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重生醫妃元卿凌免費 > 第138章 這才是主母
    元卿凌眸光向別處,“我在意,我以為你跟她們在一起了。”

    宇文皓眸子里燃起了燦爛的火焰。“你為什么會在意?你不是讓本王休了你嗎?”

    元卿凌想了半響,有些話。還是說不出來,頹然地站起來,“算了。我回去了,王爺早點休息。”

    她轉身。他一手拉住她的手腕。

    “別走!”他站起來。拖她入懷,唇隨即壓了上來,做一件他想做了很久的事情。那就是狠狠地吻她。

    綺羅連忙在外頭把門關上。不許任何人驚擾了王爺和王妃。

    這一個吻,把這些天壓抑的思念全部爆發出來。唇點燃了一把一把的火焰,理智都被焚燒殆盡。

    元卿凌被他抱在了床榻上,衣衫半落。那一個吻幾乎耗費了她所有的氧氣,大腦在嚴重地缺氧中。全身發軟,無法思考。

    他的手在身體上漫游,最后落在了胸口上,他的頭也埋入其間。像一個饕餮客。瘋狂地碾磨。

    元卿凌十分緊張。一直喘氣,像彌補腦子缺失的氧氣,身子輕顫,不知所措。

    直到他重重地壓在她的身上,她才倉皇抬頭他眸色幽深的眸子,睫毛驚慌忽閃。s11();

    “可以嗎?”他眼底有迷亂,啞聲問,底下炙熱已經抵住,卻還是忍耐著問了她。

    元卿凌屏住呼吸,片刻,她避開眼睛,聲音微顫,“嗯!”

    他一手撐住身子,一手撫摸她的臉,唇吻下,底下緩緩移動。

    元卿凌便覺得一陣尖銳的痛貫穿了她的身體。

    不是第一次,為什么還是那么痛?她輕蹙眉頭,忍下即將溢出的驚呼聲。

    宇文皓停下了動作,見鬼,他也緊張得要命。

    “很痛嗎?我可以停下。”他說。

    她輕輕咬唇,搖頭,眸光在那一瞬間堅毅起來,因為到了他眼底的痛惜。

    就那么一瞬間,她不管不顧,人是在應該瘋狂的時候,做些瘋狂的事情。

    瘋狂蔓延!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切靜止。

    他抱著她,緊緊地抱著,她身體還在顫抖,一直輕輕地喘氣。

    薄被之下,身體與身體的貼近,毫無束縛,感覺是前所未有的親密。

    不知道藥箱會不會有緊急避孕藥呢?元卿凌雙手放在他的胸前,忽然想到這個問題。

    “困嗎?”他在她耳邊問道。

    “不困!”元卿凌說,有些不敢他。

    她不是那么矯情的人,但是,這時候確實不宜太豪邁。

    他翻身壓上來,唇落了下來,“我也不困。”

    熟悉的炙熱,又欺了過來。

    前些天,元卿凌都沒睡好,今晚,大概也不能睡了。

    他身上的酒味已經全部散盡,天邊開始泛白,有淡淡光芒投射進來。

    天要亮了。

    “你今天不要去六弟那邊了,好好睡一下。”宇文皓抱著她道。

    “不能不去的,今天還是得打針。”元卿凌眼睛都快睜不開了,身子像被車碾過一樣,又累又痛。

    “那本王送你去,你爭取打了針之后睡一下。”

    “別送了,你繼續睡,顧司會送我的。”元卿凌抬頭他的眼睛,經過昨晚,許多事情都變了,他在她的眼里,也變得特別的清潤俊美。

    有柔柔的歡喜,從心田里慢慢地滲出。

    不記得是誰說過,女人一旦委身給了一個男人

    ,便會生出一份母愛來。

    他的手貪婪地在她的身體上滑過,落在胸口的那一瞬間,元卿凌一手握住,堅定地搖頭,“不了。”

    再來一次,她會累死的。

    她已經連分開腿的力氣都沒有了。

    宇文皓輕嘆,“我今晚早些回,你也早些回。”

    元卿凌枕在他的胸前,“讓我再躺一下,我累得很。”

    宇文皓心疼,抱著她輕輕地拍著后背。

    “你會不會覺得很奇怪?我們一下子就這樣了。”元卿凌問道。

    宇文皓道:“不奇怪啊,你覺得奇怪嗎?”

    宇文皓微微笑,這才是楚王府當家主母該有的氣勢!

    “飽了。”元卿凌早飯吃不多,加上昨晚睡不夠,更沒胃口。s11();

    “我就是覺得有點不真實,像是在做夢一樣。”元卿凌手指絞著頭發絲,實在是一點都不真實啊。

    “綺羅!”宇文皓抬頭,“告知湯陽,叫他把徐一叫回來。”

    之前是花貓,今天簡直就是亂七八糟。

    宇文皓點頭,“確實有這事,父皇還訓斥了我一頓。”

    宇文皓現在一點都不在乎,“如果衙門里的人問起,就說被媳婦揍了。”

    元卿凌沒好氣地道:“對了,問你個事,為什么外頭的人會說我把你那兩個女人揍了一頓,還趕下床什么的,父皇還傳召你入宮問了是嗎?”

    吃早飯的時候,元卿凌了他一眼道:“那徐一……”

    “那你怎么解釋?”

    “多吃點,你瘦的。”宇文皓掐了她的臉蛋一下,“就這張臉還能見人了。”

    元卿凌嚴肅地道:“我明天入宮去為你辯解,父皇原先就不待見你,現在還出了這事,心里不知道怎么想你呢,還有,這事為什么會傳出去的?府中的下人要查一下了,這傳出去不要緊,卻是歪曲了事實。”

    哪里止像做夢?簡直整個人生都似乎顛覆了一般。

    宇文皓喃喃地道,“是啊,像做夢一樣。”

    元卿凌白了他一眼,“你的臉今天可見不了人。”

    綠芽哦了一聲,立刻便出去。

    宇文皓把手里的桂花糕塞進元卿凌的嘴里,“吃。”

    “但是你認為我做了。”

    不為其他,只為這個夢的延續。

    那是敷衍的話。

    他的手,慢慢地滑落她的小腹,“你曾跟父皇說過,會在一年之內,生一個孫子給他抱的。”

    元卿凌氣結,“你怎么那么傻啊?什么都不解釋多吃虧,你又沒做過。”

    “子女緣分,求不得。”元卿凌道,她必須得吃事后藥才行,希望藥箱里有。

    “是!”綺羅感激地了元卿凌一眼,徐一雖然沒出息,但是有他在的時候,日子還是挺快活的。

    “被媳婦揍怎么會丟人?那是榮幸。”他義正辭嚴。

    “是啊,求不得。”他說,心里希望嗎?當然希望。

    元卿凌笑了,“不怕丟人了?”

    隨即被其嬤嬤打了一下腦袋,“還不趕緊去送早膳過來?”

    最后,兩人依依不舍地起床,其嬤嬤和綠芽都過來這邊伺候了,大家誰都沒說什么,倒是綠芽,十分好奇地了床榻一眼,怎地那么凌亂啊?昨晚打仗了嗎?

    他了她一眼道:“不解釋,你那時候不理我,我心里不好受,什么都不想解釋,就讓父皇罵了一頓。”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