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重生醫妃元卿凌免費 > 第251章 賣藥的原因
    元卿凌道:“我幫王爺檢查一下。”

    懷王連忙伸手阻止,“不,不,聽母妃說五嫂懷了身孕,不可靠近小王。”

    元卿凌道:“沒事,你的病現在已經沒有傳染性了,只是檢查檢查。”

    懷王只得道:“那好,到屏風后頭去。”

    正廳里有屏風,阻隔開來,元卿凌進去為他檢查了一番,竟聽得肺部雜音比較明顯。

    他的病,反而比原先嚴重了。

    元卿凌和他從屏風后走出來,她問道:“王爺沒有每天按時定量吃藥嗎?”

    “有吃藥,每天都吃。”

    元卿凌問道:“一天三次?一次八顆?”

    魯妃笑著道:“一天一次,這藥吃多了總不是好事,他現在已經好很多了,而且減藥之后,他說明顯精神了很多。”

    元卿凌一聽這話就來氣,但是到底是長輩,只能是搖搖頭問道:“減藥多久了?減的是哪些藥?減掉的藥呢?”s11();

    大長公主道:“賣給紀王妃了啊。”

    懷王驚愕地著魯妃,“母妃,您怎么能拿五嫂的藥去賣?而且,不是是五嫂叫我減藥的嗎?”

    魯妃笑著道:“瞧你們緊張得那樣,那天御醫來給你診脈,說你現在都好一大半了,既然是好了一大半,那減掉一部分藥也沒問題的,再說,那些藥賣給紀王妃,也好叫她出點血。”

    元卿凌真是哭笑不得。

    她想了想,道:“魯母妃,我能私下跟您說幾句話嗎?”

    魯妃瞧了瞧大長公主。

    大長公主揚揚手

    ,“去吧。”

    公主佛心,自然知道元卿凌言語是要嚴苛一些了,不好當著她的面說。

    魯妃和元卿凌進了偏廳,還沒等魯妃坐下來,元卿凌就道:“魯母妃,您這樣做是要出人命的,您知道嗎?”

    魯妃慢慢地坐下來,著她,神色頗有些得意,“本宮知道,本宮是故意的,你當初說過,這藥開始的時候不能間斷了吃,否則會比原先更嚴重,甚至會危及生命,本妃故意把一部分藥給紀王妃,給了兩次之后就不會再給,她肯定得去求你,本宮知道你與她有私怨,自是不會給的,她就只能等著病情加重,最好過不了年。”

    魯妃的聲音充滿了怨懟憤恨。

    紀王妃之前的用心,和其險惡?殺手是紀王府派出來的,當初懷兒被下毒,未必就不是她紀王妃的手筆。

    魯妃恨不得紀王妃死,但是,她知道自己沒辦法動手,更不能跟秦妃斗,紀王妃要買藥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用這種方式,加速紀王妃的死亡,神不知鬼不覺,紀王妃死了,她才可安心回宮,否則,她日夜不安。

    元卿凌聽罷,忍不住氣道:“魯母妃您是何其糊涂啊?這藥本來就不足,你還給了她,若沒有的時候,你就是用萬金或者再用紀王妃的命都換不來。”

    魯妃沒好氣地了她一眼,甚是不悅,“你瞧你,至于這么生氣嗎?你不記得她曾派殺手傷了你……不,是差

    點殺了你?你還憐惜她的命,她都恨不得你死了,你真是假菩薩心腸。”

    元卿凌氣得

    跺腳,“誰憐惜她的性命?我是憐惜懷王的性命,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不能斷藥吧?你現在就是私自給懷王斷藥,你會害死他的。”

    魯妃懵了一下,急忙道:“不啊,你不是說他都好很多了嗎?你都說不會傳人了,不會傳人就是好了啊,不是嗎?”

    元卿凌無奈地道:“他只是不具傳染性,但是病還沒好啊,他是不能斷藥的,你到底給他減了多少?減了幾天啊?說實話!”

    魯妃慌了,“也沒幾天,就是就是三四天,或者四五天這樣吧,也不是沒吃,就是少吃了,這應該不打緊吧?”

    “你說呢?沒瞧見他現在又咳嗽了嗎?沒覺得他在發熱嗎?”

    她坐在他的身邊,拉住他的手,決定動之以親情,“說實話,魯妃這樣斷藥,對懷王的病情影響是很大的,我今天是沒跟她說實話,懷王現在隨時都會有生命危

    她擺擺手,也懶得解釋了,放了重話,“魯母妃,您如果繼續給他停藥或者減藥,他的病就不可能痊愈,您記住吧,紀王妃死不死,什么時候死,有她自己的造化和報應,實在不需要您動手,您先保住懷王的命,再去做其他,行嗎?”

    宇文皓還是眉頭不展,“但是那些壞人賤人最愛欺負姓元的呢,不行,得想個法子,每天出去一趟,我不放心。”

    現在就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的時候。在家里尚且不安全,莫說出去了。

    元卿凌就知道說服他是最難的,他現在都有點被害妄;想癥了,動不動就說有人害她。

    險,如果我不去嚴密觀察著,一旦出現并發癥或者是結核菌轉移的情況,我沒及時發現,那就能直接威脅到生命,你和懷王感情那么好,你忍心嗎?”s11();

    她對這事本來是挺放心的,但是誰想過,親生母親都這么不可靠呢?

    元卿凌揉著他的眉心,溫言安撫道:“別擔心,有阿四保護我,出不了差錯,那些壞人賤人都怕姓袁的。”

    魯妃到她的神色這般凝重,也害怕了,“那……那懷兒現在會有危險嗎?他會痊愈嗎?”

    元卿凌堵了一口氣在胸口,發也發不得,真是最是累事無知人。

    他用針,希望情況沒有變得太差吧。”

    宇文皓震驚,“你沒騙我?”

    元卿凌搖頭,正色道:“絕沒有騙你,否則我也不至于要犯險出門。”

    只是夸大了一點點而已,但是結核菌轉移這種情況,出現的幾率也不低,并發癥也是。

    魯妃愧疚萬分,“本宮這一次實在是失策了,本宮都叫御醫過,御醫說沒事,本宮才賣藥給紀王妃的。”

    元卿凌不想說什么了,畢竟不停也都停了,只能自己再盯緊一點。

    “那是他冷著了。”魯妃愣愣地道。

    所謂匹夫無罪,懷孕其罪嘛。

    元卿凌道:“從現在開始,我會每天過來,持續十天,監督他用藥,有需要的話給

    晚上宇文皓回來,聽得元卿凌以后每天都得去一趟懷王府,一張臉皺成了咸酸菜,直接吐槽,“非得去嗎?現在多危險啊,大著個肚子進進出出,外頭全是壞人賤人,真遇到點什么事,本王又沒在你身邊,太危險了,還像以前那樣給藥過去行嗎?經過這一次,魯母妃應該是不敢了。”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