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說 > 威武不能娶 > 第九百三十五章 火星子
    究其緣由,是如今宗親里掌事的那一支與過世的燕王爺很親近,當年柳家女尋事,使得燕王妃好不容易懷上的孩子掉了,燕王再無香火,宗親里都憋著氣。

    原本當時就該撤了柳家封號,偏偏突然國喪,先帝在一片動亂中繼位,柳家從龍有功,保下了國公府的牌匾。

    宗親也無可奈何,只盼著柳家抱著封號閑散混日子,圣上登基后卻不那么想,幾次提拔了柳家,這叫宗親那兒極其不滿意,早幾年沒少為這事兒鬧。

    也就是這兩年,柳家瞎鬧騰,皇太后都看不過眼了,圣上才漸漸歇了拉扯柳家的心思。

    歇了歸歇了,圣上一想起被宗親借著各種由頭尋事兒的經歷,就氣得耐不住。

    啪——

    又一個茶碗碎了。

    孫睿垂著眼,他就知道會是這么一個結果。

    圣上靠著椅背,懶得再多說一句話,沖孫睿揮了揮手。

    孫睿起身退出來,留下韓公公收拾一地碎片,御書房外,他看到了一臉驚愕、慌慌張張站在廊下的小內侍,正是陶昭儀那兒遣來送點心的。

    對方驚魂未定地行禮,孫睿看了眼,走了。

    明明是正中午,陽光卻不暖人,反倒是秋風,一陣陣往骨子里鉆。

    孫睿走走停停,繞到御花園,站在池邊里吹了好一會兒風,遠遠的,看到那從御書房方向過來的小內侍,他把小石塊扔下了水。

    噗通一聲,驚得那小內侍看過來,見孫睿低頭看著水面,小內侍不敢打攪,避著走了。

    直到那身影消失,孫睿才緩緩抬起了眼皮子。

    南陵戰事結束得比他預想得快了些,偏他處還未全然安排妥當,只一個蜀地,是拖不了蔣慕淵太久的。

    孫睿知道蔣慕淵有本事,若非如此,前世圣上駕崩前也不會執意要削權、要逼死這個外甥,只要蔣慕淵在,孫禛就坐不穩龍椅。

    而孫睿也看得明白,如今的蔣慕淵相較于前世此時,越發精進許多,孫睿能幾年困苦、從陰冷的天牢里回來,蔣慕淵又為何不能從彈盡援絕的孤城之中回來?

    孫睿不擔心蔣慕淵與自己有同樣的經歷,蔣慕淵比他早走了快十年,他會疑惑、會不解,但他斷然不會知道圣上最終把皇位給了孫禛。

    只論前生,孫睿并不想為難蔣慕淵,但今世再來,蔣慕淵所追求的、與孫睿想要看到的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方向,而蔣慕淵做的,都是在攔他的腳步。

    孫睿還不能動蔣慕淵,他需要對方在圣上跟前周旋謀利,目標雖相反,但有些瑣事上,倒也能暫且一致。

    不過,蔣慕淵前世經歷過蜀地戰事,他不可能毫無準備,蜀地戰局再有變化,也不會跟從前一樣一打就是四五年。

    孫睿必須要在蔣慕淵回京之前把其他的事情安頓好,圣上想隱瞞的事情,他要全部揭開來。

    圣上這些日子無法安眠,此事最影響情緒,輕輕一點火,脾氣就能炸開。

    擱在以往,孫睿再提宗親挑事兒,圣上也就是低低罵兩句,斷不會跟今日這般大反應。

    既然陶昭儀這般殷切,就由她來做第一顆火星子吧。

    另一廂,送點心的小內侍回了陶昭儀宮中,就被嬤嬤叫去問話。

    問的是尋常那些,圣上可滿意今日口味,又說夜里還要不要用甜羹嗎。

    小內侍慌著呢,道:“圣上正發脾氣,也不知道三殿下說了什么,圣上砸了兩只茶盞。”

    嬤嬤唬了一跳,趕忙叫小內侍去陶昭儀跟前回話。

    陶昭儀細問,小內侍當然說不出圣上惱孫睿的緣由,但前后砸了兩只茶盞是真真切切的,那動靜,定不會聽錯,而且,孫睿出御書房后神色陰沉,甚至在園子水邊吹了好一陣冷風,可見是被罵狠了,若不然以孫睿沉穩心性,如何會有這種反應?

    陶昭儀越問,心里越起伏,甚至不由有些后悔。

    今兒若還是她親自送去,必定要探出些口風來,可惜機會已經錯過了。

    這么一想,她也越發好奇,到底是什么樣的糟心事兒,能讓圣上朝孫睿砸兩只茶碗,這要是換了其他人,恐怕已經被趕去御書房前跪著了吧?

    忽然間,陶昭儀的腦海里想到了孫禛,若是孫禛,圣上又會如何?

    陶昭儀沒有答案,畢竟孫禛從沒有那么惹圣上生氣過,當然,圣上也是頭一次如此待孫睿。

    她想,她果然是魔怔了呢。

    御書房的動靜,很快就有消息傳到各處。

    靜陽宮里,虞貴妃抱著孫奕,半晌沒有說話。

    她是讓孫睿護著孫禛些,莫要讓弟弟一人挨御史痛罵,可虞貴妃也沒有想到,孫睿應了,最后的結果是叫圣上砸了兩茶盞。

    她有些心慌,想再使人叫孫睿散值后過來,又怕繼續適得其反,只能先忍下,只讓人招趙知語進宮來。

    劉婕妤高高興興的,歇午覺都比平素香一些。

    今兒散值有些晚,孫宣到陶昭儀宮中時,四處都已經點了燈。

    陶昭儀對兒子存不住話,孫宣見她一頓晚膳用得心不在焉,干脆匆匆填了肚子,便擱下了筷子:“母妃有什么話就說吧。”

    嬤嬤趕緊撤了桌,又把人手都帶離了,陶昭儀這才低聲與孫宣道:“你可知中午時老三與圣上說了什么?母妃正巧使人送點心去,在外頭聽得真真切切的,圣上沖著老三砸了兩個茶盞。后來在園子里……”

    孫宣聞言,訝異地挑了挑眉:“好似是說押送孫璧返京的事兒……難怪他回來后神色郁郁,問什么都淡淡的,他何時讓父皇這般教訓過……”

    “母妃再與你說個事兒,”陶昭儀深吸了一口氣,聲音壓得越發低了,“我半夜送甜羹去御書房時與你父皇說了些話,他很不高興老七被御史們追著罵,說你們都在文英殿,卻不知道攔著黃大人些……”

    孫宣笑了笑,想說自個兒怎么會去攔黃印,連孫睿都沒有出聲,其他人越發不可能摻合。

    也是孫禛自己惹事,黃印只默不作聲押著他看折子,這算什么懲罰?

    壓根不少塊肉。

    陶昭儀攔住了孫宣的話,繼續道:“母妃就是覺得,比起老三,你父皇更疼老七。今兒老三被教訓,是不是你父皇借題發揮,實則是因為老七在怪他……”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