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說 > 爹地你別跑安盛夏 > 第1930章 你可以,提任何要求
“修七七,你哪來這么多戲?只要你不來主動找我的麻煩,我就已經很感激你了,怎么還好意思,跟你談條件呢?”
冷蒹葭無奈的一笑,“至于你的那些想法,真的希望,你是徹底的打消了,否則下次,我也不是這么好說話的。”
“我知道,是我唐突,讓你不高興。”
修七七的態度,倒是讓人意外的討好。
“不如這樣,我已經來了,我還是想見孩子一面再走的。”修七七很是堅持。
“也好,你來見了一眼,希望你下次就不要再出現了。”冷蒹葭到底還是心軟了,居然真的放修七七進來。
“孩子還很小,但是長得很好看,醫生都說,這是他們見過,長得最帥氣的男孩子。”冷蒹葭談及兒子,便無比得意。
“我倒是覺得,跟楚寒年真的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所以你走的這段時間,真的就沒想過他么?”修七七好笑的問。
“在我的眼里,兒子和楚寒年當然是不一樣的,現在他只是一個孩子,以后會像我的,都說,兒子是像媽。”冷蒹葭固執的道。
“可你還是無法割舍,他們之間的血緣關系,你覺得以后這個孩子長大了,會更喜歡自己的母親還是父親?我覺得,一個父親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占據著不可或缺的地位,畢竟,父親會教育孩子很多東西,都是你無法教導的,畢竟這是兒子,也不是女兒,跟在你的身邊,多少會有點不方便。”修七七卻又搖頭,“我只是隨便說,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今天,也很高興,你愿意讓我去見這個孩子,我算是滿足了。”
“既然如此,你就先走吧,我也不送了。”
只是冷蒹葭卻沒想到,修七七剛走,楚寒年便也趕到。
“如果你能夠早一點過來的話,就會撞見修七七,這樣你們還能一起走。”冷蒹葭無比淡然的道。
“她怎么來了?”楚寒年只是意外,他也知道,冷蒹葭很介意修七七。
“當然是來看孩子的,不然呢,你覺得修七七是來看我的么?”冷蒹葭諷刺的反問。
“看得出來,你的心情不好。”楚寒年頓時開始轉移話題。
“一個人,是不會無緣無故的心情不好,我想,你也知道原因的,我希望,你們可以不要再來一起煩我,我已經很累了,真的。”如果可以,冷蒹葭寧可自己當初沒有招惹上楚寒年,都說女人是禍水,有的時候,男人也是一樣,不過是那年的生日會,不小心多看了楚寒年一眼,就造成之后的悲劇……
冷蒹葭簡直哭笑不得,她居然也會死在男人的手上。
“畢竟是我的兒子,我不會不來看,她那邊,我會說的。”楚寒年倒是理解冷蒹葭。
“她比我想的,還要關心這個孩子,但我還是希望,可以點到為止,我不喜歡孩子跟太多的人接觸,畢竟,孩子還太小了,本身就不怎么會說話,我怕見多了人,更加不會說話,開口會更晚。”這就是冷蒹葭一直以來最擔心的。
“我相信我的兒子,一定是最優秀的,只是開口晚,也不是什么大的毛病,我會找最好的醫生過來咨詢。”
楚寒年也是心疼。
“如果孩子,從小在一個健康的環境之下成長,也許就不是現在這樣了,說起來,冷蒹葭你就不覺得自己,自私么?”
楚寒年抬眸,那深邃的目光,逼近了冷蒹葭,“如果當初你直接把孩子交給我,我也不至于,不讓你看兒子,兒子更加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但是你,貌似還是沒意識到,這是你的錯,你只是覺得,你想留在孩子的身邊。”
“那么你是覺得,都是我的錯?”冷蒹葭氣惱的反問。
“我只是覺得,孩子需要一個健康的環境。”楚寒年認真的分析道。
“我不會把孩子交給你和修七七,絕對不會,除非我死。”冷蒹葭想都不想,直接拒絕了。
“那么你覺得,還有什么更好的辦法?起初你就愿意把孩子交給我,之后是你反悔了,我現在,是在遷就兒子,而不是你,所以你就有這個膽子,給我臉色看,是么,嗯?”
楚寒年一伸手,就按住了冷蒹葭精致的下巴,“是誰給你的膽子跟我大呼小叫的?這里是醫院,你覺得我是不要面子的?”
“我只是太緊張了。”
冷蒹葭氣惱的推開楚寒年,“孩子,是我生下來的,從我的身上,掉下來的肉,我真的沒辦法送給你們,這是我辛苦生下來的孩子,你們憑什么搶走?”
“可是,孩子也是我的,如果沒有我,就憑你,是如何生?”楚寒年富有深意的問。
“楚先生,我希望你可以稍微講點道理。”
冷蒹葭深呼吸道,“如果你只是想要孩子,大可以找別人去生。”
冷蒹葭話音剛落,楚寒年的臉色,卻是變得無比難看起來。
“所以你是覺得任何一個女人都有權利去生我的孩子?”
楚寒年諷刺至極的問。
“我覺得,人生的一輩子,真的很長,以后會發生什么,也難說,也許你以后還會遇到其他的女人,也許不是我,也不是修七七,而是另外的一個人。”
冷蒹葭理智的道,“到了那個時候,你就會擁有自己的孩子。”
“你覺得我會放棄我的兒子?”楚寒年只是搖頭,“也許是我退讓的太多,反而讓你覺得,我很好說話。”
“楚先生,我現在是在認真的跟你商量。”
冷蒹葭的思想里,她是孩子的母親,甚至,也是她辛辛苦苦生下來的孩子,憑什么交給楚寒年?
她是真的后悔了。
“憑借這個孩子,是你愿意給我的,也是為了給冷家贖罪。”
楚寒年猛地掐著冷蒹葭的脖子,隨后再逼近過去,嘴角冷冽的勾起,“冷蒹葭,你是在贖罪,而不是在跟我談判。”
“除了這個孩子,我什么都可以商量,但是孩子,絕對不行,如果孩子知道,自己是談判的籌碼,也會難過的。”
冷蒹葭艱難的搖頭道。
“冷蒹葭,只要你把孩子給我,你可以提任何要求。”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