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099章 發現,喜劇
    馬錢子堿。

    林振東對這個名字并不陌生。

    這馬錢子堿又名“士的寧”,是一種極毒白色晶體堿,曾用于中樞神經興奮劑。

    1904年美國圣路易斯奧運會馬拉松比賽,有運動員依靠它獲得金牌,但由于副作用失去了再次參賽的可能。

    而這個還有另一個學名,叫做‘牽機藥’。

    這個相信大家也聽說過。

    因為歷史上最有名的三種毒藥中,牽機藥占其一。

    掛了電話后,林振東百度了一下。

    百度這么說的:牽機藥其實就是中藥馬錢子,馬錢子的主要成分是番木鱉堿和馬錢子堿,吃下去后,人的頭部會開始抽搐,最后與足部佝僂相接而死。

    狀似牽牛,所以起名‘牽機藥’。

    馬錢子堿可是有苦味呢。

    普通人號的話,基本上也吃得出來。

    這馬錢子堿產地也在泰國,但問題你要是下毒,你得在食材里吧。

    卡塔安說了,現場的食物、飲料都提取了,根本就沒有馬錢子堿毒。

    那么問題來了。

    這到底是怎么中的毒呢?

    陳浩也是皺眉說道:“想不明白啊,是不是這兩人在外邊吃的飯?在飯店里中的毒?”

    “根據鄰居還有監控證明,納瓦是早晨7點來到的席蓉蓉家里,然后啪啪的時候席蓉蓉就中毒死了。”

    林振東也有點不解:“如果說有嫌疑,這納瓦肯定嫌疑最大,要是他不死,我肯定懷疑是他下毒的,但他總不能自己毒死自己吧。”

    “這就奇了怪了。”

    陳浩也是搖頭。

    按理來說,馬錢子堿中毒至死量肯定不低,其次這個大劑量那絕對是苦的。

    就像吃飯一樣,稍稍苦一點大家都能感覺得出來。

    “大b,你調查一下,這納瓦在來席蓉蓉家之前在哪里?是在自己家還是在哪?”

    林振東想起了什么,然后快速的給大b打了電話。

    看似局長讓自己協助黃飛,可黃飛明擺了想靠著自己調查出來事情的真相。

    林振東也差不多。

    誰不想證明自己吊大?

    為此,林振東一方面讓大b去調查一下納瓦在來之前的情況,一方面,林振東要去找一下席蓉蓉的閨蜜了解下情況。

    按理說,身為一個是不可能背叛主人的,但是卻也不是全無可能。

    萬一想要和主人一起殉情呢?

    0分鐘后,林振東來到了ut,也就是泰國商會大學。

    這是東盟頂尖學府,也是泰國高等教育機構里最早成立的私立大學。

    而席蓉蓉的閨蜜,關麗就是在傳媒藝術學院,也即將畢業了。

    “恩??”

    當林振東來到傳媒藝術學院找到關麗的時候略顯錯愕。

    因為關麗身邊的一名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柳瑩。

    “關麗。”

    林振東朝著關麗輕輕點頭,然后給柳瑩打了一個招呼:“柳小姐。”

    “郭林,我都跟你說了,你跟蓉蓉已經結束了,都已經半個月了,你為什么還放不下呢?”

    關麗朝著郭林有點無奈的說道:“而且你根本不了解蓉蓉,她…她已經不是從前的她了。”

    當初郭林跟席蓉蓉分手后就找過關麗,希望關麗幫忙求一下情,兩天時間郭林找了關麗十八次。

    恰恰如此,現在關麗一見到郭林也有些頭大,甚至都沒有細想怎么郭林跟柳瑩認識。

    至于林振東也有些無奈。

    《我不是藥神》里他一穿是舔狗。

    這《唐人街探案》里怎么還是舔狗。

    尼瑪。

    系統肯定是遭受過女人的傷害。

    吐槽歸吐槽,但這些也只是在林振東心里一閃而逝。

    他聽完關麗的話直接說道:“你誤會了,我來是想向你了解一下席蓉蓉的情況…哦,忘記跟你說了,席蓉蓉今天早晨已經去世了,死于馬錢子堿中毒,而且不僅僅他,一同死去的還有納瓦……。”

    聽著林振東的話,關麗的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這,這,這怎么可能?我們昨天晚上還聊的好好的啊,而且約好了下周要回國去杭州玩。”

    一旁的柳瑩倒神色自然,她跟關麗不同,柳瑩殺的人多,見的死人也多。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有些失態的關麗喃喃自語,依舊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關麗,你先冷靜一下,席蓉蓉的去世我也很難受,但是人死不能復生,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出殺害她的兇手,為她報仇。”

    望著關麗,林振東聲音略帶認真的說道:“所以,有幾個問題希望你可以回答我一下。”

    關麗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略帶痛苦的說道:“你說吧。”

    林振東問道:“最近席蓉蓉的心情怎么樣?她有什么煩惱或者說向你傾訴過什么嗎?”

    聽得林振東這個問題,關麗的臉色明顯有些不自然,然后搖頭說道:“沒有什么,她心情挺好的。”

    林振東突然說道:“關麗,我知道席蓉蓉是玩s與的,她是奴,她是不是也想拉著你去當奴??”

    一句話讓關麗臉色變得通紅。

    至于柳瑩則是一愣:“什么意思?”

    作為2019年的新時代青年,林振東對于任何知識都是有所涉獵,而且在逼乎和渣浪上也是見過很多字母圈的事。

    只能說這個圈的很多東西如果按照掃黃打非的標準來說,一部小黃文恐怕連字母圈的百分之一都達不了。

    而且對于一些奴來說,她們為主人尋找新的奴是她們的本分。

    剛剛關麗臉上的表情略顯不自然,雖然林振東沒有學過微表情,可他大致想了想也能夠明白。

    對于席蓉蓉來說,恐怕能夠把自己的閨蜜奉獻給主人是最幸福的事。

    不得不說,林振東說的確實對。

    這也是為什么關麗說席蓉蓉已經不是從前席蓉蓉的原因所在。

    開什么玩笑呢?

    自己堂堂 ut的高材生竟然去當別人的奴隸。

    賤不賤呢?

    可席蓉蓉卻并不在意,說什么主人多好之類的,大家幸福的一起哪啥多好。

    為此,在關麗嚴肅認真的拒絕后,席蓉蓉這才放棄了,但有些失望的說道:“麗麗,你不幫我,我怎么能斗得過那個婊子。”

    10分鐘后,林振東和陳浩一起離開了。

    他對于柳瑩即沒有刻意親近,也沒有故意疏遠來引得注意,就是平淡之交。

    待得林振東離開后,關麗這才反應過來:“瑩瑩,你怎么認識郭林的?”

    柳瑩說道:“我在訓練基地的時候認識的,我還想問你怎么認識他的呢?”

    關麗大致說了下,然后柳瑩疑惑的問道:“對了,剛剛你們說什么,還說什么奴之類的是什么?”

    關麗:???

    ……

    目前的事情顯然清晰了,林振東重新的縷了一遍。

    “奴之間的爭寵??”

    陳浩感覺有些好笑:“這他媽的,比我還會玩啊。”

    林振東搖頭:“現在只是猜測,具體怎么樣等找到這個女人再說吧。”

    陳浩輕輕點頭:“席蓉蓉和納瓦的手機里先看看有沒有,然后大b那邊看一下有沒有什么發現。。”

    林振東笑道:“還有黃飛那邊,別管怎么說,我們名義上還是互相協助嘛。”

    可萬萬沒有料到,下午卻是傳來了一個讓他不可置信的消息。

    黃飛掛了。

    掛了。

    掛了。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黃飛掛了。

    而且掛的很莫名其妙。

    事情倒回到上午。

    黃飛讓林振東去查席蓉蓉生前人際關系,而黃飛則去納瓦工作的健身房去調查情況。

    這個案子黃飛斷定是納瓦這邊的事。

    所以他才把郭林(林振東)去派到查席蓉蓉那邊的事。

    來到健身房,黃飛出示了警官證,問了納瓦的幾個同事,都說納瓦這人太花心,前一段還因為勾搭有夫之婦被暴打過。

    不過同事聽說納瓦死了都很震驚,紛紛表示納瓦說不定是又勾搭了什么有婚之夫,然后被弄死的。

    黃飛查了一下納瓦的學員,基本上沒有什么發現,然后他準備去納瓦家看看。

    非常湊巧的是黃飛在去的路上卻是遇到了搶劫,然后他把劫匪逮住后還稍稍裝了一下逼。

    結果一個不注意劫匪突然搶了黃飛的槍,爭斗中黃飛就這么掛了。

    可謂死的憋屈。

    小伙伴也驚呆了。

    林振東也有些震驚。

    這。

    太兒戲了吧。

    會議室里,局長發表了一翻感人肺腑的話,大致意思就是黃飛擔任警官期間,不怕苦,不怕累,發揚艱苦奮半的精神,為了唐人街的治安做出了不可磨來的貢獻等等。

    反正人已經死了,漂亮話要說的。

    至于黃飛的工作將由黃飛的弟弟黃蘭登來接任。

    等等。

    誰??

    林振東猛得抬頭。

    黃蘭登??

    看著一臉悲痛的黃蘭登的臉,林振東也是莫名的有些忍俊不禁。

    因為這張臉讓自己也有點出戲。

    畢竟在《唐人街探案》開播時,這位還是好男人。

    會議結束,局長把林振東叫到了辦公室,噼里啪啦說了一翻。

    “局長,我明白,我已經找到一些證據了。”

    林振東開口說道。

    畢竟黃飛掛了,目前也就剩下林振東了。

    大b已經查到了納瓦那天在去席蓉蓉家的時候是在另一個女人家過的夜。

    “就是這里,5樓。”

    大b朝著林振東說道:“我調查了周邊監控,然后問了一下其它人,這納瓦當天是在這里過的夜。”

    上樓,來到一戶門前敲門。

    “你們找誰?”

    門里響起了一個女孩的聲音。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