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網游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229章 錯愕,枯燥
    

    “來,我幫您涮一下毛肚,這個毛肚涮的時候七上八下就可以了。”

    服務員妹紙臉上掛著笑容說道。

    林振東是第一次吃毛肚,因此說道:“那就謝謝了!”

    “不客氣,然后您這個料也不對,應該放一點蒜蓉再加點蠔油就更好了。”

    服務員妹紙說著就轉身回到小料臺幫林振東和平穎兩人端來準備好的調料。

    同時,服務員用筷子夾住毛肚在鍋里幫進進出出,正好七上八下,在林振東的示意下第一片毛肚先給了平穎,然后服務員繼續幫林振東夾第二片毛肚。

    “不用了,我會了,我自己來就行了。”

    林振東知道怎么吃毛肚了,也就不再讓服務員來伺候。

    老實講林振東是挺不習慣這種伺候熱情到極致的服務了,這也是他為什么不喜歡去實體店的原因。

    有幾次去美食林或者陽光超市的時候各種搞促銷的服務員呼啦啦的朝著林振東圍了過來,弄的林振東挺不自在的。

    再說了,林振東當騎手的時候遇到了很多理解自己的客戶,都不容易,林振東可做不到像個老大爺一樣的享受著服務。

    差不多就得了。

    “那這羊肉我幫您放鍋里吧,而且兩分鐘就可以吃了,若是時間長了都化了。”

    服務員朝著林振東說道。

    “成,謝謝。”

    林振東輕輕點頭,然后待得羊肉放進了鍋里之后,他說道:“剩下的我們自己來就行,如果有什么需要我會喊你的。”

    “好,那先生您慢用。”

    服務員輕輕點頭,這才離開繼續別的桌幫忙去了。

    不得不說這巴奴火鍋的味確實不錯,但是這56塊錢一份的毛肚林振東是真的吃不出來什么好,反倒是這盤46塊錢的羊肉吃的不錯,沒有味。

    以往在其它幾個火鍋店唰羊肉的時候,基本上羊肉的腥味太重了,可是這巴奴這邊的羊肉沒有一點腥味,用他們服務員吹的來說,就是這都是巴奴自己圈了一塊地養的羊,然后不多不少養18天才開殺開吃。

    咱對這個不了解,所以人家咋說就咋聽得了。

    反正好吃就行了。

    林振東這邊埋頭吃著羊肉,同時想著自己書的情況,畢竟他還一直沒有上推薦,難道編輯連一個試水推都不舍得給自己了嗎?

    想到這里林振東就有點蛋疼。

    如果這周五還沒有推薦,林振東就準備問一下看看編輯到底啥意思。

    畢竟看數據,林振東覺得成績不算差啊,已經刷新了林振東過去寫書的記錄了,目前光裸奔收藏都漲到了3000收藏了,這其中也多虧了幾個不認識的作者的章推。

    像我最白,像新豐、卓牧閑幾個大神,這些林振東都不認識,還是跳騷大大告訴林振東在他們共同群里提了一嗓子,然后一個個的給了推薦。

    林振東默默的記了下來,等自己成神了也給人家章推一下。

    白金林振東暫時不考慮了,因為完全沒有可能啊,畢竟有了系統林振東覺得自己有更多的機會,但也不能不切實際不是?

    至于大神?

    林振東覺得自己還是先不要好高騖遠了,先希望新書能進精品就行了。

    想到這里,林振東有點傻樂了起來。

    他仿佛已經看見自己的新書精品的情況了。

    至于林振東對面的平穎則微微皺眉。

    她一開始其實是并不想相親的,平穎實在受不了自己媽媽的嘮叨,她才27歲而已,結果在媽媽眼里自己仿佛已經是個大齡圣女一般,仿佛是只要有男人要就行。

    這次讓自己相親的竟然是一個送外賣的!

    真的好可笑啊。

    沒錯。

    就是可笑。

    按照中間人的介紹這個林振東是一個自由職業者,可是添加了林振東的微信,平穎發現狗屁自由職業者,就是送外賣的騎手。

    這讓平穎有些悲憤。

    她竟然淪落到要當騎手的女朋友嗎?

    開什么國際玩笑呢?

    更讓她無語的是對方竟然來一句說什么還有必要見面不?

    看來這個家伙也挺有自知之名的。

    可是讓平穎真正無奈的事來了,中間人不知道給自己媽媽灌了什么迷魂湯,說什么對方已經不跑外賣了,現在專職寫書,而且踏實能干還老實。

    老實?

    現在這個詞還能看??

    還真讓林振東猜對了,中間人確實夸他老實憨厚,然后平穎可是跟自己的閨蜜狠狠的吐槽了一把。

    但為什么又來呢?

    沒辦法,平穎都快被自己的老媽給折磨死了,她要是不來恐怕又得煩死她了,干脆見一次,然后雙方以后互相不再見了。

    “我知道想必你也是被逼著來相親的,其實我也是,而且中間人確實挺不靠譜的,你說咱們兩人要是按正常來說有什么交集呢?”

    林振東干脆準備實話實說:“我之前一直送外賣,風里來雨里去,為了全勤幾乎不敢休息,您呢是白領,我聽說是在電視臺工作,這風吹不著,雨淋不著的,而且咱們應該也沒有任何的共同語言,你應該也是來走個過場,我也一樣……”

    平穎楞住了。

    這臺詞不應該她說嗎?

    這是準備欲擒故縱不成?

    想到這里平穎對林振東更沒有一絲好感,還老實憨厚?

    這個人看起來是一肚子的壞水。

    “行,就依你說的。”

    平穎是一分鐘都不想在這待了,她覺得林振東面目可憎,平穎最煩的就是這種人了。

    于是這一頓飯吃的那叫一個安靜。

    林振東看這妹紙不說話就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了,果然被家里人催著來的,幸好自己提前開門見山了,這算是大家都不尷尬。

    家里也有交代了。

    畢竟人家妹紙長的漂亮,工作也好,怎么可能看上林振東這樣的人。

    吃完飯,林振東買單,兩人一共吃了300塊錢。

    叮!

    買完單,林振東微信突然發來一條消息,是平穎轉給自己的紅包。

    “你這是??”

    林振東沒有點開,他略顯不解的望向了平穎。

    平穎淡淡的說道:“AA,我這人不喜歡沾便宜,就這樣了,我們估計以后也沒有機會見面了,就不說再見了。”

    說完,平穎率先離開。

    “我送送你吧,畢竟這已經晚上了,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容易……”

    “謝謝,不用了,我閨蜜來接我。”

    平穎沒有等直達1層的電梯,她直接從扶梯下去了。

    “果然是高傲的女人。”

    林振東微微搖頭:“半點共同語言都沒有啊。”

    再說平穎,她一邊下樓一邊給自己閨蜜打電話:“你到哪了?好,你在門口等著我,我馬上出來,別提了,這介紹的什么玩意啊,見面說,掛了。”

    兩分鐘后,平穎離開了美樂城,然后上了自己閨蜜的車。

    平穎的閨蜜叫童敏,同樣自由職業,但是人家是開淘寶店兼直播,一個月收入大幾萬,經營的算是紅紅火火,她沒有想當網紅,就想踏踏實實的直播賣衣服。

    同齡人中,童敏是第一個靠著自己的能力買房買車的,雖然距離實現財務自由還有一段距離,但以大幾萬的收入在鄲市算是能過的相當爽了。

    和單身狗平穎不同,童敏已經準備結婚了,男友是大學同學,雖然男友是南方的,但是正所謂女友在哪里,哪就是家,為此男友也算定居鄲市了,戶口都遷來了。

    當然,童敏身為平穎最好的閨蜜,兩人從小學就是同學,一路初中、高中、大學,這友誼杠杠的,但關鍵童敏給平穎介紹了沒有200也有100來號男的了,可惜平穎都看不上。

    要么丑,要么三觀不合,要么不來電。

    總之童敏已經不再給平穎介紹男朋友了,她甚至在想看以后這平穎找一個什么樣的男友。

    “哈哈哈,笑死我了,我說平穎,你從高中到大學一直是校花級別,結果竟然淪落到和送外賣的相親了。”

    童敏一邊開車一邊聽著平穎吐槽,幸災樂禍的不行,不過她想起一事問道:“我說平穎,你不會有別的愛好吧。”

    “滾,你不腐能死嗎?”

    平穎沒好氣的說道:“好了,不說這個了,想起來都煩,我得想著怎么回去應付我母上啊。”

    “不過我聽你說的,這個叫林振東的還可以啊。”

    童敏搖頭說道:“他已經不再送外賣了,那證明他網文應該是賺錢了,而且他帶著你約在美樂城吃飯證明他消費得起,你也說了,他看起來不像打腫臉充胖子的人,最關鍵的是他實話實說,這證明他同樣不想相親,你反正也不想相親,干嘛不拿他當擋箭牌呢?”

    “恩??”

    平穎一楞,然后沒好氣的說道:“你可拉倒吧。”

    “行吧,反正這么些年,我對你已經習慣了,你還是繼續單著吧。”

    童敏一攤手,然后道:“對了,明天一起幫我找個好的攝影師,過兩天我們準備去普吉島拍攝婚紗照,到時候你陪我。”

    平穎搖頭:“我沒時間。”

    “你沒時間也得擠出時間來,咱們正好當旅行了。”

    童敏絲毫不商量的說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拍攝婚紗照你不陪誰陪?”

    這話理直氣壯的讓平穎無法拒絕。

    ……

    晚上10點的時候,林振東正在武洪振這邊喝著酒,他從美樂城出來后想著來武洪振板面店這坐坐,正好武洪振不忙。

    結果正喝著呢林振東母親的電話打來了,問一下相的如何。

    “還用說嗎?人家看不上咱,您不知道那女孩化妝和染發不說,吃一頓飯就花了我300塊,娘,你說這樣的我養得起嗎?和咱是一路人嗎?”

    林振東故意的說了一下老一輩不喜歡的話。

    比如化妝啦,染發啦,花錢多啦,還有紋身啦等等。

    可是林振東失算了。

    “你不是說現在挺能掙錢嗎?”

    林母皺眉說道:“如果她是你女朋友,你掙錢讓她花挺正常的,而且我聽人說了,人家姑娘自己也能掙錢,還染發紋身?你怎么比我還封建,現在的女孩子染發紋身不很正常嗎?”

    林振東:“??”

    “行了,你好好的和人家談。”

    林母說著掛了電話。

    “相親了???”

    武洪振大致聽見了一點然后笑著問道:“不錯嘛,你也該相親結婚了,你看,我孩子都三個了。”

    “嗨。”

    林振東有些無奈:“別提了,來,喝酒。”

    這他娘的還甩不掉了嗎?

    不過應該不會。

    在他看來那妹紙那么怒氣沖沖的走了,怎么可能還會給自己談一下呢?

    所以過幾天林振東覺得就可以交差了,大家冷處理一下嘛。

    喝酒喝到12點,回到家里后林振東看了一眼葫蘆娃的群里,大家聊的不亦說乎。

    畢竟明天又是周五了。

    周五發推薦的日子呢。

    可以說這幾年了,這是葫蘆娃最熱鬧的時刻了,畢竟很多作者都是這樣,他們平常不冒泡,往往都是發新書的時候再冒泡的。

    像去年的泛舟就是這樣,平常一直不冒泡,開新書了才出來說一下,然后林振東想他請大保健,結果立馬消失了。

    還有黑眼、雙雙、星星這些都是如此。

    想想,群里開新書的有多少人啊,這一次也算葫蘆娃大集合了。

    不過林振東沒有再冒泡。

    無他。

    人家都在推薦位上,自己裸奔,就不出來摻和了。

    看看明天有什么推薦吧。

    一夜無話,第二天林振東早早的起來了,他穿好衣服出來跑步,不過先吃了早餐。

    油條胡辣湯。

    這一次林振東沒有吃豆腐腦,因為天天早餐吃豆腐腦也會煩的。

    再說了油條泡在胡辣湯里,那味也挺帶勁的。

    吃完了,林振東一路小跑到了龍湖公園,打了一套太極,恩,太極是瞎打的,因為林振東確實不懂,他還是高中的時候學過一套太極操,那個時候大家一起在操場上做太極操。

    其它的就不知道了。

    林振東想著什么時候自己可以穿到有太極的副本里?

    最好是那部《太極張三豐》。

    可惜不知道有沒有機會?

    要是有機會,自己還可以跟張君寶一起學學太極,回頭也能吹吹牛逼,自己曾經和張三豐論過道。

    大致練了半個小時,隨便的YY了一下,林振東就回小區了。

    目前任務沒有,他需要碼字。

    同時等著下午兩點,看有什么推薦不。

    ……

    ……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