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295章 結束
    金庫里,糯卡拿著包瘋狂的裝著錢.

    金庫外,糯卡的8名下屬都是在等待著.

    距離金庫50米,林振東一行人已經到了.

    “看樣子這就是糯卡的金庫了。”

    林振東臉上露出激動之色,不過臉上卻沒有露出任何的喜色:“看來糯卡果然是留著一些后手,而且按照消息,這里應該是糯卡藏金子的地方了,不過我們先把這8人收拾掉再說,盡量不要開槍。”

    高剛一擺手勢,其它人緩緩的湊了過去。

    咔嚓。

    咔嚓。

    咔嚓。

    ……

    干凈利落的將8人全部解決掉了,然后眾人都是安靜的等著糯卡上來。

    砰!

    糯卡這個時候并不知道外邊自己的8名屬下已經被害了,他現在是裝了兩袋子錢覺得已經差不多夠了,以后有機會再來拿,畢竟目前桑吉那王八蛋還在追著他。

    于是糯卡把兩袋錢先扔了出去,他相信自己的手下不敢動手拿,一方面錢沒有露出來,另外一方面他還是有威嚴的。

    結果糯卡上來之后直接懵逼了。

    無數的槍口對準了他。

    “糯卡,我們終于見面了。”

    高剛朝著糯卡笑著說道:“你可能不認識我,我來自我介紹一下……”

    糯卡神情很復雜,他甚至覺得有些怪異。

    華夏這神經病啊。

    他不就是殺了幾個華夏船員嘛,這幫華夏人犯得上跟個神經病一般咬著不放嗎?

    “高隊,我先問他幾個問題成不成?”

    林振東朝著高剛問道。

    “可以。”

    高剛一擺手說道。

    “我是郭林,你應該認識我吧,我想問一下,你為什么在中央商場要殺我?然后為什么不殺柳瑩??”

    林振東朝著糯卡問道。

    糯卡淡淡的說道:“告訴你又有何妨,這是閆先生給我打電話告訴我的,說你是個騙子,讓我殺了你。”

    “果然是他。”

    林振東恍然,不過他有些疑惑:“但我很不解,閆先生和你是怎么認識的?或者你為什么要給閆先生面子,要知道閆先生是最煩吸毒的,他同樣抵制吸毒,你……”

    林振東話還沒有說完呢,糯卡就哈哈大笑了起來:“我說你是真的傻還是裝傻?你覺得那閆先生可能抵制吸毒嗎?忘記告訴你了,在金三角我的另一個代理人就是陳寶,他是閆先生的人,但這都是暗面上的。”

    聽得這話,林振東不再說什么了。

    明白了。

    一切都明白了。

    mmp。

    果然是個演員啊。

    而且還他媽的是影帝級別的。

    什么是影帝級別的?

    就是演的自己都信了。

    老實講,林振東從來沒有懷疑過閆先生會販毒,畢竟一來唐人街確實沒有毒品,二來閆先生還因為毒品的事情把自己的兄弟老卡給趕了出去。

    結果mmp。

    全都是演戲啊。

    那么如此一來很多事情就有些難以琢磨了。

    如果閆先生販毒,而且他還是糯卡的背后代理人,而且按照糯卡所說,閆先生販毒很久了,那么他為什么對老卡販毒那么惱怒呢?

    這其中是不是有別的原因?

    或者真像老卡說的,閆先生壓根就是要把他給趕出去??

    “高隊,我問完了,你可以把他抓走了。”

    林振東朝著高剛說道:“你們的飛機快來了吧。”

    “差不多了。”

    高剛笑道:“希望以后你前往我們華夏去做客,到時候我一定和你好好喝點。”

    “行,有機會吧。”

    林振東輕輕點頭,然后說道:“我下去看看,你們下去嗎?”

    “我們就不下去了。”

    高剛微微搖頭:“不過你怎么做是你的事。”

    顯然高剛本來就不是死板的人,就像林振東一開始所說,對于高剛他們來說任務才是第一位的,哪怕他們知道糯卡的金庫恐怕錢不會少,但是他們依舊不會去看。

    因為這是原則問題。

    對于這些可敬的人,林振東除了佩服就是佩服。

    他笑道:“那我就下去了,你們趕緊走吧,不用等我。”

    “好,我們回頭見。”

    高剛說完就急忙帶著人離開了。

    畢竟冰冰那邊還有幾個人呢。

    “這,錢還真他媽的多啊。”

    林振東下到金庫里后,看著這些錢和金子也是飆了一句臟話。

    行了,林振東沒有必要客氣什么,他又弄了一些拯救值把儲存空間給擴展了一些,然后就開始瘋狂的裝了進來。

    金條第一位。

    美金第二位。

    收!

    收!收!

    1個小時后,高剛和方新武在告別。

    “真的不回去嗎???”

    高剛朝著方新武問道:“回到國內,我已經向郁局建議了,到時候可以給你轉到一個好點的部門,從新開始生活。”

    “高隊,謝謝你,不過你覺得我還能回去嗎?”

    方新武笑了起來:“這10年我連做夢都是在想著怎么跟毒販斗,所以這個時候你讓我回去,怎么可能?”

    “我……”

    高剛還想說什么不過被方新武給打斷了:“行了,高隊,我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不會離開這里的,我會繼續堅持我自己的操守,我不會忘記自己是一名華夏緝毒警,希望我們下次有機會再見,到時候我們可以喝個一醉方休。”

    “好。”

    高剛不再說什么了,他登上了飛機離開了。

    下方,方新武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飛機上,高剛想起了郁局的一些話。

    “方新武在這邊的世界呆的時間太久了,其實很容易迷失自己,我是想著讓他回華夏,但是我又擔心他回到華夏會不會……”

    “郁局,相信我,方新武沒有迷失自己,他永遠記得自己的責任是什么。”

    ……

    黑薩谷監獄。

    “沙先生,我們終于見面了。”

    林振東來到了黑薩谷監獄,而且還是沙先生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

    “你…”

    沙先生望著面前的林振東微微皺眉。

    “哦,還沒有自我介紹,我是郭林,皮爾應該向您提起過我,我們本來是可以合作的。”

    林振東笑著坐在了沙先生的對面:“還在煎牛排啊,繼續,別停,正好我想吃點。”

    沙先生的神情逐漸恢復了正常,然后右手想要往下邊移動。

    “別,沙先生,我最好提醒你一下千萬不要拿槍,你肯定沒有我的槍快。”

    林振東望著沙先生說道:“我就是來見見你,順便吃一下你的牛排,放心,我沒有別的意思。”

    5分鐘后,林振東離開了沙先生的監獄。

    監獄里沙先生眼珠瞪的賊大,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這是你的,謝謝了。”

    林振東給了監獄長一些金條。

    任何時候,利益永遠是第一位。

    金三角火車站。

    皮爾準備離開這里,他已經從沙先生哪里得到一些消息了,最重要的是郭林(林振東)沒死,雖然他不知道后邊會發生什么,但是皮爾都覺得自己應該先躲一段。

    “皮爾,你都不見見老朋友就離開嗎?”

    唐仁望著皮爾笑著說道。

    “唐,唐,唐仁……”

    皮爾望著唐仁略顯驚恐的說道:“中央商場的見面不怪我,是沙先生讓我離開的,而且事先我根本不知道這個事……”

    “好了,好了,皮爾,你緊張什么呢?”

    唐仁摟著皮爾說道:“我說了我們是朋友,不需要解釋什么,我信你,我來找你是因為郭林有事要給你談一下。”

    說著唐仁摟著皮爾朝著外邊走去,可是皮爾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呼吸越來越難。

    砰。

    在唐仁松手的剎那,皮爾向后邊倒去。

    “唉,第一次真的殺人啊。”

    唐仁嘆息一聲:“皮爾,不要怪我,希望下輩子我們還可以當朋友。”

    ……

    “糯卡被抓了,沙先生已經被我殺了,那個皮爾同樣死了,其它毒梟中,樸卡的勢力被彪子給接收了,娜拉同樣被阿亮給殺了,五大毒梟已經去掉了三個。”

    林振東朝著方新武說道:“其實我倒建議你可以組建自己的勢力,既然要做臥底,那么完全可以當大哥嘛,金三角這邊我無意布局,所以我向你說的純屬是個人意見,你考慮一下,然后這個視頻給你。”

    “這是什么??”

    方新武一愣,然后拿在手里一看同樣有點微愣住了。

    這不是其它,正是阿亮殺娜拉的視頻。

    “阿亮不可能全面接收娜拉的勢力,這段視頻你看著用。”

    林振東笑了起來:“我就不管了,稍后我就會回曼谷了,希望以后還有機會見面。”

    “恩,希望有機會見面。”

    方新武站了起來和林振東握手說道:“其實我是真的很想和你當朋友,因為和你當敵人太可怕了。”

    ……

    糯卡、翁煞、依達、波哈、扎萬、拿突等主要罪犯全部被押解回了華夏,然后進行了公開審判,直接將這些人全部判處了死刑。

    在官方的報道之中,關于林振東的事情并未提及,可是私下所有的人都知道泰國那邊有一個可信的人。

    震驚全世界的湄公河案算是結束了,同時也還了13位船清一個清白,更重要的是這一次的境外抓捕讓所有的人明白華夏人不能隨意被傷害,同時彰顯了我國對捍衛國土與國民的決心,同時國家更是會保護每一個人的生命財產。

    套用一句話,那就是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此事,在華夏國內自然討論的相當熱烈,當然,在曼谷這邊討論的同樣不少。

    從金三角回來已經兩個月了,相比較于湄公河這邊的大案,曼谷這很多人關心的卻是自己的升遷問題,比如毛瑞就被徹底的錘死了。

    然后林振東因為抓捕順利,將雌雄雙俠順利的抓捕歸案,獲得了局里的表揚。

    當然,雌雄雙俠在監獄里是破口大罵林振東是個騙子,騙了他們,不得好死之類的。

    其實林振東是真沒有騙他們。

    因為他一開始說了只保一人,那就是保雌雄雙俠里的雌,也就是紅。

    可是后來他覺得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齊齊的。

    紅與旗這兄妹兩個相依無命,兩人也犯下了不少命案,還干的是販毒的買賣,對于這樣的人,既然旗已經要死了,那么紅還是跟著他一塊死吧。

    畢竟親兄妹,一起死,路上有個伴。

    這也是林振東覺得自己能給旗與紅做的事了。

    “不要怪我。”

    監獄里,林振東朝著旗說道。

    旗已經不想再罵林振東了,他冷冷的說道:“所以你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放過我?”

    “沒錯,這個你不也知道嘛,販毒者不得好死。”

    林振東淡淡的說道:“你放心,我會以你們兄妹的命義把我給你的錢捐出來,以此來讓你們揚名于世,這樣雖然你們死了,但是你們死的偉大。”

    “偉大你大爺,我不想死,你這個騙子,你這個渣男……”

    聽得林振東的話,旗大聲的咆哮了起來。

    “行了,淡定,就這樣吧,再見。”

    林振東微微擺手說道:“不,再也不見,下輩子當個好人,不要殺害幼小,不要販毒。”

    對林振東來說,紅跟旗這兩人死不足惜,畢竟兩人殺害無辜幼小,還販毒,這樣的人你說了死了難道不是大快人心嗎?

    從監獄里出來,然后在回警察廳的路上,林振東被人攔下了。

    “閆先生有請。”

    兩名黑衣人朝著林振東說道。

    15分鐘后,夜上海,閆先生依舊唱著那首熟悉的歌曲。

    “郭林啊,我記得提醒過你吧,讓你離柳瑩遠一點,我是把柳瑩當親女兒看的,你既然已經有阿香了,為什么招惹柳瑩?”

    閆先生語氣平淡的說道:“柳瑩陪著你去金三角結果受了槍傷,這兩個月了你都沒有過來向我道歉,甚至沒有向柳瑩說句對不起,你現在有點膨脹啊。”

    “閆先生,你誤會了。”

    林振東笑著說道:“我一開始就跟你說過,我跟柳瑩只是朋友關系,我們永遠不可能成為戀人的,至于在金三角受到槍傷,這個真的是意見,而且我早向柳瑩道歉了,我一直想來看看您的,可是擔心您氣沒消,我這不敢來啊。”

    望著林振東的樣子閆先生放下了心中的疑惑,然后一擺手說道:“下不為例!”

    “一定。”

    林振東輕輕點頭,然后轉身離開了,轉身的剎那,林振東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

    老匹夫。

    ……

    ……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