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穿越小說 > 我死黨穿越了 > 第473章 管夠!(第一更,求訂閱)

第473章 管夠!(第一更,求訂閱)

 熱門推薦:
    很快維生艙里的老班長睜開了眼睛,

    空洞無神的眼睛里似乎還激蕩著戰場上硝煙和槍火,他的耳畔隱約還有當年戰士奮勇殺敵的嘶吼以及震耳欲聾的炮轟聲,可當視覺系統把所見景象呈現給大腦后,老班長空洞的眼睛漸漸有了焦點,然后泛起一陣陣迷惑……

    這,

    是哪啊?

    雪白明亮的巨大廠房,還有一排排看起來就很厲害的東西。

    那里面還躺著一個又一個身材精悍健壯的人……

    老班長迷糊的很。

    他這輩子都沒見過這樣的光景啊。

    可很快更多的記憶就浮現出來——他記得他在戰場上跟著大部隊一起沖出壕溝殊死拼殺!

    雖然他平時看起來很和藹,

    可對敵人他心底始終存著一口氣!

    一口惡氣!

    也是這口惡氣讓撐著他的精氣神,借助戰場上的氣息僥幸成了軍魂,被陸行深收納體內這么多年,又遇上李堯才最終復生。

    然而他自己不可能知道這些。

    他就記得自己已經死了……

    他轉動視線,

    然后就看到自己前面有個頭發花白的老頭翹首以盼的望著自己。

    ——嘿這老頭還怪俊俏!

    深刻的五官花白的頭發,得體的西裝襯得他就跟自己行軍過十里洋場的時候見到的那些紳士老爺一樣……不,比那些紳士老爺還要更體面些。

    所以,

    他是誰?

    為什么要這么看著自己?

    他就是個泥腿子啊啥時候也不認識這么號人物啊?

    這位看起來比他認識的團長都要厲害的樣子……誒等等,團長是誰來著?我咋都沒啥印象了呢?

    各種疑惑在老班長心底咕嘟嘟的冒著,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這難道就是死后的世界?

    那看周圍這么干凈明亮的模樣應該是天上?

    嘿喲喂!

    沒想到我老鍋頭還有上天的一天吶?

    樸實的老班長頓時就覺得有點美滋滋——雖然在連隊的時候指導員老是教他們什么唯物主義,什么這個思想那個思想的,但他嘛就是個農民,進了部隊也就是個會打槍,會砍人的顛勺的農民。

    他甚至都不算是個稱職的戰士。

    所以一直也對思想工作這一塊不咋地重視。

    他想得就很簡單,

    給大伙兒做好飯,讓大伙兒吃飽吃好,讓大伙兒多殺點鬼子,多干點敵人!

    必要的時候,

    他也能抄著槍,柴刀甚至鍋鏟跟人拼命!

    其他的說多了都不懂。

    所以,

    他和普通老百姓也一樣,都是有事沒事求菩薩道祖,至于管不管用那就不在乎了。

    再說了,

    反正不要錢嘛多少信一點。

    真要錢那就算了……

    老班長樂呵呵的朝前探了探腦袋抵在前面的玻璃上朝四周望著。

    感應到維生艙內動靜,維生艙上面的玻璃頓時在自動感應的制動下緩緩開啟——維生艙內充斥的氧氣也從中逸散出來,發出“呲呲”的氣密聲。

    老班長向四周看了看,

    發現周邊不少這種類似的柜子都打開了……不少人都從那看起來就很厲害的柜子里探出身子四處張望。

    一片連綿的氣閥聲中,老班長看向身前的十分體面的老頭:“你似哪鍋咧?”

    陸行深愣了一下:“老班長,是我呀!陸娃子!”

    這回換老班長愣了……

    陸娃子?

    他眨了眨眼問道:“哪個陸娃子?”

    陸行深頓時說道:“第一野戰軍直轄第八軍獨立團鋼四連的陸娃子啊!我跟您一起打過仗的!”

    熟悉的番號讓老班長陷入回憶,過了會兒才詫異道:“你…你咋變這么老咧?這似哪啊?我們是在天上不?”

    帶有濃重口音的話讓陸行深眼窩直發酸!

    他上前給老班長從維生艙里攙出來說道:“你還活著啊老班長!這是咱們的國家!”

    咱們的國家?

    老班長難以置信……

    他記憶里的國可不像現在這么……這么……不一樣!

    看著周圍完全陌生疏離的環境,都沒上過學,只在連隊學過幾個字的老班長甚至找不到詞語來形容自己的所見所聞!

    他被陸行深攙著,

    高壯的身材卻好像受驚的小鹿一樣勾著腰,仿佛第一次見到大世面的土包子,

    顯得無所適從。

    “這……我……”

    老班長囁嚅著嘴唇想說點啥問點啥卻完全不知道從哪問起。

    陸行深就抓著老班長的胳膊,好像這一切都跟夢一樣,稍不留神就會從他手里溜走一樣。

    他安撫道:“您別急您慢慢說!”

    老班長喘了喘氣:“我……我餓了。”

    陸行深頓時一愣,

    就連站在他們不遠處的李堯和梅芙他們都愣了。

    他們完全沒想到復蘇過來的軍魂烈士竟然會這么多說——還是梅芙輕聲道:“這些復蘇軍魂的軀體剛從營養液里面出來,本身能量充沛不會有饑餓感。會這么覺得極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這是源自他們靈魂深處的執念。”

    經過漫長時光的庇護,

    刀光劍影和槍火硝煙都漸漸淡去,只在剛剛復蘇的剎那還留有依稀光影。

    可就連那些東西都散去了,根植在骨子里的饑餓卻不曾散去!

    陸老頭眼睛一下就濕了……

    這嚇壞了老班長——

    我不就餓了想吃兩口東西咋還給你嚇哭咧?

    他慌里慌張說道:“你…我…我吃得不多,就倆糙窩頭就行!要是多我就吃一個再多喝點水行不?”

    還是說這都不管飯的?

    陸行深狠狠抹了把眼睛,惡狠狠道:“老班長咱吃大白米!喝大油湯!吃紅燒肉!想吃多少咱就吃多少!管夠!”

    老班長木在那兒,

    大白米?

    大油湯?

    紅燒肉!

    我滴個乖乖誒……了不得呀!

    這我能吃得比首長們都好呀!

    都這么厲害還說這里不是天上?

    可為啥陸娃子也跟上來了?

    而且還變得那么老了?

    陸行深卻還在繼續說道:“咱不僅還能吃這些!咱還可以吃罐頭!肉罐頭!水果罐頭!還有面包!美國佬和鬼子的那種面包!奶酪!奶油咱們這兒都有!老班長!咱再也不會挨餓啦!”

    老班長麻木的點著頭:“喔,喔,好啊!好……”

    陸行深說得那些的東西老班長有些聽過,有些則聽都沒聽過。

    什么奶酪?

    什么奶油?

    咱都沒聽過就更不要說吃了啊……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