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00章 詭異母女,初見曙光
    “你們進來先坐一下吧,我媽媽還沒有下班。”

    女孩略顯懦懦的說道,然后把門給打開了。

    通過簡單的了解,女孩叫劉琳,今年12歲,在政府小學上學。

    為了查到思諾在哪家學校上學,林振東專門查過一些關于泰國小學的情況。

    政府學校里邊國民免費教育,但是上學的兒童必須有一名泰國父母,然后出生地必須在泰國注冊。

    這也就是說劉琳的父親應該是泰國人。

    進了屋里,林振東倒有點驚訝。

    因為劉琳的穿著很樸素,家里的條件應該不會太好,但屋里的裝修不能算豪華,可卻并不差,而且看樣子這裝修應該沒有超過一年。

    林振東曾經干過一段家裝業務員,對這些還是有了解的。

    在林振東打量著房子的布置的時候,劉琳拿著一本書坐在角落里,抬頭看林振東一眼,結果被發現又急忙的低下了頭。

    這是一個內向或者靦腆的女孩。

    陳浩走到了劉琳的面前笑著說道:“你媽媽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我媽媽在蛋糕店里工作。”

    劉琳抬頭略顯緊張的說完,然后繼續的低頭看書。

    “你不用緊張,我們就是找你媽媽了解一下情況。”

    林振東在一旁問道:“劉琳,你認識納瓦嗎?”

    劉琳聽著這個名字身子稍稍顫抖了下,然后點頭說道:“認識。”

    咔嚓。

    就在林振東準備繼續問的時候,門口傳來聲音,好像是在拿鑰匙開鎖。

    劉琳急忙站了起來,然后朝著門口說道:“媽媽,門沒鎖。”

    “怎么不鎖門?”

    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一個穿著紫色衣服的女子走了進去,看起來也就30歲左右,她看見屋里的兩名陌生男子也是臉色一變:“你們是誰?”

    林振東自報了姓名,然后說道:“我們最近在調查一件案子,有些事想詢問你一下。”

    “案子?”

    霍霞微微皺眉,然后臉色略顯不確定的問道:“是納瓦?”

    林振東輕輕點頭:“看來霍女士你也看新聞了。”

    “是的,現在電視臺和媒體都報道了,我想不知道都難。”

    霍霞說著把手里的菜往廚房帶去。

    面前的霍霞雖然已經30歲左右了,可是臉上卻并沒有什么皺紋,看起來保養的挺好,身材也不錯,并未因為生了孩子身材走樣,是一個成熟的美艷少婦。

    而這時霍霞把菜放好,然后給林振東和陳浩倒了兩杯水,這才坐到了沙發上說道:“你們想問什么?”

    林振東打量著霍霞說道:“冒昧問一下,您先生?”

    “我先生在兩年前因為意外去世了。”

    “哦,您和納瓦的關系是?”

    “納瓦是我的健身教練。”

    “就這么簡單?”

    林振東望著霍霞說道:“據我們調查,昨天納瓦在你們家過的夜,而他也是今天6點才離開的你家。”

    霍霞臉色有些不自然:“是的,我和納瓦在談戀愛。”

    “那么你認識席蓉蓉嗎?”

    林振東突然問道。

    “啊?”

    霍霞一楞。

    這時劉琳則是輕輕的咳嗽了一聲說道:“媽媽,我出去一下。”

    “去吧。”

    回過神的霍霞說道:“別走太遠,一會就要吃飯了。”

    因為劉琳的打岔讓霍霞稍稍的心情平復了一下,待得劉琳離開后,霍霞這才說道:“我認識她。”

    “也僅僅只是認識嗎?”

    林振東淡淡的望著霍霞說道:“據我們調查知道你和席蓉蓉都是彼此知道對方身份的。”

    15分鐘后,林振東和陳浩離開了霍霞的家中。

    “你發現了什么?”

    林振東朝著陳浩問道。

    陳浩笑著說道:“按理來說知道自己的戀人,或者算主人死了就是不悲傷也得震驚吧,但是霍霞卻是表現的太浮夸了”

    說到這里,陳浩停頓了下說道:“而且我覺得霍霞與劉琳的關系有些,有些奇怪。”

    “是啊,很奇怪啊。”

    林振東輕輕點頭:“尤其是在我第一次問霍霞是否認識席蓉蓉的時候,那個時候霍霞是準備否認的,但是因為劉琳的打斷卻變成了認識。”

    “按理來說,這霍霞自然是第一嫌疑人。”

    陳浩卻是一攤手說道:“但我們也看監控了,納瓦是6點離開的霍霞家里,而且監控里納瓦是兩手空空離開的,也并沒有帶什么東西,更何況霍霞也沒有機會下毒啊。”

    一頭霧水。

    如果是霍霞下毒的,那最先死的也應該是納瓦才對,而且馬錢子堿真中毒的話,也就十幾分鐘,怎么可能那么延遲呢?

    “繼續查一下。”

    林振東想了想說道:“雖然霍霞有嫌疑,可還是要查一下其它人,看看納瓦是否還有別的奴?”

    這一查不要緊。

    納瓦真他媽的是個人才。

    他竟然有七八個奴。

    不止如此,除了奴之外,他還談著三個女朋友,這三個女朋友是互相并不認識的,其中有一個已經懷孕了。

    這還不算,納瓦曾經勾搭過的有婚之夫也有幾個。

    林振東來到了唐人街一家飯館,這里的老板就是曾經暴揍過納瓦的人,他的老婆就被納瓦勾搭過。

    “死了???”

    老板一聽這個哈哈大笑了起來:“媽的,死的太好了,這個垃圾就應該下地獄。”

    說完,老板突然想起什么說道:“不是,警官,你不會懷疑是我殺的他吧,怎么可能?我是想殺他,但是殺人是犯法的。”

    林振東笑道:“別擔心,我就是來調查一下。”

    老板顯然沒有什么嫌疑。

    也非常高興。

    倒是老板娘眼里閃過一絲悲傷神色。

    晚上,唐人街大排檔。

    “沒有任何的線索。”

    大喝了一杯酒有點無奈的說道:“我這邊查了納瓦的人際圈,雖然他渣,但說想要弄死他勢不兩立的倒真沒有。”

    “我說啊,那個霍霞肯定有問題。”

    陳浩想了想說道:“你想啊,納瓦是從她家里離開的,我們也查了監控了,中間納瓦是并沒有去任何的地方,你說不是她下毒的是誰下毒的?”

    “問題是怎么下毒的???”

    林振東皺眉道:“我們搜查了席蓉蓉的家里,根本就沒有馬錢子堿,這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納瓦要跟席蓉蓉雙雙殉情呢。”

    顯然,因為這個案子,林振東四人也是暫時沒有去夜上海繼續演戲接近閆先生。

    黃飛的死弄的局長非常的頭大,再加上媒體的報道這次的事件都快要朝著邪教方面去了。

    這個案子必須要破。

    林振東也想要憑借著這個案子在局長的心里加上幾分。

    陳婷突然說道:“那么假如毒就在納瓦身上呢?”

    “什么???”

    林振東一楞,然后望著陳婷問道:“你說什么?”

    被林振東直楞楞的盯著,陳婷有些緊張的說道:“我的意思是有沒有可能馬錢子堿抹在了納瓦的身上,然后”

    這個然后陳婷沒好意思說出來。

    作為被哪啥過一段,而且經常給客戶做按摩的陳婷在聽林振東他們的討論第一反應是這馬錢子堿可以抹身上。

    是的。

    假如馬錢子堿抹在納瓦的身上,那么一切好像都可以解釋了。

    因為是奴,所以肯定是先伺候納瓦的,然后席蓉蓉先中毒,至于納瓦也是后中毒。

    這個推測是合理的。

    可有些邏輯也是說不通的。

    想到這里,林振東直接給卡塔安打了電話:“抱歉,這么晚了還給您打電話,我想問的是納瓦的身上是否沾有馬錢子堿毒?”

    “沒有。”

    卡塔安微微搖頭說道:“他是中毒的,但是身上表皮并沒有馬錢子堿。”

    “這”

    林振東掛了電話。

    “走。”

    他朝著陳浩說道。

    陳浩一楞:“去哪里??”

    “去席蓉蓉家里。”

    林振東說道:“目前來看只有這個推測是正確的,但是既然納瓦的身上并沒有馬錢子堿,那么你記不記得納瓦是穿的什么衣服?”

    “睡衣。”

    陳浩想了想說道。

    “不止這個,他當時頭發還沒有干。”

    林振東仔細回憶了一下說道。

    陳浩突然恍然:“你的意思是??”

    “對,到底是不是,去席蓉蓉的家里檢測一下那衣服就知道了。”

    林振東開車帶著陳浩來到了席蓉蓉的家里。

    “誰???”

    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席蓉蓉家的門竟然是開的,房間里也是有異動,這讓林振東和陳浩兩人都是稍稍戒備了起來。

    “大海,守著窗戶,有”

    林振東拿起手機還沒有說完呢,屋里的黑影仿佛發覺了。

    撲通。

    房間里的黑影卻是快速的跳下了窗戶。

    追。

    林振東和陳浩也是跳下了窗戶。

    一翻追逐,在前邊黑影即將拐彎的時候,突然直接被撞了出來。

    李海趕到了。

    三人直接把黑影給制服了。

    然后這才發現是一名40歲左右的中年人,禿頂,而且手里竟然拿著衣服。

    “你們干什么?”

    中年人怒氣沖沖的說道。

    “干什么?我還想問你干什么呢?”

    陳浩冷聲說道:“為什么你在席蓉蓉家里?而且拿著的這是誰的衣服???”

    “我”

    中年人語氣一囧,不過卻是嘴硬的說道:“我只是看著門開著,所以就進來看看了。”

    “呵呵,你這個理由是騙三歲小孩子嗎?”

    陳浩有點樂了。

    林振東搖頭說道:“大海,你和大先把他帶回警局,耗子,我們再上去看一下。”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