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說 > 總有人想帶壞我徒孫 > 第一百章 查收玄脈
    云皎把手里成堆的教材塞到老頭的手里,“行了,明天早上七點開課,當老師的別遲到啊。”反正錢她已經收了,三倍!不能退的那種,說完直接轉身就出了門。

    “等等,丫頭……”白聿頓時覺得欲哭無淚,道理他都懂,可是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那些心法,他的確每一本都學過,而且有了丫頭的解析,參得透透的!但關鍵是,參透是一回事,練起來又是另一回事啊!

    那些心法,哪一個不是需要好些年,甚至幾十年,才能完全練成的。他現在也只是練到了玄心訣第三重而已。典型的一學就會,一練就廢啊。

    白聿表示深深的擔憂,他就這樣去教弟子,真的不是誤人子弟嗎?

    直到第二天他才知道,還真的可以!

    ○| ̄|_

    云皎給他準備的資料,不僅包括當初他學的那全套的解析,范例,和各類難點答疑。還有針對一些細節的小問題,以及他每節課的內容都是有規化,且節節遞進的。

    簡單的說,只要不是蠢到智商有問題,或者上課跑神,都可以聽得懂。唯一的區別就是,他是直接通過傳訊符上課的,沒法親自動手指點。也就是說,他壓根不需要全部學會這些心法。只要將方法和理論教給大家,修練這回事就看他們自己的了。

    畢竟每個人的資質不相同,雖是同一種功法,也會有很大的差距。

    他細想了想,自己學的時候,好像云皎也沒有修過這些心法更別提演示了,但他就是學會了。雖然后來祖師爺每隔一個月會用他學的心法,揍(考察)他一次,但祖師爺的身法太快,他十有八九也是看不清的。

    丫頭對這種事卻好像很習慣的樣子,歪了歪頭說了一句:這不很正常嗎,也不是每個物理老師都會造原子彈的!

    雖然不知道“圓子蛋”是什么蛋,但總覺得很有道理的樣子。老頭頓時升起了無限的信心,連著課外的作業,都忍不住多加了兩張卷呢!好歹是以前丫子出給他做的,要教就要教全套嘛,他們清陽派絕不藏私。

    嘿嘿嘿,美滋滋!

    傳道!他們是認真的!

    ︿( ̄︶ ̄)︿

    眾弟子:“……”現在退票還來得及嗎?

    于是,整個玄門一時間,都沉浸在學習向上的美好氛圍當中。

    而完全把鍋推給了老頭的云皎,終于有時間研究練丹之術。關于靈醫的專業書,越到后面就越加的復雜,甚至很多都涉及到了丹藥。而且里面有很多靈藥,是她從來沒有接觸過的,而且據說十分珍貴。

    以前她沒學,是因為實在碰不起,現在開了個培訓班總算有了點余錢,可以把這行撿起來了。只不過練丹首先需要的基本條件就是靈氣。

    她沒有玄脈,原本想嘗試著看看,能不能通過陣法吸引靈氣進行練丹。可惜她還沒來得及嘗試,卻不得不停下來。

    因為消失了好幾天的祖師爺突然回來了。

    他仍舊是那白衣飄渺的樣子,神情帶著些冷漠,突然出現在她房間,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他周身的仙氣更加濃郁了一些,眉頭微微皺起,似是遇到了什么煩心的事,接著直接伸手到了她的面前,淡淡的道,“給!”

    “啊?”

    云皎一愣,只見他手里抓著一根長條的東西,形狀如同雷電一般開了很多細叉,通體雪白隱隱散發著跟祖師爺身上一樣白色的——仙氣?

    “這……啥?”什么東西啊喂?

    “玄脈!”祖師爺一本正經的回答,“直接放入神識就行了。”說完抬了抬手,手里的白色物體嗞啦一聲,還虛弱的扭動了一下。

    “活……活的?!”云皎嚇了一跳,實在不敢去接,“祖師爺您確定,這……真的是玄脈?”沒人告訴她玄脈真的是一條經脈,而且還是活的啊!

    “不喜歡?”見她半天沒接,夜淵臉色沉了沉,略帶嫌棄的瞅了手上的玄脈一眼,想到什么沉聲道,“確實是差了點……”

    說完突然手間一轉,云皎只聽得滋啦啦的幾聲,對方手里頓時出現了好幾根形狀相似的玄脈,只是顏色有些不同,紅的,青的,紫的,金的抓了一大把,都快湊成一條彩虹了。

    “那你自己挑一個。”他仍舊一臉認真的道,把手里大把的玄脈伸了過來,一副趕緊挑一個好裝上的神情。

    云皎:“……”什么情況?

    ( ̄△ ̄;)

    “對了!”他似是想起了什么,“以你的情況,用這根白色的更合適,但挑別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小徒孫喜歡就好。

    “祖……祖師爺。”云皎深吸了一口氣,定了定神這才試探的開口道,“我能問一下,這些玄脈……是哪來的嗎?”

    “從一些蠢材身上拔的。”他一臉平靜的回答。

    “拔……拔?!!”云皎向來嚴肅的臉,隱隱有種要龜劈的感覺,“你是說這些玄脈,是從別人身上拔……拔出來的?!”

    “嗯。”他淡定的點頭,“無需擔心,沒有問題!”他一臉,你放心用,絕對沒有副作用的神情。

    “……”這是副作用的問題的嗎?

    云皎覺得有點崩潰,“我能問一下,這些玄脈都是誰的嗎?”為什么他僅僅只是出去了不到五天,就拔了一堆回來啊喂?!

    他皺了皺眉,冷聲道,“不重要!”

    “……”很重要好嗎?!

    w(?Д?)w

    玄脈是一個人修練的根本,沒有玄脈就不能引入靈氣,你居然這么隨隨便便的……給、人、拔、了!!

    她覺得腦仁疼,突然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做飯的態勢不對,導致養出的不是個純粹的吃貨,這尼瑪就是養了個熊孩子啊!

    不行,冷靜冷靜!自己家的祖師爺,哭著也要處下去。

    她是講道理的文化人,“祖師爺……”

    云皎深吸了一口氣,正打算講道理,突然頭頂轟隆隆的一陣雷響。四周轉瞬之間暗了下來,仿佛傾刻從白天過渡到了晚上一般。一時間風起云涌,狂風大作。

    一道道雪白的雷光,凌空而下,不要錢似的劈哩啪啦打在了清陽觀四周,砸出一個接一個的大坑。

    滿天的天地威壓鋪天蓋地而來,一陣陣飄渺的天音從天空傳下,明明聲音不大,卻清楚響徹寰宇。

    ——大膽狂徒!既敢闖入天庭,冒犯天威!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