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名門謀婚 > 第四百零九章 親緣鑒定
    葉木心用力推開男人,摸索著去開燈,手卻被抓住:“是我。”

    男人的聲音在暗夜里充滿安慰和溫暖。

    “我知道是你!”葉木心的聲音卻是冷的,仿佛帶著很大的氣。

    事實上,聞到男人身上好聞的清香的時候,她冷了的心就暖了。

    發脾氣,是因為知道這個男人還在乎自己。

    若是他不在乎她了,發脾氣有什么用?只會讓對方更反感自己。

    “生我的氣了?”蘭黎川溫柔地問。

    葉木心沒有回答。

    蘭黎川緊緊地擁抱著葉木心,葉木心不再反抗,她無法抵抗這個男人的溫存。

    室內寂靜,聽得到兩個人的心跳聲。

    在黑暗中,蘭黎川摁了一下衣袋里的手機,似有似無的古箏曲就飄散在耳畔。

    “你還有心情聽這個?”葉木心問。

    “我準備娶楚云嫻。”蘭黎川說。

    “娶吧,沒人攔著你。”葉木心的語氣里不帶一絲兒情感,“反正我們明天要離婚了。”

    “你舍得?”蘭黎川的聲音有些蒼涼。

    “我不舍得你就不離婚了?我不舍得你就不娶楚大小姐了?”葉木心冷聲反問。

    身體被男人擁得更緊了。

    心里,卻愈來愈難受,她猛地推開蘭黎川:“去抱你的楚大小姐去!”

    蘭黎川卻無聲地再次將葉木心摟進懷中。

    終于,葉木心奔潰了,哭吼起來:“你今晚是來做什么的?是來氣我的?那么,恭喜你,你的目的應該達到了!你滾吧!”

    人的情緒一旦爆發,就很難遏制,就比如現在的葉木心。

    這一刻,有夜色的掩蓋,在心愛的男人的懷中,在傷了她的心的男人的懷中,她不想再假裝刀槍不入。

    她的心真的很痛很痛。

    血淋淋的痛楚啊。

    吼過一句,她又吼第二句第三句……

    “你不要再來找我了,童童我帶,妞妞我帶!兩個孩子我養活得起!”

    “我不想我的孩子在楚大小姐的手下討生活!”

    吼完了,她放聲大哭。

    哭得傷心極了。

    眼淚鼻涕全部抹在了蘭黎川的身上。

    她不明白這一刻自己是怎么了,為什么不優雅地轉身,而是狼狽地痛哭?

    這還是那個刀槍不入的葉木心嗎?

    這一刻,為什么這么脆弱不堪啊。

    蘭黎川忽然咬住了她的耳朵。

    頃刻間,葉木心失去了力氣,止住了哭聲。

    她恨自己,恨自己沒出息,為什么對這個男人一點點抵抗力也沒有呢?

    同時,她聽到門外高跟鞋漸漸走遠的聲音,那種微不可察的聲音。

    但她還是聽到了,

    忽然間,她似乎明白了點什么。

    耳畔,男人在低語:“現在,我只說話,你一個字都不要說,你同意就點頭,不同意就搖頭。你那天和楚云霆做的不是親子鑒定,而是親緣鑒定。也就是說,你和楚云霆有可能有極親近的血緣關系,你們可能是兄妹。”

    親緣關系?

    極親近的血緣關系?

    可能是兄妹?

    聽了蘭黎川這話,葉木心睜大了眼睛瞪著黑矮的虛空。

    她怎么可能是楚云霆的妹妹?

    蘭黎川抵著葉木心的額頭:“這一切,都是一個巨大的陰謀,你也不要怪歐陽,也不要怪自己,即便歐陽不讓你做這個鑒定,她們也會讓你做的。”

    聽了這話,葉木心禁不住渾身發冷,這個“她們”究竟都是誰?

    楚云嫻,蘭靜,胡麗娜,還是還有別的人?

    又聽見蘭黎川說:“那天你說要做這個鑒定,我就斷定是這樣的結果。”

    葉木心又睜大了眼睛,好像在問:你既然知道了結果,為什么還要讓我做鑒定?我們可以趨利避害的啊,我們可以不去做這個鑒定的。

    蘭黎川似乎聽到了葉木心的心聲,繼續說:“咱們不做,她們還會想別的辦法讓你做這個鑒定,因為,她們知道鑒定結果,就是想要用那個結果將你我分開。既然想要讓我們分開,那我們就將計就計,索性分開,接下來,我和楚云嫻假結婚。如果按我推測的,你是楚云霆的妹妹,那么楚云嫻就是冒牌的,而且,這個真相她一定早就知道。但是,我擔心這么做你會崩潰,所以先來問你,你若是放心我信任我,我和楚云嫻結婚,查出你的身世和這背后的陰謀;你若是不放心,只想安安穩穩地過好將來的日子,那我現在就帶你離開這兒,帶著童童和妞妞去美國,永遠遠離這兒的勾心斗角,過平平靜靜的日子。“

    說到這兒,蘭黎川問:“想去美國嗎?”

    葉木心搖頭。

    蘭黎川又問:“愿意我和楚云嫻結婚?”

    葉木心點頭。

    蘭黎川緊緊地將她摟進懷中。

    葉木心卻推開了他,冷聲說:“你走吧,去娶楚云嫻。”

    聲音是冷的,手卻和蘭黎川十指相扣。

    她信任這個男人。

    也明白蘭黎川的良苦用心。

    更明白了蘭黎川為什么當著蘭瑜胡麗娜楚河蘇妙可楚云嫻蘭靜的面說離婚了。

    沒關系,只要能查清自己的身世,只要能查清這背后的真正陰謀,她的這點委屈算不得什么委屈。

    況且,她現在有吃有住,也沒什么委屈的。

    為了防止外面有人偷聽,為了把戲演得更逼真,她沖蘭黎川大聲地吼:“你去啊,去和楚大小姐結婚,我的孩子我來撫養!”

    接著,就丁零當啷地把蘭黎川推出了門外。

    門外,不見一個保鏢,只有楚云嫻在大客廳的沙發上坐著,見葉木心把蘭黎川推了出來,趕緊上前挽住了蘭黎川的胳膊,柔聲問:“黎川,你沒事吧?”

    客廳燈光亮如白晝,照著楚云嫻妝容精致的臉。

    蘭黎川說沒事,但臉卻沉著,顯然是剛才受了葉木心的氣。

    為了在楚云嫻面前演戲,葉木心惡狠狠地瞪著蘭黎川:“離婚可以,童童和妞妞必須我來撫養。”

    聽見葉木心說離婚又要自己帶孩子,楚云嫻的臉上閃過一絲喜色,見蘭黎川沉著臉,揣摩蘭黎川可能是舍不得孩子,就對葉木心說:“葉小姐,你做出了那種事情,黎川對你,已經夠客氣的了,你竟然還敢提條件。”

    葉木心剛要說話,幾個不見蹤影的保鏢突然就都走過來了,他們對葉木心說:“葉小姐,請回屋吧,不然我們沒法在大小姐那兒交差。”

    葉木心站著不動,只管盯著蘭黎川。

    楚云嫻微笑著,假裝關切地對葉木心說:“葉小姐,剛才我見你欺負黎川,說話有點沖,你別介意,回屋好好養胎吧,你可懷的是我們楚家的孩子呢,我媽可等著抱孫子呢。”

    說完,就挽著蘭黎川的胳膊,一副小鳥依人的幸福模樣:“黎川,我們回去吧?”

    當著葉木心的面,蘭黎川也攬住了楚云嫻的肩。

    楚云嫻優雅地笑了,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見此情景,葉木心裝作非常難受的樣子轉身進屋。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