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58章 又撞一起了

第00158章 又撞一起了

 熱門推薦:
    

    “你們為什么抓我?我犯什么罪了?我雖然是農村人,可是農村人怎么了?你們東海搞外地歧視嗎?”

    張小明面對著審訊整個人處于憤怒與咆哮的狀態。

    尤其長的一張看似憨厚的臉,這不知道的還以為真的被冤枉了呢。

    “行了,你嚷嚷什么呢?還搞外地歧視?你咋不說我們因為你丑才抓你呢?”

    趙小聰望著張小明說道:“老實交代你的問題。”

    “我有什么問題?我本本分分的做人,勤勤懇懇的做事,這一次我是來東海打工來的,結果我剛出火車站就被你們抓到這里來了,警官,你們這是欺負老實人啊。”

    張小明不咆哮了,反倒委屈了起來:“你們這樣小心我投訴你們,因為你們如果沒有證據若是強行扣押我,你們是要受到處分的。”

    “喲,還挺懂法?”

    林振東在一旁笑了起來:“你20歲的時候因為盜竊做過牢,然后出來又因為猥褻他人被拘留,可沒有想到出來后卻把當初猥褻的女孩給強了,這坐牢出來沒多久又因為在酒店打架鬧事被關了……”

    說到后邊,林振東的神色已經有些冷漠:“你這樣的還老實人?我求求你不要侮辱老實人,我們為什么抓你?三天前,你在國際莊簡筑家園附近農業銀行取款機上是不是取過一筆2萬的錢?”

    “啊??”

    張小明的臉色一變,然后他說道:“是的,沒錯,我是取過,怎么了???警官,我難道取錢犯法嗎?”

    “呵呵,取錢當然不犯法,但是這錢是誰打給你的?你知道不知道這錢是別人的救命錢。”

    林振東呵呵冷笑了起來:“張小明,我知道你是老油條了,所以威脅恐嚇你并沒有什么用,不過我們如果沒有證據也不會抓你,對了。”

    說著,林振東拿出來一張農行的卡說道:“這張卡是從你包里翻出來的,卡里邊有60萬的錢,你別告訴我這些錢都是你老老實實打工掙出來的。”

    林振東已經和國際莊那邊的警方溝通過了,張小明壓根就是無業游民,根本沒有打過工,而且他并不僅僅只在國際莊,林振東查了一下張小明的乘車記錄,他一個月的時間里有差不多有25天的時間在路上。

    這樣的一個人,他卡里躺著60萬塊,你說他本本分分,你信嗎?

    “你們干什么隨意查我的卡,我告訴你,這是犯罪,你們這是犯罪。”

    張小明望著自己的農行卡大聲的說道:“我要舉報你們,我要舉報你們知法犯法。”

    “我說你是不是不咆哮就不會說話?”

    林振東冷笑了起來:“你說這張卡是你的?是吧,但是這張卡的開戶名是汪敏,你怎么證明這卡是你的?”

    “這,汪敏是我的朋友。”

    “哦,汪敏是你的朋友,很巧,我剛剛給汪敏打了電話,他表示自己的身份證在兩個月前掉了,剛剛補辦了一個,而且汪敏是福省人,他根本不認識你。”

    “我……。”

    “所以這張卡不是你的,你放心,我會還給汪敏的,你說的對,我們抓錯人了,既然這樣,那么小聰,給這位小明同志做一下筆錄就放他出去吧,我們畢竟沒有證據,所以我們只傳喚了你2個小時,而且全程都有視頻為證,你要是愿意告就告,我們隨時奉陪。”

    林振東淡淡的說道:“就這樣,再見。”

    “警官,等等,這張銀行卡真的是我的,你不能不給我,你這是要弄死我啊。”

    聽著林振東的話,尤其是看著林振東竟然直接準備離開,張小明慌了。

    他不怕警察,因為他知道警察不可能怎么自己,大不了就是坐牢唄,那有什么?

    坐牢了,還有好菜吃著。

    可是他害怕劉塵他們啊,這些人才是真真正正的毫無原則可言,之前有個車手就因為想要退出,結果生生的給廢掉了。

    這一次他來東海也是來交卡來了。

    這張卡里是有60萬,可這60萬一分錢張小明都不可能拿。

    提成早就結了。

    最關鍵的是張小明雖然混蛋,但他也是個孝子,他母親已經70歲了,從20歲的時候張小明就各種坐牢,因為犯了強X罪,張小明還被判刑了9年,等出來后他才知道了后悔。

    這個后悔不是因為強啥后悔,而是因為沒有給母親一份保證。

    更重要的是因為他的這件事,導致母親的雙眼都哭瞎了(張小明的父親被他氣死了),目前一直都是小妹照顧。

    可是有著案底的張小明想要找工作不可能的,況且他也沒有什么技能,在這個時候他當初在監獄里認識的另外一個人找到了他,然后問他干不干車手。

    車手這行,來錢快不說,最重要的是也沒有什么風險,只要不被警察抓住就行。

    如果真的抓住了,只要不把其它人招出來,那么出來就繼續用他。

    這么一來,張小明想都不想的干了起來。

    每一次掙的錢,張小明都給了小妹,雖然母親的病暫時沒法治了,最起碼憑借著張小明掙的錢,母親和小妹能夠過的不錯。

    所以,張小明不可能背叛劉塵。

    而且他知道背叛劉塵是什么樣的一個代價。

    那個代價,他張小明是承受不起的。

    “警官,求求你了,你把我卡給我吧,如果沒有這張卡,我的母親,我的小妹都沒法活了啊。”

    張小明說著痛苦流涕:“我的母親已經70歲了,她雙眼瞎了,以前我是一個混蛋,總是和母親杠,但是一年前出獄后,我真的知錯就改了,警官,你們是人民警察,你們不能見死不救啊……。”

    一旁的趙小聰低聲說道:“東子,我們調查過了,張小明說的這倒是實情,他母親確實雙眼瞎了。”

    林振東狠狠的瞪了一眼趙小聰,然后這才望向張小明說道:“你告訴我,你來東海見誰?這張卡你又是給誰的,你放心,只要你告訴我,我會放走你,而且這件事我可以當作沒有發生。”

    張小明這個時候臉上露出遲疑之色,他望著林振東問道:“此言當真???”

    “當真。”

    林振東望著張小明認真的說道:“我們警方不會讓你陷入危險之中,所以把你原原本本把你從監獄出來怎么當的車手,這一次來東海又干什么給我說清楚,可是如果你說一句假話,那么你就去死吧。”

    張小明心里仔細的斟酌一翻,然后才說道:“好,我說。”

    “小聰,記錄。”

    林振東低頭朝著趙小聰說道。

    “我是在一年前出獄后接到了猴子的電話,哦,猴子是我當初在監獄里的獄友,而且我干車手真的不怪我,我身上背著案底呢,其它的工作我又做不了,所以正好需要錢,然后就跟著猴子一起干車手了。

    最重要的是老板大方啊,有時候我取一萬塊可以得到500塊錢,基本上一天就能輕松的破萬了,有時我沒錢了,老板先給我打來1萬塊說讓我先用著。

    老板就是劉塵。

    ……

    聽到這里,林振東突然打斷道:“等等,你說什么?你老板叫什么名字?”

    “劉塵啊。”

    張小明抬頭說道。

    “是這個人嗎?”

    林振東想了想拿出來蔣飛的照片問道。

    “不是。”

    張小明微微搖頭說道。

    “好,你繼續說,撿重點的說。”

    林振東快速的說道。

    “我這一次來東海是要把這60萬帶給劉塵,至于何時見面,怎么見面,我都是接劉塵的電話通知,他讓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們這些車手都是互相不認識的,我真的不知道其它人會不會來。”

    當張小明說到這里的時候林振東突然打斷道:“張小明,你竟然到了這個時候還說假話?”

    “我不是,我沒有,我全都告訴你們了。”

    張小明臉色一變。

    “我剛剛就說了,我們既然抓住你了那么我們掌握了足夠的證據,而且你的很多事情我們警方都知道的,現在是給你一個機會坦白從寬,如果你還隱瞞著,那么你就去跟劉塵說去吧。”

    林振東神情冰冷的說道:“我相信劉塵的脾氣肯定沒有我們這么好。”

    “別,好吧,我說,我們約定了明天晚上見面,但是見面地址他沒有告訴我,只是說讓我等微信通知。”

    張小明這時不得不說出來實情。

    然后其中有兩個點林振東依舊發現這張小明說假話,直接表示不錄了,而如此一來張小明嚇的覺得警方什么都已經掌握了,自然也不敢再說假話了。

    筆錄錄完了之后,張小明表示:“那么我可以走了嗎?”

    “恩,只要你幫我們抓住劉塵后,我們就放你走。”

    林振東輕輕點頭說道。

    “抓住劉塵?警官,你不是說只要我把事情說出來就把我放了嗎?而且劉塵知道了他會殺了我的。”

    “所以,你就好好的配合我們,你放心,我們警方對于每位線人都會保護好的,這次,真沒騙你,而且事后我可以給你申請一筆線人獎勵,除此之外。”

    林振東朝著張小明說道:“我們可以說其它人舉報的劉塵,你好好想一下,我相信你是一個聰明人,瘦子,你盯著他,看劉塵什么時候給他手機發信息,小聰,跟我走。”

    出了審訊室,趙小聰有點佩服的說道:“東子,你太厲害了,你怎么知道這張小明有幾處說謊呢:”

    “呵呵,我瞎猜的,因為我覺得他不可能說實情,結果沒有想到還真的把他給詐出來了。”

    林振東呵呵一笑,他當然不可能說自己兌換了一個測謊儀了。

    趙小聰一拍林振東的肩膀:“可真有你的,我們現在去哪里?”

    “我們去找所長,我覺得這件事需要向所長匯報一下,因為我發現情況有點不對勁。”

    林振東邊走邊說道。

    這個時候,丁輝已經接到了從帝都來的一行五人,領隊的是帝都刑警隊副隊長李朝陽。

    “丁所,情況想必您都已經清楚了,這個劉塵我們已經盯了很久了,但是因為他的身份眾多,所以一直都抓不住他,他不僅僅是簡單的經濟犯罪,相反,五年前他曾經在福省那邊和人打斗砍死過一人,福省那邊的警方也一直在抓他,可是因為他太過于狡猾,這幾年也到處流竄,所以很難找到他的蹤跡,而且此人的反偵查能力極強,除了劉塵之外,他還用過多個化名。”

    李朝陽朝著丁輝說著劉塵的一些消息,同時說道:“您可能不了解電信詐騙,所以并不清楚劉塵是做什么工作的,他就是車手……”

    “我知道,就是騎著摩托車取款的。”

    丁輝笑呵呵的說道:“我們所里一個民警最近也正在追查一宗電信詐騙案,我也是從他哪里得知車手、菜商、卡頭等稱號,算是長了見識了。”

    “哦。”

    李朝陽倒并不意外,畢竟越是發達的城市有時候越是詐騙犯想要下手的,因為有錢啊,北上廣深都是這樣。

    “那么你們知道這劉塵藏匿在何處嗎?”

    丁輝問道。

    “不知道。”

    李朝陽露出苦笑:“我們接到線人的情報,只知道這個劉塵將會來到你們長寧區,可是因為劉塵非常的謹慎,截止到目前為止,我們只有他一張略顯模糊的照片,其它的都不太清楚,這個就要你們多多配合了。”

    “沒問題,對于這幫騙子我也相當厭惡,實不相瞞,就最近我轄區就有兩個人因為被騙要跳樓的。”

    丁輝說到騙子的時候也顯得相當憤怒。

    “唉,差不多,就在前天,我們朝陽區一個女孩跳樓了,她在淘寶買東西的時候遭遇到了電信詐騙,被對方以退款為由騙了5500塊,不僅僅如此,后來又被警方以查征信為由借了網貸15萬,女孩本來就是農村的,今年剛剛畢業,結果……。”

    說到這里的時候,李朝陽神情相當憤怒:“憑什么騙子的一個電話就讓這些受害者瞬間傾家蕩產,甚至失去了生命,這也是我要抓這劉塵的原因,只有抓住他,才能找到他上頭的人是誰。”

    就在這時,丁輝的手機響了起來,丁輝接通后聽得林振東的匯報一楞,然后道:“那正好,你來這邊的招待酒店吧。”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