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說 > 他在時春光明媚 > 第319章 為了你的安全……
“有什么異常嗎?”晴明轉頭看他,臉上痞里痞氣的神色消失一空,整個人變的極度嚴肅了起來。
“除了昨天晚上那兩個男人,以及施夢婭的突然闖入之外,并無異常。”
“繼續盯!”
“好!”男人說完,轉身侵入了黑暗之中。
晴明離開星辰后,撥出一個電話,“幫我查一個人……”
程佳恩回到家,才剛洗完澡,便接到了顧少霆的視頻電話。
“有沒有受傷?”他的聲音低沉,甚至帶著一絲責備。
程佳恩用了兩秒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什么,于是大大咧咧的笑著,“沒有!連一根頭發都沒少,不信你看!”說完,程佳恩拿著手機,在自己身上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拍攝了個遍。
臉上笑嘻嘻的,心里卻在肺腑,這個晴明,一定是他告的狀,明天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一個保鏢什么時候變成長舌婦了?
顧少霆看著屏幕里的女孩兒面臉紅潤,全身上下沒任何異樣,這才松了一口氣。
“到底怎么回事?”雖然如此,但他的語氣卻依然不好。
程佳恩轉身坐到沙發上,懶洋洋的回答著,“就是一不小心闖了紅燈,然后被人推了一把而已!不用跟晴明一樣,大驚小怪的,一點兒事都沒有!”
“事情的經過我已經知道,你不用欲蓋彌彰了!”男人根本不聽她的解釋,反而直接問道,“施夢婭找你做什么?”
聞言,程佳恩在心里暗暗的罵了晴明一百八十遍,又迅速的轉動著腦細胞,這才道,“她說找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程佳恩猶豫了一下,原本她是想告訴顧少霆關于U盤的事的,可因為那里面的視頻涉及許曼云,又不知道那個東西是好是壞,是敵是友,所以只得暫時隱瞞了下來。
“我也不知道!”程佳恩眉頭微收,一臉不解,“我原本已經看到她了,正準備過去呢,突然那輛車就撞過來了……”
顧少霆看女孩兒說的那么風輕云淡,原本就知道事情整個經過的男人,眉頭微微的收在了一起。
這丫頭,是膽子大呢,還是心太大?
那輛車明明是沖著她去的,可她的心卻一直在那個救了她的小小實習生身上?
也難怪晴明會懷疑那個實習生的身份!
“嚇到了吧?”男人心疼的看著她,雖然他這邊已經派了人去保護她,晴明也被自己下了死命令,可最終不是無法護她周全。
他很想馬上回到她身邊,可這邊的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復雜,所以他除了回派人手之外,竟有些不知道該為她做些什么了。
他更想把她帶在身邊,可這邊的情況比S市還要兇險,若讓她來,恐怕就不止是車禍那么簡單了。
想來想去,他還是決定讓Ben回去。
“還好吧!”程佳恩為了讓他放心,并沒說出自己當時的那種恐懼,“速度很快,我都沒反應過來就已經結束了!不過,單寧應該被嚇到了,她都被撞飛起來了。”
“單寧?”
“嗯,就是那個救我的小女孩兒,她現在還躺在醫院里呢。”程佳恩一提起單寧,就滔滔不絕了起來,“要不是她,沒準兒躺在那里的就是我,甚至有可能,你都見不到我了。”
說到這里,程佳恩心里一酸,原本是演戲,沒想到自己竟不自覺的入了戲。
但為了讓顧少霆了解到單寧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并保住她實習生的工作,她還是努力的將自己說的更慘一些,以激發顧少霆的同情心。
男人聞言,眉頭緊皺了起來,“不許說那些不吉利的話!”
“我知道,可……”
“那個單寧,我會讓人去答謝她!”顧少霆警示的看著她,“你記住!從現在起,沒有晴明和Ben的保護,你不允許出星辰一步,明白嗎?”
程佳恩一愣,“星辰?”這什么情況啊,她怎么突然就被軟禁了呢?
這又不是她的錯!
“在我回去之前,你不要再去公司了!”
“憑什么?”程佳恩一臉驚訝和不情愿,“就因為這起再普通不過的事故?可我一點傷都沒受,憑什么就限制我的自由了?”
“那不是普通的事故!”顧少霆眉頭微皺,卻擔心她太過緊張,而并沒解釋太多。
他查看過那起事故的監控,一輛沒有車牌的車,在紅燈的情況下,直奔程佳恩而去,目的是什么可想而知。
只是,他到現在還沒查到,是什么人要對程佳恩下手。
施康死了,施夢婭自身難保,許曼云被軟禁在玉蘭莊園,除此之外……還會有誰?
“我知道!”程佳恩也不傻,那樣的位置,那樣的情形,若說是普通的交通事故她才不相信呢。
不過,她的注意力全都在施夢婭身上,雖然沒有根據,但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懷疑她。
若不是施夢婭那通電話,她一定不會去那里。
若不是施夢婭躲在那個方向,她一定不會過馬路。
如果她不過馬路,那起事故就不會發生。
所以……她一直覺得,那起事故就是施夢婭搞的鬼,但苦于她沒證據,又找不到施夢婭對峙,因此也只能暫時這樣。
更是礙于顧少霆和施夢婭之間的關系,所以即使她懷疑什么,也沒有直接說出來,因為她不想顧少霆夾在中間為難。
況且,他那么聰明,應該能意識到些什么吧?
所以,她再說也沒什么意義。
“你若知道,就更應該明白我為什么要這么做了!”顧少霆臉色嚴肅,“外面太危險,你若出去,隨時都有可能會發生今晚那樣的事!所以為了你的安全……”
“為了我的安全,就要軟禁我嗎?”程佳恩有些生氣的反抗著,“而且你以為星辰就安全嗎?這里這么大,說不準哪天就有個人潛伏進來了,也沒準兒他現在就在窗外的某個地方,拿著狙擊槍對著我呢,還有……”
“程佳恩!”顧少霆聲音陰沉的打斷她,臉色嚴肅至極。
程佳恩聞言,心態不自覺的便軟了下去。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