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重生醫妃元卿凌免費 > 第404章 再求皇上
    鎮北侯看著自己的女兒,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此番回京,他決意是要為扈家爭取應有的榮耀。

    他知道皇上重視這一次鎮北的政績。他雄赳赳地歸來,今日在宮里。也空前膽兒肥地跟皇上叫板,雖沒達成所愿。但是他知道只要堅持下去,他一定會勝利。

    所以,他出宮到回府。一路也是志在必得,雄心滿懷的。

    殊不知。這厚積薄發,得意的笑沒幾聲。就被自家閨女一個鞋拔子給啪過來,直接把他的老臉都給打懵了。

    這算什么?他故意營造了那么高深的氣氛,要拿捏皇上。最后卻被皇上拿捏了他的寶貝女兒?

    這冷水直接就把他整個人的人生斗志給澆滅了。

    他比皇上大一歲,他就要做皇上的老丈人了?

    天啊。不能接受。

    但是看著女兒那張啼哭中還兀自帶著烈焰般怒氣的臉,他竟是毫無辦法的。

    甚至,女兒還給他下了最后通牒,如果皇上不要她。她就馬上出家做尼姑。

    這算什么?他便宜了女兒給皇上,還要裝孫子求皇上要了她的女兒?

    “不。你就是去做尼姑,也好過入宮。”鎮北侯試圖鐵石心腸起來。

    扈廣庭是吃定了父親。道:“既然如此,明日你便送我到明月庵去吧,誰也不要勸我,我心意已決,誰都勸不了。”

    說完,她擦了一把眼淚,回去了。

    鎮北侯主意全無,無奈地看著老母親。

    老夫人攤手,她有什么辦法?總不能強行逼她嫁給不喜歡的人,“你自己縱壞的女兒,你自己看著辦吧。”

    鎮北侯直接把頭發都給薅下來一大把,煩死個人了,就不許他威風一把嗎?好不容易凱旋歸朝,得萬民贊譽,百官信服,如今卻要巴巴地往后宮送女兒,他臉往哪里擱啊?

    好不容易等到傍晚,兒子回來,他抓緊叫了兒子進去說話。

    扈少將軍聽罷,撲哧一聲笑了,“父親,您怎么會以為她喜歡楚王那毛小子的?她很早就喜歡皇上,您不知道么?”

    鎮北侯大受刺激,“你知道?”

    “當然知道,她小時候不是總念叨著嗎?”扈少將軍坐下來,翹起二郞腿道。

    “那會兒小,不過是玩笑話。”鎮北侯努力回想起她見皇上的那一幕,其實就是跪在地上,遠遠地瞧見了一眼,怕是眉目都沒看清楚的。

    可就是這么一面,在她心底一直發酵,因著沒能見面只是思慕,心里頭想的必定都是好的。

    女兒啊,那是當今皇帝,他雖長得還算英俊瀟灑,可著實不比年輕人了。

    “你快想想辦法,總不能叫你妹妹嫁給老頭子。”鎮北侯拍著桌子道。

    想起今天對女兒拍桌子怒吼,她長這么大還是頭一遭呢,往日哪里舍得啊?就這么一個寶貝女兒,心肝似地疼著,大聲點兒說話都怕嚇著了她。

    雖然她那牛膽子也嚇不著。

    扈少將軍倒是很淡然,“嫁給皇上怎么了?那是她心里所盼心里所想的事情,再說皇上也不是老頭子啊,他還年輕,貴氣逼人,威儀萬千,瞧著也就三十多的樣子。”

    “父親只比他大一歲。”鎮北侯氣道。

    扈少將軍怔了怔,仔細看著自己的父親,嘖嘖道:“真的么?天啊,父親您看著有六十了,怎地你打皇上一歲,看起來要大十幾歲呢?”

    “鎮北風霜大,父親是為了國事勞心,才會蒼老若此。”鎮北侯火大得很。

    雖然男人不重視容貌,但是英雄不能暮年,他才四十多,有心有力,娶個幾房妻妾都不成問題。

    “想必皇上每日也是為國事勞心勞力吧?這說到底還是底子的問題啊。”扈少將軍忽然很憂心,巴巴地看著他,“父親,兒子是您親生的嗎?”

    “說什么呢你?”鎮北侯一巴掌就拍空過去,自然是沒拍到,“你和你妹妹都是為父和你娘生的。”

    “那就慘了,以后我怕是要像您一樣,四十多就蒼老成六十多了。”

    鎮北侯氣得直哼哼,卻也沒心思跟他斗嘴,父子往日相處融洽,都是這般你來我往,可今天實在是愁死了,沒心思。

    扈少將軍也正經起來了,道:“父親您何必愁呢?做妃子有什么不好呢?以她的性子和武功,宮里頭誰能欺負得了她?皇上因著您也不會冷落她的,反而找那些毛頭年輕,年少氣盛,妹妹的性子又魯莽暴躁,兩人湊在一塊,三天兩頭打架那才叫你煩心呢。”

    鎮北侯倒是把這話聽進去了。

    最后,扈少將軍總結,“如今妹妹執意如此,父親若是反對,她要鬧出什么事來,您能扛得住不啦?還不如依了她,日后若不幸福,便帶著她回鎮北再尋一門親事,橫豎在鎮北,不知道多少人求娶她呢,如今您該煩惱的是如何說服皇上收了妹妹,順遂了她的心愿吧,否則真是要翻天的。”

    鎮北侯仰天長嘆,“我就是被你們兄妹氣老的。”

    鎮北侯翌日再入宮。

    昨天入宮的時候有多威風,今日就有多卑微。

    那腰桿子都挺不直了。

    進了御書房,他擠出笑臉,狗腿子地上前行禮,“臣參見皇上,皇上萬福。”

    明元帝還沒想好怎么應對他呢,見他來了,和昨天態度天差地別,便淡淡地道:“免禮,坐吧。”

    明元帝斟酌著這老狐貍的企圖,端起了茶杯,卻發現沒了水,正欲叫人,卻見鎮北侯哈腰上前,“臣來伺候皇上。”

    說完,便伸出雙手,等著接杯。

    明元帝看著凌空伸過來的一雙粗糲的大手,瞇起了眼睛,“嗯?好!”

    他把杯子放到了鎮北侯的手里。

    鎮北侯連忙便把杯子拿出去,給穆如公公,“皇上渴了。”

    穆如公公接過來之后,他又彎腰飛快地走回來,諂媚地道:“皇上今日看折子可累了?不可過勞,要注意休息。”

    明元帝實在看不慣他這副模樣,擺擺手,“卿家,你不必如此,朕便直說了吧,如果要楚王休了王妃娶你的女兒,那是不可能的。”

    鎮北侯也連忙擺手,“不,不,皇上誤會臣的意思了,臣不敢這樣想,楚王妃如今有孕,怎可休棄出門呢?這去母留子的事情,咱光明磊落的男兒也做不出來,是不是?”

    明元帝詫異都很,這老匹夫打什么主意?這分明是他昨天的意思。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