。

    怎么可能會喜歡她呢?這完全是沒有道理沒有邏輯的。

    他一定是有陰謀!

    但是,她有什么可以讓他算計的?錢,沒有!地位。他比她高!權勢。她基本沒有!s11();

    她有什么可以讓他覬覦的?

    “王妃。你沒事吧?”身后響起了湯陽的聲音。

    元卿凌嚇了一跳,站直了身子回頭他,見他身穿一襲白衣,竟是說不出的俊逸灑脫。

    元卿凌撫住胸口,“湯大人你要嚇死我啊?”

    “王妃恕罪!”湯陽微笑,“不過,王妃不像是這么膽小的,有什么事嗎?”

    元卿凌哪里好意思跟湯陽說?只是苦笑了一聲,“沒事,只是吃多了在院子里散步,正想著事情呢,湯大人忽然出現,可就嚇著我了。”

    “原來如此,那不知道王妃在想什么無法解決的事情?要不要卑職為王妃解惑?卑職……無所不知!”湯陽很自負地加了一句,老神在在地著元卿凌。

    元卿凌著他,猶豫了半響,她確實滿腹心事,不知道跟誰說,但是湯陽是宇文皓的心腹,跟他說不妥當,遂道:“沒事了,我回去休息了。”

    湯陽著她一副急于逃走的樣子,不禁莞爾一笑,王妃心亂得很那。

    那就公平了,不能王爺一個人心亂。

    方才去到嘯月閣,到王妃奪門而出,王爺則站在里頭,整個人像是懵掉了一樣,不知所措的樣子。

    他跟了王爺這么久,不曾見過王爺這樣。

    宇文皓今晚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白天里在衙門他想的是那花園里的一幕,想得滿心焦灼,想得神志不清。

    但是今晚元卿凌的拒絕,讓他慢慢地冷靜下來,思考今日的忽然的情不自禁。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他曾那么憎恨這個人,甚至在圓房的時候,也帶著仇恨與憎惡,去之前,若不吃藥,壓根對她提不起任何的興趣來。

    可如今,只消到她出現在視線內,整個人就像火燙一般,那渴望從小腹一直沖上腦門,理智全毀。

    他開始回憶自打圓房之后的一點一滴,她入宮救了太上皇,他遇刺,生死一線,她救了他。

    她堅持要為他治傷,甚至是那地方也不避嫌,非得纏著……天啊,這部分不能想,一想就壓不住。

    他一拳打在床板上。

    侍女綺羅還在外頭,聽得巨響,急忙進來,“王爺,有什么事嗎?”

    宇文皓著綺羅急亂的神情,紅

    唇微彎,眸色幾亂,他慢慢地坐起來,道:“綺羅,過來!”

    綺羅上前,躬身,“王爺,奴婢在。”

    宇文皓著她的臉,慢慢地伸出手掐了一下。

    綺羅一怔,“王爺!”

    宇文皓揚手,“去吧。”

    為什么都是一樣緊致白凈的臉,可掐上去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綺羅滿腹疑惑地轉身,“王爺若不能安眠,奴婢便點些安眠香吧。”

    “點吧!”不能一直這樣想了,人會瘋的。

    香味絲絲縷縷地傳來,沁入心脾,宇文皓靜靜地做了幾個腹式呼吸,便感覺困意來襲。

    朦朦朧朧間,卻見元卿凌躡手躡腳地進來,坐在了床邊。

    他著她,全身緊繃,不逃了?s11();

    他像一個饕餮者,瘋狂地吸著,他褪去自己的衣衫,鋪在地上,輕輕地如待珍寶般把她放上去。

    “王爺,王爺……”

    “我睡不著,你陪我出去走走!”元卿凌輕聲道。

    “那你為什么要逃?”他的唇掠過她的臉頰,抵住唇瓣。

    宇文皓猛地一手拉她下來,壓在懷里,火般滾燙的唇印上去,從唇到臉頰到耳邊再滑下鎖骨,肩膀,埋在了胸間。

    他起身,牽著她的手便走了出去。

    元卿凌慢慢地站起來,轉到他的面前,半跪下來,拔下了簪子,一吹,風揚起頭發,她嫵媚地凝望,媚眼如絲。

    他想也不想,一拳過去。

    宇文皓陡然睜開眼睛,方才一切都分崩離析,眼前只有徐一那張大刺刺又傻乎乎的臉。

    她的頭依偎在他的肩膀上,“當然不是,我喜歡你。”

    月光下,她肌膚勝雪,巧峰微立,眸光蠱惑,像一個極大的旋渦,把他吸進去。

    驚擾美夢,理應抄家滅族!

    徐一捂住黑了一邊的眼睛,心里哀嚎,他到底做錯了什么?

    “你今晚為什么要逃?”他輕聲問,“你難道對本王一點心動都沒有嗎?”

    那是一種釋放到極致如同萬花盛放的絕頂愉悅。

    他欺身壓上,帶著憐惜與珍視,靜夜中,如此靜謐,但是,他的心潮如翻滾的巨浪,驚天席卷而至。

    他立刻推門進來,到王爺壓著一張棉被,嘴里發出奇怪的聲音。

    宇文皓慢慢起身,著她小鹿亂撞又矛盾煩惱的眼神,心里又軟又痛。

    手輕輕地在肩膀上掃過,肩膀的衣衫滑落,露出了白皙且秀美的肩膀,頭微微抬,鎖骨盡顯。

    兩人坐在湖邊柳蔭下,靜靜地著被夜風掠過微微皺起的湖面,兩手緊握,他抱著她,一動不動。

    他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

    “我想清楚了。”她啞聲說,眉眼里蘊著極大的蠱惑。

    晚上的院子,只遠遠地掛一盞羊角風燈,光線黯淡,四周朦朧。

    萬籟俱寂,除了蟲鳴蛙叫,便再無其他聲響。

    徐一擔心地在床邊喊著,本來他是過來交禮義廉恥的,綺羅說王爺睡了,他正想走,卻聽得王爺屋子里傳來一聲聲奇怪的叫聲。

    衣衫慢慢地褪去,落在地上,她伸出手,著眸光已經癡醉的他。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