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修真小說 > 總有人想帶壞我徒孫 > 第一百七十章 吞天巨獸
    云皎隱隱覺得那個隕落的妖王,跟鬼王城養吞天獸的林汀有什么聯系,但一時又想不出來。

    “丫頭,現在怎么辦?”老頭忍不住問,原本以為妖王會有林汀的線索,卻沒想到直接就斷了,他們上哪找人去。

    “先去萬古林看看吧。”云皎直接道,林汀將修靈王城的陰魂全喂了吞天獸,就證明那獸已經長成了。那樣一只上古異獸,想要藏起來不容易。他又通過同生枝,知道了她們去了王城,肯定也猜到修靈王會被放出來。那么他唯一的退路就只有妖界。

    “剛剛妖王說,萬古林在妖界的最南邊。我布個傳送陣過去吧!”說著,她直接掏出了陣旗,正打算布陣。

    突然,一聲巨吼響起,瞬間傳遍整個妖王城。那聲音極大,如同從遙遠的天際傳來,卻直接回響在耳邊。讓人覺得腦海之中都一震。

    原本晴朗的天際,突然就暗了下來,一時間風起云涌,飛沙走石,連著地面都是一陣接一陣的晃動。

    怎么回事?!

    “那……那是什么!”老頭突然驚呼出聲,睜大眼睛指向右側的天空。

    云皎轉頭一看,頓時整個人都僵住了,那是一個如同山岳般高不見頂的巨大身影,高大得幾乎占據了半邊的天空,兩只血紅的眼睛,如同兩輪血月一般掛在半空之中。它渾身漆黑看不清具體的形態,但是每一次呼吸間都仿佛能帶起陣風暴,呼啦啦的朝著下面的妖王城掃了過來,仿佛張嘴就能吞吐日月一般。

    “吞天獸!”云皎瞬間就明白了這東西是什么。

    白聿和元江也是臉色一變,連著旁邊原本一臉淡漠的夜淵也皺了皺眉。

    吞天獸怎么會突然出現在妖王城,而且還……這么大!

    吼……

    那山岳般的巨獸再次吼了一聲,頓時狂風突起,強烈的風流,瞬間掃過妖城,一時間只見無數樹木被連根拔起,房屋洞穴紛紛倒塌,轉瞬之間就塌了大半個王城。

    “小師侄你們留在這里,布防御陣!”元江交代了一聲,直接喚出了本命仙劍,飛身朝著吞天獸而去。這可是上古異獸,連他都沒有把握與之一戰。兩位還是凡人的師侄,估計還經不起對方一擊。

    云皎點頭,剛要布陣,腳下一個沒站穩,身形一輕整個人就要被風刮了起來,眼看著就要被狂風卷走。手間頓時一緊,剛要飛出去的身形,又被拉了回來。

    她愣了一下,這才看到某個一臉淡漠的人,不動如山般的站在原地,一只手正拉著她的手腕往身側帶。

    “祖師爺……”

    云皎剛要道謝,旁邊卻傳來一陣殺豬式的嚎叫,“丫頭!救命啊啊啊啊……”她下意識回手一抓,嗞啦一下似是扯住了什么,下一刻卻聽到一陣更加大聲的嚎叫,“疼疼疼疼疼……我頭皮都要扯掉了,丫頭!”

    她一愣,這才發現,情急之下居然扯住了老頭的頭發,一時拉也不是,松也不是。

    好在老頭的求生本能占了上風,直接掏出一張符紙激活,把自己彈了回來,拽著她伸出的手生生把自己拉了回來,然后一把死死抱住了云皎的腰。嚇死老頭了!

    旁邊的夜淵頓時臉色一黑,手間一道仙氣就傳了過來,直接將飛起的人往下一定。

    兩人只覺得身下一重,終于從空中落了下來,只不過云皎是雙腳著地的,而老頭飄得太高,加上落得太快,手間沒抱穩叭嘰一下……臉著地了。

    嗯,順眼了!

    云皎:“……”

    老頭:“……”

    “多謝祖師爺。”她道了聲謝,連忙布下了防御陣,這才隔離了外面的十二級臺風。一時間對吞天獸忌憚更深了,這是什么可怕的上古怪獸,連吼一聲都會掀起這么大的風。

    而剛剛飛上去的元江,已經跟吞天獸對上了。他到底是仙人,手間法訣一落,頓時空中出現了一條火龍,直接朝著對面山岳一般巨獸攻擊了過去。

    吞天獸被打了個正著,頓時停下了吼叫,身形被逼得往后退了一步。只是一小步而已,四周卻又是一陣地動山搖。但元江這一擊,對它并沒有造成什么傷害,身上一點傷痕都沒有留下,卻更加激怒了對方。吞天獸抬爪就朝著元江拍了過去。

    巨大的爪子,在空中刮起了一道狂風,帶著毀天滅地般的氣力狠狠撲下。元江連忙飛身躲避,那爪子直直落了下去,轟隆隆的一陣,又毀了下方大片的妖城,直接在地面砸出一個巨坑。

    吞天獸僅僅出現不到兩分鐘的時間,若大的妖城就已經被毀得差不多了,滿城小妖四處飛竄。

    元江眉頭擰得更深了,頓時有些著急,連著御火咒也完全對付不了吞天獸。正思索著對策,剛剛被夜淵拍飛的妖王,總算也飛了上來。

    “你是何方妖族?膽敢攻入妖王城!”妖王頂著一身的灰,帶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巨獸。他還從未見過本體這么大的妖族,一時辯不清對方的種族。

    “這是吞天獸。”元江解釋了一句。

    “什么!獸?”妖王一驚,猛的睜大了眼睛。

    “必須在這里阻止它!”元江也沒有多解釋,沉聲道,“否則它會直接毀掉整個妖界。”

    說完手間一轉,一手舉起手中仙劍,一手結印,念出大段的咒語。天空頓時出現無法金色的法咒,匯聚在了吞天獸的頭頂。下一刻法咒化為一條條巨大的金色鎖鏈朝著巨獸纏繞了上去。

    “仙法!你是……”妖王一臉驚訝的看向元江,這才認出他是上界的人。見對方專心的對付吞天獸,也沒有多問,一咬牙直接化為原型,變成一頭巨大的灰狼,朝著對方撲了過去。

    妖王的原型相較于其它妖類來說已經算是很大了,但在吞天獸面前卻不夠看,宛如大象和幼貓的區別。就算是用盡全力,也只能在吞天獸身上留下些淺淺的傷痕,根本無法產生影響。

    元江的鎖鏈到是越收越緊,直接把整個吞天獸給捆了起來。吞天獸開始奮力的掙扎,地面搖晃得更加劇烈了,別說妖王城連著周圍的山峰也如同被推土機推倒的土堆一般,嘩啦啦的倒了大片。

    云皎有些擔心了,忍不住扯了扯身邊的人,“祖師爺,您說元師叔他……能贏嗎?”

    夜淵回頭看了她一眼,斬釘截鐵的回了句。

    “不能!”太蠢!

    “……”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