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54章 都是幫兇
    

    不管是在哪里,哪怕在東海這樣的大城市,基本上到了一定的年紀也是需要相親結婚的。

    在大學的時候,林振玲倒并不怎么過問自己弟弟,可是一畢業,林振玲就相當上心了。

    搜索了一下記憶,林振東驚訝的發現這個姐姐介紹了可不少妹紙。

    不過原主人并不需要女朋友。

    在學校,因為成績優異,倒并不是沒有妹紙們追求林振東,可惜的是在原主人的心里‘談戀愛浪費時間。’

    警校這4年,林振東除了訓練就是訓練,業余生活非常的可憐,連他的三個室友也勸過他,哪怕立志當警察,你也要有自己的生活呢。

    可惜然并卵,甚至有不少的人從大一就開始打賭,看誰能夠把林振東給拿下。

    但直到畢業,林振東都是孑然一身。

    在大二下學期的時候,林振東的三位室友很擔心,他們害怕林振東是不是喜歡藍朋友呢?

    萬幸,林振東是正常的。

    否則大家多尷尬?

    我把你當兄弟,但是你竟然想要睡我?

    對于這些情況,最開始林振玲并不知道,可是后來林振東的三位室友來家里吃飯,喝多的時候說過這個事。

    如此一來呢,林振玲能不擔心?

    老林家就這么一顆獨苗,林振玲倒不像其它扶弟魔,或者重男輕女之類的,她就是和千千萬萬個操心父母一模一樣的心思。

    孩子們結婚了,就放心了。

    想著原主人對于相親的排斥,林振東有些好笑。

    這是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去他們那邊,你看是咋相的?

    15分鐘后,林振東來到了馬老師家里。

    敲門,是馬老師的兒子馬健開的。

    “東子,我來了。”

    馬健的神色有些疲憊。

    “健哥,你今天沒去上班?”

    林振東低聲問道:“馬老師怎么樣了?”

    “哎,還是一個人不說話,也不想吃飯,晚上甚至一個人坐在客廳里發呆,你說這樣,我敢放心去上班嗎?”

    馬健嘆息一聲說道:“正好你來了,你先幫我照顧下,我出去買點菜去。”

    “恩,行,你去吧。”

    林振東輕輕點頭。

    臥室里,當馬洪文看見林振東時迫不及待的問道:“東子,怎么樣?抓住了嗎?”

    林振東搖頭:“暫時還沒有。”

    一句話讓馬洪文再一次的咸魚下去,整個人仿佛被抽干了力氣一般,再次躺了下去,不發一言。

    “馬老師。”

    林振東坐到了馬洪文的床邊,然后認真的說道:“雖然人沒有抓住,但是現在我們已經有線索了,您放心,您的錢我肯定幫您追回來。”

    “東子,我謝謝你,不過你就別安慰我了。”

    馬洪文有氣無力的說道:“我問過了,像我這樣的想要把錢追回來幾乎沒有可能。”

    是的。

    對于一些詐騙犯來說,因為他們大部分用的都是虛擬的電話號碼,再加上很多詐騙的要么是在東南亞,要么就是在異地,如此一來,想要抓住他們真的很難。

    這也是為什么馬洪文絕望的原因。

    他問過身邊的人,基本上都說錢肯定追不回來了,就當花錢買個教訓吧。

    如果說幾百,幾千,甚至幾萬塊,馬洪文可能會肉疼個幾天,然后大不了認命。

    但這一次,是他辛辛苦苦,省吃儉用,連抽煙喝酒都不舍得,甚至有人給他提過老伴,但馬洪文都拒絕了。

    就這樣,他努力的攢錢,33年的時間,連幾件衣服都不舍得買,這才存下了全部家產45萬。

    結果沒有了。

    咱有一說一,林振東能夠理解老頭的心思。

    電影里,他跳樓也來自于絕望,那是一種對于自己被騙的懊悔,對于45萬巨款的肉疼,甚至可以說對于這個世界的絕望。

    一輩子教書育人,結果卻被騙了。

    換誰能夠接受得了呢?

    “馬老師,我沒有騙你,我通過調查,這一次騙子應該就在國內。”

    林振東呵呵笑著說道:“他應該沒有在東海,但肯定在國內,只要在國內,那么我們想要抓住他就不困難,還有一點的是您匯款的那個所謂的安全賬戶我已經查出來了,我已經派人在盯著他了……。”

    這時,馬洪文的眼里閃過一道亮光:“真的?”

    “確實是真的,這樣,馬老師,您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答應您,把錢給您追回來。”

    林振東輕輕點頭,然后說道:“您現在是不是可以起來吃點東西了?”

    有時候就是這樣,當突然心中有塊石頭放下了之后,自然心胸也就放寬了,然后餓啊,累啊等等就會感覺到了。

    這不,已經這么幾天沒有休息好,沒怎么吃喝的馬洪文怎么可能不餓?

    廚房里,馬健給自己父親留著飯菜,林振東幫老師盛了一碗米飯,然后把飯菜也都端到了桌上,馬洪文開始吃了起來。

    “馬老師,這幾天,如果需要您的配合的話我給您打電話,平常,你該上課上課,然后最近健哥不是定婚期嘛,您還得打起精神給那邊商量日子呢。”

    林振東望著自己的老師笑呵呵的說道。

    “東子,謝謝你。”

    馬洪文這時抬頭認真的說道,眼也有點濕潤。

    在被詐騙后,馬洪文也算體味到了人情冷暖。

    他是被騙了,馬洪文不是傻子,當老師的又怎么可能對于其它人的臉色觀察不出來呢。

    就像學校的一個同事,明著來看望自己,其實就是冷嘲諷的。

    你馬洪文不是挺厲害嗎?

    你馬洪文不是模范老師嗎?

    你馬洪文不是年年都是升高中班級第一名嗎?

    你這么牛逼怎么被騙了呢?

    這同樣是馬洪文有些承受不住的原因。

    別管任何事情,大家仿佛對于各種詐騙犯也罷,其它嫌疑犯也好,對于他們的譴責反倒不如對于受害者的譴責。

    像在《唐人街探案》里的阿香,陳婷等人,她們明明已經逃離了地獄,但是正所謂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

    這方面,不得不說詐騙犯們揣摩人的心理也揣摩的非常到位。

    大部分人,只要被騙的是小數目,甚至幾萬塊,有的也都不報警了。

    就像林振東認識的一個網文作者,去大保健去了,結果倒好被騙了三萬塊,什么狗屁大保健,直接被坑了喝了一晚上的酒。

    你說,他敢說出來嗎?

    臉面大于天啊。

    最后還是喝大的時候嚎啕大哭說出來的。

    說什么人生中第一次大保健就這樣交代了。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

    不得不說,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越來越少。

    這年頭,你給人一個信任,別人轉身插你一刀。

    誰還敢信呢?

    咔嚓。

    這時,馬健買菜回來了,他看著客廳里的情況嚇了一跳,緊接著臉上露出巨大的喜色。

    “行,健哥回來了,那我也走了,正好我要繼續走訪調查一下。”

    林振東說著站了起來。

    “我送……”

    “不用,馬老師,您今天再休息一下,還是我說的那句話,您放心,我身為您的學生,您應該也是了解我的。”

    林振東笑著說道:“我從來不會說假話,所以您這一段恢復自己的正常生活就行。”

    馬洪文道:“行,小健,你送送東子。”

    “不用,真不用送。”

    “走吧,東子,我送送你。”

    馬健微微擺手,硬把林振東送到了樓底下,然后關心的問道:“東子,你和我爸說什么了?他竟然肯吃飯了?”

    “沒有什么,我就是告訴他這個案子我肯定會破的。”

    林振東搖頭笑道:“不過健哥,這一段您還是要盯著馬老師,盡量別再他跟前說詐騙的事情,畢竟現在他的心理是正脆弱的時候。”

    “我懂,多謝的話我就不說了,總之,真的感謝。”

    馬健輕輕拍了下林振東的肩膀說道。

    “行了,你上去吧,我走了。”

    林振東一擺手說道。

    出了小區,林振東接到了同事的電話。

    “東子,我們跟了這家伙一天了,他仿佛知道我們在跟他,一直都在圖書館里泡著。”

    聽著電話里的話,林振東點頭說道:“小聰,你先盯著他,我馬上就到。”

    路上,林振東看了一眼系統。

    《唐人街探案》林振東一共獲得了拯救值為42萬。

    關于拯救明細林振東也看得出來,主要是他在后期陪著柳瑩一起當雌雄雙俠掙的。

    至于獎勵則只有3萬。

    可以說,《唐人街探案》與《殺破狼貪狼》里,林振東的拯救值基本上跟思諾的關系不大。

    收拾人販子走私器官的。

    殺為富不仁的富二代。

    殺草菅人命的富豪。

    等等。

    看著一個個的拯救明細,林振東露出了笑容。

    這幸好自己聰明啊,如果不是最后臨行前殺戮一翻,那么恐怕還賺不回這么多拯救值了。

    商場里。

    印度神油兌換10000拯救值。

    隱形竊聽器兌換1000拯救值。

    隱形測謊儀兌換1000拯救值。

    無敵隱形貼兌換1000拯救值。

    ……

    現在系統的商場里就這么4件東西,至于黃金并不在商場之中,顯然那實物只是一份。

    不過林振東略顯欣慰的是這隱形竊聽器、隱形測謊儀、無敵隱形貼三個拯救值不需要1萬。

    否則就太坑爹了。

    因為李揚大鬧婚禮的事,林振東用了一個竊聽器和測謊儀,你還別說,真好用啊。

    這一次,林振東準備又要用上竊聽器了。

    他需要用這個找到最后的人。

    30分鐘后,東海技術學院,圖書館。

    暗處,一名身著休閑裝,看起來25歲左右的清爽妹子坐在那里,這不是別人,正是林振東的同事趙小聰。

    “小聰,怎么樣?”

    林振東走了過來問道。

    “東子,沒有什么發現,他應該知道我們在盯著她,你看,竟然和女朋友在那里恩愛。”

    趙小聰有些生氣的說道:“就是因為這樣的人太多了,騙子才越來越難抓。”

    “你在這里等著。”

    林振東說著站了起來。

    “啊,東子,你要干嘛?”

    趙小聰有些錯愕,可是看著林振東給自己的手勢不得不坐了下來。

    遠處,一對學生模樣的情侶在依偎著看書,男的叫做李豹,是大三的學生,這一次馬洪文轉的錢就是先轉到了他的卡里。

    然后從他的卡里開始往外邊層層的轉賬洗錢。

    林振東記得《巨額來電》丁小田找的是叫一個張爽的人,顯然到了這里,系統已經把人全變了。

    不過這不重要。

    林振東現在要做的就是通過李豹找到卡頭。

    “警察。”

    林振東來到了李豹的面前,然后拿出了警官證,然后淡淡的說道:“我們聊聊。”

    “警官,我又沒有犯法。”

    李豹臉色一變,然后嘴硬的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了。”

    “慢著,著什么急?你知道為什么找你,用不用說出來你前天晚上和另一個女同學開房的事??”

    林振東話還沒有說完,旁邊李豹的女友武飛已經怒了:“我說我前天晚上打電話打不通,你和誰一起去開房的???”

    “飛飛,我沒有啊,前天晚上我手機關機了啊,我在宿舍啊。”

    李豹這時忙解釋一翻,然后朝著林振東怒聲說道:“你搞我啊?”

    “你以為演無間道呢?還我搞你?”

    林振東笑著朝著武飛說道:“妹子,看見那邊了嗎?那個警察姐姐有幾句話和你說,你先去那邊,我有幾件事詢問一下你的男朋友,他前天晚上確實沒有去酒店,可他有其它幾件事瞞著你,你先過去。”

    武飛有些將信將疑,然后她朝著趙小聰走去。

    “好了,我沒有時間和你廢話。”

    林振東語帶威脅的說道:“告訴我誰是卡頭?”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意思?”

    李豹依舊嘴硬。

    “你尾號為3344的卡賣給誰了?別跟我說你掉了,你知道不知道就因為你這張卡,我老師差一點跳樓,你信不信我直接拘留你?你快畢業了,如果留一個案底,哪怕只是治安拘留,你覺得你找工作有影響不?”

    林振東淡淡的說道:“對了,你女朋友還不知道你賣卡的事吧,如果她知道自己的男朋友竟然為了幾百塊就把卡賣掉了,你覺得她還給你處不?”

    “我……”

    “行了,我給你20秒時間,你也可以說我威脅你,沒錯,我就是威脅你”

    林振東淡淡的說道:“20……”

    “我不知道誰是卡頭,只是之前有個人來我們學校里書卡,說一張卡給500塊錢。”

    李豹望著林振東無奈的說道:“我不知道卡會有什么事,我……。”

    “行了,都是大學生了,就別天真了行不行?”

    林振東微微擺手:“他如果不要你的卡辦別的事,他需要給你500塊錢?我沒有時間教育你,告訴我,他在什么地方?”

    5分鐘后,林振東帶著趙小聰離開了學校。

    “東子,厲害啊,你怎么讓他說出來的?”

    趙小聰有些驚訝的問道。

    “有些人,你和他好好說話,他會配合你的。”

    林振東腳步不停的說道:“但有些人,你和他好好話說,他以為你好欺負。”

    “瘦子呢?”

    林振東往四處看了一眼:“剛剛我就沒看見他的車。”

    “剛剛他還在呢。”

    趙小聰說著撥通了瘦子的電話:“在哪呢?不是讓你開車等著嗎?什么?你可真是懶人屎尿多啊,趕緊過來,我們查到了。”

    掛了電話后,趙小聰朝著林振東說道:“瘦子去洗手間了。”

    “好吧。”

    林振東一攤手。

    瘦子叫做許峰,和林振東歲數差不多,在派出所里,他、瘦子、趙小聰三人年紀相符,所以走的也近。

    這一次,對于詐騙案其實許峰和趙小聰并不在意的,在他們看來每個月都那么多案子,慢慢查就行了。

    可對于原主人來講,這詐騙的是自己老師,他必須上心。

    但對林振東來說,他來這里是干嘛的。

    就是要拯救這些受害者的。

    他感謝系統再一次的讓自己當上警察。

    既然是人民警察。

    那么打擊這些詐騙犯自然是林振東做的事情了。

    15分鐘后,瘦子開車來了:“走,上車,媽蛋,肚子突然鬧肚子了,所以我去了別處。”

    “你不會把車停了然后去學校里上洗手間?”

    趙小聰一臉嫌棄的說道。

    “是啊,我怎么沒有想到,我還開著車去遠處上了洗手間。”

    瘦子一拍腦袋說道。

    “好了,開車吧,去電腦城。”

    林振東微微擺手說道:“按照李豹所說,收購他們卡的人叫做王陽,他應該就是卡頭,咱們盡快去,省得他跑了。”

    車上,林振東大致的說了一翻。

    按照李豹所說,這王陽是在他們學校收的卡,而且收了上千張不止。

    這僅僅只是一個學校的卡。

    林振東相信王陽也收了別的學校的卡。

    這么多卡,王陽如果分銷的話,恐怕說不定除了蔣飛之外,這王陽除了蔣飛說不定還有其它人。

    那么王陽就是一個關鍵的人物。

    如果讓他得知消息跑了,那么這條線索有可能就斷了。

    20分鐘后,林振東一行三人來到了電腦城。

    “那個就是王陽,抓嗎?”

    三人找了一會兒,然后發現一個禿頂中年人正在那邊給顧客介紹修電腦,瘦子神情有那么一點激動的問道。

    “不急,走,我們去那邊坐著。”

    林振東微微擺手。

    這么大庭廣眾下抓人,恐怕那邊,其它人能瞬間知道消息了。

    好在,現在天黑也沒多久了。

    6點半,電腦場就下班了。

    屆時,就是抓他最好時機。

    一個半小時后,電腦城下班了。

    ……

    ……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