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06章 強勢的小舅子
    ,最快更新電影世界大拯救最新章節!

    “你少來這套,帶藥是違法的你知道嗎?”

    程勇坐回了椅子上沒好氣的說道。

    “老板……”

    呂受益還想說什么直接被林振東打斷了:“姐夫,我來!””

    說著,林振東大大咧咧的搬了椅子坐在了程勇的面前:“好了,別裝了,你父親現在做手術需要錢,你前妻因為你沒有錢要帶你兒子移民,哥們,你都落魄成這個樣子了,就別裝了。”

    “我操,你他媽的調查我?”

    程勇聽得林振東的話猛得站起來就要發飆。

    “我只問你一句,想不想掙錢?想不想掙大錢?”

    林振東淡淡的說道:“剛剛老張在,我沒有說實話,我來找你是談合作的,你要是想,咱們好好聊,你要是不想,我們現在就走。”

    有時候人都是賤的。

    如果呂受益是低聲下氣的求程勇,程勇覺得這肯定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甚至可能會跟電影里一樣把呂受益趕走。

    可林振東這么一來,反倒是讓程勇給唬住了。

    “你是什么意思?”

    程勇重新坐了下來,點了一根煙,狠狠的抽了一口說道:“怎么合作?”

    “知道格列寧嗎?”

    林振東淡淡的問道。

    “聽說過。”

    程勇說道:“我好像聽說國內的格列寧賣的挺貴的。”

    “是的,國內的格列寧”三萬七一瓶,但是印度的格列寧你知道多少錢嗎?“”

    林振東說道:“只需要500塊錢一瓶,這是多大的收益?我們就是賣6000塊一瓶也會有人爭著要,如果不是聽老張說你人不錯,而且有印度的渠道我不會來找你。”

    “500一瓶?療效完全一樣?”

    程勇不可置信的說道:“你逗鬼呢?”

    “這幾份資料你看一下。”

    林振東把資料遞給了程勇,然后說道:“目前這個渠道別人并不知道,我們要打就打一個時間差,然后把印度的代理商拿在手里,屆時,你還擔心你父親的手術沒錢嗎?甚至還怕你前妻說你窮嗎?”

    這個世界上,錢是男人的膽。

    有錢你就有膽。

    尤其是對于程勇來說更是如此。

    他現在就已經是爛泥了,他也沒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但是兒子是他的惟一,他想給兒子一個好的生活。

    沉吟片刻,程勇抬頭說道:“可這是犯法的啊。”

    林振東哈哈笑了起來:“程老板你說笑了,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犯法一說,都是富貴險中求,當然,你若不想合作也沒關系,我大不了再找別人,實在不行我自己想辦法從印度帶藥。”

    說著林振東站了起來:“好,今天就這樣吧,你好好考慮一下,你如果同意晚上就給我打電話。”

    話一說完,林振東就拉著呂受益離開了。

    話說的很明顯了。

    若是晚上程勇不給林振東打電話,那么林振東就會找別人合作。

    “這就走了??”

    程勇有點懵逼。

    畢竟換陌生人突然來說走私藥品,這都不可能答應。

    結果那個家伙竟然說是談合作的。

    一盒藥境外賣500?

    這怎么可能?

    但是如果是真的呢?

    “不行,我得去醫院問問。”

    程勇這個時候準備去醫院里問問。

    “老張,幫我盯著點店啊。”

    程勇來到隔壁說道。

    “咦?呂受益走了?你們沒談好嗎?””

    老張有點疑惑。

    “這個你就別管了。”

    程勇說著就快速的離開了。

    不遠處,呂受益望著程勇開車離去也是不解:“小凡,你怎么知道他會出來?”

    “人如果沒錢什么都能干得出來的,程勇不傻,如果我們好聲好氣的他沒準會以為我們是釣魚執法呢。”

    林振東笑呵呵的說道:“我們走吧。”

    “去哪里?”

    “當然去找劉思慧了,防人之心不可無,咱們是沒有印度的渠道,可是萬一程勇把咱們甩開了呢?”

    林振東笑呵呵的說道:“所以咱們要搶占資源,那就是客戶群,最起碼得讓大家信任我們。”

    同一時間,醫院。

    “格列寧是治療慢粒白血病最有效的藥物,需要終身服用。”

    戴眼鏡的醫生朝著程勇說道。

    “你聽說過印度格列寧嗎?”

    “你聽誰說的?”

    “我聽其它病人說的,療效怎么樣?”

    ……

    和醫生聊完了之后,程勇又不放心,他突然想起來自己有個遠方的表哥,雖然沒有聯系過,但也算是群發之交。(過年期間群發短信祝福)。

    “這個你別想,印度格列寧是藥效差不多,但這是違法的,你可別胡來,好了,我這還有事,先掛了。”

    聽著遠方表哥快速的掛了電話,程勇也是狠狠的罵了一句:“狗日的。”

    這年頭都是這樣,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當時程勇家還稍稍不錯的時候,這遠方表哥經常上門拜訪,后來程勇家一沒落了,這遠方表哥再也沒有出現。

    當時他媳婦還是程勇介紹的。

    人情冷暖啊。

    晚上,啤酒攤上,程勇想著醫生說的快二十萬的醫藥費,再想著前妻的嘲諷,再想著自己這30多歲一事無成的樣子。

    “媽的,拼了。”

    程勇咬牙喝道。

    同一時間,酒吧里。

    舞臺上,劉思慧穿著暴露的衣服野性的跑著舞,看起來誘惑十足。

    臺下。

    呂受益說道:“那就是劉思慧,她也不容易,為了給女兒治病只能來酒吧,而且經常被人給占便宜。””

    “行了,說不容易,誰容易呢?”

    林振東想著自己的生活嘆息一聲:“生而為人,只能生下來,活下去。”

    呂受益感覺怪怪的。

    就是自己這小舅子突然從一個二逼青年變成了成年人了。

    難道這個世上真的有一夜大改變?

    呂受益捏了一下林振東。

    “姐夫,干什么呢?”

    林振東望著呂受益的眼神突然毛骨悚然:“你不會變態到喜歡小舅子吧。”

    “去你的。”

    呂受益笑了起來:“我就是試試看是不是做夢,因為感覺你太不真實了。”

    林振東嘆息說道:“我也以為這是一場夢。”

    呂受益不再說這個,他皺眉說道:“這都10點半了,程勇不會不給我們打電話了吧。”

    “別著急,再等等。”

    林振東倒并不著急。

    他相信電影里程勇既然能夠答應,那么劇情線絕對不亂。

    如果程勇真的拒絕,那么林振東大不了麻煩一點,無非就再浪費幾天找渠道,但那樣的話就有可能出別的不可控了。

    20分鐘后。

    林振東的手機響了起來。

    呂受益激動了起來:“肯定是程勇。”

    果不其然,程勇打來電話表示自己答應了。

    “好的,明天見面詳談。”

    林振東不緊不慢的說道。

    此時,林振東必須掌控主動權。

    因為他是和程勇合作的,而不是依附程勇,否則那樣的話自己就成了打工仔,到時候程勇如果按照電影劇情退出的話,呂受益依舊要死。

    為此,林振東要做的就是跟程勇合作,他出渠道,林振東出病人。

    病人就要靠劉思慧了。

    12點,劉思慧在忙跳完了舞,拿了錢準備離開。

    剛一走出酒吧,劉思慧突然被一個酒鬼給攔住了:“美女,喝一杯。”

    “滾。”

    劉思慧怒聲說道,她這個時候必須要回家,女兒一個人在家呢。

    “臭婊子,你們女人沒有一個好東西,我對你這么好,為什么你要和老王睡,為什么,啊啊啊。”

    仿佛失心瘋的酒鬼竟然拽住劉思慧的頭發朝著墻上碰去。

    尖叫沒用。

    這年頭沒有人敢見義勇為。

    “滾。””

    就在劉思慧覺得自己要完了的時候,突然身后響起一聲喝聲。

    砰!

    林振東直接一腳把那醉鬼給踢飛了,然后拉起了還發呆的劉思慧就跑了起來。

    作為前世經常在網上看法律的人來說,林振東可知道見義勇為是很難判定的。

    因此,見義勇為最好的辦法就是逃跑。

    拉著劉思慧跑了一段距離之后,林振東也是長舒一口氣:“好了,沒事了。”

    這時,劉思慧也是有些驚魂未定:“謝謝你,小兄弟。”

    “不用客氣,我也不是剛好遇到。”

    林振東微微擺手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林振東,那邊戴著口罩正跑來的叫呂受益,你應該認識,他也在你的病友群3群。”

    劉思慧輕輕點頭,但她有點不明白面前的年輕人想干什么。

    “慧姐,你家女兒應該一個人在家,我們要不去你家談,畢竟這么晚了,你女兒該著急了。”

    林振東說到這里看著劉思慧的眼神笑了起來:“你如果擔心的話,那這樣,我和姐夫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們在你樓下談。”

    “好。”

    劉思慧確實有點擔心自己的女兒,畢竟才4歲。

    好在酒吧距離她家不算遠,林振東打了個出租車,這個時候沒有叫車軟件,魔都的出租車服務還算不錯,況且又都是魔都人,所以沒有挨坑。

    36分鐘,到了劉思慧家樓下。

    “慧姐,你先上樓看看女兒,我們在樓下等你。”

    林振東笑著說道。

    劉思慧感覺有點不好意思,畢竟人家剛救了自己,又處處替自己考慮,自己還這么防著人家。

    于是她遲疑了一下說道:“要不,你們一塊上去吧。”

    林振東微微擺手:“別了,這么晚了,別嚇到你閨女了,您趕緊上去吧。”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