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317章 干掉閆先生(求訂閱)
    早在林振東準備大干一場的時候就通知了方新武,希望方新武可以帶幾個人過來幫他一下

    畢竟林振東這邊太缺人了,武館那邊的人可以當明面上用,可暗面上林振東并不信任

    他需要的是真正可以殺人的人,武館這些人打架可以,殺人不行

    有著上次在湄公河的良好合作,方新武非常夠意思,在接到林振東的電話就帶著4個人一起來了

    很巧的是就在來的當天柳瑩知道了自己弟弟的一些事情

    林振東從醫院里出來后接到了柳瑩的一條信息,她希望林振東可以幫忙把陶杰給抓起來

    對于這個人林振東并不陌生,因為耗子曾經在調查柳超的事情時說過他,甚至林振東讓耗子專門想想怎么可以把陶杰綁起來

    你看,這不巧了

    最重要的是這簡直太合林振東的心意了。

    他一直在想辦法挖閆先生的墻角,可一直都沒有機會,柳瑩對閆先生太忠心了哪怕林振東現在是柳瑩的朋友。

    可現在不一樣了,林振東一直想著找一個合適的切入點告訴柳瑩真相,而且還不能讓柳瑩知道是他在胡子的挑撥離間。

    現在機會來了。

    于是才有了今天的一幕

    坐在唐人街的咖啡廳里,林振東在想著這件事如何跟柳瑩說。

    閆先生這種人就是那種寧可我負天下,不可天下負我的主

    他可以殺了你,然后愧疚,但卻絕對不會放過你

    如果他知道柳瑩在私下調查這件事,閆先生絕對不會放過柳瑩的

    別看柳瑩真的是鬼見愁,可是讓她傷閆先生恐怕還真的做不出來

    “必須知道柳瑩的真實想法,然后才能想想看看怎么做比較好。”

    林振東喃喃自語道。

    就在這個時候,馬德開車帶著柳瑩已經來到了咖啡廳不遠處商場里,柳瑩朝著馬德說道:“你在這里等我一下,我去下洗手間。”

    “啊??”

    馬德一愣:“哦,好。”

    柳瑩自己坐著輪椅用手推著來到了洗手間。

    外邊,馬德和小弟坐在不遠處。

    就在這時,馬德和自己的小弟突然被人頂住了:“別動,把錢交出來!”

    “什么?我擦…別玩真的,錢是吧,你要多少??”

    馬德這個爆脾氣本來想要起來的,可是感覺到腰后背疼的不行不得不壓了下來:“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閆先生的人,小子,搶劫也要看清況啊……”

    “哈哈,馬德,開個玩笑而已,你看你一點都不幽默……”

    唐仁哈哈一笑說道:“你在這弄啥咧???”

    “唐仁?怎么是你小子??”

    馬德看著唐仁有點錯愕:“你來這里干什么?”

    “我來買衣服啊,我還想問你在這里弄啥咧?而且一直盯著女洗手間干什么?我以前怎么沒有發現你竟然這么猥瑣???”

    唐仁哈哈的笑道。

    “去你的,你才猥瑣,我在這里等人呢。”

    馬德沒好氣的說道。

    “等什么人啊?走,跟我一起玩牌去。”

    說著唐仁拉起馬德就走,馬德則一擺手:“行了,唐仁,我真的有事,下次,下次再和你一起玩牌。”

    “不是,你這人有勁沒勁?你在這里等什么呢???”

    唐仁有些生氣的說道:“平常你打牌比誰都快,今天弄啥咧?”

    “還弄啥咧?說了有事,你回去吧,我……”

    馬德不想搭理唐仁,打牌是重要,可再重要有陪柳瑩姐重要嗎?

    這個時候柳瑩已經從洗手間出來了,馬德急忙迎了過來:“柳瑩姐,我們走吧。”

    “嗨,我以為你為什么不陪我打牌呢,原來是陪柳瑩啊。”

    唐仁走了過來說道:“咦?柳瑩,你這是怎么弄的??”

    “唐仁!”

    柳瑩淡淡的說道:“你信不信我這樣照樣能弄死你!!”

    “我……”

    唐仁不敢說話了,他有點蛋疼,媽蛋,這柳瑩不按套路出牌啊。

    “柳瑩姐,唐仁就是嘴欠,你別和他一般見識。”

    馬德還真怕柳瑩跟唐仁打起來,于是忙說道:“我們走吧。”

    “他找你干什么?”

    柳瑩淡淡的問道。

    “打牌啊,柳瑩,反正你腿都瘸了,也做不了什么事情,走吧,我教你打牌。

    唐仁憨厚的笑著說道:“記得去湄公河行動的時候你好像說自己不會玩牌,這次正好是一個機會,我來教你。”

    正如坤泰說的那樣,不會說話就別說,這不,馬德語氣非常憤怒的說道:“唐仁,你給我閉嘴,什么叫腿瘸了?你眼瞎啊,柳瑩姐這是腹部中彈,最多癱瘓而已……。”

    柳瑩:“???”

    此時的柳瑩算是明白什么叫做人以類聚,物以群分了,難怪唐仁跟馬德能玩到一塊去。

    “行了,你們兩個別說了,”

    柳瑩沒好氣的說道:“你們是要把我活活氣死嗎?反正閑來無事,走吧,我去看看你們打牌。”

    馬德:“啊?柳瑩姐,你說真的??”

    柳瑩笑了起來:“如果你不想去就算了。”

    “去,去,當然去了。”

    馬德臉上露出了喜色,對于他來說,好像柳瑩已經開始跟他有共同語言一般。

    10分鐘后,幾個人一起來到了一處麻將場。

    “來,來,開干。”

    唐仁哈哈大笑著說道:“今天我算了一卦,我應該可以大殺四方。”

    馬德笑罵道:“你?大殺四方?簡直搞笑。”

    “來,來,你們兩個一個吹的比一個厲害,我倒看看你們誰能笑到最后。”

    另一個人呵呵說道。

    得。

    馬德,唐仁,馬德小弟,再加上事先等著的一個人直接打起了麻將。

    柳瑩在一旁看著,一開始馬德還會問幾句,什么柳瑩姐你看的懂不?

    什么柳瑩姐你要不玩別的牌?

    什么柳瑩姐你吃點什么之類的?

    可20分鐘后,馬德完全沉浸在麻將之中,罵罵咧咧的再也關心不到別的東西。

    柳瑩笑了笑,然后自己推著輪椅來到了旁邊的咖啡廳里。

    “怎么樣?”

    林振東看到柳瑩進來關心的問道:“身體還好吧。”

    “呵呵,沒事,能頂的住,情況怎么樣?”

    柳瑩并不在意自己的身體,她急切的問道:“陶杰說了嗎??”

    “恩,說了,我們去里面的包間說吧,這里已經被我買了下來,我專門在里面弄了一個隱蔽的包間,方便我們談事情。”

    林振東說著就直接推著柳瑩往里面走去。

    在唐人街這個副本里,除了阿香之外,柳瑩應該算是林振東最好的女性朋友了。

    包間里,林振東的神情有些復雜。

    柳瑩已經沒有親人了。

    12歲的時候父母去世。

    22歲的時候弟弟去世。

    20年來,柳瑩早已經把閆先生當作她最親的人了。

    可現在告訴柳瑩,你這個最親的人是你的殺父仇人,殺弟仇人,你說這殘酷不殘酷?

    類似于20年來柳瑩認賊作父了一般。

    不知道柳瑩會怎么選擇?

    這個時候柳瑩已經開口了:“郭林,真相到底是什么?你直接一五一十的告訴我就行,我自己能撐的住,我已經做好準備了。”

    “柳瑩姐,當年你父親和你弟弟的死都不是意外,而是謀殺。”

    林振東整理了下語言說道:“陶杰全部都說了,等你身體再好一些的時候你可以親自問他。”

    說道這里,林振東考慮了一下還是把錄音拿了出來:“其它的,你自己聽吧。”

    柳瑩顫抖著接過來了錄音筆,至于林振東這個時候已經離開了包間。

    10分鐘后,包間里響起了撕心裂肺的哭聲。

    15分鐘后,柳瑩給林振東打了電話:“郭林,你進來吧。”

    在外面的林振東進了包間,然后看著面前雙眼通紅幾乎嗜血一般的柳瑩輕嘆一聲:“柳瑩姐,你保重身體。”

    “呵呵,放心,我現在此任何時候都惜命。”

    柳瑩笑得仿佛從地獄里出來的一般:“郭林,謝謝你,這件事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后我一定會想法還給你的。”

    “柳瑩姐,你說這個就見外了,我們是朋友,這件事是我應該做的。”

    林振東胡作沉吟了片刻問道:“柳瑩姐,你打算怎么做?”

    柳瑩想都不想的說道:“血債血償。”

    “可是你覺得可能嗎?閆先生的勢力你應該比我更清楚,你冒泡的報仇恐怕只會白白喪了性命。”

    林振東有些無奈的說道:“除非你選擇玉石俱焚。”

    “不,我不會玉石俱焚,如果僅僅只是這樣那么太便宜他了。”

    柳瑩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要讓他后悔,我要讓他每天都活在恐懼之中,我更要他眾叛親離。”

    說道這里,柳瑩突然笑了起來:“我知道你擔心我走極端,殺掉閆先生容易,我有一百種可以近身殺掉他的辦法,但那樣太便宜他了,我要讓他在絕望中慢慢死去。”

    魯迅說過得罪誰都不要得罪女人,因為女人有時候要狠的多。

    林振東想過柳瑩的反應,他想過柳瑩會不會圣母的原諒閆先生?

    他想過柳瑩會不會忍不住跑去找閆先生對質?

    林振東想的最壞的打算就是柳瑩親自干掉閆先生,別的不要,以柳瑩的身手來說,在閆先生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干掉閆先生還是沒問題的。

    甚至林振東自己還在糾結怎么勸柳瑩大家一起合作吃掉閆先生的勢力,畢竟不能讓他輕輕松松的死去。

    可誰能想到啊,柳瑩直接提前把林振東想做的給說出來了。

    “郭林,你放心,這件事我不會牽扯到你的,我會等待時機,一年不行就三年,三年不行就再三年。”

    柳瑩還以為林振東害怕了呢,所以她開口說道:“你已經幫我夠多了,接下來就別再管了。”

    林振東卻哈哈笑了起來:“柳瑩姐,我覺得我們可以好好合作了。”

    “合作??”

    柳瑩皺眉:“什么合作?”

    林振東也不再隱瞞了,他說道:“一起弄死閆先生。”

    在柳瑩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林振東把事情說了出來。

    比如閆先生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脅自己的家人。

    比如閆先生威脅自己離柳瑩遠一些。

    再比如其它事情。

    總之這些事情柳瑩都不知道,她苦笑道:“你怎么不告訴我呢?我問你,你還騙我。”

    “柳瑩姐,如果我之前告訴你,你信嗎?”

    林振東反問道。

    柳瑩不吭聲了。

    確實,如果在此之前,有人告訴她這些事,甚至污蔑閆先生的話,柳瑩可能會下死手。

    今天兩人算是開誠布公了,大家準備攜手合作,一起干掉閆先生。

    怎么干??

    怎么能讓閆先生恐懼?

    怎么能讓他在恐懼之中死去?

    這個需要好好商議一下。

    20分鐘后,林振東和柳瑩分開了,柳瑩回到麻將場,發現馬德竟然還在打麻將。

    打麻將竟然這么魔障?

    柳瑩很不理解。

    “好了,別玩了,走了。”

    柳瑩淡淡的說道。

    “滾開,沒看見我輸了這么多嗎?老子必須把本給贏回來。”

    馬德頭也不回的說道。

    柳瑩的神情平淡,她拿起了旁邊的煙灰缸猛地朝著馬德砸去。

    “啊~”

    馬德痛的叫了起來,同時清醒了過來。

    “你再說一遍。”

    柳瑩淡淡的說道:“說啊。”

    “柳瑩姐,您別怒,我錯了,我錯了,我們現在就走。”

    馬德看了一眼時間嚇了一跳,他竟然玩麻將這么久。

    這還了得?

    這要是讓他老子知道了恐怕得弄死他。

    “艸,別走啊,再玩一會。”

    唐仁裝著不滿的說道。

    “玩你大爺,走了”

    馬德罵了一句,然后直接推著柳瑩離開了。

    “呵呵~”

    唐仁望著馬德跟柳瑩的背影笑了起來。

    搞定了!

    他又玩了一個小時這才離開,演戲必須演全套。

    “唐仁,沒露餡吧。”

    林振東看著唐仁問道。

    “沒有,我的演技這么好,怎么可能露餡。”

    唐仁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就好,這個是給你的。”

    林振東給了唐仁一疊錢,然后看著唐仁的樣子皺眉:“還有事?”

    “郭林,泰哥的事……”

    “我殺的,怎么?你要替坤泰報仇嗎?”

    林振東并沒有否認,唐仁是個聰明人,他沒必要說謊。

    “不是,只是能不能放過泰哥的孩子?”

    唐仁語氣有些蒼涼的說道:“我答應過泰哥要照顧好他的孩子。”

    “呵呵,你覺得我是哪種濫殺的人嗎?”

    林振東哈哈一笑:“禍不及家人是我的宗旨。”

    ……

    ……

    :。: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