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92章 任務完成,小副本開啟(萬更求月票)

第00192章 任務完成,小副本開啟(萬更求月票)

 熱門推薦:
    

    鐵牛說過,想要挖墻角那就要細水長流,絕對不能夠操之過急。

    這話別人說林振東不信,但對于一個經常玩少婦的鐵牛來說林振東是信的。

    雖然鐵牛長的丑,又陽痿,但是他偏偏能夠挖不少墻角。

    也許舌頭長吧。

    雖然林振東和鐵牛的關系一般般,但是他依舊從鐵牛的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

    畢竟鐵牛身上的優點沒啥,但缺點一籮筐,林振東完全可以引以為戒。

    比如挖墻角這事。

    林振東并不想挖林阿海的墻角,但是他肯定要讓劉麗芳跟林阿海生出間隙,這樣才方便林振東后續的抓捕工作。

    不過林振東并沒有想著憑借著昨天救了劉麗芳就有資格說人家的感情的事。

    畢竟劉麗芳和林阿海的感情還是相當堅固的。

    看看劉麗芳說起林阿海給她買房子的幸福樣子,你說她怎么可能不信任林阿海?

    為此,劉麗芳笑著朝林振東說道:“多魚,我知道因為剛剛的事你對海哥有那么一點誤會,不過你放心,我都和他說好了,以后你就知道了,海哥人挺好的。”

    林振東決定不再說什么了。

    時間還有。

    現在的他怎么也得休息個半月,等傷養好了再慢慢的玩就是了。

    時光叉叉。

    林振東在醫院一周后就可以出院了,然后因為擔心打電話的那邊環境不好,劉麗芳直接讓林振東住進了清邁不錯的酒店里,這邊所有的設施應有盡有,更方便養傷。

    就這樣,林振東過起了悠閑的生活。

    他并沒有想著給反電信詐騙中心打電話。

    當初在醫院自己雖然拒絕了林阿海,但是林阿海打底打的什么算盤林振東并不清楚。

    謹慎。

    當臥底必須謹慎小心,目前的林振東又沒有多少主角光環,這也不是拍攝電影,不可能像《巨額來電》里的那小兔那樣大大咧咧的還能完全沒有任何事。

    不存在的。

    甚至林振東的臥底身份真的曝光的話,林阿海會毫不猶豫的弄死自己。

    于是林振東在酒店呆了一周,這一周他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然后偶爾給家里打個電話也一副囂張的樣子:“說了多少次了,我給你們打錢就是了,你們別管我的事,好了,掛了。”

    不得不說,林振東這種謹慎救了他一命。

    他并不知道遠在香江的林阿海緊緊的盯著林振東的一舉一動。

    這個酒店里早就布滿了攝像頭。

    這休說林振東了,就是劉麗芳同樣不知道。

    監控,竊聽。

    林阿海是一個多疑的人,在醫院的時候林阿海真的擔心劉麗芳跟林振東有什么關系,所以他才故意的試探起了林振東。

    甚至故意的刺激劉麗芳也是源于內心的沖動。

    咋說呢?

    對于林阿海來說,劉麗芳是自己的人,若是劉麗芳敢背叛自己,林阿海不能忍。

    好在劉麗芳的表示讓林阿海稍稍欣慰,所以林阿海直接換了一套說辭,拿出假的鑰匙把劉麗芳哄的是感動的不行。

    可林阿海并不代表著信任劉麗芳了。

    這次酒店就是一個極好的測試的地方。

    每一次通過監控,林阿海發現劉麗芳時不時的來跟王多魚(林振東)送粥,但是兩人關系就是普通的朋友關系,聊天的時候聊的也都是一些關于如何詐騙的。

    一周的時間,林阿海放下心來。

    他認為王多魚(林振東)值得信任,然后劉麗芳也沒有辜負自己。

    同一時間,清邁的某咖啡廳。

    “你是對的。”

    劉麗芳的神情有那么一點點的失望:“我沒有想到海哥竟然這么不信任我,這兩天他打電話明顯看起來心情好多了。”

    “其實正常,畢竟你天天的給我煲湯,我又救了你,我們兩個如果稍稍關系近一些,他難免不多想。”

    林振東渾不在意的說道:“畢竟男人的通病都是這樣,我可以左擁右抱,但是自己的女人必須始終如一。”

    “我承認海哥這次做的不對,但他那是愛我,而且海哥不是你想象的這個樣子。”

    劉麗芳微微搖頭說道:“我還是那句話,你對海哥的誤會太深了。”

    “呵呵。”

    林振東笑了起來。

    不得不說啊,林阿海真的是他娘的人才。

    這能夠給劉麗芳洗腦洗到這個地步,讓劉麗芳腦子一根筋的跟著他林阿海,這個確實很厲害了。

    如果其它人恐怕想要挖墻角沒有那么容易了。

    但是這一次他遇到的是林振東。

    劉麗芳望著林振東的樣子不樂意了:“怎么?你不相信?”

    “這樣吧,我們要不要打一個賭?”

    林振東朝著劉麗芳說道:“我們不賭別的,就賭他對你是不是真心?”

    “這個怎么賭???”

    劉麗芳錯愕的說道:“難道你要讓我像海哥一樣去監控竊聽他嗎?我告訴你,這是不現實的,海哥是相當警惕的,恐怕我還沒有安裝監控和竊聽器就被發現了。”

    說到這里,劉麗芳笑了起來:“況且我也沒有打算去監控竊聽海哥,因為我相信他。”

    “其實根本不用那么麻煩,你不是告訴他是在軒尼詩道給你買的房子嗎?”

    林振東朝著劉麗芳問道。

    “是啊,沒錯。”

    劉麗芳說起這個就滿臉的幸福:“我之前不是和你說過嘛,我和海哥是在軒尼詩道完成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詐騙,從那之后我的人生價值觀同樣轉變了,我知道原來有一種工作來錢會如此之快,所以軒尼詩道對我有著特別的意義,可是你看海哥卻幫我在那里買了一套房,就憑借著這個我愿意為海哥去死。”

    這就是劉麗芳。

    當時在《巨額來電》的后半部的雖然劇情崩塌的一無是處,可是桂綸鎂飾演的劉麗芳在前往香江,發現軒尼詩道的17樓E根本就住著其它人,從頭至尾這都是一場騙局。

    由始至終,林阿海都在騙她,她的青春,她的付出,到頭來都是一場空。

    悲劇嗎?

    悲劇。

    可憐嗎?

    不可憐。

    魯迅說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這劉麗芳才算哪到哪里。

    一個詐騙犯,一個騙了幾個億的詐騙犯,一個讓很多人都傾家蕩產的詐騙犯,林振東覺得《巨額來電》最后的煽情有那么一點的垃圾。

    三觀不正。

    這也就是你電影別人不能怎么著你。

    否則,呵呵。

    為此,林振東在這個副本中就這么一點先知了。

    從他來這個副本快一年的時間了,基本上他壓根沒有任何對于劇情的先知,完完全全的就是副本原創了。

    老實講,如果林振東回頭開新書這么寫,你信不信,讀者立馬教育他做人。

    撲的能讓林振東連鐵牛都日不上。

    恰恰如此,林振東才格外珍惜這么一個先知。

    軒尼詩道。

    這是劉麗芳的執念,但同時這也是林振東把劉麗芳和林阿海的堡壘給攻破的最佳機會。

    “什么????”

    劉麗芳聽著林振東的話仿佛聽見最大的笑話一般:“哈哈哈,多魚,我就當你給我講笑話了,不過不管怎么說我還是挺感動的,因為如果換作半個月前,你不可能給我講這么多,而且我知道你是為我好,謝謝你。”

    林振東搖頭說道:“所以你不信了???”

    “不是不信,是完全的不可能。”

    劉麗芳有些輕松的說道:“海哥怎么可能騙我呢?而且鑰匙和購房合同可都在,這是海哥給我的驚喜好吧。”

    “那咱們打一個賭。”

    林振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你信你的海哥,但是我不信林阿海,我也不是刻意挑撥你們的關系,反正于我而言只要能夠掙錢就行,我只是不希望你將來受傷太狠。”

    “行,你說怎么賭吧。”

    劉麗芳不在意的說道:“賭注是什么?”

    “如果林阿海真的給你買了軒尼詩道的房子,那么我從今往后不會再在面前說關于林阿海的任何壞話,相反,我會盡全力的和你們合作。”

    林振東淡淡的說道:“當然,我依舊不會當林阿海是朋友,我的朋友只有一個,那就是你。”

    說到這里,林振東停頓了一下道:“但如果林阿海沒有幫你買軒尼詩道的房子,我只希望你可以別再那么傻的被林阿海操控,要多為自己著想。”

    “行。”

    劉麗芳自信的笑了起來:“那你說怎么驗證嗎?”

    “很簡單,我如果說要打電話你擔心我下套,我們悄悄的去香江。”

    林振東道:“不過在去香江前,我們得把身邊的釘子給拔掉了。”

    “釘子?你指???”

    劉麗芳皺眉:“表哥?”

    林振東輕輕點頭:“我這兩天一直在想我們當初去清邁古城游玩,你說為什么馬有志和榮明杰兩人會那么巧就知道我們要去了,這其中要沒有人告訴他們是不可能的,而表哥對我恨的咬牙切齒,我相信他是最大的嫌疑人。”

    劉麗芳疑惑道:“不可能,以海哥的性格,如果表哥背叛了我們,他早死了。”

    “你想多了,表哥沒有背叛你們,他只是想收拾他,所以我如果是你的海哥,我會借著此事敲打一下他,然后讓他順順利利的幫我辦事。”

    林振東算計著說道:“所以,咱們要去香江,那么就必須不能讓表哥告密。”

    一翻話林振東說的有理有據,至于劉麗芳不坑聲了,她沉默了片刻道:“我明白你為什么這討厭海哥了。”

    “哦???”

    林振東一楞:“為什么?”

    “因為你們是同類。”

    劉麗芳認真的說道。

    至于林振東同樣的認真說道:“如果在做事上邊我們可能是同類,但在做人方面不是,我沒有那么自私自利,同時,我把你當朋友。”

    這句話林振東影帝附身,說的那叫聲情并茂。

    劉麗芳不敢與林振東對視,她低下頭輕聲道:“我知道。”

    事情算是定好了。

    然后劉麗芳先回去了,她在回去的路上給林阿海打了一個電話。

    不出所料,無人接聽。

    回去的路上劉麗芳的信念老實講已經有點動搖了。

    這就像你的一個男閨蜜天天跟你說你老公出軌了,你老公對你不好,你老公肯定有私房錢。

    說的久了。

    再加上你老公天天的不在身邊。

    也很難不瞎想。

    當然,有些男閨蜜叫做藍顏,藍著藍著就綠了。

    但是有些就是單純的男閨蜜,也不能稱男閨蜜,就是朋友而已。

    像此時的劉麗芳并沒有想著和王多魚(林振東)發生點什么,她只是把王多魚(林振東)當好朋友而已。

    恰恰因為林振東是劉麗芳在泰國惟一的朋友,這才對劉麗芳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最近兩人的友情有一定的升溫。

    為此,劉麗芳不得不斟酌著考慮著。

    況且林振東有句話說的對。

    如果這次事林阿海真的沒做錯,那你害怕什么呢?

    是啊。

    害怕什么呢?

    海哥肯定不會騙我的。

    劉麗芳回到了住處,一線、二線的話務員都在打著電話。

    表哥迎了過來:“阿芳。”

    “表哥,你進來,我有點事問你。”

    劉麗芳朝著表哥說道。

    “哎。”

    表哥望著劉麗芳的樣子心中有些不安,畢竟心中有鬼這當然心無法坦蕩啊。

    跟著劉麗芳來到了里屋。

    “表哥,坐吧。”

    劉麗芳朝著表哥說道。

    “阿芳,我那邊還要盯著新人呢,你有什么話就趕緊說吧。”

    表哥說道:“你不知道,這有些新人啊,你要不盯著,他們就給你偷懶。”

    “呵呵,不著急,表哥,你緊張什么啊,我就是找你隨意的聊聊。”

    望著表哥的樣子劉麗芳心中已經信了林振東的推測了,她不緊不慢的說道:“我記得當初海哥并不想用你,是我覺得你人可以,雖然有點缺點,比如好色,比如偶爾陰狠,但我覺得你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可是表哥啊,你太讓我失望了,我沒有想到……”

    “撲通!”

    劉麗芳話還沒有說完呢,表哥直接跪了下來:“阿度,你聽我說,當時我真的沒有想把你怎么樣,我沒有想到馬有志和榮明杰會那樣,真的對不起,至于監視你也只是因為海哥說的讓我保護你,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想背叛你……”

    “手機給我。”

    劉麗芳伸出了手。

    表哥不情愿的把手機遞了過去。

    打開手機,劉麗芳看了一眼通話記錄還有聊天記錄,她冷笑道:“你這還算沒有背叛?竟然每天定時的匯報我的行蹤?我很好奇海哥到底給了你什么?”

    “他只是告訴我如果不老老實實的,下次回來就把我扔湄公河喂魚。”

    表哥低聲說道。

    “我覺得現在就可以把你扔進去喂魚了。”

    劉麗芳沒好氣的說道:“從明天開始你每天匯報就是正常即可。”

    “哎,好。”

    表哥輕輕點頭。

    不知為何,表哥覺得這劉麗芳有那么一點不一樣了,以往提起林阿海的時候劉麗芳好像都是雙眼冒著小星星一般的崇拜般的談事,可今天好像,好像就很淡然的樣子。

    不過這些表哥不想管了。

    神仙打架,他一個小兵遭殃。

    有道是最毒婦人心。

    鬼知道劉麗芳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呢。

    他還是老老實實的互相不得罪的好。

    下午的時候,林振東回來了。

    別管是假惺惺,還是真關心,不少的人都是朝著林振東說了兩句。

    諸如身體還好吧,恢復的怎么樣,沒有大事了吧等等。

    連表哥都過來說了幾句,林振東淡淡的說道:“表哥,我們聊一聊。”

    “啊,我還有事,多魚,我們回頭再聊,我……”

    說著,表哥就想要跑,但卻被林振東給拉了回來:“先別跑啊,走,我們去外邊。”

    表哥快哭了。

    他寧愿對著林阿海和劉麗芳,也不想對著王多魚(林振東)啊。

    因為這就是一個變/態。

    那天晚上林振東輪著砍刀一路火花帶電的樣子真的是把表哥給嚇倒了。

    這一段,他最驚恐的就是林振東回來要滅自己。

    本來表哥還有那么一點奢望,就是林振東并不知情。

    結果今天算是打破了他的一點幻想了。

    “多魚啊,我,我,我……”

    “說吧,我們這筆帳怎么算?是公了?還是私了???”

    林振東直接朝著表哥問道。

    “這公了是怎么個了法?私了是怎么了??”

    表哥聽得林振東的話弱弱的問道。

    “公了很簡單,我一共挨了8刀,我也不欺負你,我只砍你8刀,如果砍完你還活著從今我們的帳一筆購銷。”

    林振東一句話讓表哥差點嚇尿,急忙說道:“私了,私了。”

    “私了簡單,一刀500萬,然后8刀也就是4500萬,同時再付我精神損失費和醫藥費500萬,我也不欺負你,直接給我5000萬就行了。”

    林振東這話同樣讓表哥要哭了。

    “多魚,別玩我啊,我壓根沒有這么多錢啊。”

    表哥瑟瑟發抖的說道:“能不能少一點?”

    “不能少,一分都不能少。”

    林振東淡淡的說道:“表哥,別告訴我你干詐騙一年多了連5000萬都沒有啊。”

    “我就是掙一個小頭啊,大頭都是林阿海和劉麗芳他們掙的。”

    表哥無語的說道:“休說5000萬了,我連2000萬都沒有啊,我就掙了1000多萬,其中大多數還都花了,多魚,你原諒我這一次,我……”

    “500萬。”

    林振東朝著表哥說道:“林阿海給了我500萬,你也給我500萬,這事算了結了,同時你是一個聰明人,以后我相信你知道怎么做。”

    說到這里林振東露出陰冷的神色:“表哥,有再一再二,可沒有再三再四。”

    “我懂,我懂。”

    表哥忙道:“我馬上給你轉錢。”

    打發掉表哥之后,林振東來到了劉麗芳的辦公室里。

    “怎么樣?”

    林振東朝著劉麗芳問道。

    “你猜的沒錯,海哥確實一直讓表哥監視著我們。”

    劉麗芳朝著林振東說道:“但是表哥這個人不能動,我只是簡單威脅了一下。”

    “威脅如果有用的話那么就不會有那么多背叛了。”

    林振東搖頭說道:“我覺得還是用點別的手段吧。”

    “怎么說?”

    劉麗芳一楞。

    “把他抓起來就是了,餓他兩三天應該餓不死人。”

    林振東笑了起來:“他正好要給我取錢,我覺得這么干可行,你把機票盯了嗎?”

    “馬上盯。”

    劉麗芳急忙說道。

    兩人仿佛偷情一般,先由林振東把表哥給打暈,然后捆成了死結,把他的嘴巴也堵住了,然后開車把他扔到了一個無人的廢棄倉庫。

    最起碼兩天內這邊不會有人發現,同時呢,兩天的時間表哥也不會死。

    就這樣,兩人來到了香江,直接殺到了軒尼詩道。

    “你好,我想問一下十七樓單位E住的是什么人?”

    林振東和劉麗芳朝著物業安保的人問道。

    “是張先生和張太太啊,你們找張先生和張太太做什么?”

    安保的人問道。

    “誰?張先生?張太太??”

    “對啊,張先生和張太太是兩年前搬來住的……”

    ……

    到了這個時候,一切都清楚了。

    劉麗芳臉上露出笑容,但是眼睛已經濕潤了起來,一顆顆淚珠滑落了下來。

    之前咱就說過劉麗芳并不是一個傻子。

    試想一下,一個傻子會跟著林阿海學了沒多久詐騙技術就掌握的非常清楚了嗎?

    不會。

    劉麗芳同樣是心機深沉的聰明人,她只是被林阿海織的感情騙局給騙了。

    最終林振東攙扶著劉麗芳離開了。

    “他騙了我,他真的騙了我,為什么?為什么騙我?明明不想買房可以不買的啊,我像條狗一樣在泰國為了他努力,每天聽著電話聲音,每天打著電話我都想吐了,可為了她我都忍了下來,結果呢?”

    “為什么?”

    “你告訴我這是為什么???”

    ……

    這時,劉麗芳的精神有一點失掌,她直接撥通了林阿海的電話。

    這一次林阿海接了。

    “怎么了?芳,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電話那頭傳來林阿海的聲音。

    “沒事,我想問一下你在干嘛呢?”

    劉麗芳強忍著淚水說道。

    林阿海笑道:“能干什么?在寶島那邊見了魯赤雄,不過魯赤雄竟然想我跟他一起干,怎么可能?但是他威脅我斷我菜商的路子,我來香江準備再擴展一下關系。”

    “你住在香江那家酒店呢?”

    劉麗芳問道:“要不,我去找你吧。”

    “你來找我干什么?我還住在以前咱們待的酒店。”

    林阿海搖頭說道:“泰國那邊一堆事離不開你啊,等忙完這一段,我帶著你四處轉轉香江,就我們兩個人。”

    “哦,行,那就這樣吧。”

    劉麗芳說著掛了電話,然后望向了林振東:“多魚,我們回家吧。”

    哀莫大于心死。

    這一刻,劉麗芳對于林阿海那種無條件的信任已經蕩然無存了。

    現在的劉麗芳只想靜一下。

    兩人返回了泰國。

    “對了,你把表哥給放了吧,看看他別出事,我就不回去了,我去酒店睡一會兒。”

    劉麗芳有氣無力的說道。

    林振東望著劉麗芳說道:“我送你去酒店。”

    “不用了,我一個人就行。”

    劉麗芳想拒絕,但林振東強硬的表示:“你現在這個狀態我不放心,走吧。”

    1個小時后,林振東把劉麗芳送到了一家不錯的酒店,給她開了房,把她送到了房間里這才離去。

    獨自關上門的劉麗芳終于失態崩潰了,嚎啕大哭了起來。

    從今天開始,她感覺自己的愛情要死了。

    至于離去的林振東則來到了那廢棄的倉庫。

    餓了快兩天的表哥已經奄奄一息了,他想過很多可能,他想到底是誰要弄死自己,但最終他什么都顧不上想了,因為已經失去意識了。

    當林振東站在表哥的面前時候,表哥整個人已經是徹底的沒有了意識了。

    就留著一口氣在了。

    “醒醒。”

    林振東拿出來一瓶水倒在了表哥的臉上,然后看著他依舊毫無意識,林振東不得不把他送往醫院。

    20分鐘后,表哥在醫院醒了過來,他看見救自己的竟然是林振東時也嚎啕大哭了起來:“多魚兄弟,謝謝,謝謝。”

    “行了,你沒事就好,我還有事,先走了。”

    林振東望著表哥的樣子有些好笑。

    這貨其實應該演戲啊。

    長的像《武林外傳》里的李大嘴似的,這渾身是戲。

    離開醫院,林振東這才給反電信詐騙中心打了一個電話。

    對于林振東這個電話反電信詐騙中心都沸騰了起來。

    終于有消息了。

    “好,東子,你繼續潛伏,我們這邊已經跟泰國簽署了協議了,屆時完全可以共同抓捕。”

    譚烈大笑著說道:“我等你的好消息。”

    林振東輕輕點頭。

    如今證據沒說的,早就固定了下來。

    現在看來劉麗芳跟林阿海已經有了裂痕了,今天晚上林振東準備再給劉麗芳上一課。

    酒店里,當林振東到的時候劉麗芳已經像咸魚一樣一動不動,甚至不聞不問,對此,林振東朝著劉麗芳說道:“你何必這樣折磨自己呢?你這樣一點用都沒有,你要是真的想要報復林阿海,那么以后等有大單的時候,你就把錢存到自己的賬戶。”

    說來林阿海夠渣。

    目前他們詐騙的錢呢根本就沒有一個在劉麗芳的賬戶里。

    銀行卡都是林阿海開的。

    其它各級銀行卡也都是林阿海在掌握。

    總之呢,劉麗芳現在對于這些錢是一點處置權都沒有。

    一翻開導,劉麗芳突然臉上露出了笑容:“多魚,謝謝你,我知道怎么做了。”

    很巧的是香江因為各種原因,林阿海竟然跟魯赤雄要對賭一個億。

    這賭約提前了。

    關于怎么賺到1個億,林阿海也心中有數,他想的就是借助著最近的上課直接去詐騙土豪。

    畢竟詐騙一些窮困大眾,這1個億無論如何也是做不到了。

    而且林阿海最想詐騙的就是那王八蛋吳秀誠,因為這貨在上課的時候百船的對他進行嘲諷。

    富商??

    有錢了不起啊。

    媽的。

    老子詐騙的就是有錢人。

    回到泰國清邁后,林阿海朝著劉麗芳說著自己的宏偉目標。

    比如這一次干完這一票他們就可以把寶島佬趕回去了。

    比如干完這一票,詐騙1個億,他們完全可以瀟灑的生活了。

    諸如此類的吧。

    劉麗芳勉強的露出笑容:“那你說怎么辦?”

    “依舊按照咱們的老套路,這個吳秀誠有偷稅漏稅不說,他和其它人還涉嫌走私,只要我們抓住他這個地,我們兩個人合作再來一出公安局到檢查院的配合,這個吳秀誠肯定上當。”

    林阿海神情有些激動的說著方案,然后看到外邊的林振東,也忙說道:“王多魚,你過來一下。”

    林振東走了過來,然后林阿海朝著他說道:“有一票大生意,你給參謀一下。”

    完全沉浸在詐騙之中的林阿海并沒有注意到劉麗芳的不對勁,他盯著林振東說道:“這次的目標是詐騙1個億,如果你有好的辦法,事后我可以分你百分之五十。”

    反正現在提前開空頭支票,林阿海開的并不心疼。

    “海哥,我覺得可以這樣……”

    林振東從第1點到第5點算是說的頭頭是道。

    然后林阿海極其滿意:“不錯,就這樣。”

    說著,他準備先出去一趟。

    “阿芳,你看看這個。”

    林振東望著劉麗芳的樣子說道:“就在剛剛,我查資料的時候發現林阿海已經申請了移民,他應該是準備干完這一票就走。”

    “這……”

    劉麗芳眼里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好,好的很,多魚,接下來我們兩人需要合作一下了。”

    兩天后。

    林振東以方老板的名義撥通了吳秀誠的電話。

    “請問是吳秀誠先生嗎?我是公安部李科長”

    林振東聲音低沉的說道。

    吳秀誠皺眉:“什么公安?這不是方老板電話嗎?”

    “你的朋友方老板因涉嫌逃稅漏稅已經被我方逮捕,其中證據確鑿,從他的口供當中你有重大嫌疑……”

    林振東這邊按著劇本在念。

    電話的那一頭,吳秀誠壓根不信,他直接掛了電話,結果他掛了電話就收到一條信息。

    這條信息正是逮捕的文件。

    然后林振東再次撥打過去了電話,表示檢查院的人稍后會跟他聯系。

    這個時候就到了冒充檢查院的劉麗芳出馬了,她以要吳秀誠證明清白的理由要他把錢放到檢查院的安全賬號上。

    就這樣。

    詐騙成功。

    林阿海激動的尖叫了起來。

    “對了,芳,這次的帳跟水房怎么拆?”

    林阿海問道。

    “這次的水房是在香江找的,我調查過身世清白,沒有暴力記錄,他們只收百分之三十的水費,一共給他們準備了624張銀行卡,時間限定在四十五分鐘內,全是嶄新的銀行卡,車手我在清邁、香江、寶島各找了一組……”

    劉麗芳語氣平淡的說道。

    這個時候林阿海以為勝券在握了,因為錢一筆一筆的洗白了。

    結果倒好。

    突然之間錢竟然不見了。

    “芳,這,這是怎么回事???”

    林阿海驚訝的問道。

    “沒怎么回事,你曾經說過這個世上誰都不要相信,我以前傻,我以為這個誰不包括你。”

    劉麗芳望著林阿海說道:“這是一個網絡時代,人人都會留下痕跡的,你申請了移民文件,這還不算,你竟然還給別人訂了花,買衣服,你在香江花天酒地,我像個傻子一樣的待在這里……”

    “芳,錢到底去哪里了?”

    林阿海望著劉麗芳說道:“你不要搞我好不好?”

    “到了現在,你竟然還只關心錢???”

    劉麗芳神情崩潰的說道:“我呢?我算什么??”

    “芳,你相信我,我們的未來在香江,我已經替你買了軒尼詩道的房子……”

    啪!

    林阿海話還沒有說完直接被劉麗芳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讓林阿海徹底懵逼了。

    “你到現在還在說謊,香江根本就沒有我們的房子,軒尼詩道?17樓單位E?呵呵,有嗎?你告訴我,有嗎?”

    劉麗芳緊緊的盯著林阿海大聲的問道:“你說啊!”

    “你竟然去了香江???芳,你什么時候對我這么不信任?我知道了。”

    林阿海突然把目光望向了林振東:“媽的,王多魚,是你在搗鬼。”

    “別鬧,你自己渣關我什么事?”

    林振東搖頭說道:“這鍋我不背。”

    “老子他媽的弄死你。”

    林阿海突然從背后拿出來了槍,正準備開槍的時候被林振東輕松的奪了過來,然后直接猛得單掌一劈,把林阿海給劈暈了過去。

    望著林阿海的暈倒劉麗芳并沒有任何的心疼或者波動。

    一個女的當對男人絕望的時候,她會相當的心狠手辣的。

    目前的劉麗芳就是如此。

    她甚至想著以后憑借著跟王多魚(林振東)的關系,兩人一起合作。

    在劉麗芳看來,王多魚(林振東)也是喜歡自己的。

    “多魚,我們……”

    劉麗芳望著林振東話還沒說完呢,同樣被林振東給一掌劈暈了。

    然后他把兩人捆綁住了。

    這個時候,外邊還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可以行動了。”

    林振東發了一條信息。

    這一次是中泰聯合行動,基本上就是要把詐騙份子全部抓捕。

    目前這里邊的全部算是證據。

    當屋內警報聲響起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擔心的不行,想要逃竄或者毀滅證據,然后林振東出來朝天花板開了一槍:“都給我安靜一下,雙手抱頭蹲下。”

    此時,林振東表明了身份。

    我。

    林振東。

    是警察。

    剛剛從醫院出來的表哥整個人徹底懷疑人生了:“他,竟然真的是警察!”

    蒼天在上。

    表哥從來沒有想過林振東是警察。

    什么時候。

    臥底警察。

    竟然可以這么玩了呢??

    此時,因為林振東及時的控制好了里邊的情況,一些證據也都固定了下來,外邊的警方破門而入也非常的輕松。

    大家進來看得這一幕也驚呆了。

    “厲害啊,這,這是我見過最牛逼的臥底了。”

    “是啊,兩個老大直接被綁住了,小弟也都被制服不敢動。”

    “中國的臥底警察太厲害了。”

    ……

    一幫泰國的警察用著泰語夸贊著。

    “東子。”

    瘦子進來看見林振東狠狠的擁抱了一下:“干得漂亮。”

    林振東道:“就你自己來了?”

    “是啊,就我自己。”

    瘦子點頭:“我是作為代表來的,同時自告奮勇,東子,你厲害啊,我們之前都擔心你受傷呢,結果你倒好,一個人輕松搞定了。”

    “行了,你就別給我說好話了,家里怎么樣?”

    林振東搖頭說道。

    “挺好的,李田發現了你通過詐騙給的線索然后就放下心來,這一段國內對于電信詐騙越來越重視,其它幾個詐騙村也都被搗毀了,然后宣傳做的越來越多。”

    瘦子開玩笑道:“說不定用不了多久咱們反電信詐騙都可以解散了。”

    “那倒好了,如果真的能夠天下無詐,那我也可以放心了。”

    林振東點頭說道。

    可他知道不可能的。

    只要這個社會有人想著貪便宜,只要這個社會有人想要不勞而獲,只要這個社會有人想要走捷徑,那么詐騙就不能避免。

    這是常態。

    雖然天下無詐是一種理想。

    但最起碼我們能做到讓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好。

    泰國的抓捕行動很快,一共差不多128名中國人全部被押解回去了。

    飛機上,劉麗芳徹底的懷疑人生了。

    先被林阿海騙的心態崩潰,好在有王多魚(林振東)的陪伴,甚至劉麗芳已經決定了要跟王多魚(林振東)一起安安穩穩的過。

    結果王多魚(林振東)也騙自己。

    所以劉麗芳自閉了。

    林振東并沒有再找劉麗芳,證據確鑿,回去自有人審她,林振東就不摻和了。

    同時,任務完成度已經99了。

    也就是說他在這個副本的任務要完成了。

    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落地后,休息了兩天,回到反電信詐騙中心卻得到了一個消息。

    刑警隊的人前來尋求幫助。

    這。

    這又一個小副本啊。

    ……

    ……

    (實在頂不住了,本來想繼續寫下去,擔心再寫下去要猝死了,明天再爆。)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