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58章 投名狀
    “張光,你怎么能這么做?”

    家里,李英望著張光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非常的憤怒:“當時如果不是我跪著去求神父,神父可能給你藥嗎?你這不是恩將仇報嗎?把神父送進了監獄里。”

    “你懂什么?”

    張光渾不在意的說道:“人不為已,天誅地滅,咱們已經把房子都賣了,就是一盒藥僅僅只500塊,但如果咱們把錢省下來,每個月的房租不就有了嗎?”

    李英是真的怒了:“我懂什么?我知道人最起碼得講良心吧,而且現在印度格列寧本來就是很便宜了,人家都不掙錢了,你現在斷了所有人的后路,你還有一點良心嗎?”

    “良心??良心值幾個錢?我生病的時候誰幫助過我??我借別人的錢他們都對我避之不及。”

    張光咬牙切齒的說道:“就是神父,如果不是你跪著磕頭求他,他可能答應嗎?況且,他少收我一分錢了嗎?”

    是的。

    張光由始至終都不覺得自己有錯。

    他當時舉報的時候是因為有德國格列寧了,他覺得印度格列寧太貴,應該舉報。

    可誰能想到德國格列寧是騙子。

    至于現在舉報是因為他可以吃到正版的格列寧。

    而且是終生免費。

    仿制終歸是仿制。

    這瑞士諾瓦的可是正版藥呢。

    況且神父不是天天說人間有大愛嗎?

    既然這樣,你就奉獻一下怎么了?

    所以,張光把老劉送進監獄,他休說是有一點愧疚之情了,他今天是直接買了兩個菜準備慶祝一下。

    “要慶祝你自己慶祝。”

    李英有點沒好氣的說道:“我沒你這么心大。”

    “婦人之仁。”

    張光喝了一杯酒,略帶諷刺的朝著老婆說道:“人如果不狠一點,在這個社會立不了足。”

    “我是婦人之仁,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其它人知道是你舉報的后會有什么后果?”

    李英有些擔憂的說道:“你就不怕出事嗎?”

    “怕什么?首先警方答應了為我們保密了,況且神父是一個好人,他也肯定不會說出我們的。”

    張光并不擔心:“再說了我們都搬家了,就是知道了也不一定找到我們,別擔心了。”

    一開始舉報的時候張光就想好了。

    再說了,就是被人知道了又能如何?

    難道還能把自己殺了不成?

    “我本是臥龍崗散淡的人,憑陰陽如反掌保定乾坤。”

    這么想著,張光卻是不由自主的唱了起來。

    至于張光的老婆李英嘆息一聲,卻是并沒有再多什么。

    她只是想著回頭去監獄里向神父說一聲:“對不起!”

    畢竟已經這樣了,她相信神父應該會原諒自己的。

    你說。

    是吧。

    畢竟神父是個好人。

    因為張光早就被踢出去群了,所以他并不知道此時群里的討論,否則張光恐怕就沒有閑心唱什么京劇了。

    目前群里是真的炸鍋了。

    “什么???以后都沒有印度格列寧了嗎?”

    “天吶,怎么回事?不是說潛水一段,過幾天再賣嗎?”

    “我這一盒馬上就吃完了,這是怎么回事啊?”

    各個印度格列寧的群里突然跳出來一條公告,大致意思就是不再賣印度格列寧了。

    這公告是由每個群的群主說的。

    顧青目前也是群主,他直接在群里說道:“神父被抓了,因為被人舉報被抓住了,藥的渠道沒有了。”

    幾乎在顧青的話音一落,一個管理員李默道:“怎么回事?”

    群里,顧青開始了表演。

    出賣神父的五人中,除了張光之外,另外的四人分別是周某某,平某某,趙某某,馮某某。

    魔都的病友群不少,可是這五人部分人并不陌生。

    在這里要多虧了林振東之前的辦法。

    定期開會。

    開憶苦思甜大會。

    每天都是由神父進行組織,大家一起互相的說說自己的病情,說說自己的情況。

    其中,周某某叫做周文,家住魔都崇明區長橘路的老小區,當時他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了自己家的情況。

    他今年29歲,本來談了一個女朋友準備結婚的,可是女朋友一聽說他有病就跑了。

    世人皆負我。

    這是周文最后說的話。

    不過那天有人和周文吵了起來,那就是病友群的管理員李默。

    用他的話來說,事情完全不像周文說的那般。

    周文是獨生子,大學畢業后一直不正兒八經的找工作,相反卻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至于他女友是周文大學談的,分手只是因為周文性格偏激,自私,又沒有擔當不說,為人還有極強的控制欲。

    女朋友受不了他才分的手。

    但是周文卻在qq群里還有大學群里等編排他的女友是因為他得病才走的,總之毀掉了他前女友的形像。

    這些事李默為什么知道的這么一清二楚呢?

    無巧不成書。

    李默就是周文前女友的現任男朋友。

    那天可以說相當的熱鬧,就連老劉也是不知道如何勸。

    說緣份?

    孽緣吧。

    反正鬧的不歡而散,不過李默打死都沒有想到這周文竟然會舉報神父。

    “這個卑鄙無恥的家伙,他這是斷我們的活路啊。”

    李默在群里咬牙切齒的說道。

    “沒錯,是斷我們的活路。”

    “絕對不能放過他們。”

    “除了張光,周文,剩下的三人誰認識?”

    “我認識,這個平艷就在崇醫后邊的破舊單元房里租的房子。”

    因為5人是老劉的教眾,而且這5人中,除了張光外,剩下的4人都參加過聚會,因此一說名字,基本上立馬就猜了出來。

    只要起一個頭,那么接下來怒火在病友群里仿佛是星星之火一般,再也無法可擋。

    “斷我們活路,那么我們也要讓他活不下去。”

    “先去找張光,這個王八蛋,神父原諒了他,他竟然這么干。”

    “沒錯,太可恨了。”

    “殺了他。”

    “殺人是犯法的啊。”

    “我都他媽的這個樣子了,我還怕犯法?”

    “不,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面包坊。

    劉思慧望著群也是有點擔心:“小凡,這樣會不會出事?”

    “呵呵,能出什么事?”

    林振東呵呵一笑,不過臉色卻是稍顯冰冷。

    他是一個懂法的人。

    犯法的事不能做。

    要知道煽動群眾也是要付法律責任地。

    為此,整件事情林振東根本就不會參與。

    就像他對顧青說的一般。

    不是他林振東想怎么做。

    是你顧青,是你們這些或者身犯慢粒白血病的人,要怎么做。

    如果面對著張光、周文、平艷這五人舉報了神父,你們依舊無動于衷,甚至只是稍稍發一下牢騷,連一個替神父出來仗義執言的都沒有。

    那么,抱歉。

    林振東是真的不會再賣藥了。

    魯迅說過,世上根本沒有救世主,能夠救你的只有你自己。

    更何況。

    還有一句至理名言。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扼于風雪。

    “走!”

    林振東看著群里的記錄突然說道。

    劉思慧不明所以:“去哪里?”

    “去張光家里。”

    林振東笑了起來:“我倒想看一下張光會如何表演,而且這件事很重要。”

    “很重要?”

    劉思慧有些疑惑。

    林振東則轉身說道:“姐夫,你照看著店,還有如果真的有警察來查你的話,別緊張,就說自己早就脫離了就行。”

    說完,林振東拉著劉思慧直奔張光家里。

    這是一場大戲。

    林振東路上給王大壯打了電話:“王哥,給你一個大新聞!”

    這樣的事必須有記者的推波助瀾。

    可以說王大壯是關鍵的一環。

    這兩天,關于格列寧的報道已經逐漸的多了起來,但是這還不夠,因為并未引起極大的新聞效應。

    那么,今天有可能會成為一個引子。

    10分鐘后,60人來到了張光的小區樓下。

    李默說道:“就在3棟8樓西戶!”

    有人遲疑道:“我們真的要弄死張光嗎?這可是犯法的。”

    一個光頭猛男卻道:“弄死是不可能的,但是這事必須要讓張光付出代價,否則我們以后就真的沒有藥吃了。”

    “沒錯,現在群里說斷藥了,其實就是人家看咱們怎么做。”

    “如果沒有印度格列寧,我們恐怕幾個月都頂不住了,這個時候怕什么?”

    在大家閑聊的時候,顧青跑了過來:“好了,來了!”

    “顧青,你這弄的是什么?”

    李默望著顧青問道。

    “呵呵,我弄了一些紅漆,一會直接噴到張光的墻上和樓道里,而且咱們就說這小子嫖娼不給錢。”

    顧青呵呵的笑道:“我又打印了一些文件,上邊都是寫著張光提褲子不認人,我還借了一個相機,一會把他和他媳婦給拍上了,同時,我們派一個人守著張光和他媳婦。”

    “媽蛋,你真猥瑣。”

    光頭猛男聽到顧青竟然說大家一起在張光家打飛機的時候也震住了:“你他娘的真是個奇葩。”

    “奇葩不奇葩不說,但是管用就行。”

    顧青說著臉上卻是露出了冷意:“誰讓我老師吃不上藥,我就弄死誰。”

    而且顧青是個聰明人,今天林振東的話說的很明顯了。

    這就是投名狀。

    不弄死這5個人,那么休想有藥。

    但是弄死人是犯法的。

    既然如此。

    老子惡心死你。

    顧青惡狠狠的說道:“走,上樓,另外,我剛剛走的急,誰去找個喇叭,再找個鼓和鑼?”

    “找這干什么?”

    光頭猛男一楞。

    “當然是為了宣傳。”

    李默說道:“我去吧,顧青,還需要別的嗎?”

    “不需要了。”

    顧青朝著眾人道:“一會咱們先悄悄的,騙得張光開門再說。”

    其它人也是紛紛點頭,畢竟大家覺得雖然顧青年輕,但是夠陰險,也夠猥瑣,這樣的人辦壞事肯定有道道。

    咚!

    來到了張光的門前,顧青敲門。

    “誰啊??”

    屋里響起了張青的聲音。

    “順豐快遞!”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