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秦靜溫喬舜辰 > 第八百二十七章 江凱的猜測
    喬雨也滿腦子的渾濁,她想原諒父親,想讓父親去找秦瀾。但是她心理的混亂誰能給她理清楚呢。

    “我也在想辦法啊,可是有些事情我就是想不通。爸說媽的死跟他沒有關系,我就想知道媽媽為什么要自殺。她不可能平白無故什么事情都沒有就去尋死吧,不可能不受刺激就想不開吧。”

    “我要是把事情弄明白了,我立刻就原諒爸,而且我可以幫爸去找秦瀾。問題是,現在沒有人能給我解釋清楚這件事。”

    喬雨比誰都心疼父親,比誰都希望父親安康幸福。可是事情就擺在那,她也說不通自己。

    “有些事情弄不清楚就不要去弄,不能因為你的不清楚就讓爸來承擔后果。這樣對爸不公平,他不該把有限的生命都浪費在你和舜臣的感受中。”

    “你們家以前的事情我不清楚,你和舜臣的感受可能我也體會不到。但是我看好爸的人品,也尊重他說話的真實性,我無條件相信爸,我也支持他找秦瀾。”

    這是江凱一直以來的想法,他相信事情真相并非喬雨和喬舜辰所看到的那樣。岳父的話里有太多的暗示,只是喬雨和喬舜辰的心偏激著,根本就不去看深層的意思。

    “喬雨,你聽不出來爸話里話外的暗示么?你感覺不到他的欲言又止么?這一切說明什么你就沒去想過么?”

    這些話江凱是不打算說的,但還是沒忍住。

    “想過,也知道爸話里有話。可他越是這樣我越想知道真相。畢竟我和舜臣有知道真相的權利。”

    喬雨比誰觀察的都細致,她怎么可能看不出父親的暗示呢。只是她想知道這整件事情究竟誰才是受害者。

    “你只一味的尋找什么真相,可你有沒有想過既然爸欲言又止,那就是事情不能說出來,不能讓你們知道。”

    “喬雨我們也即將為人父母,你想想再什么情況下我們不能讓孩子知道真相?”

    具體的事情江凱是不知道的,但是他能體會喬梁那份無可奈何的心。

    他現在勸說喬雨,只是想讓她無條件的原諒過去的一切,不能再讓這件事情影響到更多的人。

    “做父母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孩子好,怕孩子傷心,怕孩子接受不了事實。大概就是這些事情才會隱瞞著不說吧。”

    喬雨想了想才給出這樣的回答,而回答之后她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老公你的意思是真相會讓我和舜臣傷心或者根本接受不了,所以爸才不跟我們說的?”

    “對,我是這么想的。如果傷害不到你們爸早就把話說明白了。”

    喬雨能看清這一點,江凱感到欣慰。這樣一來事情就好辦多了,畢竟岳父的出發點是好的。

    喬雨又一次沉默了,如果真是她想的這樣,父親處處都在為他們著想,可是他們這么多年從未替父親想過,是不是不配為人子女。

    然而父親在隱瞞什么事情?又是什么事情讓她和喬舜辰承受不住呢。

    喬舜辰放下電話之后心情也很糟糕,想著姐夫的話,想著父親有病在身,想著秦靜溫為這件事情的付出,他有些慚愧。

    這件事情對他很重要,也影響了他二十多年。但現在同一件事情也給別人造成了困擾,影響到了別人的心情。秦靜溫,江凱都在為這件事情難心著。

    怎么辦?怎么辦才能讓所有人的心都舒服。

    次日早上。

    今天是周五,秦靜溫回不回來就看今天了。喬舜辰是各種期待,希望秦靜溫能回來。

    早飯的餐桌上。

    大家都在吃著早餐,只有喬梁偶爾咳嗽一聲,而且聽得出來是刻意隱忍過的咳聲。

    “讓姐陪你去醫院檢查一下。”

    喬舜辰開口打破了餐桌上的沉默。

    “沒事,我身體挺好的。”

    喬梁低沉的回答,除了偶爾咳嗽之外,他沒發現自己身體有異常。

    “去檢查一下吧,咳嗽對身體也不好。”

    喬舜辰依舊在勸說著,只是他的勸說有點生硬,而且他不習慣這樣的關心。

    “有時間吧,有時間我去醫院。”

    喬梁不想讓喬舜辰繼續說下去,這才勉強敷衍兩句。

    吃過早飯喬舜辰帶著兩個孩子去上學,家里又安靜下來。

    周智看喬梁又一個人坐在客廳里發呆,便走過來坐在了喬梁的身邊。

    “昨天晚上你和舜臣吵架了?”

    周智溫和的問著。

    “嗯,不歡而散吧。”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喬梁的心就像被石頭堵住一樣很沉重很憋悶。

    “我聽到了,你有你的想法,孩子也有孩子的想法。你不能把真想告訴他們,就別怪孩子想不通。”

    “不管怎么說吧,舜臣能跟你談這件事情已經算是進步了,你也想開一些別跟孩子生氣。”

    周智勸說著喬梁,怕他心理過不去。

    “我不是跟孩子生氣,我是在想這件事情要到什么時候才能解決。這么長時間了,知道秦瀾在哪,知道靜怡是我的孩子,可是我卻什么都做不了。說真的越是這樣對秦瀾和靜怡的虧欠就越多。”

    不生氣但很急切,急著讓這一切都過去了,急著一家人團團圓圓的過上幸福的日子。

    “想要解決一切就必須讓他們知道真相,你這樣隱瞞他們對秦瀾的恨永遠都解不開。事情本來就復雜,現在就又多了溫溫的問題,還多了靜怡這個大活人。現在的情況就是越來越復雜,所以除了說出真相無解。”

    這是周智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事情復雜到亂,甚至亂成一團麻。

    “真相怎么說啊,你嫂子人都沒了,說了這些我又覺得對她不尊重。而且最重要的是,對舜臣和喬雨傷害太大了。”

    喬梁不是沒想過要說出真相,但只限于想想,從來沒想要說出事實。他一個人扛了二十多年了,雖然孩子恨他,但他覺得值。知道他們對母親有依戀,對母親有起碼的尊重。

    然而事實一旦說出去,兩個孩子的那份依戀就變成了痛苦了。

    “你這么做是為了舜臣和喬雨,也是為了嫂子。但是秦瀾卻替你承擔了這一切,你就沒想過她的不容易么?”

    “現在不僅僅是秦瀾,若不說出事實,溫溫和靜怡都會被這件事連累,都會受到影響。老喬,擔心自己孩子的同時,是不是也該想想別人家的孩子。”

    周智站的角度不同,可能看問題就不同。他這么說是覺得喬梁在這件事情上也有自己的私心。

    他怕自己的孩子受到傷害,卻顧及不到秦靜溫和秦靜怡也因此被傷得不淺。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件事情最無辜的人是秦靜溫和秦靜怡。在秦靜溫和秦靜怡的角度講,他們因為這些事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家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成了孤兒。

    他們的苦他們的痛有誰心疼過,有誰在意過,又有誰為了他們設身處地的去著想呢。

    “我很自私是么?我只顧著自己家孩子是否撐得住,卻沒在意溫溫和靜怡的感受。”

    喬梁怎么可能聽不出周智話里的意思呢,就是因為他覺得虧欠所有人的,才想找到兩全其美的辦法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

    “嗯,可以這么說。老喬,孩子都大了,都能撐起一大片天了,這些事他們應該能撐住,也必須撐住。”

    雖然喬梁有他自己的想法,可周智還是希望把一切都說出來。只有這樣才減少對所有人的傷害。

    “周智,陪我去一趟墓地。”

    喬梁突然來了這么一句,讓周智意外。

    “去墓地?”

    “對,我有話要和你嫂子說。”

    喬梁一副憤恨的樣子,恨不得咬牙切齒把這句話說出來。

    周智沒在問原因,直接起身出去準備車。

    喬梁就住在城郊,距離墓地也很近,但是這么多年他一次都沒去過墓地沒看過妻子。

    為什么呢,因為喬舜辰對喬梁的恨,都被喬梁轉移到妻子身上。他恨她,恨她什么都不說就這樣離開,要不然也不會造成現在這樣糟糕的狀況。

    來到墓地,直奔墓碑。

    周智遠遠的站在一邊,看著喬梁。

    喬梁看到自己妻子的照片,說不出來是什么滋味。一直恨她一直責怪她也一直不愿意過來看她。

    因為她不需要他的守護,不需要他這個丈夫。

    “你走了,你和他一起走了,你不覺得你這樣很自私么?你走也可以我不攔著你,但是你走之前是不是應該盡到一個母親的責任把事情說清楚呢。你什么都不說就跟著他去了,你留下的是什么你知道么,是我們父子三人的痛苦。”

    喬梁對著墓碑上的妻子開始了他的不滿,開始了他壓抑這么多年的痛苦。

    “你很自私你知道么?這么多年你做的事情我沒有半句指責,可你回報我的是什么?你可以不在乎我的感受,但是孩子呢?他們是你親生的,你身上掉下來的肉,你就忍心看著他們痛苦么,你就忍心看著我們父子三人用仇恨來詮釋親情么?”

    喬梁說著憋在心里二十多年的話,說的自己的心都痛了。可是照片上的妻子還是微笑著,就像所有事情跟她無關一樣。

    “你的眼里只有他是不是,你連孩子的感受都不顧是不是。你一句話都不扔下就走了,你可曾想孩子是怎么過來的。你知不知道你就躺在舜臣的眼前,對他是一種怎樣的傷害?”

    喬梁幾近崩潰,這二十多年的痛他真想都發泄出去,只是妻子那笑臉讓他越說越氣憤。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