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科幻小說 > 星際劇毒小妖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見到小肉肉
    </strong>若說之前是因為恩情,現在則是有了幾分欣賞。

    想要測試異能普通人必須有異能者帶著才能進入,異能閣每個星球大一點的城區皆有一個,大多是為了貴族后代設定。

    有些貴族自己沒異能,下一代卻很有可能有。

    對一般的普通人便要苛責幾分了,除非是一生下來便覺醒了異能的,要不異能閣是不會管的。

    走進異能閣,云小妖緊張地心情倒緩和了些,撲面而來的空氣了夾雜著讓人毛孔舒張的氣息,“填表吧。”到了窗口,那內里的人看了他們幾人一眼,遞出了一張紙質的表格。

    “小妖,到你了。”風起將云小妖往前推了下,讓她站到最前方,“嗯。”抬手將表格上測試人的名字寫上,又調看了她的戶籍,這才被安排進入了一個四面封閉的房間。

    風起他們是不能跟著進來的,這四面被封閉的房間中只有她一人。回憶起剛剛引她來這里的男子說的話,找起銅鏡來。

    在正中央,她一眼便看見了,只是不太確定,這竟然是能夠測試人是否有異能的銅鏡,跟她看的電視中的銅鏡沒太大的差別,只是底座牢牢的被固定住,而且連著黑黑的高臺。

    將手掌放了上去,按照被告知的控制體內的恒力一點一點的輸入銅鏡,沒反應,難道不行?

    云小妖無聲的搖了下頭,提起一口氣,將丹田里的恒力勐地輸入一大團,銅鏡以肉眼看得見的光芒亮了起來。

    就在她愣神的那瞬間,那黑色的個高臺上裂開了一道口,出現了一塊透明的芯片,拿起芯片,用星腦掃描了下,出現了她的信息。

    異能者:云小妖

    分類:特殊系

    等級:一級異能者

    平息了內心的激動,云小妖走出在她測試完畢裂開了一道門的測試房間,“恭喜云小妖小姐。”

    聽見一道男聲在她頭頂響起,云小妖很是詫異,但還是抬頭道,“謝謝。”

    “還有什么事嗎?”見男子打量審視她的目光,云小妖問道,她雖不喜歡這男子肆無忌憚的打量眼光,也不想惹事。

    “鄙人姓孟名兆,想要邀請你加入異能閣。”

    “閣下是不是弄錯了,我不過是個一級異能者。”云小妖早有聽聞,異能閣非五級以上異能者不收,而如今她不過一級異能者,竟然受到了邀請。云小妖并不覺得這是她本身有多厲害,多半是因為她輸入的恒力無法分辨出她的異能是什么?

    “云小姐不必多慮,因為你是特殊系異能者,這類異能者稀少,但是無一不是天賦異稟。”

    驚訝歸驚訝,云小妖還是委婉地拒絕了。

    告別孟兆,走到異能閣大廳,“成功了。”聞賓鴻嘴角挑了挑,道。

    “謝謝你們。”云小妖眼含笑意,得到了異能者這個身份,她就可以去離木星了。

    “小姑娘,一切小心。”風起站在最前面,看著云小妖關心地說道,“離木星異能者如云,除開范家本家零星兩個可能異能沒覺醒,亦或者是小孩,其余的可說都是異能者,凡事都得低調行事。”

    “謝謝你,風起隊長。謝謝你們。”云小妖真誠地道謝,只是風起隊長帶好心叮囑她可能做不到。

    她想要進入范家,就必須弄出個名頭來。

    一個低階異能者的身份還不足夠。

    “哎。”風起看著云小妖離開的背影,驀地嘆息了聲。

    “隊長,你嘆息什么?”王戰看的奇怪,偏過頭問道。

    “小妖小姑娘顯然是沒把我的叮囑放在心上。”

    “隊長,不僅沒放在心上,恐怕還會脫穎而出。”聞賓鴻搖搖頭。

    “她的目標是進范家。”葉浩闊眼神有點沉,低聲道。

    “先回軍團。”風起擺了下手,阻止了其他人再說話。

    云小妖匆匆地離開之后,才想起又沒有加異能風之隊的星話號。拍了拍腦袋,啟動飛船,跳離華陽星。

    “你去哪兒了?”焰九血紅色的眼睛盯著她,云小妖閉著嘴,沒有開口,身體也沒有動。她明顯感覺到一股戾氣在他身體周遭沉浮。

    “異能閣。”

    “不要緊,我能帶你去。”耳旁冰冷地唿吸,讓云小妖愣了,轉頭便對上那雙血紅色的眼睛。

    “為...為什么你對我那么好?”從她去幫小商尋找特殊能量源,就一直默默地幫助她,雖然著實給了她不少困擾。

    焰九定定地看著她,緩緩地抬頭拍了拍她的頭頂,沒有做聲。

    好嗎?他怎么不覺得?

    只是呆在她旁邊好像就很舒心。

    離木星

    “真的可以直接進去嗎?”

    “相信我。”

    范家的宅邸在離木星的東南方,要想穿過一區,進入特別區,必須得范家人相邀。

    “我來接云萌肉。”焰九的聲音冷冰,云小妖聽來如同天籟。

    在看見范家家主時,云小妖漂浮不定地心安定了下來,應當是焰九使了什么手段,才這般被以貴賓請了進來。

    “敢問閣下同我家親孫是何關系?”

    “他父親。”

    “這不可能。”范君突地才大廳里正上方的椅子上站了起來,發出聲巨大的響動,“那孩子是我小兒子的骨肉這一點不會錯。”

    “確實沒錯,有他的血脈。”失態也只是一瞬的事,焰九地態度讓范君迷了起來,“這位姑娘是?”

    被一個威嚴地中年人用犀利地眼神盯著,云小妖的手心不可避免地出了層薄薄的汗,“云小妖,云萌肉的媽媽。五年多時間,小肉肉可還好?”

    范君蹙起了眉頭,這平民女子哪里當得上他家親孫的親生母親?既不大氣,又沒有出色之處。

    “很好。五年時間不至于,你可是記錯了。兩年前,名叫魏清晨的男子來探過。既入我范家門,便是我范家人。”

    “家主說的沒錯,我家孫子哪里是平白一個人就能夠認得?”一道諷刺的女聲傳來,云小妖抬頭迎上的便是嘲諷地眼神。

    這就是范家!大貴族頭銜的范家。

    云小妖的心都跌落至了谷底。

    “夫人,你怎么來了?”上方范君走了下來,面上帶著柔和地笑意。

    “我不來,我孫子就要被不相干地人給領走了。”怒氣沖沖地話,讓云小妖憋了下嘴,這是做給她看的嗎?她就不信,她是小肉肉的媽媽,他們會不知?

    她的一舉一動只怕早就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云小妖雙手緊握,沒做聲,只是默默地打量起大廳里的兩人。

    “云小妖姑娘,空口無憑,我們自是不會相信你。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便是看見你同我家阿離打過交道,提供了倆株食植的份上。否則,便別怪我范家不客氣。”

    “夫人顛倒黑白是非的本領倒是我高看了。”云小妖嘴角咧開,眼里帶笑,“小肉肉的戶籍跟我上在一起,怎么也輪不到你范家?而且,你們的算盤可能是打錯了,想要小肉肉姓范,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我死了,那也絕不可能。”

    云小妖感官靈敏,自然瞧見了進來的女人眼中的殺意。

    “范離可不是小肉肉血緣關系上唯一的父親。這一點,范離沒告訴你們嗎?”

    “你說什么?”范君震驚。

    “好一張伶牙俐嘴。”梨秀文心里的氣浪翻騰,多少年沒人給她氣受了,竟然被這么個女人給頂撞了。

    伸出手指,上下動了兩下,愣是被氣的一下沒說出話來。

    “我才是云萌肉的父親,真正的父親,小肉肉還是他走時的模樣吧。”

    “你...”范離瞳孔緊縮,這男子到底什么來?只是看那異能等級,不想招惹一方強敵這才放了兩人進來,奉為上賓,哪里想,這男子一來,便開口接走他親孫。

    “去,將范離叫來。”如今這事還是讓范離自己來處理,“家主。”

    “夫人。”梨秀文面上惱怒,終究沒有說話,重重地在旁邊坐了下來。

    “家主,少爺并不在。聽聞是去接小少爺去了。”那進來的男子在范君耳邊低言的話,落入了云小妖的耳朵里。難不成是去了范家圣地?

    “既然你真是小肉的親媽,本公爵也不欲為難與你。范離去接去了,并不在,你們倆便在范家住下吧。”范君言道。

    “好。”焰九深深地看了眼范君,范君腿僵了下,他就像是被兇獸給盯住了,只要他動彈一下,便會死無葬身之地。這種感覺非常不好。

    被機器人帶到一個小院中,云小妖面上帶了些惆悵,“焰九,方才你說的話是真的嗎?小肉肉還是被帶走時的模樣?”

    云小妖說著,心中又是一痛。只有四歲的身體如何能夠承受本就超出常人的鍛體訓練。

    “對,他體內有我的血。”焰九眼睛看著虛無,那之前,他也只是揣測而已。

    再說的擔心,云小妖也只能耐著性子按捺下來,等范離回來再說。

    不知這范家是何種心思,安排的房間明明是她跟焰九兩人,卻愣是安排了一間房。

    “嘿嘿,宿主,這你就不懂了吧。那是怕范離為了小肉肉將你娶進門了。”云小妖將藏在心底的話,告訴給小商,沒想,小商卻說出了這么一番話。

    就這么在范家住了兩天,令云小妖奇怪的地方,那范家家主夫人這兩日時時來這里,自大廳之后,沒有再說一句犀利的話,反倒是很和氣,還跟她道歉說是那日在大廳里是一時口誤。云小妖雖然覺得不對,但是卻也沒有想通是哪里不對。

    在沒有見到小肉肉之前,云小妖不想完全撕破臉,這對她和小肉肉沒有一點好處。焰九不知去哪里晃蕩了,這兩天來,沒有看見她。便是晚上,也不曾回來。

    “小妖。”神出鬼沒地焰九終于出現了,云小妖心頭一振,身邊的寒冷都不覺有什么了,連忙坐起來問道,“焰九,你這兩天去哪兒了?”

    “打探這周圍的地形。”云小妖的心提了提,這里是范家,這周圍的危險重重,“你沒事吧。”

    “沒事,這里還難不倒我。”焰九地聲音里有著洋洋得意。

    云小妖嘴角抽動了下,倒是放心了些。

    在這范家的地盤上,焰九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要打幾分折扣。

    黃昏時分,窗外的風吹拂著外面的樹葉,起風了,像是狂風暴雨即將來臨地征兆。

    她與焰九被叫到大廳中,小肉肉跟著范離從圣地回來了,到達了范家。

    范君不想留個這么危險的人物在范家本族,是以才會那么快地催促范離回來,這三日下來,焰九的舉動范君并非不知,偶爾還會給他添些阻礙,然而,也更令他不敢輕舉妄動。

    只想快快扔掉這個包袱。

    “媽媽。”大廳里的其他人云小妖一個也沒注意,只一眼便定格在她心心念念想著的小人兒身上,“小肉肉。”一把緊緊地將小肉肉抱在懷里之后。

    后知后覺地才感覺到眼淚已經從眼眶中滑落。

    小肉肉果如焰九說的那般,還是四歲模樣,小小的一團。

    云小妖滿心地愧疚,滿滿地快要溢出來,“好想你,媽媽。”

    在她耳邊低聲說完,云萌肉便站直了身,小小年紀竟成熟地像個大人般。

    “萌萌,到奶奶這里來。讓你媽媽休息休息。”梨秀文忍住心里的氣,朝小肉肉朝了朝手。

    “奶奶,您身體可好?孫兒可想死你了。”

    看著小肉肉揚起的笑臉,云小妖卻能夠感覺到他不快樂。

    “閣下,范離回來了,你們談。這是你們之間的事情。你已成年,我與你媽媽便不會插手。”范君在對上范離的眼睛時,心里一嘆,他這兒子怕是也對這小孫子的媽媽上了心。

    “家主。”梨秀文不甘地喊了聲,現如今隨便來兩個人就想談論帶走她的孫子,而她的兒子,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團肉,她如何不了解?要不也不會有魏清晨闖入了圣地,卻只失去了一段有關圣地的記憶。

    那時,她便對這個還沒見過的生下孩子不喜,雖然本來也微不足道,但總是心底的一根刺。她的小兒子是她的驕傲,卻被這樣一個平民女子給撿了便宜。(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