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說 > 轉世神醫在都市林羽 > 第1096章 可悲可嘆
    步承、百人屠、胡擎風和厲振生等人見狀長出一口氣,不由莞爾笑了笑,現在就是他們全部都閃開讓榮鶴舒往山坡下滾,他也滾不下去了,因為說不定榮鶴舒還沒滾下去,血就已經流干了。

    先前榮鶴舒的右手被林羽廢掉,所以此時左手的創口根本無法捂住,只能任由體內的血不停的往外流。

    不過他此時已經感知不到痛苦了,因為他身上的神經已經開始漸漸有些麻痹了,甚至身子都在慢慢的冷卻,他大睜著雙眼躺在地上,張著嘴大口呼吸著空氣,透過依稀的樹葉望著黑漆漆的天空,看著繁星點點,心頭不知該怒還是該悲,只感覺百般滋味匯聚心頭,沒想到他終究還是敗在了這個橫空出世的毛頭小子的手上!

    他櫛風沐雨、厲兵秣馬數十載,就是為了能夠讓玄醫門重新輝煌,能夠讓他的子子孫孫衣食無憂,世代富貴,但是現在,一切都沒有了!

    他兒子死了,就連他馬上也要死了!

    不過好在,他們父子終于可以團聚了!

    其實他已經足夠富有,他本有機會收手的,那他和他兒子都會落到如此下場,但是隨著權勢和財富的與日俱增,他的欲望同樣也越來越大!

    “人啊……”

    榮鶴舒喉頭一動,聲音有些沙啞的低聲嘆息了一句,想想過去,亦不知是該悔還是該恨。

    “你說什么?!”

    厲振生皺了皺眉頭,接著俯身蹲到了榮鶴舒的身旁,此時榮鶴舒身負重傷,四肢斷了三肢,根本已無法形成威脅,所以他倒也不怕。

    林羽微微側過頭,無須俯身,就能夠聽清楚榮鶴舒的話。

    “我……我也曾立志要當一個好醫生……”

    榮鶴舒聲音微弱的說道,言罷,兩行清淚自滿是皺紋的眼角滑落。

    林羽面色分外凝重,心頭頗有些感慨,是啊,這世上絕大部分人一開始都是心性純澈,志向高遠的,只不過在這個聲色犬馬的社會淘洗下,又有多少人能夠做到矢志不渝,初心不改呢?!

    他十分慶幸,一直以來他都能守護住自己的本心!

    或許死過一次的人,活的能更明白一些吧!

    “先生,我是不是可以親手送他上路了?!”

    百人屠此時站出來沉聲沖林羽問道,作為被玄醫門奴役多年的受害者,他迫切的想親手解決掉榮鶴舒,手刃這個讓他和尹兒分離的仇人!

    林羽這才回過神來,急忙點點頭,說道,“當然可以,我們本來不就是說由你動手嗎?!”

    百人屠聽到這話,一向面無表情的臉上突然浮起一絲笑意,眼中陡然迸發出一股強盛的光芒,提著匕首走向了榮鶴舒。

    “不介意加我一個吧?!”

    胡擎風這時也沉著臉冷聲開口道,“我要求不高,只要把他那雙眼睛讓給我就好了!”

    為人父母,他一想起兒子那血糊糊的雙眼,心里便如刀割般難受,而這一切,都敗眼前這個老賊所賜!

    現在,他終于替兒子和妻子報仇了!

    “好,你先來!”

    百人屠點了點頭,儼然把地上的榮鶴舒當成了一塊隨時待宰的肥肉。

    林羽不由搖頭嘆息,堂堂千古大門玄醫門的掌門人竟然淪落到如此下場,實在令人唏噓!

    胡擎風沒有任何的客套,手中的匕首迅速的一轉,身子一俯,立馬精準的劃過榮鶴舒的雙眼。

    榮鶴舒身子條件反射般的一抖,已經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百人屠此時已經一個箭步沖到了榮鶴舒的跟前,接著狠狠的一刀扎進了榮鶴舒的心窩。

    榮鶴舒身子這次甚至動都沒動,只是頭一歪,嘴一張,迅速沒了氣息。

    自此,堂堂的玄醫門掌門人就此命喪黃泉!

    林羽望著他的尸體,心中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暢快,反而覺得有些悲涼。

    “先生,跟他一起的木衛呢?!”

    此時厲振生突然想起了什么,四下張望了一眼,急忙沖林羽喊道,“怎么沒有看到他的尸體呢?!”

    “壞了!”

    經厲振生這么一提,林羽才陡然想起這茬,一拍腦袋,自責道,“剛才我跟榮鶴舒交手的時候被他趁機逃走了!”

    “啊?!”

    厲振生神色一變,接著咬牙道,“先生,他殺了黃老,不能讓他逃走啊,他往哪兒逃了,我去追他!”

    厲振生這幾年經過中醫的熏陶,對中醫是發自肺腑的敬畏熱愛,對黃新儒等一眾老中醫也是倍感尊崇,所以黃新儒慘死對他的觸動也很大,他發誓一定要讓木衛以命抵命!

    “你追不上的!”

    林羽沉著臉搖了搖頭,沉聲說道,“他跑了好一會兒了,往哪個方向跑了我也不清楚!”

    因為木衛逃走的時候翻過了前面的山坡,所以林羽根本看不到他是往哪個方向跑了。

    “草!”

    厲振生怒罵了一聲,同時狠狠的一拳砸到了一旁的樹上,直砸的樹頭嘩嘩作響,他赤紅著雙眼,冷聲說道,“那黃老的仇豈不是再也報不了了!”

    他知道,要是今夜被木衛逃走,那以后山重水闊,別說抓他,就是見他可能都難如登天!

    “我們追不上他,不代表就找不到他,京城這么大,就是他打車跑,這會兒也出不了京城!”

    林羽沉著臉說道,接著直接掏出手給程參打去了電話,讓程參召集人手,連夜幫他調查監控,派出巡警幫忙搜找木衛。

    程參聽到林羽這話頓時有些為難的說道,“何大哥,我不是不想幫你,我也能把我們局里已經下班休息的民警全都叫起來,只是我這命令下下去,我……我也不敢保證效率會怎么樣,畢竟這么晚了,大家都累一天了……”

    其實他們晚上值班的民警就那么一小批人,有效率的也只是這一小批人而已,現在要讓他把他們局里兩三百個已經下班睡覺的同事全部叫出來幫忙,他真不敢保證效率會如何!

    “這個簡單!”

    林羽沉聲說道,“你通知的時候記得告訴兄弟們,今晚但凡出來幫我找人的,我每人給十萬塊的辛苦費,誰要是幫我找到這個木衛,我再額外獎他一百萬!”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