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我的造夢空間 > 086 夏坤同學,起來喝粥了
    到了去帝都的那天早上,夏坤日常造夢蘇醒,突然意識到房里有響動,他揉著眼睛起了身,看到穿著粉色法蘭絨睡衣的林安然同學正在收拾他的書包。

    夏坤確實沒有鎖門的習慣,他和林安然在一棟屋檐下住了一年半,還從沒遇到過林安然不敲門直接進來的情況。

    夏坤沒急著叫她,就靜靜地看著林安然,看著看著沒忍住打了個哈欠,把林安然嚇得差點沒摔倒。

    “你、你什么時候醒的?”

    林安然的雙手藏在背后,東張西望的,十分不好意思。

    “我的書包和行李不是昨天就整理過了嗎?”

    “我、我幫你再看看,怕萬一有什么東西沒拿。”

    “謝謝你,不過我有嗑過藥(超憶藥劑),所以不會忘拿什么東西。”

    “我就是看看……嗯,我其實是來叫你起床,看你還在睡,就想先幫你看看東西裝好了沒有。”

    “我和班長雖然約了早上見面,不過現在才——”

    “我去看看粥煮好了沒有!”林安然急匆匆地跑掉了。

    五點啊……

    林阿姨早上并沒有起床,粥是林安然煮的。

    相當難喝。

    夏坤沒想到林安然光是只是煮粥還能煮到這種難喝的程度,她往里面加了很多五谷雜糧、什么綠豆紅豆花生米紅棗都往里面丟,五谷都沒煮開就盛起來了,不知道是不是食材的問題,味道相當奇怪。

    “第一次做料理,新手請多包涵一下吧。”

    林安然做出了拜托的手勢,俏皮地向夏坤吐舌頭。

    “我吃飽了。”夏坤從來不吃這一套,他覺得吃下去會被毒死,還是生命比較寶貴。

    “你就喝了一口,多喝點吧!”

    夏坤嫌棄地撥開林安然的手,冷漠答道,“要怪也只能怪阿姨,把我的嘴巴養刁了。”

    安然媽媽的料理手藝相當不錯,是位典型的賢妻良母,可惜林安然似乎只繼承了媽媽的臉蛋,能力什么的根本沒繼承上。

    “但是……你不能總是……在夢里……解決吃飯的問題……那樣沒營養的——”

    林安然拽著夏坤不讓他走,在她的百般懇求下,夏坤才勉強喝了小半碗,然后匆匆出了門。

    臭夏坤……就這么嫌棄我煮的粥嗎?

    她想著夏坤明天就要去帝都了,一晚上都替他激動,三四點醒來看看表,腦子發熱突然覺得應該好好照顧一下夏坤,以此來報答他連日來的幫助。

    沒錯,這是純粹的報答,至于表白……那是高考以后做的事情,絕對不能食言。

    林安然看著夏坤吃剩了小半碗的粥,拿起勺子,試著也嘗了一口。

    略(嫌棄的吐舌聲)

    林安然起身把自己煮的粥全倒了。

    姬曉軒早早地在學校大門口等待夏坤,只見夏坤拖著行李箱,面色相當不好的模樣。

    “昨晚沒休息好嗎?”

    “不是,”夏坤眉頭緊皺,“感覺有點食物中毒。”

    “現在去醫院來不及。”

    “我知道,”夏坤喃喃道,“我在夢里治療一下就可以了。”

    “那再堅持一會兒,上車就能睡了。”

    姬曉軒攔了一輛的士,和夏坤一起乘車去了汽車站,趕上了去文漢市的早班巴士車。

    由于今天是周六,雖然是早班車,但去文漢市的人并不少,夏坤和姬曉軒并肩坐在倒數第二排位置,稍微安定了下來。

    “你早上吃的什么?這么難受。”

    “林安然煮的粥。”

    班長沒馬上追問下去,過了一會兒她才開口,“她每天給你做早餐?”

    “沒有啊!”夏坤搖搖頭,“平時都是林阿姨給我做的,就今天她心血來潮,估計是想報答我前陣子幫她吧。”

    “這樣啊。”班長沉默中。

    見姬曉軒不說話,夏坤隨口問了一嘴,“班長早上吃的什么?”

    “土豆絲生菜雞蛋卷餅,還有銀耳蓮子湯。”

    “這么豐盛啊……你外婆真厲害。”不過這回復的好像有點快,就像事先預謀好的一樣。

    “不,”姬曉軒輕描淡寫地表示,“都是我自己親手做的。”

    其實得知趙蘿莉同學這周六臨時有補課后,夏坤本來沒打算麻煩她,她進步空間很大,這陣子正是上升期,學習節奏被打亂了可太糟糕了。

    不過既然她堅持要來,夏坤也拗不過她,來就來吧,現在天氣轉暖,別穿大衣來就行。

    夏坤在車上睡了三個點,醒來觀察情況看看車到哪了,結果發現姬大小姐整個人都倒在自己懷里,睡地相當熟的模樣。

    這到底是第幾次了啊……

    不過她起床似乎有起床氣,夏坤這次也沒作死把她搖醒,就用手機查了下定位。

    現在離江漢市市區還有四十公里,估計最多一個小時的事情吧——

    姬曉軒在睡夢中摸了摸鼻子,往夏坤懷里蹭了蹭,嘴巴一張一合似乎用嘴巴在呼吸,嘴角還一直懸著迷之液體,這睡相可是相當難看了。

    夏坤記憶里睡相這么難看的人除了班長就是妹妹夏珂,她睡覺踢被子,總是四仰八叉的睡姿,不僅如此,她還會打呼嚕。

    雖然是很小的呼嚕聲,但作為女生來說已經相當可怕了。

    夏坤擔心那迷之液體淌到自己衣服上,就抽了林安然準備的面巾紙,替班長輕輕擦了口水。

    夏坤出于好心沒叫醒班長,結果這貨竟然一直睡到了汽車到站,夏坤于是瘋狂地搖醒她,她又睡了個回籠覺,一直到夏坤拎著行李下車,她還是靠著夏坤的胳膊,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樣,但比剛才好些了。

    “班長,我就想問你一件事。”

    “問。”姬曉軒擦干口水,鳳目又恢復了凜然的模樣。

    “你平時在家也這樣嗎?”

    “你是指睡回籠覺,還是指睡覺醒來迷迷糊糊,還是指睡覺流口水,還是指睡覺時總是靠在別人身上?”姬曉軒冷漠道,“不要用隱喻不明的說辭,這會讓我很困擾。”

    她說話的聲音不小,隔壁很多人都投過好奇的目光,連直男夏坤都覺得有些羞恥了,“最后一句的問法有點怪怪的,就算是我也不會這樣問。”

    姬曉軒愣了愣,正想開口發問到底哪里奇怪,突然注意到一個初中生朝著夏坤和自己這邊的方向跑來,看樣子是著急過馬路嗎。

    “小心,別擋到別人。”

    姬曉軒拉了夏坤一把,初中生旋即撲了個空,膝蓋撞到了姬曉軒的黑色超大行李箱拉桿上,因為拉桿是鋼制的,又頂在路邊的電線桿上,看著都疼。

    “唔……”

    這個梳著放蕩不羈的單邊側馬尾,鬢發間露出一縷青絲的初中生一邊摸著撞腫的膝蓋,一邊咬著唇,噙著淚瞪著姬曉軒,

    “你、你干什么啊!”

    姬曉軒一臉懵逼,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突然就招蘿莉恨了。

    “那個,她就是趙青絲同學。”

    夏坤介紹道。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