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96章 初識,真愛
    大b是混唐人街的,雖然是個不入流的小蝦米,但是他也知道鬼見愁。

    柳瑩。

    這時大b臉上的神色并不作假。

    就連馬軍那樣的人提起柳瑩都是略顯驚恐,想要滅閆先生的時候還想著專門把柳瑩給支走。

    你說大b這樣小蝦米能不懼嗎?

    之前有人喝酒的時候說過,唐人街當然不能招惹閆先生,但是唐人街同樣不能招惹柳瑩。

    殺人如麻?

    弒殺成性?

    暴虐殘酷?

    總之等等吧。

    只要是道上混的,基本上都知道柳瑩不能惹。

    這柳瑩竟然是陳國明的學員?

    問題大b知道,陳浩、李海、林振東三人并不知道。

    “小柳,這就是我剛剛跟你說的郭林幾個人,都是咱們華人。”

    陳國明笑呵呵的朝著柳瑩介紹道:“這是郭林,這是李海,陳浩,袁龍。”

    “你好。”

    柳瑩臉上露出笑容說道。

    我的天吶。

    袁龍,也就是大b感覺到不可思議,這尼瑪竟然是鬼見愁?

    不是說殺人如麻大魔頭嗎?

    大b這時不知道應該怎么辦,于是強行露出了尷尬但不失禮貌的微笑

    至于林振東卻是向柳瑩虛心請教。

    “我可能沒有您那么大的耐心,我想要學的就是實用的,能打人的。”

    林振東朝著柳瑩說道:“我聽陳教練說你懂得泰拳,你能不能教教我?”

    柳瑩微微搖頭:“我的泰拳并不好,你要是真的想學泰拳可以找一下武館,我最多能夠向你說一下槍法。”

    “這樣啊。”

    林振東有些失望,但是卻也明白面前的柳瑩跟自己非親非故的,人家能這么指點一下已經是很夠意思了。

    為此,林振東誠摯的感謝道:“行,那就謝謝了。”

    30分鐘后,柳瑩接了一個電話,簡單說了幾句掛了,然后朝著林振東說道:“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好。”

    林振東輕輕點頭。

    畢竟在他看來,這30分鐘柳瑩也算是盡心的教了自己一些經驗。

    望著林振東的樣子,柳瑩眉頭微皺,她一開始其實是認出來了林振東4人,畢竟上次在‘夜上海’鬧事還是給柳瑩很深的印象。

    可看林振東的樣子,好像確實不認識自己。

    微微搖頭,柳瑩直接離開了。

    直到柳瑩離開,那邊大b才一路小跑過來了:“大林,那柳瑩說什么了?”

    林振東一愣:“恩?沒有說什么,就是說了一下訓練的方法,還有殺人實用的技巧。”

    說到這里,林振東有些激動:“我也沒有問柳瑩是干什么的,感覺真的很厲害啊,剛剛和她對打,我好幾次都覺得在死亡的邊線上。”

    以前林振東是不相信什么殺氣的。

    但是他在柳瑩的身上體驗到了。

    那是真的有殺氣啊。

    “廢話,你知道她是誰嗎??”

    大b大聲說道:“鬼見愁啊,閆先生身邊的保鏢,而且是殺人如麻,尼瑪,你竟然跟她聊這么久?剛剛我一個勁的跟你使眼色,你是不是瞎?”

    林振東聽著大b的話也是大叫一聲:“我操,你不早說,這么好的機會。”

    大b有些慫的說道:“我主要是不敢,畢竟那可是鬼見愁。”

    “愁你妹啊。”

    林振東這時都想把大b這逼臉給狠抽一頓了。

    妹的。

    他辛辛苦苦的為了什么?

    他讓陳浩連陽痿都裝上了為了什么?

    不就是想要親近閆先生嘛。

    目前雖然馬超已經掛了,可是親近閆先生依舊不能動搖啊。

    畢竟唐人街里,閆先生可是說了算。

    如今閆先生身邊最信任的保鏢,最得力的手下和他們是同一個教練手下的。

    結果倒好。

    錯過了。

    有時候就是這樣,機會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按照陳教練所說,柳瑩說不定什么時候才來一次,而且她并沒有留下任何的聯系方式。

    “罷了,還是別想了。”

    林振東微微搖頭,然后拍了下陳浩的肩膀:“耗子,晚上你的表演還是要繼續的。”

    陳浩皺眉道:“這馬軍都死了,咱還有必要嗎?”

    “有,我覺得很有必要。”

    林振東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

    想要做大,做強,除了禿頂之外,那就只能讓閆先生幫忙了。

    可閆先生又不是咱爹,想要讓人幫忙,要么你有足夠的價值,最起碼得市長那個層次的,就連局長恐怕都難,他林振東連閆先生的面都見不到,談何幫忙?

    就是真見了。

    舉個例子,就像撲街作者突然見了大神,跟大神說:“幫個忙,給個章推吧。”(不舉其它例子是防止被和諧,其實大神個個長的又帥,說話又好聽)。

    誰鳥你呢?

    記得林振東曾經想要找一位娛樂文大神求一個章推,結果人家連理都沒理,轉眼把自己拉黑了。

    晚上6點35分,陳浩在家里洗了一個澡,然后就來到了‘夜上海’。

    “嗚嗚嗚,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陳浩嚎啕大哭了起來:“為什么?為什么老天爺要這么折磨我?我一心做善事,我連我們家的蟑螂都不舍得打死,為什么?為什么要讓我這樣啊?”

    如果按照演技派來說,這陳浩屬于是無厘頭

    因為陳浩的偶像是星爺,所以他基本上喜歡的是無厘頭的風格,但是卻因為不倫不類的,直接弄成了浮夸。

    喝。

    喝。

    陳浩一個人喝起個沒完。

    也幸好他的酒量好,一個人干喝了24瓶啤酒,這讓其它人也是紛紛開始心疼了起來。

    “嘿,哥們,別這么喝,你這要喝死啊。”

    “就是啊,哥們,雖然你不能玩女人了,但是可以玩人妖啊。”

    “都是華人,哥們,我理解你的苦楚,不過陽痿也是能治好的。””

    “對啊,哥們,不要喪失信心啊。”

    ……

    因為陳浩昨天就表演了一個陽痿不舉的落魄男,所以今天他又來了的時候很多人是把他認出來了。

    大家還是很同情的。

    “嗚嗚,謝謝兄弟們。”

    陳浩站了起來喝了一瓶,然后突然唱道:“人生于世上有幾個知已,多少友誼能長存。”

    這時,有人也是跟著唱道:“今日別離共你雙雙兩屋手,友誼常在你我心里。”

    “今天且要暫別,他朝也定能聚首”

    “縱使不能會面,始終也是朋友。”

    ……

    這首粵語歌基本上大家都能唱幾句。

    畢竟《監獄風云》對于很多人來說也并不陌生。

    甚至在泰國華人這邊,這部片子也非常的感同身受。

    犯人不一定是壞人。

    陳浩也是來了興趣,他大聲的唱道:“說有萬里山,隔阻兩地遙,不需見面,心中也知曉。”

    很多人這個時候也是自發的跳起了舞。

    至于陳浩并沒有忘記自己的任務。

    他猛得一把將衣服給撕開了。

    甚至主動朝著一個男的摟了起來。

    角落里,張信笑瞇瞇的望著這一幕。

    一旁的馬仔也是有些好笑:“看來這陳浩是真的認命了。”

    張信道:“不認命能怎么樣?這樣也挺好,不能攻,就當受嘛。”

    其它人或許覺得看病能治好,但是張信可是明白閆先生多有錢,那可是各個國家都去過了,今年還在美國待了一段。

    但哪又如何?

    依舊沒有什么卵用。

    更何況陳浩了。

    舞廳里的陳浩非常的狂野,他上身衣服都脫了,下身衣服也是正準備脫掉,整個人就像是狂野男孩一般。

    然后他轉身的時候愣了一下。

    門口,阿香和陳婷兩人也是目瞪口呆。

    尤其是陳婷。

    她雖然伺候過很多人,但是那都是被動的,來的客人也都是把她當一個工具,可只有陳浩是把她當人。

    是的。

    當人看。

    而陳婷在和陳浩開車的時候明顯的感覺到舒服,車技又穩又能帶來刺激感,尤其是陳婷竟然可恥的漏油了。

    對于陳婷來講,泰國惟一留給她印象的就是陳浩。

    更不要提陳浩離去時對她說的那翻話。

    當時陳婷也以為自己一輩子不會來泰國了。

    可命運就是如此。

    陳婷沒有想到能見到陳浩,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傳統的女人都如此,覺得自己既然被強了那啥,那身子就不干凈了。

    這個傳統觀念很難改變出來。

    甚至有的人覺得婚前非處就對不起老公,之前就有女人因為覺得非處,所以對老公是百般忍讓,甚至還把自己的妹妹介紹給了老公,因為想要彌補老公。

    陳婷雖然沒有那么夸張,她雖然也想要堅強生活,但心里其實也有一方面是自賤的。

    為什么她要改名陳婷?

    潛意識里正如林振東所說,她是想和陳浩沾點關系。

    為此,在酒吧里看得陳浩這樣,聽得其它人說陳浩陽痿了的時候,陳婷也是相當的震驚。

    因為在寺廟里的時候,陳浩開車可是橫沖直撞啊。

    不提陳婷腦子里是千轉百轉,這時陳浩已經懵逼了。

    我操。

    什么情況啊??

    阿香和陳婷兩人怎么在這?

    難道大林還雇傭了兩個群眾演員?

    這不可能啊。

    最關鍵的是這是‘夜上海’啊。

    要不是大林指使,這兩人怎么會來?

    此時,陳浩還必須得繼續的演戲,但是他已經不想再和身邊的人妖卿卿我我了。

    這就像你大保健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你的高中班花,當年夢遺的對象

    多尷尬呢

    為此,陳浩一曲唱罷就回到了座位上。

    反正差不多大林快到了。

    這時,陳婷則是來到了陳浩的面前,她握著陳浩的手動感情的說道:“你放心,哪怕你不是男人了,我也喜歡你,我愿意伺候你一輩子。”

    這一句表白瞬間引得一片叫好。

    真愛。

    這是真愛啊。

    陳浩被陳婷握著手,內心只想說一句話。

    大林。

    mmp啊。

    ……

    ……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