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說 > 轉世神醫在都市林羽 > 第1106章 抓住機會
    未等眾人看清這人的長相,他已經伸出一只臟兮兮的手一把抓向了裝有炒雞的鐵盆,也不嫌燙,拎出一根雞腿就大口大口的撕扯了起來。

    眾人這時才看清沖進來的是個年約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只見這男子身材魁梧,長得五大三粗,一顆腦袋奇大無比,比常人要大上一圈兒。頭上明亮泛光,一根頭發都沒有,而且還帶著幾個圓點的疤痕,看起來有些像戒疤,又有些像燙傷,身上的衣服又破又臟,而且還帶著一股異味,顯然是個流浪漢!

    “媽的。哪兒來的叫花子!“

    厲振生瞬間面色一沉,怒喝一聲,伸手就去抓這大禿頭。

    此時他正因為玫瑰的事心情抑郁,結果這個大禿頭又如此放肆無禮,直接下手臟染了一盆的炒雞,他自然又氣又怒,所以出手的分寸也壓根沒有任何控制,所用的力道極大。直接狠狠的一拳打向了這大禿頭。

    “厲大哥!“

    林羽見狀聲音急切的沖厲振生大喊一聲,他知道厲振生這一拳頭下去,非把這大禿頭打個半死不可,但是因為他這一喊為時已晚。厲振生的拳頭已經到了這大禿頭的頭前,眼見這一拳將一拳把這大禿頭直接砸暈過去,然而此時大禿頭身子突然迅速的往后一歪,腦袋瞬間一沉,堪堪將這一拳躲了過去。

    眾人見狀不由有些驚異,被這大禿頭詭異的身法給震驚住了,下意識以為這大禿頭是個高手,但是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此時大禿頭竟然噗通一屁股摔坐到了地上。

    眾人定睛一看,才發現大禿頭腳底下滑出一塊油膩膩的辣椒,顯然是大禿頭抓雞腿的時候帶出來的辣椒,而他正好一腳踩在這辣椒上面,所以結結實實的摔了一跤,倒是也因禍得福,躲過了厲振生這一拳。

    而這大禿頭摔坐在地上之后也沒爬起來,仍舊不顧一切的啃著手里的雞腿,宛如一個餓死鬼轉世。

    林羽見狀這才不由長出了一口氣,雖然這大禿頭十分沒有禮貌,但是也是被生活所迫,要是厲振生這一拳把他打出個好歹,那罪過就大了!

    厲振生見大禿頭躲過了他這一拳。也不由一怔,不過倒是也冷靜了不少,只是順勢在大禿頭身上踢了一腳。

    大禿頭就跟沒感覺到一般,只顧著把雞腿往嘴里塞,三口兩口把手里的雞腿啃了個一干二凈,同時又迅速的伸手從盆里抓了一塊雞背出來,繼續狼吞虎咽。

    “你這人腦子是不是不正常?要不要臉!“

    厲振生頗有些憤怒的呵罵道。

    他倒也不是沒有同情心,平常路上見到叫花子或者流浪漢。他也會施舍給他們一些剩飯,但是他從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叫花子,竟然沖進來就搶。

    “算了,厲大哥!“

    林羽沖厲振生擺了擺手,說道,“誰都有個落難的時候,把那盆雞給他吧!“

    反正已經被這大禿頭的手給弄臟了,所以倒不如把這盆雞都給他。

    “哎,你這話可說的不對,我可沒有落難,我過的好著呢!“

    大禿頭一邊吸著油光泛亮的手,一邊搖頭晃腦的說道。

    厲振生拿腳在大禿頭身上踢了一腳,哼聲道,“飯都吃不上了,還好著呢!行了,端著滾吧!“

    說著他沒好氣的把那盆被弄臟的炒雞塞進大禿頭的懷里。

    大禿頭嘿嘿一笑。撇頭望了眼桌旁的酒,舔著嘴唇說道,“有好菜沒好酒,實在是浪費啊!“

    “你還真是蹬鼻子上臉啊!“

    厲振生面色一沉。怒身罵道,再次揚起手,作勢又要打。

    “算了,厲大哥。給他吧!“

    林羽有些無奈的搖搖頭,示意厲振生把剩下的那小半瓶酒送給大禿頭。

    “媽的,也就是我們先生心善!“

    厲振生氣的罵了一聲,接著把桌旁的小半瓶酒遞給了大禿頭。

    大禿頭嘿嘿一笑,連個“謝“字都沒說,便抱著酒迅速的走了。

    “什么人啊,連聲謝謝都沒有!“

    厲振生沒好氣的嘟囔道。

    眾人也倒也沒被這大禿頭的突然出現影響食欲,因為就是這大禿頭不出現,他們也沒有食欲,都在為玫瑰的事情憂慮。

    林羽說的沒錯,要是他們去救玫瑰,那林羽的家人極有可能會有危險。但是倘若他們不去救,那玫瑰的下場可能只有一個,就是死!

    “唉,我們人手還是太少!“

    厲振生氣的用力拍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說道,“也怪我沒什么習練玄術的天分,否則我要是能夠跟先生這么厲害,就可以留下來保護江顏他們了!“

    眾人面色隱晦,皆都沒有說話。

    雖然這大半年來他們合力把榮桓、榮鶴舒父子給滅了,但是同樣,他們也損失慘重,失去了幾個兄弟,以至于現在行動起來人手也捉襟見肘!

    而這也暴露了他們這個集體所存在的弊端,以他們眾人之力,對付玄醫門還尚能勉強應付,但是在遇到更加強大的對手。比如萬休、凌霄師徒,他們才發現,他們的力量原來真的顯得微弱單薄!

    就在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林羽低頭一看,見是郝寧遠打來的,急忙接了起來,只聽電話那頭的郝寧遠興奮的問道,“家榮啊。我聽說你昨晚上把榮鶴舒給解決掉了?!“

    “不錯,榮鶴舒確實死了!“

    林羽應了一聲,接著笑著搖搖頭,無奈道。“他雖然死了,但是一個更可怕的人接手了玄醫門!“

    “誰啊?中醫界的?“

    郝寧遠神色一變,急忙問道。

    “這倒不是,他應該不會醫術!“

    林羽搖搖頭說道。

    “那沒事,既然不會醫術,就不會對中醫造成威脅了,日后中醫的發展必將是一片光明啊!“

    電話那頭的郝寧遠興沖沖的說道。

    林羽聞聲不由搖頭笑笑,是啊,郝寧遠只是個醫療界的掌舵人,又怎么會理解這種玄術高手的可怕呢,所以他也再沒多言,問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嗎?!“

    “有啊!“

    郝寧遠興沖沖的說道,“現在女王在京城,榮鶴舒這個心頭大患也除了,我們馬上要做的就是中醫醫療機構的揭牌開業了。你看這三兩天哪天合適,選個日子吧!“

    “這兩天就要開業?!“

    林羽眉頭一蹙,急忙道,“再晚點不行嗎?!“

    現在連玫瑰的生死安危他都不能確定,他哪兒還有什么心思舉行開業儀式啊。

    “這個……主要是涉及到女王啊!“

    郝寧遠無比為難的說道,“女王的行程十分緊密,馬上要回國,這還是我誠摯懇求,女王才答應多在華夏待兩天呢,你也知道,中醫興盛,并不是她們希望看到的,本質上,她并不愿意幫我們,所以我們得抓住這次機會!“</p>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