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說 > 總有人想帶壞我徒孫 > 第兩百五一章 師尊是我
    原本還在飛在半空中的龍償,風一樣的刮了下來,停在了三步遠的位置,雙眼發亮的看向前方的夜淵。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激動,全身都微微顫抖了起來,半會直接撲通一下跪了下去,行了一個大禮。

    “弟子,見過師尊!”

    夜淵到是沒有說什么,連頭都沒有回,只是看著前方封印的缺口,眉頭皺了皺。

    龍償卻好像已經習慣了,瞬間像是應倫附體一般,滔滔不絕的述說起了心酸。

    “師尊,您終于來看弟子了?我就知道您會來的。”

    “師尊,聽二師弟他們說,您萬年前去過一次仙界,弟子就知道你一定也會來冥界的。”

    “師尊,弟子幸不辱命,成功在此守界萬年,并將師尊所授心法煉制大圓滿。”

    “師尊,如今魔族越來越不安份,這些年來多次犯界,這次連弟子都有些難以應付。不過有師尊在,區區魔族自然不在話下。”

    “師尊,弟子……”

    龍償還想要說什么,卻見夜淵突然朝著他走了過來。

    然后——直接越過了他,從身側走了過去。別說是停留了,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像是完全沒有聽到他一連串的獨白一般。

    龍償:“……”

    莫名感覺哪里被扎了一刀。不不不,一定是他聲音太小,師尊沒聽見,一定不是不想理他。

    他剛想要轉身追上去,卻見夜淵突然轉身快步又走了回來。

    龍償內心一喜,果然師尊還是疼他的。

    “師……”

    他話還沒說完,夜淵再次越過他,快步走到了云皎,拉起對方的手連走連道,“可以回去了。”快要到午飯時間了,趕緊找到朽木。

    龍償:“……”

    到是云皎愣了愣,指了指前面已經開了個大洞的封印道,“等等,祖師爺這封印……”這次魔族是被清干凈了,但總不能留個洞在這里吧。

    夜淵眉頭頓時皺了皺,回頭看了一眼破損的封印。這才單手結印,瞬間打出一套復雜難辯的法訣,下一刻只見一道金光就朝著光柱之前裂開的封印大洞飛了過去。原本如同被打碎的玻璃一般的封印,開始以極快的速度一寸寸合攏,不到片刻的功刻,已經恢復如初。后面那赤紅色的魔界地域也消失了。

    他這才放下了手,轉頭看向小徒孫,“好了!”

    云皎:“……”突然覺得自己的學歷有待提高。

    龍償:“……”師尊,我在這里啊!

    (_)

    ——————

    冥汾城,境主府。

    終于開了掛的原因,一場魔族大舉入侵三界的禍事,就這么解決了。不止是眾鬼修們,連著云皎和老頭,都有覺得有些不得勁。躺贏什么的,躺著躺著……就不想贏了呢!

    但雖然魔族已經被解決,但還是有些后續事情沒有解決。例如封印附近那些還沒來得及消散的魔氣。若是不及時解決,等它們匯聚起來,就會形成新的魔云。

    城中大部分鬼修,出城去理清那些魔氣去了。

    龍償這回到是沒有出門,安排了一番,就急急的趕了回來。一臉興奮的朝著大廳的方向走了過來。

    剛要進大廳,也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眉頭越皺越深。半會似是實在忍不了,突然腳下一轉,一步步走到了老頭面前一臉凝重道,“白師侄,別動!”

    “啊!”老頭嚇了一跳,下意識僵住。

    他卻突然抬手伸到了老頭的頭頂,一臉認真嚴肅的……將老頭右側劉海上方的一根呆毛用力壓了下去。

    剛一松手那頑固的呆毛卻再次立了起來,龍償額間的青筋瞬間炸起,再次伸手壓下去。一連壓了好幾次,最后甚至用上了術法,才成功將老頭那絲頭發壓了下來。

    他這才滿意的松了口氣,“嗯,順眼多了!”

    云皎:“……”

    白聿:“……”

    你的強迫癥是有多嚴重啊喂!

    “龍……龍師叔?”被千斤術法,壓得抬不起頭的老頭,快要哭了,“有這個必要嗎?”

    “怎么沒有必要?”龍償眉頭一皺,一本正經的訓話道,“你們作為玄門正宗清陽弟子,要時刻保持我清陽的風范,更何況你們還是師尊親授的弟子,更不能有辱我清陽的威名!”

    “……”這就是你為強迫癥找的理由。

    龍償再次看了老頭一眼,直到確定那根呆毛不會再次翹起,這才滿意的收回了手,還順拔走了老頭頭頂的幾根黑頭發。臨了還硬將老頭拉到了另一邊坐下,保持大堂一邊坐兩個的平衡,才一臉鄭重的抱拳朝著夜淵行了個禮。

    “弟子龍償,見過師尊!”

    “……”毫無意外,對面的人仍舊沒有半點回應。

    龍償一直保持著行禮的姿態,臉色僵了僵,實在忍不住推了推旁邊的老頭,壓低聲音道,“白師侄,師尊他……是不是失憶了?”

    “失憶?”老頭愣了一下,啥意思?

    “從剛剛除魔開始師尊就一直不理我,好像根本不認識我一樣。”龍償一臉著急的道,“連看都沒看我一眼。”

    “龍師叔不用擔心。”老頭連忙安慰道,“你放心,祖師爺并不是針對你,他連其它師叔也是不想理的!”應該說除了丫頭,祖師爺就沒理過其他人,他都習慣了!

    “……”完全沒被安慰到,還被插了一刀是怎么回事?

    “師尊……”龍償不死心的繼續道,“此次是弟子魯莽,才會讓魔族破封而出,還請師尊見諒!”

    “……”對面的人,仍舊沒有反應。

    “這萬年來,魔族一直想要侵入冥界,這附近的魔氣也越來越多,弟子很早前就想回報師尊,只是一直脫不開身。”

    “……”繼續啃小餅干中。

    “近幾千年來,‘噬匯日’的時間也一再的提前,師尊,弟子猜測,魔界之中估計有什么異變,才會有些現象。”

    “……”仍舊啃小餅干中。

    “師尊……”

    眼看著龍償都快哭了,云皎實在忍不住,伸手抽掉了某人手里的餅干,喚了一聲,“祖師爺!”

    夜淵手中一空,這才轉頭看向廳中,行禮行到快斷腰的龍償,眉頭皺了皺,半會才一臉淡漠的道,“我是季晨!”誰是你師尊?

    說完還堅定的指了指自己那張假臉。

    云皎:“……”

    老頭:“……”

    龍償:“……”

    |(′口`)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