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說 > 媽咪搶手,爹地要趁早白蘇 > 第1127章 實驗室從不收實習生
中午,周小檬和杜杜一起吃午飯的時候一句話都沒說。
氣氛太沉悶了,隨便吃了幾口,下午周小檬又回了檔案室,準備和阿喜說一聲。
等她回去的時候,阿喜正好坐在檔案室門前拿著手機玩單機游戲。
見周小檬回來,阿喜抬頭看了周小檬一眼,接著又將目光放回了手機上。
“回來了?怎么走了這么久?”
阿喜隨意問了一句。
“嗯……處理了點其他事。”
周小檬有些猶豫,一時間沒想好要怎么開口。
雖然她和阿喜接觸的時間很短,但是她從阿喜的能力和言語中能感覺到,阿喜也不應該屬于檔案室。
不是說檔案室不好,而是在他們現在的這個醫院,這個檔案室的工作存在感太低了。
仿佛是聽出了周小檬話里的猶豫,阿喜抬頭奇怪地又看了她一眼,打完這局游戲將手機放進兜里才又看向周小檬。
“怎么了這是?出去了一趟怎么仿佛變了一個人?”
上下打量了周小檬一眼,阿喜更加覺得奇怪。
周小檬咬了咬嘴唇,似乎是下定了決心。
“喜姨。”
她深吸一口氣,認真看向了阿喜。
“嗯?”
阿喜語氣帶著疑惑。
“中午遇到了一個朋友,他給我安排了新的實習地點,明天就不能來找你了。”
周小檬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歉意。
“這是好事啊,為什么是這幅表情?”
在聽到周小檬的這句話之后,阿喜表情中甚至沒有一丁點的詫異。
“況且,你本來就不屬于這里,你在檔案室的認真程度我都看到了,你值得更廣闊的天空。”
阿喜看著周小檬笑了一下,表情十分真誠。
“但是,我覺得是我把你一個人拋棄在了這里。”
周小檬張了張口,聲音中透露著一絲的難過。
她是舍不得阿喜的,并且她也想帶阿喜一起換個崗位,只是她目前做不了任何的決定,所以她才會自責,甚至覺得自己像個叛徒。
“拋棄?”
阿喜忽然笑了一下,根本不做作。
“可別用這么重的字眼,說實話,我現在挺愿意在這的,如果現在真的讓我去給別人做心理疏導我真的做不了,但是讓我看看檔案,做點自己的事情,我會很開心。”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態度無比真誠,仿佛這就是她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好了,你還沒告訴我你要去哪呢。”
看出了周小檬的難過,阿喜主動拉過了周小檬的手,開始轉移話題。
“實驗室。”
周小檬的聲音不大,但是這三個字說的還是聽清楚的。
“嗯,既然去跟著醫生去一線觀摩了就好好學習,你有天賦,更適合……”
阿喜并沒有多想,張口就打算鼓勵鼓勵周小檬。
只是,她的話說到一半好像是想起來哪里不太對勁,聲音戛然而至。
“你剛剛說你去哪?”
阿喜的表情中透露著不敢相信,看著周小檬又問了一遍。
實驗室三個字代表著什么她很清楚,所以她總覺得是自己聽錯了。
“實驗室。”
周小檬抬了抬眼,再次如實回答道。
這一次,阿喜聽清楚了,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幾星實驗室?”
她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因為在她們醫院一共就只有十個實驗室,而各個實驗室里都是教授級別,屬于心理學界跺跺腳顫三顫的人物,哪怕是去最初級的實驗室,也會比跟著其他醫生觀摩強上一百倍。
“三星。”
周小檬的聲音很低。
就在他說完這兩個字之后,阿喜再次倒吸了一口氣。
在醫院,沒有人不知道三星實驗室代表著什么。
這個實驗室代表了他們醫院的最高水準,而實驗室里的教授同樣是心理學界前幾名的教授,所以一旦進了這個實驗室,就代表著她能接觸到最前衛的心理學理念。
“三……星。”
阿喜忍不住重復了一遍,整個人都愣住了。
又過了幾秒,她才從這種震驚中恢復過來。
“你這位朋友厲害啊!我聽說咱們這個三星實驗室里的教授從來不收實習生。”
阿喜忍不住感嘆道。
“還好,他也只是碰巧認識這個教授。”
周小檬張了張口,并沒有詳細解釋。
如果她要告訴阿喜這個讓她震驚的三星實驗室里的教授是杜杜的半個徒弟,估計阿喜都會瘋掉。
“真好。”
阿喜從震驚中逐漸恢復,看著周小檬由衷感到開心。
“加油吧,等你成為專家的時候,我就也有一個心理學專家朋友了,到時候我可得告訴別人,我曾經有一個專家實習生。”
她看著周小檬主動開了句玩笑。
本來氣氛挺傷感的,在阿喜的活躍下,周小檬也不覺得那么難過了。
“一定。”
周小檬點了點頭。
周小檬又陪阿喜在檔案室待了一下午,晚上回了公寓,洗漱完畢后又開始坐在書桌前看書,畢竟第二天要接觸的是一個大師級人物,所以周小檬想趁這段時間好好補一補她的功課。
第二天,周小檬準時去了實驗室實習。
跟著大師實習的內容比她想象的要簡單很多,并且果然如杜杜所說,在實驗室里的學習都是有梯度的,并沒有太高的難度。
連續實習了幾天,周小檬都能感覺到自己在心理學更上了一個明顯的臺階,這是她悶著頭研究病例完全不能比的。
第七天,周小檬正常實習結束回了公寓。
她剛剛回到公寓,正準備收拾一下出去吃東西,忽然手機上來了一條短信,信息上寫著今天晚上在明陽大酒店聚會,落款還是她們學校的一個老師。
本來周小檬是不想參加這類聚會的,但是看到了落款,她還是猶豫了一下。
因為最后簽名的這個老師是她在學校里最喜歡的老師之一,并且這個老師之前還幫過她許多次,她想不到什么能夠拒絕的理由。
算了,去吧。
周小檬在心里暗暗對自己說了一句。
既然做好了參加聚會的準備,周小檬簡單洗漱,給自己畫了一個淡妝,接著便出了門。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