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穿越小說 > 我死黨穿越了 > 第606章 太欺負人了(第二更,求訂閱)
    “多謝蓮姐開解,我只是覺得這兩個老逗比欺人太甚,拿我當孩子耍。”張天賜又覺得好笑,搖搖頭,去看甘雪純的傷勢。

    甘雪純兩條腿上的紗布,都已經剪開了,穿著短褲坐在床上。

    “甘學姐,得罪了,我要驅除你傷口中殘留的鬼氣。”張天賜看了一眼,說道。

    “怎么驅除?”甘雪純有些緊張。

    “你走下床來,我會用一道火符,在你的腿上擦一遍。不痛……就是會有些接觸。”張天賜說道。

    要擦遍甘雪純的所有傷口,自然要有身體接觸,張天賜擔心甘雪純尷尬。

    “哦哦……這個沒事的。”甘雪純臉一紅,低聲說道。

    “就是,醫者仁心,不用諱疾忌醫。”金思羽笑著說道。

    張天賜點點頭,抽出火符向南一抖,火符砰地燃起。

    然后張天賜兩手一搓,帶著火焰,在甘雪純的兩條腿上搓了起來。

    火焰加身,甘雪純立刻感覺到了不同。原本,她的腿上一片冰涼,而且皮膚僵硬,現在被張天賜這么一搓,那種陰冷的感覺,正在退去。

    不過,畢竟是姑娘家,被張天賜這么治療,甘雪純還是有些害羞,臉色紅紅的。

    一連用去了四道符,張天賜搓遍了甘雪純的雙腿,這才停手,取出丹藥交給金思羽,說道:“思羽你給甘甘上藥吧,一半內服,一半加水涂抹皮外傷口,可以迅速恢復。最多兩天,就會消除傷痕。對了,先把甘甘腿上的紙灰洗干凈。”

    金思羽點點頭,幫著甘雪純進行后續治療。pbtxt

    張月蓮卻在這時候走了進來,說道:“大真人,我剛才查了一下,大約知道,甘甘腿上的傷口是什么鬼干的了。”

    “什么鬼?”張天賜皺眉問道。

    “是一個東洋鬼子,名叫風里刀。”張月蓮說道。

    “風里刀?”張天賜和金思羽甘雪純都是一愣,覺得名字很陌生。

    而且這名字,不像是惡鬼的名字,倒像是某種兵器。

    張月蓮點點頭,說道:“和我們在山上抓住的白牙鬼一樣,屬于東瀛的鬼種。風里刀就是弄旋風,躲在旋風里下刀子,專門割人的褲管和腿。有些厲害的,一陣風過后,會把人的兩腿皮肉全部割去,剩下……兩根腿骨。”

    “這么殘忍?”金思羽打了一個寒顫,又慶幸道:“幸好甘甘只是輕傷,看來我們遇到的這個,不算太厲害。”

    甘雪純卻漸漸放松,笑道:“也幸好這風里刀還有點節操,只割褲腿,要是再往上來一點,就把我剝成光豬了。不過奇怪了,我從來沒有得罪過這些東瀛鬼啊,為什么會找到我?”

    “是針對我們來的,甘學姐其實是受了我們的連累……”張天賜歉意地一笑,說道:

    “我們昨晚在南方的大山里,遇到了一個東瀛鬼,今天又出了你的事,也是東瀛鬼干的。這就不是巧合了,一定是對付我的。他們一定知道我們之間的關系,所以通過傷害你,來把我引出來。”

    甘雪純似懂非懂,微微點頭。

    張天賜又看著張月蓮,說道:“蓮姐,那個白牙鬼一定知道一些什么,他昨晚的話,在撒謊。他和風里刀,絕對是一伙的。這件事不簡單,背后應該有陰謀。”

    “我也這么覺得,這些東瀛鬼子,為什么要挑釁我們?要不,再審問一下?”張月蓮問道。

    張天賜點點頭,將白牙鬼放了出來,用天師伏魔鏡將他鎮住,壓在地板上。

    “老鬼,你昨晚的話,騙了我們。說,風里刀傷害我們的朋友,是為了什么事?”張月蓮板起臉,用東瀛鳥語問道。

    白牙鬼被伏魔鏡鎮住,又在燈光之下,無所遁形,看起來很滑稽,真有點像武大郎遺種。

    面對詢問,白牙鬼搖搖頭,說道:“我不知道,和我無關。”

    “撒謊!你說你是清代末年死在我們華夏國的,可是我查了你們東瀛國的鬼神資料和傳說,如果你們客死他鄉,是不會形成這種古怪的鬼種的!”張月蓮眼神犀利,說道:“如果你死在這里,應該和這里的鬼魂一樣!很明顯,你和風里刀,都是有人從東瀛國帶過來的。”

    白牙鬼不說話,鼓著腮幫子,很不配合地看著張月蓮。

    張天賜大怒,說道:“蓮姐你告訴他,再不招供,我就讓他死啦死啦地有!”

    身后的金思羽和和甘雪純沙莎等人,都忍不住噗地一笑。

    張月蓮忍著笑,疾言厲色地將張天賜的話翻譯了一下。

    可是白牙鬼依舊三貞九烈,不死不屈的樣子。

    “我們出去,把這倭國野鬼,帶到沒人的郊區,看我慢慢收拾他!”張天賜氣急敗壞地一揮手。

    這里是居民區,如果給白牙鬼上手段的話,會驚動四鄰的,所以張天賜要去郊外,給這個白牙鬼嘗一嘗滿清十大酷刑。

    眾人點頭,一起下樓。

    甘雪純已經行動自如,也穿了一條長裙,跟著大家上了車。

    還是和先前一樣,金思羽和張天賜都擠在前座的副駕駛位上。

    張月蓮開車,直奔江邊的金鳳山,那地方最偏僻,好辦事。

    停車以后眾人上山,到了半山腰,看看前后無人,張天賜就把白牙鬼放了出來,揮動鎮獄刀一番猛刺。

    白牙鬼被戳得哇哇大叫,卻就是不招供。

    “不說是吧,老子用龍虎丹鼎,把你烤到魂飛魄散!”張天賜咬牙切齒,用伏魔鏡把把這東西鎮得半死不活之后,又取出了鼎爐。

    選定方位,鼎爐打開放在地上,張天賜喝道:“說不說?最后一次機會,等會兒三昧真火燒起來,你想說都沒機會了!”

    上次收拾龍星元,也是這樣。后來龍星元在鼎爐里招供了,想出來,但是卻出不來了,魂魄被生生地烤碎,直至化為虛無。

    白牙鬼看著張天賜,嘰哩哇啦地說了一句話。

    “蓮姐,他在說什么?”張天賜問道。

    “他說,他是東洋浪人,他有武士道的不怕死精神。”張月蓮翻譯了一下。

    “好,希望等一會兒,你個馿日的東西別后悔!”張天賜怒極,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隨手將白牙鬼打進了鼎爐之中。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