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說 > 我的造夢空間 > 398 夢境對決
    請微信搜索 “看書神站” 防丟失,點關注 不迷路!

    “給我破!”

    在眾人的震撼之中,風火海洋中的方恒突然傳出了一道大吼,下一刻,就是轟咔咔的聲音響起!

    肉眼可見,以方恒為中心,空間開始成片的撕裂,到最后竟蔓延到了天空,大地,甚至群山之中!

    在這一刻,好像這整個世界,都要被方恒毀滅!

    每一個弟子都是身體發抖,一股死亡的味道,開始在他們的心頭涌現網游之美女無雙。

    “呵呵,過來吧。”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突然間,群山神界響起了一道輕笑聲,下一刻,那無窮的空間裂痕瞬間合上,那毀滅的氣息瞬間消失!

    一切的一切,都恢復了原狀,好像剛才的一切,都只是夢幻一般!

    要不是那站在虛空中的方恒已經被一道白色的光柱籠罩,此刻每一個弟子,都會認為這是做夢!

    “成…成了!”

    看著被光柱籠罩的方恒,第三峰上的姬無常和常威都是眼神呆滯,下一刻,就露出了大喜之色。

    同一時間,其他的弟子,也都在這一刻露出了震撼,佩服之色。

    他們知道,從現在開始,方恒的身份,徹底變了。

    他再也不是記名弟子。

    他是入室弟子,神武的入室弟子!

    此刻,被光柱籠罩的方恒也是臉上露出了笑容。

    下一刻,他就轉身,對著遠處正在看著他的諸師弟擺了擺手。

    “我等著你們。”

    吐出了一句話,下一刻方恒的身體就是一動,直接沖上了光柱的上空,消失無蹤。

    同一時間,天罡地煞峰上的各弟子也都是眼神激動,下一刻就轉過了目光,連看都不再看,開始修煉起來。

    他們知道方恒說的等著他們是什么意思。

    方恒,在等著他們,也獲得神武的承認!

    “呵呵,成了么?”

    第一峰上,月仙看著方恒消失的身影也是笑了聲。

    “看來我也要抓緊時間修煉了啊,總不能跟不上你的腳步。”

    話語吐出,月仙也閉上了雙目,再次修煉起來。

    ……

    同一時間,進入光柱中的方恒只感覺四周的空間一陣扭曲,眼中的景象剎那間變幻了千百次,最終,他的身體才是一震,腳步踩在了一處地面上。

    抬眼望去,方恒的眼中,瞬間劃過了無數的情緒,其中有震撼,有意外,當然,更多的還是難以置信。

    此刻的他,正站在一處極為普通的小鎮之中。

    四周,全都是來來往往的凡人,修為最高的,也就是先天。

    空氣中的靈氣,稀薄至極。

    這里,是地界。

    不是亂武域,不是天界,就是地界,同時還是地界最不怎么樣的地方之一。

    一個穿著樸素,手拿著鐵鍬的老者,正在笑著看著他招惹最新章節。

    “當弱小的人類在仰望天空,幻想著天空中的偉大存在有多強大的時候,實際上,天空中的存在,也在仰望著弱小的人類。”

    一句話從老者的嘴里吐出,立刻之間,方恒的身體就是一震,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武道奧秘。

    下一刻,他就不再遲疑,對著老者深深的彎下了腰,恭敬道,“見過師尊。”

    “哈哈,孺子可教。”

    聽到方恒的稱呼,老者頓時一笑,“不過你知道我是你師尊,你可知道,我是你哪位師尊?”

    方恒一愣,下一刻他就有些不確定的道,“玉神師尊?”

    龍神他見過,當初他成為弟子的時候,龍神現身,是一個中年人,現在這位卻是一個老者,他當然以為這是玉神。

    “呵呵,不是。”

    老者笑著搖了搖頭,“你好好看一下我。”

    聽到這話,方恒的眼神立刻一縮,認真的看起老者來。

    只是看了半天,他都看不出來什么,在他的眼里,這個老者就是一個在普通不過的老人,要不是這老人見到他的瞬間就說出了那種玄之又玄的話,他肯定不會認為這是他師尊。

    想了一會兒,方恒認真道,“如果您不是玉神師尊,那您一定是龍神師尊了,但是弟子是看不出來什么的。”

    “哈哈,以誠待人,很好很好。”

    聽到了方恒的回答,老者高興的笑著點頭,“當初風雄在這里見到我的時候,還撒個謊說看出來我是誰了,實際上他哪里能看得出來?哈哈,你能如此誠實的說出自己看不出來,可見你在這境界就有這力量的合理性。”

    “呃…不敢當師尊夸獎。”

    方恒一愣,他也沒想到這位老者在他說出來一句實話后就這么夸獎他,還貶低了一下風雄,他當然不能接話,只能謙虛了一句。

    “你很不錯。”

    老者點點頭,下一刻就轉身,直接走了。

    見到老者轉身就走,方恒更加愣住了,只是下一刻他就反應了過來,立刻邁出腳步跟上。

    “哈哈,好個機靈的小子。”見到方恒竟敢立刻跟上他,老者再次大笑,“當初你那幾位師兄,可都是在原地站了三天,最終我喊他們他們才敢過來的,你倒是膽子夠大。”

    “呃…那是幾位師兄尊重師尊。”

    方恒一愣,立刻接口說了句,他明白當初風雄等人的緊張,眼前的就是神武,豈能不緊張?神武不發話,他們哪敢動?他現在過來,也是提著膽子過來的。

    “嘿嘿,你這話說的倒是有些意思,他們是尊重我不敢過來,那你呢?你現在過來,是不是不尊重我了?”

    老者怪笑一聲,問道嫁給極品太子最新章節。

    “沒有,風師兄他們不敢動,是尊敬師尊的威嚴,弟子敢動,是弟子覺得師尊平易近人,這是不同的尊重。”

    方恒腦子轉的快,飛快的說了這么句。

    “哈哈,好說法。”老者大笑一聲,“要是風雄他們幾個能有你這份機靈勁就好了,不然也不會這么多年老在一個境界卡著。”

    “呃。”

    方恒再次點頭,卻不知道怎么接話了。

    “呵呵,不必緊張,也不必考慮這么多。”老者笑道,“你來到這里,肯定是有許多問題的吧,隨便問。”

    “好。”

    方恒目光一亮,立刻道,“請問師尊,群山神界的中心,到底是什么地方?難道只是一個空間通道嗎?”

    “是。”

    老者笑著點頭。

    “可是師尊為何要建立一個空間通道呢?”方恒疑惑的問道,“同時,師尊為何不在群山神界,反而在地界呢?”

    “呵呵,還記得我剛才說的第一句話嗎?”老者說道,“我說,當弱小的人類在仰望天空,幻想著天空中的存在有多偉大的時候,天空中的存在,也在仰望著弱小的人類。”

    “記得。”方恒認真點頭。

    “你不覺得這話有問題么?”老者笑問。

    “有。”方恒點頭。

    “何處?”

    “弱小的人在仰望天空中的存在,那么天空中的存在,就應該俯視,但是師尊卻說天空中的存在,同樣在仰望著人類。”方恒回答。

    “哈哈,你可知道這是為什么?”

    老者道。

    方恒沉默了下來,他隱隱能明白這是為什么,只是,他說不上來。

    “慢慢想,我們有的是時間。”

    老者笑道,“正好,我先帶你去看看你那幾位師兄。”

    話語之間,老者就帶著方恒走了起來,很快,方恒就跟著老者,來到了一個破舊的私塾中。

    只見一個身穿破棉襖,眼神卻很嚴肅看著手中書籍的中年人,正在搖頭晃腦念著什么,私塾中的孩子,也認真的跟著念。

    “風師兄?”

    看到這中年人,方恒當即一呆,他立刻就認出來了,這教小孩子讀書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雙神天宮的大師兄,風雄!

    風雄也看到了老者和老者身旁的方恒,笑著對兩人一點頭,也沒打招呼,就繼續搖頭晃腦起來了。

    “呃…”

    方恒完全愣住了,他真的沒想到,雙神天宮,威風凜凜的大師兄,竟會在地界的一個私塾中當個教書先生一念成婚最新章節!

    同時更讓他想不到的是,他和師尊就在旁邊,風雄竟然連理都不理,只是點頭,似乎手中的書本,才是他重視的東西。

    “呵呵,想明白了嗎?”

    老者問道。

    方恒疑惑的搖了搖頭。

    “哈哈,那好,咱們去另一個地方。”

    老者一笑,下一刻就再次轉身,帶著方恒來到了小鎮,看到了一個正在米店抗米的伙計,米店老板還不時的催促他快點抗。

    “劉師兄!”

    看到這伙計,方恒再次呆住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在莫家手持神武之石,霸道無比的劉塵!

    他竟然在地界最普通的地方干著一個力氣活!同時對于老板的催促,劉師兄還不停的擠著笑臉!

    “看來你還是有點不明白啊。”

    見到了方恒的神色,老者笑著掠了捋自己的白胡子,“嗯,這也難怪,畢竟你現在的境界還太低,走,我帶你再去看看你別的師兄。”

    話語之間,老者就帶著方恒穿梭起整個小鎮來。

    很快,方恒就看到了正在山上砍柴的陳皇,看到了正在鐵匠鋪正在打造兵器的黃天,還看到了一些他沒見過的師兄,有的在寫字賣字,有的在賣小吃,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等看完所有師兄的時候,方恒眼中的疑惑,終于漸漸消失了。

    “現在,你明白了吧。”老者笑問。

    “明白了。”方恒點頭。

    “說出來聽聽。”老者道。

    “大道至簡。”方恒吐出了四個字,“武學有千百萬種,人心有無數變化,明白的越多,不明白的就越多,明白到了一定程度,疑惑就到了一定的程度,想要打破,只有回歸最本源的地方,最底層的地方,做最普通的事,這樣,才能真正的解決自己的疑惑,明白自己的不足。”

    “哈哈,很好很好。”

    老者高興的不停點頭,“你能明白這一點,通向神武的大門,就已經對你完全打開,突破神武之前,你的武道,不會再有任何迷惑。”

    “呼。”

    聽到了老者的話語,方恒也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眼神中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終于知道老者上來給他說那么一句是什么意思了,就是在指點他的武學道路。

    以前,他的心靈堅定不移,只是對于前路,他還是有些疑惑的,就好比現在,連群山神界的力量對他都無用,他已經不知道還有什么能讓他進步。

    現在老者的一句話,卻讓他驅除了疑惑,對自己的路,充滿信心。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