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202章 震撼,少年阿丁(求訂閱)
    

    黃餅在阿路卡沙漠,威廉一直給將軍打電話就是想要盡快的把貨給出干凈,可沒有想到政府軍那邊有叛徒,讓他沒有來得及撤離就被扎卡組織給抓住了。

    面前的sayyid威廉聽說過,是扎卡組織的高層,為人非常的心狠手辣,自己的傷口已經疼到了極致了,威廉認慫了。

    他只盼著sayyid能夠放過自己。

    關于臟彈的一些技術還有其它資料sayyid都是放在了項鏈里,他就是啪啪的時候都沒有把項鏈摘下來過。

    因為這里邊的東西不僅僅價值連城,更重要的是可以要了很多人的命。

    當然,對于威廉來說,任何人的命都沒有自己的命重要。

    但就在他準備坦白的時候,他驚訝的發現脖子上的項鏈竟然沒有了。

    “這,這,這……”

    威廉臉上露出驚恐之色:“項鏈,項鏈不見了。”

    “什么項鏈?”

    sayyid急忙問道。

    夾雜著痛苦聲音的威廉說道:“我把所有的技術都放在那個項鏈里,但是現在項鏈沒有了,我懷疑是在路上被人給搶走了。”

    “哦??是嗎?”

    sayyid突然笑了起來:“看來你這是不老實啊,我認為你需要再想一下。”

    說話間,黑袍的手又用上了三分力氣。

    “啊,啊,啊,我沒有說謊,真的,所有的資料都在那個項鏈里,真的……”

    整個房間里持續著威廉的嘶吼的聲音,尖叫著。

    10分鐘后,威廉沒有了氣息,他的身體已經全部被鮮血染紅了。

    死掉了。

    黑袍洗了一下手,然后道:“看起來威廉沒有說謊,他是把資料放到了項鏈里邊,但是現在項鏈不見了,應該還在綠谷能源公司,或者是在路上掉的。”

    哈菲有些著急:“那我現在再去綠谷能源公司?”

    “對,再去查一下,你帶著一隊人去,同時不要忘記路上也要查一下,不管如何,這個項鏈里的資料對我們非常的重要。”

    黑袍神情嚴峻的說道:“這是一場我們必須要打勝的戰爭,有了黃餅,有了臟彈的技術,我們就可以強大起來。”

    “放心,我知道。”

    哈菲輕輕點頭:“我一定把項鏈找到。”

    在哈菲看來,這項鏈極有可能掉在了追趕威廉的路上了。

    當然,也有可能是在翻車的時候掉在車上了。

    出了屋子,哈菲大聲的說道:“阿里噠烏里啦哈哈嘎嘎嘎……”

    遠處,林振東微微皺眉。

    這哈菲竟然要帶著人出去。

    難道是蛟龍小隊已經到了嗎?

    可哪怕蛟龍小隊只有8個人,這哈菲拿這么幾個人出去也是找死啊。

    林振東在遠處一邊聽著身邊的人聊天,一邊喃喃自語。

    哪怕對于副本極其了解,此刻的林振東也并不知道蛟龍小隊在哪里。

    如果他有千里眼,他就應該知道蛟龍小隊正和政府軍一樣遭受到了襲擊。

    ……

    軍艦上。

    恐怖組織已經把視頻給傳了過來,望著這視頻高云也是爆了一句粗口:“他媽的,太囂張了。”

    一旁的政委說道:“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盼著蛟龍小隊可以把鄧梅救出來。”

    而此時,蛟龍小隊和政府軍在山坡前停了下來。

    政府軍說道:“楊隊長,收到消息,前方可能有危險,我們需要改道了。”

    “什么???”

    楊銳臉上露出錯愕的神色,他快速的朝著莊羽說道:“莊羽,向軍艦報告,快一點。”

    但這個時候,軍艦聯系不上了。

    突然,遠處一顆炮彈襲來。

    “迫擊炮!!!”

    楊銳神情大變,他快速的奔跑到了車旁,拉起了夏楠就奔跑了起來。

    轟!

    幾乎將夏楠拉下來的瞬間,剛剛夏楠所做的車就已經被轟飛了。

    轟!轟!轟!

    所有的車全部被迫擊炮給轟中了。

    “所有的人有沒有事,快回話,快回話。”

    楊銳大聲說道。

    “徐宏這邊沒事。”

    “顧順、李懂這邊沒事。”

    “張天德、佟莉沒事!”

    ……

    得知自己的陣員都沒有事,楊銳長舒一口氣,也難怪他緊張,他當然知道這是一場硬仗,可是楊銳更想把每一個人都安全的帶回家。

    因為羅星的事讓楊銳非常的愧疚。

    羅星啊。

    那可是神槍手,絲毫不比顧順差的苗子啊。

    戰場上沒有多少閑心回憶,楊銳一眼望過云,叛軍與恐怖分子把政府軍打的節節敗退。

    不能再這樣了。

    再這樣,大家都得死在這里。

    “待在這里別動。”

    楊銳朝著夏楠叮囑了幾句,然后抱著槍就跑了出來。

    “石頭,后方掩護。”

    “佟莉,側冀突擊!”

    ……

    楊銳一邊下達命令,一邊快速的朝著山上跑去。

    這個時候就必須要占制高點。

    面對著槍林彈雨,蛟龍小隊依次的開始分散突擊。

    顧順作為神槍手開始一槍一槍的射擊叛軍,雖然李懂依舊壓力挺大,害怕子彈,可這個時候沒有人在意他。

    戰場上,子彈不會因為你怕就不射你。

    李懂一個鯉魚打挺把槍撿了起來。

    “陸探,把敵人的定位給我找出來。”

    楊銳大聲的說道:“徐宏去把人都帶出來,莊羽,看一下還有什么裝備可用。”

    徐宏快速的來到了大巴上,但是他驚訝的發現大巴竟然已經反鎖上了門,然后他完全的撞不開。

    至于大巴車上的司機這時已經快速的跳了出來逃走了。

    “該死。”

    徐宏只想盡快的把車門撞開。

    “迫擊炮在車隊兩點鐘方向”

    莊羽已經找到了迫擊炮的位置。

    徐宏聽到這句話轉身就跑,而迫擊炮再次的開炮了。

    轟!轟!

    徐宏直接被轟飛了,腦子里嗡嗡的響個不停。

    楊銳大聲的喝道:“徐宏。”

    “沒事,沒事。”

    徐宏掙扎著爬了起來。

    “那趕緊救人。”

    楊銳一邊開槍,一邊說道。

    當徐宏跑到車上的時候,面前的一幕讓他楞住了。

    車上的平民斷手的斷手,斷腳的斷腳,痛苦的嚎叫個不停,徐宏甚至覺得這些人恐怕已經活不下去了。

    緊隨其后跟上來的眾人也都臉色并不好看。

    這就是戰爭的殘酷。

    平民容易都是炮灰,甚至永遠不知道下一秒能否活下去。

    “顧順,李懂,快找制高點,聽我指示。”

    外邊,楊銳聲音沙啞的說道。

    “收到,張天德,掩護我。”

    顧順大聲說道。

    張天德端著機關槍噼里啪啦的掃射著對方。

    “走!”

    顧順大聲說道。

    慘烈的戰斗幾乎是白熱化了。

    “顧順,就位沒有???”

    楊銳大聲的說道。

    “還沒有。”

    瘋狂開著車想要搶占置高點的顧順和李懂大聲說道。

    “好,最后一發。”

    楊銳拿起火箭筒把最后一發煙霧彈打了出去。

    噗!

    剛打出去的瞬間,楊銳的腿部中彈了。

    遠處的山上,一名恐怖分子中的狙擊手已經就位了。

    “狙擊手,對方有狙擊手,所有的人小心。”

    楊銳大聲說道。

    遠處山上,顧順和李懂已經下車。

    顧順邊跑邊說道:“李懂,聽我說,我來解決對方迫擊炮陣地,但是我一開槍,對方狙擊手一定會鎖定我的位置,你盡快把他找出來,收到回復。”

    “收到!”

    李懂說道。

    “顧順,快,煙散了。”

    楊銳望著陣地上的煙霧彈已經要散去了,急忙說道。

    恐怖分子趁著煙霧彈散去又放了幾炮。

    噗!噗!

    這些恐怖分子正準備再一次的放彈的時候被一槍爆頭。

    “顧順就位。”

    顧順開完槍后說道。

    正如顧順所說,他在開槍后,山上的少年狙擊手已經鎖定了他的位置,并且迅速的告訴了恐怖分子。

    “就在這個石頭上。”

    恐怖分子量好了位置,直接朝著顧順來一炮。

    不得不說顧順在關鍵時刻的心理素質,他把頭盔用槍舉起,這樣讓狙擊手誤以為是他所以直接開槍。

    噗!

    轟!

    頭盔中槍,迫擊炮落彈,炸裂的石頭四處飛了起來。

    “李懂,看到他沒有?看到他沒有?”

    顧順躲藏了起來快速的問道。

    “看到,看到了,最高處山脊線,往右十米,最高處山脊線,往右十米。”

    李懂開口說道。

    顧順殺氣騰騰的說道:“李懂,把他牽制住,我來解決迫擊炮。”

    最終,李懂把少年狙擊手成功的牽制住了。

    至于顧順則是直接一槍把迫擊炮的炸彈擊中全部爆炸。

    山頂上。

    少年狙擊手的神情略顯冷漠,他并沒有什么心理波動,他在想自己怎么離開。

    計算著顧順的藏身的地方,少年狙擊手非常專業的制造了一起反光,直接晃了一下顧順的眼睛。

    就是現在。

    少年狙擊手快速的奔跑了起來。

    被反光晃到的顧順靜了下心直接開槍。

    咚!

    子彈朝著奔跑的少年狙擊手射去。

    但因為剛剛被反光晃到,所以這一槍導致顧順開槍的時候子彈有所偏移,直接把少年狙擊手的耳朵給打掉了,但是哪怕如此,少年狙擊手并沒有一絲的遲鈍。

    他直接跑到了自己的摩托車地方,開著摩托車離開了。

    “所有人撤退,所有人撤退。”

    在奔跑的時候,他下達了命令。

    很顯然,這幫人都是以他為主的,當聽著他的命令之后其它人也都開始撤退。

    此時視角重新回到大巴上。

    徐宏在大巴車底下拆炸彈。

    莊羽面對著爆炸現場心態有些失衡,他坐在大巴車里渾身顫抖著。

    拖著病腿的楊銳上了大巴車,他面對著大巴車上慘死或者哀嚎的眾人說心情沒波動是假的,但是他是隊長,所以他并未表現出來。

    “好了,下去吧。”

    望著莊羽的樣子,楊銳輕輕的拍了一下莊羽的肩膀說道。

    就在離去的瞬間,莊羽望向了大巴車上竟然還有一枚炸彈,而且已經快要爆炸了。

    “快走,快走。”

    莊羽大聲的喊道。

    下車的瞬間,他把夏楠扔到了一邊,把車底里的徐宏也拽了出來。

    轟!轟!轟!

    一顆炸彈的爆炸連帶著無數的炸彈同時爆炸。

    天翻地覆。

    沙子把楊銳等人全都埋了下來。

    九死一生。

    死里逃生的徐宏向軍艦報告了情況。

    “我們距離目的地還有80公里,但是軍艦離港的時間只剩下一個半小時,我們只有一輛狐式裝甲可以用,但還在搶修中。”

    楊銳朝著軍艦匯報道:“我們可能趕不回去了,他們政府軍有沒有其它的辦法來保障我們??”

    “上級已經向伊維亞政府提出了要求,但是對方表示現在還不能調動增援,只能提供他們的一個支援點,在離目標60公里的地方,你們營救成功后,可以先撤到哪里,但是支援點和目標之間是高危地段,徹底的時候必須小心。”

    高云說道:“另外,扎卡發來一段視頻,他們威脅我們說下一步就要把鄧梅的頭砍下來,所以你們的時間不多了。”

    ……

    巴塞姆小鎮。

    滿臉是血的少年狙擊手阿丁回來了。

    “怎么搞成了這個樣子?”

    黑袍看到阿丁的樣子也嚇了一跳,他一揮手:“快點給他包扎一下。”

    “這些中國人中有一個厲害的狙擊手。”

    阿丁齜牙咧嘴的說道:“不過我們偷襲政府軍也不算失敗,那些平民全部扎死了,可以讓他們知道跟著政府軍死路一條。”

    “好,干得漂亮,你先在鎮子上休息一下,我要去綠谷能源公司一趟。”

    黑袍望著李丁露出滿意的神色:“這里就交給你了。”

    “放心,不會出問題的。”

    少年阿丁臉色冷俊的說道。

    廣場上。

    林振東最近跟阿巴成了好朋友,兩人仿佛無話不談一般。

    剛剛那騎著摩托車回來的阿丁就是阿巴介紹讓林振東了解了一翻。

    老實講,當初看《紅海行動》的時候,林振東對于這個少年狙擊手也印象深刻。

    臉上露出的是不符合年紀的狠辣,尤其是臉上的刀疤仿佛有故事一般。

    最重要的是殺伐果斷。

    阿巴說像阿丁這樣的少年他們組織里有不少,都是從小就開始訓練,而且神槍手都會吃東西來,像顧順吃的是口香糖,至于這阿丁吃的是卡特葉。

    這是一種灌木的葉子,新鮮的卡特葉片放在口中反復咀嚼,其汁液會由苦澀轉為甘甜,其中富含的類麻黃堿類物質能刺激人腦,令人產生欣快感。

    當然,阿丁同樣吸毒。

    年紀輕輕就是娃娃兵中的姣姣著。

    而看著他滿臉是血的回來了,林振東知道蛟龍小隊應該也快來了。

    ……

    ……

    (有點卡文,大家有啥建議沒,讓猩猩抄一下)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