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說 > 總有人想帶壞我徒孫 > 第兩百一一章 最后關卡
    

    鬼王一連淘汰了兩人,破廟中只余下唐辰一個人還在苦苦支撐,他身上的法符早已經用完。只能依靠著手中的法劍,一邊擋住那些無孔不入的陰氣,一邊不斷的變換位置躲開那些攻擊。一開始還好,時間久了,唐辰體內的靈氣就要耗盡,身體也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鬼王見久久傷不到他,直接怒吼一聲,全身的陰氣頓時濃墨一般的溢出來,瞬間浸沒了破廟四周的斷墻。陰冷刺骨的寒氣如冰凌一般擴散開來,全數朝著唐辰打了過去。唐辰不得不再次提劍阻攔,只是這一次的陰氣實在太過強大,他剛一驅動法劍,就聽得耳邊叮的一聲脆響。

    他手中唯一的法劍應聲而斷,陰氣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上。唐辰瞬間被擊飛了好幾米,張嘴就吐出一口血來。

    “辰兒!”唐毅一急,再次站了起來,一副想要立即沖進去救人,又生生忍住的樣子,操碎了一顆老父親的心。兒子太好強也不好,不到最后一刻都不愿出來。

    鬼王似是也打出了些火氣,陰氣越加的洶涌,眼看著鋪天蓋地的陰氣,如同一張巨網而下就要將唐辰吞噬。突然地上的身影一閃,原本還倒在地上吐血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漫天的陰氣頓時撲了個空。

    不止是唐毅連著殿內的眾掌門都是一驚,人呢?

    “是陣法!”自始至終都是一臉嚴肅的云皎,突然開口。

    眾人頓時一愣,“啥陣法?”他們沒有看到陣法發動的痕跡啊,難道唐辰用了符通過傳送陣回來了?

    未等眾人細想,水鏡之中,卻突然響起了唐辰驅陣的聲音。

    “天地五行,降魔誅妖,陣啟!”

    水鏡一晃,畫面頓時定在了唐辰現在的位置,他不知道什么時候,潛到了破廟的中心,鬼王龐大的身體旁邊,正雙手結印念出大段法咒。

    下一刻只見五道各色的光芒沖天而起,如同光柱一般死死的釘在了破廟的五個方向,將鬼王整個封在其中。而光柱的中間,一個巨大陣法瞬間成形,帶著可以凈化一切的威勢凌空而下。

    “五行降魔陣!”身為班長的焦長老第一個認出了這個地階陣法。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剛剛云皎說的陣法是什么意思。原來剛剛唐辰不斷退后,改變方向,并不是單純為了躲避鬼王的攻擊,而是一直借著躲避在布陣。

    五行降魔陣可是地階陣法,當初云皎入冊考核時畫的就是此陣。就算是他們這群長老掌門,布起來也有些吃力。而唐辰居然可以在這種情況下獨自布陣,確實天賦驚人。

    此陣可降魔誅妖,就算有著千年修為的妖怪,也敵不過此陣,自然鬼王也一樣。

    不到片刻的時間,鬼王身上四散的陰氣,就被陣法的光芒打散了大半。鬼王不得不奮力開始掙脫,想要破陣而出,卻完全無法避開陣光。那五色的陣法只要掃到它的身上,便能削去它大半的陰氣,痛得它發出陣陣慘叫。

    而整個陣法也在加速收縮,如同一個五色的牢籠一般將鬼王穩穩的鎖在了里面,而且越來越小。

    鬼王這回是真的慌了,拼命的撞擊了幾次,結果不僅逃不出去。反而被陣法打傷,那陣光仿佛可切割他的魂體一般,痛得它連連慘叫,好痛好痛好痛……

    它整個身形都開始害怕的飄乎了起來,拼命的收縮陰氣把自己縮成一團,頗有幾分瑟瑟發抖的樣子。眼看著縮無可縮,它高大的魂體就要被陣法切割成碎片,它下意識恐懼的驚呼出聲,“閻主……”

    救命啊!殺鬼了!

    (;′??Д??`)

    一直隱在旁邊的鬼判,實在看不下去,只得現了身。一時間四周陰風大作,一道陰氣從右側飛了過來,直接打在了那陣法之上。

    已經逼到了鬼王周身的陣法,頓時哐當一聲應聲而碎。五行降魔陣雖然威力驚人,但從外面突破卻比里面要容易得多,再加上唐辰本來就受了傷,所以陣法破得很容易。

    唐辰一驚,抬頭就看到一個巨大的虛影法身出現在了眼前。那人一身黑色的官服,身上的陰氣比之鬼王更加濃郁十倍且格外精純。但卻不像厲鬼陰魂帶著暴虐的氣息,而是隱隱帶著些威壓,聲音更是空靈,“小友請慢動手!”

    “你是……陰差?”他眼睛睜了睜。

    “吾乃冥界鬼判。”鬼判不得不自報家門,背在后面的手卻快速的捏了個訣,給不遠處的白聿傳訊,閻主不好了,漏餡了!

    “鬼判!”唐辰一驚,他猜出對方可能是冥府的人,卻沒想到竟是鬼判。臉上頓時閃過諸多念頭,轉頭看向前方死里逃生的鬼王,有些憤怒的道,“你既是鬼判,為何攔我?莫非想留這鬼王在世,禍亂人間!”

    鬼王被他看得一抖,頓時呲溜一下就竄到了鬼判的法身之后,瑟瑟發抖。人間好可怕,我要回地獄!

    “小友誤會了。”鬼判帶些尬尷的呵呵一笑道,“此鬼王不是私逃人間的。而是在下受……友人之托!帶來參與玄門大比陪練的,它并不會真的傷人,還請小友手下留情,我這便將它帶回冥界。”

    原本這只鬼王,只是他們順手設的一個最終關卡,還是不近身到一尺之內,觸發不出來的那種。但他們真沒想到,如今的玄門弟子居然這么厲害,不僅一路走到了最里面,放出了鬼王不說,還差點將鬼王打個半死!

    失誤失誤,這絕對是他鬼判工作的失誤!

    “陪……陪練?!”唐辰整個人都驚呆了,下意識轉頭看了一眼,鬼判身后又害怕又怨念,把自己縮成了團子的鬼王。細回想起來,剛剛鬼王好像還真的……沒有想要取他們性命的意思,而且他那兩位師弟,都被傳送走了。一開始他以為是師弟運氣好,現在想來,好像鬼王是故意的。

    大殿中的眾掌門也被突然出現的鬼判驚住了,近年來陰魂鬧事的越來越少。玄門或多或少也接觸過突然勤快起來的陰差,但是鬼判還是第一次見,那可是僅次于閻羅的陰魂。

    眾人頓時又想起了之前云皎的回答,齊唰唰的轉頭看了過去,“云上師,你剛剛說白道友下面的熟人,不會就是……鬼判吧!”如果是鬼判的話,能將鬼王叫上來也很正常了,眾人瞬間覺得找著了合理的解釋。

    “嗯……算是吧!”云皎回答。

    眾人:“……”算是是什么鬼?

    到底是,還是不是啊!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