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穿越小說 > 我死黨穿越了 > 第120章 分別
    回到迷途酒館后已經兩天了。

    這兩天里,

    李堯的作息又變回了以前的模樣,白天解讀魔法知識,鍛煉煉金技術,晚上解析法術回路模型以及冥想修行……李堯喜歡這種悠閑的生活。

    這天清晨,他從冥想中醒來,下樓看到陸老頭和往常一樣,坐在門口的遮陽傘下指點陳曦練劍。

    李堯照例去陳曦旁邊鍛煉《煉體術》,完事后就躺到陸老頭身邊,

    然后抿一口活力藥劑。

    嚯,

    美滴很吶!

    只是陸老頭神情有些不對勁,李堯好奇問道:“老人家你怎么啦?怎么這么不開心?”

    陸老頭隨口道:“再過幾天,主持完葬禮,我就要走了。”

    李堯頓了下,“哦”了一聲。

    他看得挺開,

    人生嘛,沒有不散的宴席。

    而且陸老頭整天被自己懟啊懟的,也快受不了吧?老年人畢竟不能經常動氣,

    容易……

    算了,

    陸老頭都快走了,就不說這種話了。

    李堯抱著保溫杯,安安靜靜的躺著,省城的秋天挺冷,清晨陽光未出的時候,其實躺在遮陽傘下也并不是很舒服。

    還是酒館里的沙發好,又大又軟和,躺起來賊舒服。

    等到陳曦練完劍,

    陸老頭站起來說道:“陳曦啊,我這一脈的基本劍式都教給你了。用劍之術,無非抽、帶、提、格、擊、刺、點,崩、攪、壓、劈、截、洗、云,掛、撩、斬、挑、抹、削、扎等等……”

    李堯聽了頓時一愣:“不是老人家,你再說一邊試試?”

    陸行深:“???”

    于是,

    陸老頭又說了一遍:“抽、帶、提、格、擊、刺、點、崩、攪、壓、劈、截、洗、云、掛、撩、斬、挑、抹、削、扎等等……怎么了?”

    李堯重新躺下:“沒事呀,我就隨便問問。”

    陸老頭:“!”

    我特么……

    算了,

    都快走了,不值當跟這子斗氣。

    陸老頭的轉過臉,剛提起一口氣就特么又給自己憋回去了……媽了個巴子的,我剛剛說到哪來著?

    給那子一打岔,愣是特娘思路都不連貫了!

    陳曦好意提醒道:“用劍之術無非抽、帶、提、格、擊、刺、點,崩、攪、壓、劈、截、洗、云,掛、撩、斬、挑、抹、削、扎……”

    李堯:“……”

    陸老頭:“……”

    咱擱這講相聲呢嗎?

    李堯還特意回頭望了眼,這特么不是德云社門口啊!

    陸老頭咳嗽兩聲:“是這樣沒錯,這些我都教你了。剩下的無非是這些基本劍式的組合運用。一個人能發揮出多大的實力,不在于他掌握了什么花哨的招數,而在于對自身力道變化的掌握,不同劍式之間的組合自有不同,因而劍道變化萬千,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陳曦聽得若有所思。

    陸老頭見狀很欣慰:“那就到這里了,今天這次便是最后一節課,往后就要看你自己了。”

    陳曦倒提長劍,拱手行禮:“多謝……陸老先生。”

    嘖,

    到現在都不肯叫一聲老師啊。

    陸老頭有些落寞,扶起陳曦后說道:“你等下。”

    說完,他轉身回到隔壁酒吧,不多會兒提著一柄劍下來。

    是那天封離顏翻出來給陳曦殺敵用的劍。

    陸老頭捧著劍送到陳曦面前,說道:“這本來是我要送給你的禮物,卻被封離那丫頭提前翻了出來,還讓你用劍殺了敵,回來后你交還給我了,現在我再送你。”

    陳曦接過劍,鄭重道謝:“謝謝。”

    陸老頭:“望你以后秉持本心,如劍正直。”

    陳曦側首想了想,過了好一會兒才點點頭:“嗯啊。”

    陸老頭猛呼一口氣,

    好似身上卸下了什么擔子,整個人都輕松了許多。

    他一揮手:“那就這樣,回去了。”

    陸老頭轉身就走,回到隔壁就吧。

    這一走,

    可能很長很長一段時間里,都不會再見了吧。

    李堯也站起來,拍拍手道:“我們也回去吧。”

    陳曦提著劍:“嗯啊。”

    回到酒館,陳曦用一塊布把那柄劍仔細包好,然后放在吧臺下面收好。

    這是殺人用的劍,

    估計自己也用不到了吧。

    那就收起來,平時練劍用那把沒開鋒的鐵劍就好了。

    李堯在酒吧里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躺好,他拿出手機看了看,林曉薇還沒上線。

    最近幾天林曉薇都會上線和自己聊一聊位面任務的情況。

    她已經到了那個位面,也到了她自己挑選的駐守位置。這幾天她正在勘測匯總情報,估計還要幾天才能把詳細情況匯總到李堯這里。

    之后幾天,

    日子波瀾不驚。

    隔壁酒吧安靜得仿佛關了門,偶爾才見人進出。

    然后在某天安靜的清晨,樓下傳來周老板的聲音:“李老板,我們這就要走啦。”

    輕松的聲音在街道上回響,

    李堯從冥想中醒來,帶著滿臉的油光從窗戶上探出腦袋,他看到路邊停著兩輛黑色的大切諾基,黑色的玻璃遮擋了一切窺探的視線,李堯問道:“這么快?還想著請你們喝頓酒呢。”

    周離轉身跳上車,從車窗里探出腦袋,嬉皮笑臉道:“往后有空再喝唄,走啦。”

    他揮著手,隨著啟動的的車子遠去,

    輕快的不像一場分別。

    李堯趴在窗沿上望著他們遠去,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然后他看到陳曦提著鐵劍走出門,踩著滿地金黃的銀杏葉,在那顆快禿了的銀杏樹下練起了劍。

    認真的模樣一如往昔。

    可旁邊的遮陽傘下已經沒了那位總是打扮的一絲不茍的老頭兒。

    風一吹,

    剩下不多的葉子便又飄落幾片。

    不多會兒,

    披著紅褐色大衣的封離走出隔壁酒吧,手里端著一只保溫杯,流里流氣的躺到陸老頭慣常躺的位置,她放下保溫杯,沖著酒吧里面喊道:“大趙趙,老河王!睡你麻痹啊睡,給姐們起來嗨了!”

    然后隔壁傳來一陣雞飛狗跳的忙活聲。

    連帶著安靜的街道都讓封離這一嗓門吼出了一點煙火氣。

    于是,

    這條街頓時變得生動許多。

    封離躺在遮陽傘下,一轉臉對二樓的李堯笑道:“喲老板醒啦?下來躺會唄?”

    李堯笑了笑:“得啊,我洗把臉就下去。”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