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重生醫妃元卿凌免費 > 第215章喝的到底是什么
    自從那天兩人在穆如公公面前做了一場戲之后,一直都沒有旨意下來提及娶側妃這件事情。

    元卿凌慶幸這件事情是過去了,沒想到,眼下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提起,就算皇上不打算下旨,可褚明陽話都放出去了,如果不成事,丟的就是褚家的顏面。

    褚家會愿意丟這個臉嗎?

    袁詠意一臉悔恨地著褚明陽,原來楚王也要娶側妃嗎?早知道自己就先了,嫁給楚王多好啊,那樣她就是楚王妃姐姐的妹妹了。

    喜嬤嬤心頭窩住一口氣,扶著元卿凌,怕她因褚明陽的話而做出一些失態的舉動來。

    褚明陽陰毒冷狠地著元卿凌,等待著她的回答。

    元卿凌著她,篤定地道:“我和你,絕對不可能是姐妹。”

    既然褚明陽懂得放話,她也懂得。

    話大家都撂在這里了,你有褚首輔,我有太上皇,咱死磕就是。

    褚明陽冷笑,“只怕緣分這個東西,還真由不得人。”

    “緣分個屁!”袁詠意聽出來了,楚王妃姐姐可沒打算要她,當下就仗義出頭,“你要當楚王側妃,還真的要由人決定,楚王妃姐姐說不許,那你就進不了,你脫光了去引楚王也不成,楚王不上你這個爛胚子。”s11();

    褚明陽冷冷轉身,一副不屑與袁詠意說話的樣子。

    褚明翠完全幫不上忙,或許也沒打算幫忙,只是冷冷地袖手旁觀。

    袁詠意著元卿凌,懊惱地道:“楚王妃姐姐,我說話

    是不是太粗鄙了。”

    元卿凌著她,慢慢地點頭,“是的,但是……深得我心。”

    那張圓臉,頓時燦爛成一朵花,明艷照人。

    一同進去給太后請安,太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元卿凌的身上。

    仔細反復地問她吃喝如何,嘔吐還有嗎?還頭暈嗎?尿頻尿急嗎?楚王規矩嗎?

    直問到元卿凌尷尬無比,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賢妃和皇后也都在此,賢妃對元卿凌也頭一次露出了溫和的神色,叮囑了她孕期要注意的事情。

    從太后宮里出來之后,元卿凌帶著喜嬤嬤和綠芽去了乾坤殿。

    袁詠意不遠不近地跟著。

    綠芽小聲地道:“王妃,袁側妃一直跟著您。”

    元卿凌也留意到了,回頭她,袁詠意馬上躲進花叢里,片刻才把腦袋探出來,訕訕地著元卿凌。

    對于袁詠意的態度,元卿凌實在是很好奇。

    她現在是相信宇文皓說的那句話,這姑娘一點都不簡單。

    她一直這個纏著自己,用愛豆的眼光她,但是誰知道有什么居心?她實在不認為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人家崇拜

    她吩咐綠芽,“請袁妃過來。”

    綠芽快步過去,躬身,“袁妃娘娘,王妃請您過去。”

    袁詠意的眼底頓時綻放光芒,一路小跑過去,汪汪地著元卿凌。

    元卿凌有些無語,這畫面讓她想起每逢手里拿著肉骨頭的時候,多寶就是這樣過來著她的。

    “你跟著我做什么?”元卿凌問道。

    袁詠意花癡地著她,“我……我阿娘說要多謝王妃,問王妃什么時候得空,她想拜訪王妃您。”

    “你阿娘為什么要多謝我?”元卿凌奇怪地問道。

    “那天,”袁詠意有些激動,“您在城外,救了我阿娘啊,阿娘一直想跟您道謝來著。”

    元卿凌愕然,“我什么時候救過你阿娘?”

    她忽然想起,似乎是

    有一位夫人,那夫人是和梁夫人睿親王妃陪同去的,那位夫人傷了手,她有為她止血。

    “你阿娘是傷了手的那位?”元卿凌問道。

    “對,對!”袁詠意見她想起來了,更加激動,巴巴地著她,“王妃姐姐,您能見見我娘嗎?”

    元卿凌微笑道:“好啊,那改日請您帶夫人來,我在府中招待。”

    “太好了,太好了!”袁詠意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

    元卿凌再一次無語。

    如果說,這位袁詠意不是真的那么簡單,就一定是很復雜。

    這個時勢,每個人都帶著面具做人,她還是小心為妙,這位袁夫人來一次就好,以后還是得敬而遠之。

    袁詠意活蹦亂跳地走了,剛好齊王也入宮去跟太上皇問安,與袁詠意迎面遇上,袁詠意一蹦三跳,直接抱著他就“吧嗒”地親了一口,緋紅圓臉綻開如花朵一般明艷嬌媚,彎腰可掬地道:“謝謝,謝謝王爺,一定是你在楚王妃姐姐面前為我說好話。”

    怔怔地站在原地

    元卿凌著齊王那張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害羞的紅臉,真的很紅,像熟透的爛番茄。s11();

    “滾進來!”太上皇收了聽筒,臉色有些難堪,這難得有心情娛樂一下,還被撞破了。

    “吃得下,吐也沒怎么吐了,不過偶爾還有點反胃,對了,常公公,您現在能給我說一下給我喝的到底是什么東西了嗎?”

    “大膽!”片刻之后,他才反應過來,回頭怒罵了一聲,袁詠意卻早就像歡快的鳥兒一樣跑開了。

    常公公微笑著站起來,“現在可以了,王妃若想,請跟奴才來。”

    齊王如遭電擊。

    元卿凌連忙福身行禮,“孫媳婦參見皇祖父。”

    太上皇睜開眼睛,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你放肆!”

    他嘴里罵罵咧咧的,但是眼底卻難掩慌亂和迷惑。

    進了乾坤殿,元卿凌可不必通報,直接進去。

    “嗯,老常啊,你這心不太好啊,跳得忒快。”

    ,腳都不能動。

    這蔓藤很粗壯,其實底色是黑色的,只是表面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紅色點點,第一眼過去,就讓人覺得惡心無比,元卿凌嚇了一跳,“毒蛇?”

    元卿凌和喜嬤嬤綠芽也到了這一幕。

    元卿凌轉身而去。

    太上皇著她,“吃了嗎?”

    “能吃得下了嗎?還吐嗎?”太上皇問道。

    常公公笑著告饒,“王妃您可別,老奴身子好著呢,不用吃藥。”

    “不是蛇,這是靈蛇草,是用于反胃惡阻的,只是性寒,不可多用,這靈蛇草長相丑陋,是以之前不不曾告知王妃。”

    說完,又活蹦亂跳地去了。

    綠芽詫異地道:“齊王的臉好紅啊。”

    元卿凌跟著他走出去,到了后院里,便見后院里種著一株火紅色的蔓藤。

    “早上起來的時候喝了點粥,不過也餓了。”元卿凌了,“有吃的么?”

    元卿凌回答說:

    元卿凌覺得,如果她過這靈蛇草的本來面目,只怕真會惡心的馬上吐出來。

    元卿凌進去坐下,著他惱羞成怒的臉,哄道:“方才您做得十分專業,這心跳過快,肯定是有毛病的,您給診斷出來了,來我得給常公公開點藥了。”

    太上皇躺在貴妃榻上,耳朵上掛著聽筒,閉上眼睛聽著,常公公跪在他的身邊,伸手壓住胸口的聽診器。

    元卿凌撲哧一聲笑了。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