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說 > 總有人想帶壞我徒孫 > 第兩百一三章 超高獎勵
    

    大比結果出來后,最開心的不是魁首的唐辰,而是唐家家主唐毅。每天笑得跟朵喇叭花似的,逢人就要說上一句,“知道這次魁首是誰嗎?那是我兒子,親生的!”

    眾派掌門一開始還會客氣的恭喜兩句,后來實在看不慣他那得瑟勁,已經在商量在哪套麻袋揍他一頓了。

    哼!兒子得第一,又不是你,瞧把你得瑟的。都是一個培訓班出來,自己考試拿多少分,心理沒點數嗎?

    除了第一名外,第二名是一位天師堂長老的弟子,第三名卻有兩位。在第三名斗法的時候,兩人幾乎雙雙斗到力竭,也未分出勝負,所以并列第三。

    云皎對這次的大比整體還是滿意的,經過這幾年的努力,玄門的實力的確大幅度的在提升。特別這前十名,他們本來悟性實力都不錯,一開始更是各派的精英弟子,有了更好的教學條件后,實力更是突飛猛進。可以說與他們這些長老和掌門的實力,也區別不大了。

    畢竟是第一屆大比,各派都很看重,天師堂更是直接折騰出了一個頒獎典禮。徐堂主更是站在高臺之上,當著全體師生的面,進行了一通官方發言。并一一讓前十名弟子上了臺,重點進行了表揚,順帶動員其它弟子,努力修行,爭取下次獲得好成績。

    徐堂主不愧是天師堂的堂主,一番話說得眾弟子熱情高漲,連著那些得獎弟子的師門,都不由得挺直了腰。

    夸了半天,他這才宣布頒獎。

    原本前十名的獎勵,是每人一顆養心丹。由醫谷和幾個修丹術的門派,統一練制。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激動,還是因為練藥的時候,云皎剛好路過,給他們布了幾個聚靈控火的陣法,導致成丹率提高了不少。幾個掌門商量了一下,直接將一顆養心丹,增加到了每人一瓶。

    弟子們歡天喜地的收下了,到是提供第三名獎勵的御符派掌門要哭了。前十名,都有一瓶養心丹了,那前三名的獎勵應該要更好才是。

    原本準備的三張極品玄雷法符,就很明顯不合適了。偏偏當初他拍著胸膛保證過,第三名的獎勵交給他。更要命的是,這回還有一個并列第三。

    御符派掌門一臉苦逼的掏出了六張極品玄雷法符,除一人遞了三張外,還不得不又掏出了兩張玄冰符和凝神符分給了兩人。一下就出去了十張金符,幾乎將他的存貨都獎勵光了。

    還好值得安慰的是,其中有一位,正好是他御符派的弟子。

    加倍的獎勵自然也迎來眾弟子一陣羨慕和歡呼,于是全場的視線頓時齊唰唰定在了上方的,云皎和白聿的身上,期待著一二名的獎勵。

    白聿到是很淡定,他們本來就沒有公布獎勵是什么,所以變不變動,關系不大。他直接朝著第二名的弟子走了過去,給了對方一個鼓勵的笑容,這才問道,“你是天師堂弟子,叫什么名字?平日修的是什么功法?”

    “回上師。”那弟子連忙抱拳道,“在下樂均,的確是天師堂弟子,也是上師二班的弟子,跟上師學習過五行練心決。”

    “你是樂均!”老頭愣了一下,這個名字他還是熟悉的,畢竟二班少數幾個能及格的弟子中,樂均算是一個。只不過他平時宅在清陽,不是修練就是上課,要么就是被祖師爺揍。不像云皎偶爾有事會來天師堂商議,順便跟學生們見一見。所以導致很多人他只知道名字,卻未見過其人。

    “是的上師!”樂均也有些激動,抱拳規矩的行了個禮道,“多謝白上師傳我五行練心訣,弟子已經練到了第五重。”

    “嗯,不錯!”老頭點了點頭,心底頓時升起一種身為人民教師的榮譽感,看著對方越加滿意了,“你修的是五行練心訣,那平日使用的法器便是法劍?”

    “回上師,正是法劍。”跟老頭練的玄心訣不同,五行練心訣,雖說是一門功法,卻也是一門劍訣。所以很多術法都需要由劍招才能發動。

    “如此的話……”老頭細想了想,這才下了決定,“我這里剛好有把劍適合你,就當作這回大比的獎勵吧。”說完轉手從身側的儲物袋中,掏出一把通體雪白的長劍遞了過去。

    那劍不似普通武器,也不像是靈器,劍柄與劍身渾然一體,隱隱散發著白色微光,只是看了一見仿佛就能感覺到那劍上迫人的氣息。

    這是……

    “仙器!”

    樂均還沒反應過來,旁邊一位掌門認了出來,直接驚呼出聲。劍身上那些白色的氣息,比之靈氣更加濃郁。這不是仙氣是什么?能散發著仙氣的武器,那就只有可能是仙器了。

    他這話音一落,不止是樂均,連著在場來參加頒獎的弟子,全都驚呆了,全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仙器!居然是仙器!這世上居然真的有仙器存在!而白上師想把仙器做為大比獎勵,清陽派到底是個什么樣的神仙門派,為什么白上師隨隨便便就可以拿出仙器來啊!

    “這……”樂均也驚呆了,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仙劍,卻怎么都不敢上前去接,甚至臉上滿滿都是驚慌失惜。瞬間有種自己只是打贏了一場架,家長卻硬要獎他萬兩黃金,把他堆成首富的無措感。嚇得他連忙退了好幾步,“弟子不敢!”

    “白道友!”旁邊的徐堂主也忍不住了,上前一步勸道,“只是一次玄門大比而已,確實無需如此重賞。世間從未出現過仙器,就這么將它給予一名普通弟子,太過草率了。”

    “是啊,白道友。”樂均的師父,沉道遠長老也上前一步勸道,“上界的仙器可不是凡物,我這弟子雖說有些本事,但駕馭仙劍確實有些擅早,不如換一把普通法劍即可。”

    老頭一愣,不是,普通的他也沒有啊!他袋子里的法器,只有從師叔那坑……呃,得來的仙器。這樣的劍,派中的倉庫里還堆了十幾把呢!

    “白道友,這確實不合適,還是收回吧!”兩人還在勸著,就想讓老頭把仙器收回去。

    白聿一時也沒了辦法,只好看向旁邊的云皎,“丫頭……”獎武器這個主意,當初是云皎出的。

    云皎看了他一眼,這才上前一步,拿起那把仙劍直接塞進了樂均的手里,“沒什么不合適的!老頭既然給你了,那就是你的了。”

    “不是,云上師,這是仙器啊!”徐堂主一急,這不是給不給的問題。這可是仙器!世間從未出現過仙器,也就是說這把劍就是重寶,而且還是世間僅有的。

    白聿道友愿意給是一回事,但樂均能不能擁有又是另一回事,畢竟懷璧其罪,這仙劍一給是福是禍還不一定啊。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