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14章 如此戲劇化
    張亮這個時候已經等不及了。

    他現在就一個念頭,那就是狠狠的蹂躪一翻白穎,玩過這么多女的,張亮明白有些女的越冷淡,那么床上就越瘋狂。

    唰

    本著把門鎖住已經勝券在握的張亮突然驚住了,這白穎的手里竟然拿出來一把匕首。

    “怎么拿把匕首嚇唬我呢”

    張亮臉上驚慌之色一閃而逝,他看著略顯顫抖的白穎笑

    著說道:“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老子好好的追求你你不答應,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了。”

    白穎略顯顫抖的拿著匕首說道:“別逼我””

    “怎么你還能”

    張亮話還沒有說完,只看白穎竟然拿著匕首的尖壓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甚至隱隱脖子上都有血跡了。

    “我是不敢殺你,但是我想如果我死在這里,你也脫不了干系吧。”

    白穎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震住了張亮,趁著張亮愣神,白穎快速跑了出去。

    “媽的,上當了。”

    張亮也是反應了過來,追著白穎就沖了出去,同時大聲喊道:“老李,給我堵住他。”

    現在已經11點了。

    除了酒吧還略熱鬧之外,街上都是靜悄悄的,驚慌的白穎只想趕緊逃出去。

    可惜她剛出酒吧沒幾步就被張亮帶著人給追上了。

    “呵呵,你跑啊,你倒是跑啊。”

    張亮望著白穎笑的越發的放肆了。

    “救命啊,救命啊。”

    可惜任憑白穎怎么喊救命都沒有什么卵用。

    此時,張亮突然想起看的武俠,自己就仿佛大反派,于是他嘿嘿陰笑道:“你叫啊,你叫啊,你就是叫破喉嚨也”

    “啊這是什么”

    “尼瑪,這是石灰”

    結果張亮話還沒有說完呢,漫天的石灰撒向了他跟老李幾個人。

    措手不及。

    待得張亮幾個恢復過來的時候,白穎早沒影了。

    “行啊,他媽的,竟然敢陰我”

    張亮這個時候恨的咬牙切齒。

    到手的妹紙飛了不說。

    自己還被撒了一身灰。

    不行,這事必須找回場子。

    為此,張亮撥通了電話:“爸,我被欺負了,你必須幫我。”

    “呼,刺激,太他媽的刺激了。”

    平青一邊大聲喘息,一邊大笑著說道。

    都是中二的少年。

    大學還沒畢業呢。

    這個時候自然有熱血了。

    見義勇為更是考慮都不帶考慮的。

    張虎也是笑道:“這讓我想起大三的那次酒吧聚會,你說我們是運氣好呢,還是運氣背呢。”

    汪遠也是樂了:“那一次就林凡最吃虧,給開了一個瓢,不過他運氣好,認了一個姐。”

    三人旁若無人的聊著天,至于白穎也是從驚魂中恢復了過來。

    “謝謝,謝謝你們。”

    白穎略帶感激的說道。

    “不用謝,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其它人還沒有開口呢,張虎搶先的說道:“要不要報警”

    “算了。”

    白穎微微搖頭:“真的報警也沒有什么證據,以后大不了我不去那個酒吧了就是。”

    從骨子里白穎不想和張亮再牽扯什么。

    簡單聊了幾句,林振東四人組也知道了面前這個文藝的妹紙是在酒吧當駐唱歌手,至于張亮就是一個色鬼。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酒吧肯定回不去了。

    至于錢也要不回來了。

    “就當經驗了。”

    白穎有些苦澀的說道。

    “那不行,這錢必須要回事,這是你應得的。”

    張虎覺得這是應該表現的時刻到了,所以他直接說道:“這樣,明天我們帶你一起去,咱把錢要回來。”

    林振東微微皺眉:“就憑咱幾個學生人家不可能買賬的,還是算了吧。”

    平青也道:“對啊,張虎,這事還是算了吧。”

    在平青看來,自己明天就要去帝都了,而且人家酒吧很顯然是有關系的,他們四個窮學生憑什么和人斗

    白穎也是說道:“謝謝你,不過還是算了。”

    “行,走吧,我先送你回家。”

    張虎說著然后轉身朝平青三人道:“你們三個先回去,這天這么晚了,白穎一個人回去不安全。”

    說著,張虎朝著三人使著眼色。

    平青看懂了也說道:“行,張虎,你務必要把白穎送到家,前兩天晚上還有陌生女子落單被醉漢猥褻的,所以很危險,你就多注意一下,我們就先走了。”

    要不說是三年多交情呢。

    平青這神助攻。

    壓根不等白穎拒絕,平青、汪遠、林振東三人都已經飄飄遠去了。

    在追妹紙這一塊,他們404向來是互幫互助的。

    回去的路上,平青笑道:“看來張虎又是春心蕩漾了。”

    “是啊,他就像是行走的泰迪,每一次追女孩都是三分熱度。”

    汪遠看不慣的說道:“晶晶多好的女孩啊,結果他說分手就分手。”

    林振東則是沒有加入這個話題。

    他現在考慮的是接下來的鋪貨問題。

    300瓶印度格列寧如果全賣完就是差不多180萬左右,如果扣除成本,再加上一些運作,能掙150萬左右。

    渠道。

    必須打開渠道。

    畢竟等幾年以后,錢貶值后,屆時那可真的是百萬不如狗了。

    連逼乎的謝邀都是年薪百萬竟然也敢結婚也敢要孩子

    為此,前期,林振東想的是掙錢,掙足夠的錢。

    但現在才2001年冬天,記憶里房價的飆升可還有一段時間的,當年奧運會的時候,帝都的房價也很親民。

    為此,林振東總不能等到那個時候吧。

    在這個世界待幾年

    那還不如殺了他呢。

    鬼知道到時候現實社會有多久了

    他想盡快的回到現實社會里,然后給母親看病拿藥。

    “小凡,你怎么不說話””

    平青看著林振東沉默還以為他有心事:“你不會還想著劉雨婷吧。”

    “呃。”

    林振東有點蛋疼了,不管是什么事,反正平青、張虎、汪遠三人都能扯到劉雨婷身上去。

    “小凡,我理解你。”

    汪遠認真的拍著林振東的肩膀說道:“只有我們這些人知道真愛是什么。”

    “跟誰倆呢””

    林振東有點無語。

    什么時候舔狗也都這么驕傲了

    平青正想說什么的時候出租車到了。

    48分鐘,回到了學校。

    雖然已經是12點多了,但是這個時候野雞學院的優點展示出來了,那就是宿舍基本上過了12點只管出不管進。

    為此,三人輕松的回到了宿舍里。

    男人喝了酒都是處于亢奮的狀態。

    對于平青來說更是如此。

    他本來是春風得意,在帝都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然后女友也是長的漂亮,結果卻因為就業的分歧分手了。

    本來平青覺得這事過一段,等女友氣消了,然后就哄哄算了。

    可是平青忘記了,那就是女友如果你不哄,有人陪你哄。

    這年頭,女的經常有幾個備胎,或者有幾個藍顏。

    有時,藍著,藍著,就綠了。

    躺在床上,平青借著酒勁說了很多,大致意思就是我這么好,為什么吳玲要離開我,為什么背叛我之類的。

    這事,林振東和汪遠兩人除了附和也說不了什么。

    兩只單身狗又能給什么建議呢

    當然,平青也沒有想讓兩人給什么建議,他就是說出來覺得好受一點。

    30分鐘,平青也發泄的差不多了。

    這個時候,張虎也來了。

    平青笑著打趣說道:“我還以為你今天不回來了呢。”

    “別鬧,我是那樣的人嗎”

    張虎說到這也知道大家不信,所以他苦笑道:“我是真的沒有想到這妹紙過的這么苦。”

    接下來張虎則是說了一下情況。

    林振東突然一愣:“你說她的父親是什么病”

    “白血病啊,而且據她說,她父親已經吃了三年藥了,結果本來有兩套房子,現在全賣了,租在一個老小區里。”

    張虎仿佛是見了新興事物一樣:“我是今天才知道原來這個格列寧的藥這么貴,快4萬一瓶的藥,基本上只能吃一個月,一個月4萬,這一年就是48萬,乖乖,這誰也吃不起啊。”

    汪遠也是有點吃驚:“這他媽的是燒錢啊。”

    “確實燒錢,據白穎說,她家以前算是中產了,生活條件也很不錯,可是現在卻是已經苦苦支撐了,她是魔都音樂學院的,本來是想要當一個老師,然后教人音樂的,但是。”

    張虎嘆一聲:“都是讓錢鬧的,她只能想著到酒吧駐唱賺下外快,白天就在學校當老師。”

    確實不易。

    但是平青還是勸道:“你可憐她我們理解,你想追她也隨意,但是你丫的去找酒吧要錢有點太沖動了吧,那個酒吧一看就是背后有人撐腰。”

    “你不會以為我真的這么傻缺吧。”

    張虎卻是搖頭說道:“我問了白穎了,好像工資就4000塊,我差不多和家里要點零花錢就夠了,然后我再給她不就是了。”

    沉默幾秒,汪遠則是豎起拇指說道:“論泡妹紙,還是你高。”

    次日,三人一起把平青送到了火車站。

    “保重。”

    “老大,旗開得勝。”

    “等你回來。”

    平青望著三人笑罵道:“又不是生離死別,你們搞的這么煽情干嘛。”

    比較瀟灑的平青一揮手:“走啦”

    結果轉過去的平青則是擦了一下眼角,哭的很慘。

    張虎、汪遠、林振東注著平青云進了站,這時汪遠因為要面試,所以就先走了,因為張虎想再去酒吧一躺,所以就拉著林振東去了。

    “不是,你既然都想好了,干嘛還去酒吧”

    林振東有些不解。

    “做戲要做全套啊。”

    張虎則是笑呵呵的說道:“走吧,先陪我去那轉一圈,反正他們白天不營業,咱就溜達一下。”

    得,反正林振東現在也沒事,就陪張虎溜達一下。

    到了門口的時候,正好看到一輛寶馬車,從車上下來一個中年人,然后張亮從副駕駛上下來了。

    望著那中年人,林振東有點發呆。

    這。

    太巧了吧。

    天津https:.tetb.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