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303章 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想開些
    今天林振東在酒店里請人喝酒賀自己升職,不過唐仁并沒有來,這個時候他正在某處紅燈區里瀟灑呢,最近一段時間,唐仁過的感覺還是相當舒服的。

    從金三角回來之后,林振東說到做到真的給了唐仁一筆錢,這筆錢足夠唐仁連續玩一個月xx了。

    當然,前提是唐仁不會玩到自己起不來。

    同時呢,唐仁在武館里開始教導莫家拳,試想一下,身為武人,誰又不想著可以把自己的一派發揚廣大呢?

    就這樣,從金三角回來的半個多月,如果沒有坤泰受傷這一出的話,唐仁覺得自己真的是相當滿意了。

    想起坤泰,在包間里摟著一個人妖的唐仁都感覺有些索然無味了。

    和其它人不同,這半個月坤泰在醫院養傷,唐仁每天都去看望的,可以說他是一天天看著坤泰成為這個樣子的。

    “泰哥,你看開一些,我不也是個太監,我也曾自暴自棄,可現在不同樣活過來了嗎?”

    “泰哥,玩不了女人有啥?以后我們可以一起玩人妖。”

    “泰哥,你說一句話啊,你別嚇我啊。”

    “泰哥,我覺得做人最重要的是開心,你好呆玩過別人那么多老婆了,我呢?老婆還是一個接盤的,我不照樣得往前過嗎?”

    “泰哥…”

    ……

    包間里,唐仁想著每天勸坤泰時的無用功同樣有些頭大,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讓坤泰振作起來。

    況且唐仁現在真覺得這不算什么。

    太監怎么了?

    只要有錢,只要有權,只要有勢,太監了不玩女人,可以玩男人嘛。

    可惜的是坤泰目前還是沒有認識到這一層。

    “明天一定要再去醫院勸勸泰哥。”

    想到這里唐仁決定了下來,不行他就出點血,帶著幾個人妖去找坤泰。

    現在我唐仁也有錢了。

    這大不了讓我請。

    把這件事想明白之后,唐仁就不再想這件事了,準備撲向自己懷里長得漂亮的人妖了。

    “接電話,接電話,爸爸,你兒子打電話了……”

    就在這個時候唐仁的手機響了起來。

    一看是林振東來的。

    唐仁皺眉:“大林(林振東),你不是在喝酒慶賀嗎?怎么突然給我打電話?你說什么??泰哥出院了??怎么可能?醫生說他最起碼還得兩個月呢,傷筋動骨100天,更何況還是他最脆弱的地方,行,我知道了,謝謝。”

    掛了電話,唐仁猛得站了起來:“我們明天再約,我還有事,先走了,這個錢給你的,多吃點好的,下次我們大戰三百回合。”

    說完,唐仁著急忙慌的就離開了。

    “泰哥,你在哪里?你怎么出院了?你別說那么多,你在哪里?好,碼頭那是吧,我馬上過去。”

    唐仁猛得一踩油門,然后就直沖著附近的碼頭而去。

    不到10分鐘,唐仁就看見了坤泰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碼頭前。

    “泰哥!!!”

    唐仁看得這一幕臉色大變,他以百米沖刺的速度來到了坤泰的面前,然后抱住坤泰就朝著外邊走去。

    “哎喲,唐仁,你干什么?把我放下來。”

    正在想事情的坤泰突然被嚇了一跳,然后扭頭一看抱自己的是唐仁,他有些怒意:“你特么想干什么?”

    面對著坤泰的掙扎,唐仁根本就不管不顧,然后抱著坤泰一路跑到了停車的位置,這才把坤泰放了下來。

    “唐仁,你瘋了吧,你想干甚么??”

    坤泰有些氣喘吁吁的說道。

    啪!

    可是面對著坤泰的質問,唐仁直接狠狠的給了坤泰一巴掌。

    這一巴掌把坤泰打委屈了:“你,你竟然打我??”

    “沒錯,我打的就是你!”

    打完唐仁就有點后悔了,可是想著自己這是為了泰哥好,所以顧不得那么多了,他語氣有些憤怒的說道:“泰哥,有什么事情解決不了?不就是太監了嘛,那又怎么了?人生除了女人還有那么多可以做的事,干嘛離了女人就不能活?還玩自殺?你,你,我看不起你。”

    “誰告訴你我要自殺的?”

    坤泰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唐仁一愣:“不自殺,你站在碼頭這邊干什么?”

    “老子只是想要把事情仔細的縷一縷,你個二貨。”

    坤泰突然發飆了:“再說我坤泰是那種遇到打擊就自殺的人嗎?”

    說到這里坤泰語氣變得陰冷了起來:“我還沒有報仇,怎么可能這么輕易的死去?”

    “哦,那就好,泰哥,你剛剛那個樣子嚇我一跳。”

    望著坤泰唐仁拍了下胸脯,長舒一口氣。

    “你倒是長膽子了啊,竟然敢打我。”

    這時,坤泰依舊沒有忘記剛剛唐仁的一巴掌。

    “泰哥,我,我不是誤會了嘛。”

    唐仁忙道歉說道:“還疼嗎?”

    說著,唐仁輕輕的摸了下坤泰的臉。

    “廢話,你打的這么狠,能不疼嗎?”

    坤泰委屈巴巴的說道,不過說完之后坤泰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

    怎么gay里gay氣的?

    “行了,你怎么知道我出院了??”

    坤泰甩開唐仁的手,然后走到了一旁的石頭上坐了下來問道。

    唐仁老實的說道:“郭林(林振東)給我打的電話,他說比較擔心你,讓我趕緊找到你。”

    “他倒是有心了。”

    坤泰聽得唐仁的話嘆息一聲,今天是郭林(林振東)的升官宴,自己在酒桌上那么威脅樸月和黃蘭登,其實這落的是郭林(林振東)的面子。

    畢竟今天的主角是郭林(林振東)。

    這么想著,坤泰更是暗暗決定送給林振東一份大禮了。

    不過就要看閆先生到底怎么做了。

    “唐仁,我坤泰在唐人街幾十年才奮斗到了這個位置,本來我以為已經挺算成功了,在局里我有自己的人,在私下,我一方面開著賭場,一方面幫閆先生販毒。”

    坤泰拿出來一罐啤酒喝了起來:“半個月前,郭林(林振東)來見我的時候我雖然算了最壞的打算,但我還有些樂觀,畢竟哪怕我廢了,哪怕我回不了警局了,可我的生意再加上閆先生的給我的支持,我應該并不愁什么,可誰能想到閆先生如此的刻薄,翻臉不認人……”

    后邊的事唐仁同樣知道。

    坤泰的賭場全部被另一個合作伙伴給吞并了。

    “既然你當不了我們的保護人了,那么還是好聚好散吧。”

    這是另一個合作伙伴的意思,以前賭場是有坤泰罩著,更確切的說是坤泰的身份。

    可現在坤泰完蛋了,又廢了,所有的人都知道坤泰被警局掃地出門了,然后閆先生又不罩著坤泰,自然坤泰連反擊的能力都沒有。

    “泰哥,想開點,你連太監都能想開,這些事又算得了什么?”

    唐仁輕輕的拍了下坤泰的肩膀:“人生最重要的是想開!”

    坤泰強壓制住把唐仁扔進河里的沖動,他認真的望著唐仁說道:“唐仁,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這半個月來每天都看望我,但是有句話我一直都想說,那就是如果你不會勸人的話,你可以不說話的。”

    “哎呀,泰哥,我唐仁是一個感恩的人,當初我在唐人街走投無路的時候是你救了我,所以不管其它人怎么看,休說你太監了,哪怕你腿斷了,生活不能自理了,我同樣會照顧你的,如果大嫂帶著你的孩子跑了,那么你放心,我幫你養老送終。”

    唐仁一擺手說道:“泰哥,不是我說你,你就是太過于關注外邊,你那小老婆平常對你說的多好,甚至說只嫁你一人,不圖你的錢,就是圖你的人,你天天樂呵呵的,可是這次呢?你一出事她直接就跑了,說白了,不還圖你的錢嘛,泰哥,你先忙著生氣,你知道嗎?你小老婆在外邊可養著一個小白臉呢。”

    “我操,你說什么??”

    被唐仁刺激的快要爆炸的坤泰突然站了起來,一把攥住了唐仁的脖子說道:“你說什么?阿妹她外邊有人?”

    “是啊,就你自己不知道罷了,一直蒙在骨子里,不過泰哥,這個你應該早有準備吧,你大老婆在外邊也有人啊。”

    唐仁又加了一個猛料。

    坤泰快瘋了:“你說我老婆在外邊有人???”

    “當然啊,我們華夏有句話,反正大概意思就是你睡別人的老婆,那么你老婆說不定也會被別人睡,更何況你天天像個種馬一樣,你冷落了你老婆,那么別人自然虛寒冷暖,你說墻角挖不挖的到還不全靠鋤頭鋤的勤不勤?”

    唐仁把坤泰的手放了下來:“泰哥,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想的開。”

    “我想的開你大爺啊。”

    坤泰的肺都快氣炸了,他一拳砸在了唐仁的臉上:“好你個唐仁啊,你他媽的口口聲聲的把我當老大,你竟然連這事都不告訴我??”

    被坤泰壓在身下的唐仁一個勁的哀嚎道:“泰哥,別打了,別打了,我這不是為了你好嘛,況且,我當時委婉的提醒過你,你不聽啊。”

    “你委婉的提醒過??”

    坤泰一愣:“你什么時候提醒過??”

    “去年的時候我們一起吃飯喝酒,我點的都是綠菜,點了好幾個,然后告訴你這被綠一定要小心。”

    唐仁委屈的說道:“可是你不聽啊。”

    坤泰一愣,那個時候他記得自己正春風得意呢,畢竟剛睡了一個朋友的老婆,他還以為唐仁是給自己示警這個,因此并沒有在意。

    可mmp。

    誰能想到唐仁竟然是讓自己擔心別被綠了。

    這他媽的。

    坤泰總是綠別人,誰承想竟然是被綠。

    最關鍵的不僅僅是自己的大老婆綠了自己,小老婆同樣綠了自己。

    這仿佛是晴天霹靂啊。

    “行了,泰哥,你也別生氣了,反正你現在成太監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啊。”

    唐仁擔心坤泰氣著了,他繼續勸道:“做人一定要想開些啊。”

    “我擦…”

    坤泰有點憤怒的想再揍唐仁,可是看著唐仁的樣子沒舍得下手,他從唐仁的身上下來,有點郁悶的說道:“唐仁,你到底是來勸我的,還是想氣死我的?”

    “當然是來勸你來了,泰哥,做人最重要的是想開些…”

    唐仁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坤泰一腳踢飛了:“你再給我說什么‘做人要想開一點,你信不信我把你抽死??”

    看著坤泰是真的動怒了,唐仁忙道:“行,行,我不說了,不過泰哥,你接下來準備怎么做?”

    “怎么做??”

    坤泰咬牙切齒的說道:“阿妹吃我的,喝我的,竟然還在外邊養著小白臉,現在看我不行了,就想離開我,那有那么好的事?還有我的老婆,她竟然也在外邊有人,我得必須把這事全都弄清好才是。”

    說到這里,坤泰突然望著唐仁說道:“唐仁,這一段你就別找我了。”

    “泰哥,你說這是什么話?”

    唐仁有點不樂意了:“你現在都這樣了,我必須陪著你。”

    “別陪了,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坤泰沒好氣的說道:“你要是天天來,我怕我得被氣死。”

    看著唐仁還想說什么,坤泰突然有點生氣了:“怎么??我現在說話在你這不好使嗎??”

    “不,不,那行,那泰哥,等過一段再來找你。”

    唐仁望著坤泰忙說道:“你別動怒了,你現在這個樣子動怒對你身體不好,還有就是,真的,你聽我的,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想開一些啊。”

    坤泰把唐仁給抽走了。

    “閆先生,真的把我坤泰當成狗了?就是狗,如果老了還有一個窩呢,我為你做了這么多事,說把我掃地出門,就把我掃地出門。”

    坤泰眼里閃爍著危險的光芒:“不急,不急,咱們一筆筆,一點點的來算,我坤泰如今沒有什么可失去的。”

    狠狠的喝了一口酒,坤泰搖搖晃晃的離開了。

    同一時間,閆先生的家中,他的手里拿著的赫然是黃蘭登的詳細資料。

    “馬言,這份資料你看著去做。”

    閆先生把資料遞給了馬言:“已經半個月了,馬上第一批貨就到了,我不希望有節外生枝。”

    馬言輕輕點頭:“閆先生,您放心,我曉得。”

    ……

    ……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