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穿越小說 > 我死黨穿越了 > 第613章 和清風私語(第二更,求訂閱)
    這一晚,錢女士陪著老鍋頭他們奔走了四個營地。

    哪怕過了午夜也不停著,仗著自己的超能義肢身體素質好,每每休息十五分鐘就跳起來全團開拔,向著下一個營地前進。

    他們不僅送去了夜宵,

    還有火力彈藥以及生員補充等東西。

    在第三個前線堡壘的時候,老鍋頭去的時候正好碰見異類在攻打堡壘。

    老鍋頭他們卸掉身上的餐盒就沖了上去,他們端著槍沖向異類,嗷嗷叫著那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人類在欺負異類了……他們有著超能身軀,在突進過程中就把槍里的子彈打空!等到打空子彈他們干脆把槍一扔,從腰間或者背后抽出鏟子或者勺子就朝著異類們沖了過去!

    他們一個個都是超能身軀,

    身強力壯,矯健敏捷!

    手持各種廚具竟然也殺得那一波異類潰不成軍!

    錢女士本來打算出手幫助一番的,可看到那情形后直接熄了幫忙的念頭。

    由李堯提供的超能義軀果然十分強大,雖然在個體上最多相當于三階級別體能系的異人,可一旦組成陣勢,那威勢就很強勁了。

    因為他們都是批量化生產出來的戰士!

    實力水準和屬性都比較相近,可他們在戰斗手段上卻各有各的風格。

    組建成軍團后,

    就好比一位有著數千種攻擊方式且覆蓋十數公里六階強者!

    那些普遍二階,偶爾有三階精英的異類完全不是炊事團的對手。

    等到炊事團戰士們得勝歸來,

    老鍋頭把手里那特殊打造的特殊在身前占有油污的圍裙上抹了抹,之后直接放到營地上的篝火里燒起來,等燒到通紅消完毒一幫炊事團的戰士們就笑呵呵要拿著剛剛殺敵的廚具給戰士們準備食物。

    前線堡壘里的戰士們臉當時就青了!

    不是老班長們……

    咱能講點衛生嗎!

    這是讓咱“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老鍋頭見到戰士們狀態不對勁就一拍腦闊:“那你們等等哈!”

    說著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洗勺子去了……

    其實剛剛烈火消毒應該也差不多。

    不過就想陸娃子說的,咱現在不缺物資啦!

    哪怕是在這大漠里,也并不缺乏水資源。以前那種扣扣搜搜隨便將就的辦法已經不用啦!不過雖然這么想著,他們還是支起一口鍋煮了沸水消毒廚具。

    等到忙完他們才繼續前往下一個營地。

    錢女士目睹這些后不由得失笑。

    這哪兒是炊事團啊?

    這分明就是特別調遣隊,和武鋒銳士的部隊屬性一樣。

    等到第四個前線堡壘完成,老鍋頭他們開始搭車,前往自己原本的營地。

    雖然這一晚上才送了四個前線堡壘,不過鳳凰軍團復活戰士分成了十幾支炊事團,分別支援塔克拉瑪干各處堡壘。

    他們畢竟有數萬之眾。

    老鍋頭他們回到營地后準備休息,經過一夜的奔襲,他們也很累了。

    趁著黎明這一會兒,他們要好好休息。

    也就只有這會兒他們才能休息會兒。

    等到休息好起床,他們還要給營地里的戰士們準備早餐。

    反正就是仗著身體素質好,可勁造唄!

    錢女士和他們一起回到營地,等到老鍋頭他們回房休息后,錢女士獨自離開營地。

    她就像是一位觀光客,隨著老鍋頭他們在前線堡壘之間轉了一圈。

    用那雙溫潤的眼睛去看這個她保衛了百多年的國土。

    真的,

    太好看啦!

    不管是山河還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都太好看了!

    第一次遠處重洋的時候,她坐的還是渡輪,那種燃燒煤炭的渡輪,行進過程中會冒出巨大濃重的黑煙,那時候是前往海外求學;后來她第一次坐飛機,終于從天上看到了綿延數千里的山河;再到后來,她成了七階異人!

    成為面壁人當中實力最強大的存在!

    成為整個華夏暗面的守護神。

    她走了更多地方。

    去過希臘的圣托里尼,去過美聯邦的黃山公園,去過新西蘭見到了所謂的通話世界,去過非陸見到了遼遠壯闊的草原景象。

    可是啊……

    這些家里都有啊。

    國外的月亮也并沒有比較圓。

    她還是喜歡故鄉,她愛這片土地,愛得深沉。

    錢女士來到營地遠處的沙丘上,這會兒月亮已經西沉,此刻正是一天當中最黑暗,最死寂的時候。

    遠方的營地里依舊亮著暖色的燈光,在沙漠里那就人像是人類文明之火點燃的等他。

    微弱,

    卻那么的美麗。

    在遼闊無邊,起伏不定的大漠背景下,在深沉肅穆,暗藍近黑的天空下,那片臨時搭建起來的軍營和整個環境融為一體。

    猶如一幅美麗的畫卷。

    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夠啊……

    錢女士席地而坐,抱著膝蓋遙望著遠方的景象。

    這一刻,

    時光好像倏忽逆轉,錢女士好像突然就不是那位執掌面壁人,身居第一震懾者的超凡存在。

    而僅僅是一位年輕的小女孩。

    ——不知道多少年前,她也曾獨坐山丘,純凈的眼睛望著腳下綿延起伏,壯麗震撼的山河與星辰。

    真是……

    好多年了。

    從童年起啊,她就獨自一人,照顧著歷代星辰。

    大漠里清冷的風吹過,撩起錢女士齊肩的短發……發絲撓著他的臉龐,癢癢的。

    你看啊,

    就連這風她都這么眷戀,以至于風都開始親昵她。

    錢女士笑了笑,澄澈的內心一片明凈,那明凈之光幾乎從她的眼眸里逸出來。

    靜坐許久后,

    在天邊微微泛藍,一絲晨曦躍出地平線的時候,錢女士從所坐的沙丘位置站了起來。

    ——該出發了。

    錢女士遙望東方,那里正有什么東西在醞釀著,基金會,卡塞爾學院,秩序聯合,布魯克威卡修道院等等國際性的大勢力都對那里投以關注。

    沒道理她這位面壁人的執掌者不去那里。

    不過,

    時機還沒到。

    再等等……

    也正好,

    她再和清風私語幾句。

    ……

    耶路撒冷城外荒漠。

    一隊身穿銀白鎧甲,披著奶白披風,披風上刻畫著血色猩紅十字架的騎士們正扛著一幅幅巨大的十字架行走在沙漠中。

    而那些十字架上,充滿銹跡的鐵釘釘著一位位頭戴荊棘王冠,渾身上下只有胯間圍著白布的人……銹跡鐵釘穿透了他們的手掌,也把他們雙腳踝骨釘在了一起……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