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說 > 邪醫保安陳揚 > 第3238章 鋼鐵之軀
    手機閱讀

    黑衣素貞見陳揚應了下來,心里卻覺得更加的復雜和難過。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因為她知道,在剛才陳揚失去了活下來的斗志。只是眼下,自己請求他,于是他就不想讓自己失望。

    他似乎從來都不是為他自己而活。

    黑衣素貞顧不得其他,便說道“沉下心來,我們先進入靈修狀態。你不要擔心我,沒有毒能夠對我產生傷害。”

    陳揚說道“這毒非比尋常,能夠侵入到你的神念之中,你不能大意。”

    黑衣素貞的神魂構成乃是無數的念頭。

    陳揚早就想過這個問題,也許這毒對陳凌產生不了傷害。因為陳凌可以化作神火與雷種。

    但黑衣素貞的神魂還是有念頭的,念頭就是痕跡,就是類似細胞,但卻超越細胞的存在。

    如果這念頭被毒素入侵,與念頭融為一體,那么黑衣素貞就會極其危險。

    這種可能性是絕對有的。

    所以陳揚之前就壓根不想找黑衣素貞來幫忙。

    黑衣素貞說道“我會小心的。但現在你的毒素已經減少了很多。不管怎樣,咱們兩個一起抵抗,就有無數的可能。”

    陳揚點了點頭。

    其實他心里很清楚,眼下已經無法進行靈修了。

    果不其然,接下來無論黑衣素貞如何試探,如何試圖靈修都無功而返。因為陳揚的腦域不純粹了,被毒素所籠罩,陰是純陰。但陳揚所屬的陽已經被毒素籠罩,也有了陰性的特質。

    黑衣素貞連續進行無數次,但都不能成功。

    陳揚勸黑衣素貞,說道“這是我意料之中的結果,不要白費力氣了。”

    “你閉嘴!”黑衣素貞眼中寒芒閃爍,她憤怒到了極點,沖陳揚厲斥。

    她整個人進入到了一種狂暴狀態。

    眼前的一切一切,仿佛是回到了八百多年前的那個夜晚。

    她站在房間里,看著妹妹已經蒼老的面容。

    黎明來臨之前的那個夜晚,非常的黑暗。

    這么多年過去了,那一夜的每一個細節,妹妹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像是在她的腦域里打下了深深的印記。

    “不要為我難過,姐姐。真的,不要難過。你知道嗎?其實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的驕傲。我……好羨慕你,我好驕傲,因為你是我的姐姐。我是個沒用的人,我一事無成,什么都學不好。現在身上的修為,都是你留給我的。我知道,青城宮你是在意的。因為這是你師父留下來的,所以,我就想替你好好守著。我不敢惹麻煩,怕讓你覺得我沒用……姐姐……”

    “姐,真的,現在是我最開心的時候。因為,你終于認我這個妹妹了。姐,我沒用,可是,你不要怪我好不好,我已經很努力了。”

    “你很好,很好。你是最好的妹妹,是我不知道珍惜。我應該對你好一點的,我不應該一直對你那么兇,那么冷……”

    黑衣素貞覺得全身發抖,冷的出奇。

    眼前這一刻,仿佛將她再次拉入到了那個無底深淵之中,那個永遠的夢魘之中。

    “陳揚,你太殘忍了。”黑衣素貞含淚“我妹妹臨死前讓你照顧好我,可你卻給了我不亞于她去世前的那一擊。今后,你一了百了,你讓我如何消受?這人間,這地球,還有什么值得我留戀的?”

    “素素……”陳揚心如刀割,他何嘗不明白她的感受。

    但此刻,他除了說對不起,還能說什么呢?

    最后,陳揚再次失去了所有的知覺。

    黑衣素貞也尋不到陳揚,不得已,她退出了陳揚的身體,然后再次回到自己的真身。

    真身顯現,出現在了軒正浩的面前。

    “怎么?”軒正浩一直在焦急等待,他知道,眼下陳揚的生機就是靈修。

    軒正浩緊張的看向黑衣素貞。

    黑衣素貞眼神寒冷,她看向軒正浩,然后一字字道“很好,很好!”

    卻是帶著一絲咬牙切齒的意味,便令軒正浩也是不寒而栗!

    軒正浩失色,道“難道,無法進入靈修狀態?”

    黑衣素貞說道“所以,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

    軒正浩當然知道,靈修很難成功。只不過是他還抱了一絲僥幸而已。

    而現在,這絲僥幸也徹底熄滅了。

    黑衣素貞冷冷問“為什么在做這件事之前,不先喊我過來?如果我和他先進入靈修狀態,再吸收毒素,就不會這般棘手。”

    軒正浩說道“你們靈修也會有莫大風險,而且大宿命術未必能建立如此復雜的通道。我知道陳揚不想你卷入進來……”

    “你就看著他去死?”黑衣素貞怒了。

    軒正浩嘆息,說道“沒有人能阻止他想做的事情。現在是他有事,你找我的麻煩。如果雅真元因此有事,他更不會罷休。”

    黑衣素貞知道軒正浩所說也是不假。

    她感到有些累了。

    又覺得無比的茫然。

    她不知道自己應該干點什么。

    半晌后,她說道“一定還有解救之法,對不對?”

    軒正浩說道“我還需要研究。”

    “毒是靈尊下的。”黑衣素貞說道“如果不行,我就去白堊世界,殺他個天翻地覆!”

    軒正浩吃了一驚,說道“白姑娘,萬萬不可。你以為你去了可以來無影去無蹤嗎?那邊高手如云,重重洞天將你籠罩,你會萬劫不復!”

    黑衣素貞厲聲道“那難道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去死嗎?”

    軒正浩說道“如果神帝可以過來,以圣人之力應該能驅除這毒素。”

    黑衣素貞不由大喜,說道“我立刻就去找神帝。”

    軒正浩面現苦澀,說道“大千世界的壁障已經形成,由規則之力,祖龍之氣,鳳凰之力融合為一體。靈尊所有高手聚集,前去攻打都需要一些時間。你去,怎么可能打開壁障?神帝已經和我們徹底失去了聯系,你去攻打壁障,他只當你是敵人。而且,這壁障乃是一氣呵成,一旦破開,要再形成,幾乎就是不可能了。如果壁障徹底開了,靈尊們全部跑去大千世界,那么整個三千世界,根基動搖,便都會亂成一團。那將會是災難性的打擊。到了那個時候,地球只怕會不攻自破。”

    “所以你的意思是找神帝絕無可能?”黑衣素貞猶如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她語氣發寒的問。

    軒正浩說道“找方斜陽都比找神帝要來的容易一些。”

    關于靈尊的力量和部署,軒正浩這邊早已經在歐陽羽那里了解了。

    所以方斜陽這位準圣,他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連其名諱也摸清楚了。

    黑衣素貞說道“找方斜陽?”

    她明白,那也是不可能的。

    “還有別的辦法嗎?”黑衣素貞問。

    軒正浩說道“我還要研究研究。”

    黑衣素貞道“研究?只怕他未必能挺到明天。”

    軒正浩說道“陳揚擅長創造奇跡,很多次我都以為他挺不過去,但最后,他都挺過去了。希望這次也會發生奇跡!”

    黑衣素貞道“你快想辦法,無論要我付出什么代價,都可以。”

    軒正浩說道“好!”

    這時候,黑衣素貞又想到了什么,說道“如果羅峰將永恒之體還給他呢?”

    軒正浩說道“永恒之體與羅峰已經融合在了一起,當初他利用母蟲皇為引,以大牽引術為根基。又以第一天神血脈的血粒子混洞鎮壓,這才竊取了陳揚的永恒之體。如今,怕是沒人能將羅峰的永恒之體抽走了。尤其是陳揚還是這般狀態,根本不可能了。而且,此種毒素,即便有永恒之體,只怕也是無用。結果只會是永恒晶石復原,而陳揚的肉身腦域徹底被毒素淬煉。”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就只會說不行嗎?”黑衣素貞惱怒至極。

    她忽然拿出了那命運之光。

    命運之光便是在永生之門里取回來的,像是一個水晶地球儀,代表了地球的所有所有。

    地球的過去,現在,未來,全部都在這命運之光里面。

    只不過,便是連黑衣素貞也參不透這其中的未來而已。

    “這是?”軒正浩發覺了這命運之光的不凡之處。

    黑衣素貞說道“此物是我從永生之門里帶出來的。”

    軒正浩眼中閃過渴望之色,道“居然一直未聽你和陳揚提起,可否借我觀摩?”

    “如果你能把陳揚救活過來,這命運之光送你也無妨!”黑衣素貞一字字說道。

    軒正浩說道“白姑娘這話就讓我覺得不太好受了,我對你這命運之光很感興趣。我也想從其中找出救陳揚的法子,但這不需要任何的報酬。”

    黑衣素貞沉默下去。

    她一揮手,命運之光就飛了出去。

    軒正浩一手接過。

    他盤膝在地,雙手摩挲命運之光。

    接著,他閉上了眼睛。

    他的神情充滿了虔誠。

    黑衣素貞看著軒正浩,隨后又看向昏迷在地的陳揚。

    她半跪在地,凝視著他。

    她很少看陳揚這般的安靜過……

    似乎他一直都是充滿了活力,忍耐力,可以去承受一切的苦難,可以擔當一切的責任。

    似乎,她都沒有想過,有一天陳揚會倒下去。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