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說 > 轉世神醫在都市林羽 > 第1014章 慷慨赴死
    厲振生聞聲搖頭笑了笑,接過了百人屠手里的匕首,定聲道,"你放心,我一定會替你照顧好尹兒的,希望你們這次去,能夠馬到成功!"

    百人屠緊握著拳頭快步朝著候機廳里走了過去。

    步承等人看到百人屠之后皆都有些驚詫,尤其是朱老四,委實沒想到百人屠最終會決心選擇來幫他的胡大哥!

    要知道,他們跟著胡擎風第一次來時的情形他還歷歷在目。當時百人屠和胡擎風帶著他們兩撥人差點打起來!

    林羽看到百人屠之后倒沒有太大的意外,有些欣慰的莞爾笑了笑,不過很快他的臉色便再次沉了下來,望著窗外若有所思,對于接下來的一切,他心中仍舊充滿了不安和憂慮。

    林羽他們坐著飛機從京城出發的時候,遠在長慶的胡擎風卻絲毫不知情,他正在長慶一家普通酒店的包房內背著手,焦急的來回走著。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胡擎風立馬過去開門。只見門外站著的正是追隨他身邊的司徒老先生。

    "怎么樣,有消息了嗎?!"

    胡擎風看到司徒之后神情一振,急忙說道。

    司徒咬了咬牙,接著輕輕嘆了口氣,搖頭道,"先生,我老頭子沒用,手下的人全都派出去了,卻仍舊什么都沒查到!"

    胡擎風面色一沉,緊緊的捏住了拳頭。胸口一起一伏,極力隱忍著內心的慍怒與焦躁,眼眶含淚,顫聲說道,"燕兒。凱凱,是我胡擎風無能,是我對不住你們……"

    想到自己絕望無助的妻兒,胡擎風頓時心如刀割,他秘密來長慶已經數日,但是耗費了諸多精力,仍舊沒能打聽到絲毫妻兒的下落。

    "對了,堂主,我們……我們……"

    司徒身子一弓,一時間說話有些斷斷續續。

    "有什么話盡管說!"

    胡擎風冷聲說道。

    "玄醫門趁機攻擊了我們在名都的兩個分堂,兩個分堂皆都遭到了重創……"

    司徒神色凝重的說道,"要是我們再不回去的話,恐怕連我們總部也都不保……據說他們已經在搜查我們總部的藏身之處,要是被他們找到,那……那我們雁草堂恐怕真的要就此覆滅!"

    胡擎風聽到這個消息身子微微顫抖,內心的痛苦和絕望更甚,這次為了找尋他的妻兒,他幾乎將堂內有身手的兄弟都召集了過來,所以剩下的人根本無力對抗玄醫門!

    "堂主,現在雁草堂內人心惶惶,危在旦夕,需要您回去主持大局啊!"

    司徒先生身子低的更加的厲害,苦口婆心的勸解道,"至于夫人和少堂主,由我帶領幾個兄弟留下。繼續尋找,一有消息,我便立馬通知給您!"

    胡擎風昂著頭,緊緊的抿著嘴,努力的不讓自己眼中的淚水滑落出來,一邊是自己的愛人和骨肉,一邊是自己的生死兄弟,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司徒見胡擎風如此為難,不由長嘆一聲,低聲說道。"堂主,要是實在不行,您就答……答應他們的……"

    "混賬!"

    胡擎風怒聲打斷了司徒,厲聲罵道,"我胡擎風豈是那種卑躬屈膝之輩?!要是把我雁草堂仿造贗品的核心技術交給了他們,那豈不是把我們的命根子交給了他們?!我死后怎么去跟九泉下的父親和爺爺交代?!"

    這次玄醫門綁架了他的妻兒,除了可以用此鉗制住他,不讓他幫林羽之外,還打算從他手里套出古玩贗品仿制的核心技術,畢竟對于愛財如命的玄醫門而言,掌握了這種造假的技術,那就好比掌握了一棵搖錢樹啊!

    司徒緊緊的咬了咬嘴唇,低聲說道,"那您就聽老頭子的建議,告訴何先生事情,如今我們內外交困,唯一能幫我們的,便只有何先生了!"

    他知道,林羽是個奇人,實力超強的奇人。在他們雁草堂水深火熱之際,只有林羽能幫到他們!

    胡擎風聽到他這話,臉上的苦澀之意更重,搖了搖頭,接著面色一凜。握緊了拳頭忍痛道,"我何兄弟此次要殺的便是這玄醫門的掌門人榮鶴舒,榮鶴舒一死,玄醫門勢必倒臺,到時候救的。可是華夏千千萬萬的人!實為大義之舉!而我胡擎風,不能助他也就罷了,豈能因為自己的家人拖他的后腿?!"

    這也是他欺騙林羽說自己生病的原因,就是害怕林羽會因為得知了他這邊的事情之后分神。

    所以,這一切苦難,他寧愿自己一人來承擔!

    司徒的臉上陡然間寫滿了滄桑,搖著頭神情無比悲痛的說道,"那這一次,我們雁草堂恐怕將真的萬劫不復……"

    別說胡擎風的妻兒被挾持,以至于他們雁草堂束手束腳,就算是他們放開手腳跟玄醫門大干一場,他們也不是人家玄醫門的對手!

    畢竟雁草堂是潛心做贗品的,并沒有幾個會功夫會玄術的人,唯一搜羅來的祁老大等四個高手,還系數被胡擎風送給了林羽。所以雁草堂抵抗起玄醫門,根本也是以卵擊石!

    想到此,他內心同時又不覺有些惱火,有些埋怨林羽,要知道,他們雁草堂原本與玄醫門毫無交集,井水不犯河水,就是因為林羽,他們才與玄醫門成了敵人,才遭到了玄醫門的報復!

    胡擎風似乎看出了司徒的想法,沉聲說道,"你不要對何兄弟心懷怨恨,哪怕沒有他,若我知道這世上還有玄醫門這種卑鄙無恥、黑心無良的下流門派,我胡擎風就算粉身碎骨,也要跟他斗到底!"

    司徒沒說話,滿臉沉痛的搖了搖頭,兀自嘆息。

    "走,立馬召集兄弟們,我們現在就回名都。跟玄醫門的人拼了!"

    胡擎風一挺胸,神情豪邁的說道。

    司徒聽到他這話身子一顫,咬牙道,"您讓所有的兄弟都……都回去?那夫人和少堂主……"

    他知道,胡擎風這么做,就相當于選擇犧牲了自己的妻子和兒子!

    胡擎風滿臉悲痛,仰頭望著外面黑漆漆的天空,哀聲道,"我胡擎風欠他們的,只能下輩子來償還了。不過好在我也活不久了,此戰過后,我與他們娘倆九泉之下再相會吧!"

    他知道,如果選擇跟玄醫門對抗的話,他這次恐怕也性命不保。所以救不救自己的妻兒,已然沒有什么意義!

    司徒長嘆一聲,再沒多說什么,一邊跟著胡擎風往下走,一邊開始通知長慶的兄弟往名都撤。

    到了酒店大廳之后,司徒一把攔住胡擎風,接著自己率先走出酒店,無比謹慎的左右看了一眼,見沒有什么異狀,這才招呼著胡擎風往外走。

    此時外面已經下起了密密的小雨,因為已經是凌晨,所以街道上沒有絲毫的人影。

    胡擎風隨著司徒匆匆走到露天停車場上車之后,司徒便跟著上了副駕駛,命司機發動車子。

    但是就在司機剛剛發動起車子往后倒的時候,突然聽到"砰"的一聲響動。似乎是車子的輪胎扎到了什么東西導致爆裂。

    "媽的,真倒霉!"

    司機一邊罵了一句,一邊開門要下車。

    胡擎風沉著臉眉頭緊蹙,神色突然一變,急忙伸手去抓那司機。同時急聲喊道,"別下車!"

    雖然他抓住了司機的衣領,但還是晚了一步,此時司機已經拽開了車門,而與此同時,黑暗中兩點寒光挾裹著雨水射來,噗噗兩聲細響,射在司機的胸口,司機身子一顫,頓時一歪頭,沒了聲息。

    "他們終究還是找來了!"

    司徒神色一驚,沉著臉怒罵一聲,接著手中已經多了一把黑漆漆的手槍,沖胡擎風說道,"堂主,一會兒我拖住他們,你先走!"

    胡擎風掃了眼窗外,搖了搖頭,他知道,既然對方已經找到了他,自然已經做足了準備,哪里還能讓他逃得了!

    "哈哈哈哈……"

    胡擎風突然神色一緩,昂著頭朗聲而笑,又恢復了以往的灑脫豪邁,鏗鏘道,"好,很好!我胡擎風能夠死在長慶,能夠與我的妻兒死在一處,此生足矣!"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