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03章 終于找到你
    第103章

    是的

    此時林振東望著面前女孩甜甜的笑容感覺到頭皮發麻

    思諾

    他沒有想到竟然以一種這樣的方式見面了

    始料未及

    自從來到了唐人街探案里,林振東一直在尋找思諾。

    對于他來說,他的任務就是拯救思諾。

    關于如何拯救?

    關于怎么拯救?

    林振東并不清楚,也不知道。

    說一句不恰當的話,就跟談對象一樣,你總得有一個對象再說理論吧。

    就像林振東有一個網文作者朋友,說起談對象是頭頭是道,結果五年了,還尼瑪單身狗。

    你說有個屁用?

    當然,這只是一個比喻,林振東可不是戀童癖,他更不會對思諾有絲毫的想法。

    現在的他只是想著先找到思諾,所以林振東用了很多方法。

    他動用了警局的關系。

    他也讓唐仁幫忙找一下。

    甚至來到了這里這么久了,林振東在想是不是思諾并沒有在唐人街?

    或者說并沒有曼人谷呢?

    結果。

    這個時候林振東都想哭了。

    終于找到你。

    還好我沒放棄。

    但是戲劇化的是這根本不是自己找到的。

    相反卻是偶遇。

    這種偶遇讓林振東有些蛋疼。

    不過更蛋疼的是面前的看起來嬌小的思諾甜甜的笑容。

    這笑容讓林振東頭皮發麻。

    此情,此景。

    林振東很難不想起唐人街探案里最后思諾**oss的邪魅一笑。

    這些說來漫長,但其實也就一分多鐘,可是這一分多鐘已經足夠讓思諾和劉琳兩個小女孩略顯擔心了。

    尤其是劉琳,她瑟瑟發抖。

    對于劉琳來說,她認為自己終于逃離火坑了,而且她見了李海的母親,雖然那位阿姨躺在床上,身形消瘦,臉色蒼白,但是她卻在病床上握著自己的手說:“以后就把這里當家。”

    是的。

    家。

    這個詞對于劉琳來說從父親去世后就再也不存在了。

    在父親在的時候,劉琳是小公舉,那真的是捧在手里怕摔著了,含在嘴里怕壞了。

    都說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這一點在劉琳父親的身上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證明。

    可是好景不長,父親因為工地意外去世了,而且公司也是賠償了一筆錢。

    從那之后,劉琳的好日子不復出現了。

    劉琳始終不明白為什么母親討厭自己。

    而且一次一次的說:“就因為你,我的身材走形了,就因為你,我的胸下垂了,你個垃圾,你要是個兒子多好。”等等。

    雖然有著父親的賠償金,劉琳的家庭在唐人街看來是小康之家。

    但是劉琳已經幾年沒有買過衣服。

    穿的不是鄰居送的就是思諾送給自己的。

    基本上霍霞連一件新衣服都沒有買過。

    別人家的孩子過年有新衣穿,有紅包拿,她劉琳過年除了遭受母親的冷暴力就是遭受毒打。

    更不要提那件事了。

    本來劉琳昨天還處于絕望中,母親被抓了,以后她說不定就要送福利院了,但是李海哥哥領養了她,又見了李海的媽媽,這仿佛讓劉琳獲得了新生。

    可現在。

    因為心中有鬼,所以無法坦然。

    甚至有那么一剎那,劉琳想要突然承認了。

    “琳琳,我想起來了,我媽讓我幫她買醬油,我就先走了。”

    倒是思諾的心理很強大,她沒有理會林振東,直接朝著劉琳說道。

    背對著林振東的思諾朝著劉琳做了一個表情與手勢。

    劉琳也是心中才定了下來:“行,你走吧。”

    “哥哥再見。”

    思諾朝著依舊楞神的林振東說道。

    “啊,再見。”

    林振東這才恍然,他朝著思諾也是輕輕點頭。

    “大海哥呢?”

    劉琳感覺隨著思諾一走,情況又有些尬,然后問道。

    “哦,他一會應該就過來了。”

    林振東笑了起來:“剛剛我跟他通過電話了,怎么樣?還有沒有需要收拾的東西?”

    劉琳忙擺手:“沒有了,基本上都收拾的差不多了。”

    “恩。”

    林振東這才問道:“剛剛那個是你同學?”

    “恩,是我同學,而且是我最好的朋友。”

    劉琳輕輕點頭說道。

    “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思諾。”

    “哦。”

    林振東這個時候心中也是大定。

    他還擔心這思諾也會像阿香一樣,直接變一個名字呢。

    既然知道思諾了,那么林振東并不慌了。

    要是變得太急切反倒不美。

    更何況,此時的思諾到底已經成長成了**oss還是處于闖關階段林塵也不知道。

    如果說一開始僅僅只是懷疑,那么在丁海峰告訴自己有點疑惑為什么馬錢子堿出現在自己家的時候就心中有數了,更不要提又見到了思諾。

    可到底這件事是思諾干的?

    還是面前妖孽的劉琳干的?

    林振東也有點拿不準了。

    畢竟雖然說這不是拍電影。

    但是目前就是在電影里啊。

    一切皆有可能。

    沒大一會兒,李海、**、袁龍也是來了。

    李海朝著劉琳笑著說道:“琳琳,收拾的怎么樣了?”

    “剛我還跟林哥哥說呢,一切都已經收拾好了。”

    劉琳開口說道。

    “那行,明天你就正常上學就行了。”

    李海輕輕點頭:“明天這邊我們幾個幫你收拾就行,走吧,家里做好飯了,我先送你回家。”

    顯然,李海這個憨厚的漢子已經把劉琳真的當親妹妹了。

    那么就由李海送劉琳先回家,而林振東、陳浩、**三人則是先來到了夜上海。

    陳浩低聲說道:“今天沒有必要裝了吧。”

    “還得裝。”

    林振東低聲說道:“咱們現在破案了,今天就是慶功宴,你慶功的時候再發一下酒瘋,你說多完美??”

    陳浩咬牙切齒的說道:“行,你狠。”

    “音樂。”

    林振東也是響了一下手指,歌廳里的音樂響了起來。

    往事不能回味這首歌又一次的響了起來。

    這仿佛就是系統設計。

    只要唱歌,必須得有這首。

    “時光一去不復回。”

    “往事只能回味。”

    “憶童年時竹馬青梅。”

    ……

    陳浩唱著,然后示意大家喝著。

    “這看樣子陽痿好了???”

    有人就比較的賤,直接朝著陳浩大聲問道。

    “你他媽的一會別走。”

    陳浩直接怒了:“老子現在是唐人街第一神探知道不?小心弄死你。”

    你還別說,這句話的威力還是挺大的。

    其它人就慫了。

    當然,也有人不在意:“喲,阿sir,很牛逼啊。”

    然后就有一些緩和氣氛的:“好了,來嗨皮的,就不要鬧的不愉快了。”

    張信則是依舊笑呵呵的看著。

    反正他相信這幫人根本不敢在夜上海鬧事。

    當然,對于最近的案子張信也是聽說了。

    這陳浩確實有兩下子。

    難道是因為那家伙不頂用了所以就變聰明了嗎?

    突然張信有些惡意的猜測著。

    畢竟東方不敗不也是切了之后才不敗的嗎?

    歷來太監好像都挺強?

    還有閆先生?

    想到這里,張信忙拒絕自己再想下去,畢竟閆先生是自己的老板,絕對不能對老板不敬。

    唱歌的時候,林振東突然接到了杜雙的電話。

    “怎么了?”

    林振東一楞。

    杜雙問林振東明天有事沒?

    “明天???”

    林振東不解:“明天應該沒有什么事,你這是???”

    當聽得杜雙說完,林振東也恍然:“放心,沒問題,那就明天中午見吧,地點你們定吧。”

    訂婚宴。

    杜雙也就林振東一個親人了。

    基本上也只能林振東參加了。

    而且訂婚,林振東倒并不感覺到意外。

    畢竟時間也到了,這一段杜雙的戀情也是相當穩定。

    掛了電話后,林振東望著舞臺上的陳浩也是樂了起來。

    這貨是演戲上癮了啊。

    這越來越浮夸了啊。

    不大一會兒,陳浩在舞臺上唱了三首歌了。

    李海也是把劉琳送到家過來了。

    “大海,明天中午你陪我一塊去參加我姐的訂婚宴。”

    林振東朝著李海說道。

    李海忙說道:“沒問題,而且杜雙姐終于訂婚了啊。”

    一旁的**不樂意了:“擦,為什么不帶我?”

    林振東認真的望著**:“為什么不帶你?你難道不清楚嗎?”

    一句話讓**無言以對。

    太他媽的打擊人了。

    “李海,你收養劉琳的霍霞什么反應?”

    林振東突然問道。

    “沒有什么反應。”

    李海有點生氣:“這霍霞滿腦子都是自己會不會判死刑,如果認罪減刑的話是怎么一個減法,能不能早點出來……”

    之前有人說過,泰國的法律有點奇怪,說基本上認罪的話就不會死刑,而且每年泰王、王后、王子生日都會大赦殺人坐個5年10年就可以出來了。

    也恰恰如此,所以泰國殺手才那么多,警察一般對殺手都是直接打死不會抓活的,萬一殺手出來報復警察也都沒安全感。

    對此,林振東最近了解了一下,泰國的法律就是如此,殺人一般判不了死刑。

    霍霞干凈利落的認罪,為的就是想早出來。

    “不行我就想法用點手段,到時讓她在監獄里暴斃算了。”

    李海想了想突然有些發狠的說道。

    這話也是嚇了林振東一跳。

    果然。

    老實人發起怒來是真的嚇人啊。

    **卻搖頭說道:“這樣的人壓根不用這樣,等她出來劉琳也長大了,而且在監獄里死了還不如在外邊死了的風險小呢。”

    “也對,不急。”

    李海想了想說道:“反正霍霞一時半會出不來。”

    至于林振東想的卻是怎么接近思諾。

    如果這個局真的是思諾設的,林振東擔心別自己還沒接近呢,先被思諾來一下。

    ……

    ……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