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05章 吃個橘子
    ,最快更新電影世界大拯救最新章節!

    因為經常送外賣到11點多,甚至凌晨林振東還干過一段代駕,所以他并不怎么喜歡早睡。

    夜深人靜的時候,腦子比較清醒,對于林振東來講,他很享受這份獨處。

    更何況今天一天就仿佛做夢一樣。

    突然就有了系統。

    突然就來到了電影世界。

    然后還要拯救呂受益。

    想一下,自己沒房、沒車、沒存款,至今還是處男,就這么一個吊死,突然要我來拯救世界。

    我特么的。

    本來心里就亂,來到電影里系統還給自己一個舔狗的身份,這不怒才怪呢。

    “看來這劉雨婷的智商確實不怎么的啊。”

    林振東在逗了劉雨婷兩個小時后聽著劉雨婷爆的粗話也是樂了。

    才反應過了。

    你說似不似傻?

    在林振東這邊閉眼想著除了藥物之外還能怎么掙錢的時候,他絕望的發現,很難。

    因為節點不好,2001年有什么能掙錢的?

    搜索了一下起點的重生文,一個是靠外掛掙錢,一個是靠游戲掙錢。

    這兩個不是你看了幾本重生文就行的。

    要真這樣,為啥看了那么多經典的片子,第一次的時候還是過門而入不了呢?

    隔壁房間,呂受益正在跟老婆說著林凡的事。

    “太不可思議了,老婆,你是不知道,我若不是和小凡住這么久,我都覺得換個人呢。”

    呂受益說著今天的事很驚嘆。

    反倒是林苗非常的驕傲,自故老話說的好,長姐如母,林苗不管別人怎么說林凡,但是她就覺得自己弟弟好。

    有點類似扶弟魔的那種好。

    可是因為從小受到溺愛養成的林凡自私的性格,呂受益一直都不喜歡林凡,這一次呂受益檢查出來白血病了,結果林凡是一點都不在意,還給林苗要錢。

    為此,兩人打了一架。

    一邊是老公,一邊是弟弟,林苗也左右為難。

    萬萬沒有想到啊,林凡這一天的時間卻是來了一個大反轉,連老公也贊不絕口。

    “我說吧,小凡還是有良心的。”

    林苗驕傲的說道。

    一夜無話。

    次日,林振東早早的就醒來了,一看陌生的地方也是恍然。

    “原來自己還在電影里。”

    林振東喃喃自語道。

    簡單洗漱完了之后,林振東一看呂受益與林苗還沒有起床,他再一看時間才6點。

    下了樓,一出小區,正好有個早點攤。

    林振東要了一份豆腐腦,咸的。

    五根油條,兩個甜果子。

    一份八寶粥。

    一份冰糖荷葉粥。

    帶著回去的時候剛好林苗出來準備做早飯,一看弟弟也是有點驚訝:“小凡,你起的這么早?怎么在外邊買了呢,又貴又不衛生。”

    “一會我要跟姐夫去辦事,所以就隨便吃點,姐,你已經懷孕6個月了,不要太勞累。”

    林振東望著挺著大肚子的林苗自然的說道:“你去叫姐夫起來吃飯。”

    林苗:“好,我家小凡真的長大了。

    沒大一會兒,呂受益就起來了,畢竟關系到自己的生命,由不得他不著急。

    吃完飯后,林振東就帶著呂受益出去了。

    半個小時后,林振東望著面前的情景有些熟悉。

    “魔都真美好養老院”

    林振東看著這塊牌確認了下來,沒錯,這就是電影里程勇父親的那個養老院。

    “程勇父親住在哪?”

    進了養老院前臺,林振東朝著一個小個子問道。

    小個子一聽程勇兩個字精神一振:“怎么?你是不替程勇來交費的?他都已經欠我半個月了。”

    “交費先不急,他馬上就會來幫你交的,我想問你一下,最近程勇的父親是不是話都快說不全了?”

    林振東朝著小個子說道。

    這個小個子林振東對他有印象是在《靈魂擺渡》里他飾演的五公子,對了那部電視劇他還是導演。

    但不知道是長的像,還就是他。

    林振東甚至有點浮想翩翩,那就是會不會將來《靈魂擺渡》里碰到五公子。

    不過小個子的話打斷了林振東聯想:“我正準備跟程勇說呢,他父親現在說話都不利索了,上次我就希望他帶著父親去檢查一下,他非說醫院坑人。”

    “這樣吧,你們負責送他醫院去檢查一下,然后這個錢我出。”

    林振東說著拿出來了1000塊遞給了小個子:“醫院離這也不遠,大致檢查下應該夠了。”

    小個子有點不解:“你這是??”

    “你可以叫我**,好了,你們派人送他父親去吧,這是我手機號,如果問題不大的話,我覺得下午就能得到結果了。”

    林振東朝著小個子說道:“況且提前檢查一下對你們來說也是好事,畢竟如果他父親真的癱在你們養老院你們也說不清不是?”

    想了一下,確實是這個理,小個子說道:“行,下午出來結果了我給你打電話。”

    全程呂受益帶著三層口罩都沒有坑聲,就仿佛一個移動的路人甲一般。

    出了養老院,呂受益這才問道:“咱們去哪?”

    “先不著急。“

    林振東想了想說道:“我們去找個咖啡廳,估計最快也要下午出結果,而且還需要幫我查幾個人。”

    第一個肯定是劉思慧,這位在電影里是單親媽媽,差一點被程勇給床了,女兒是白血病患者,當然,最重要的程勇能夠打開銷量全靠著劉思慧。

    第二個就是牧師,林振東英語并不怎么好,他需要一個翻譯,正好牧師也是患病者,正好。

    第三個就是黃毛,黃毛踏實能干,當然,最后黃毛死的也夠慘烈。

    ……

    咖啡廳里,林振東朝著呂受益說道:“姐夫,這三個人務必找到,同時,你這幾天要跟著病友一起跑,他們去制藥公司抗議的時候,你也可以去,然后你要盯著一些騙子,看誰私下在賣藥。”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林振東需要知道張長林的德國格列寧走到哪一步了。

    畢竟這貨也是個騙子,后來他也是逼著程勇退出了格列寧。

    同時,林振東需要張長林這個靶子,能頂多久頂多久。

    在林振東看來,只要他不讓呂受益去世,然后就算完成任務了。

    畢竟客戶的要求就是拯救呂受益。

    咱們跑騎手的對于客戶來說那就是務必盡善盡美。

    “劉思慧好找,他就是我們一個病友群的,而且她白天經常在群里問貨源。”

    呂受益說道:“一會我們找個網吧,然后我聯系一下。”

    林振東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也是有點蛋疼。

    習慣了智能手機的林振東突然重新回到這板磚模式確實不習慣啊。

    畢竟如果林振東沒記錯的話,手機qq應該明年才出來。

    下午4點,林振東接到了小個子的電話:“喂,程勇父親檢查出來了血管瘤,而且程勇也知道了。”

    “好,謝了。”

    林振東笑呵呵的說道。

    小個子有點好奇:“你到底為了什么?”

    “不是說了我是**啊,我為了什么?”

    林振東認真的說道:“我為人民服務。”

    同一時間,小個子也是直接掛了電話。

    “我信你個大頭鬼。”

    小個子沒好氣的說道。

    ……

    王子印度神油店。

    程勇很焦慮。

    最近他幾乎走投無路了。

    他靠著走私弄來的印度神油根本賣不出去。

    娘個球。

    這怎么不比你偉哥強?

    可是根本就沒有人喜歡。

    完全賣不出去,就連隔壁老張的情緣賓館里也沒有人用。

    “他媽的。”

    程勇破口罵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房東過來了:“老程,你怎么搞的?我打你電話也不接,這房租都拖我一個月了。”

    “老寧,你放心,你放心,我這兩天手頭有點緊,我馬上就給你打過去。”

    程勇忙拿了幾盒印度神油接了過去。

    “滾犢子。”

    房東老寧直接把程勇的印度神油給打一邊了:“媽的,上次就是用了你這神油,結果老子差點不舉,我告訴你,也別說我過分,我再給你半個月時間,要是再不交房租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老寧快速離開了。

    程勇有點煩躁的點了根煙,然后狠狠的吐了出來:“媽的,自己不中用,怪我神油什么事。”“

    就在這個時候,程勇的手機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他給掛了,可是電話又響。

    “我告訴你,你休想帶兒子出國,這是我老程家的種”

    “你別給我扯哪些沒用的,你有本事就請律師,我程勇是嚇大的嗎?”

    程勇咆哮的掛了電話。

    “我操”

    他很想用力把手機給摔了,可是想著還得換手機,于是給忍了下來。

    兩分鐘后,老張帶著呂受益、林振東兩人來到了程勇店里。

    “介紹一下,呂受益,東子,這兩人都是我的老鄰居。“

    老張笑呵呵的說道:“程老板”

    “什么事情?“

    程勇皺眉問道。

    老張解釋道:“他們啊,想托你在印度幫他們帶一點藥。“

    “帶藥,走私啊。”

    “你這不都是走私的啊,你們自己談吧,我走了。”

    老張說著就準備離開。

    “等等。”

    程勇追著老張走了出來:“你怎么什么事情都給人講?”

    “你他媽不是缺錢啊,我這給你拉了個生意,價格可以談的啊。”

    老張一副我為你好的樣子。

    “吃個橘子。”

    呂受益看著程勇回來,從兜里拿出來一個橘子說道。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